蝉蜕 ,学者: 任崇喜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夏雨过后的早晨,适合看蝉蜕

在上学的路上,我们经常抓蝉,让眼睛在树干上上下搜索。不经意间,你会发现知了正沿着杨树林往上爬,杨树林又肥又满是金光。当它爬到树枝上时,它就停在那里。很快,蝉的全身来回抽动了几下,背部立刻裂开一个洞。在裸露的背部,防护装甲的颜色迅速变化,先是非常淡的绿色,然后变成深绿色。然后,它的脑袋就出来了,一双透明闪亮的大眼睛在前面;脚出来的时候全身慢慢移动,最后没出壳的蝉尾在使劲摇晃拉伸。蝉把上半身从壳里提了出来,往后一仰,迅速向前冲去。然后,它用前脚抓住蝉壳使劲拉,白色的蝉尾被拉了出来。刚从壳里钻出来的金蝉,除了背上的护甲,全身都是灰色的。它的翅膀在身体两侧折叠收缩。但很快,奇迹般的变化发生了,它的翅膀渐渐展开,很快就遮住了自己。蝉的肚子在不停地颤抖,颜色由浅变深,逐渐变成深绿色和棕黑色。它的翅膀上有精致的条纹,排列整齐。

很多时候,因为上学时间到了,我们等不及它完成这个过程,就把它从壳里拉出来,甚至扔在地上。现在想来,不知道是否应该算是残忍。留在一旁的蝉壳是透明的,闪着金光。

年后的书告诉我,夏天蝉下蛋后一周内死亡,一个月左右卵孵化。孵化后,若虫落到地上,自己在土里挖洞避雨。在土壤中,它们经历一个漫长的若虫期。据说美国有一只蝉,要等十七年。在漆黑的地下,蝉从未见过绿叶和娇嫩的花朵。它们只像鸟儿一样飞翔,像所有能在金色的阳光下发出声音的生物一样歌唱。漫长的等待,漫长的煎熬,换来的是漆黑的蝉鸣,难怪它们能在人生最美好的时候肆无忌惮的制造噪音炫耀———。

此时,我想起一个词:莲莲。

想起改选,仿佛在森林里看到蝉蜕的贝壳,杂乱无章的排列,在夏日的阳光下成为不起眼的一部分。蝉蜕下的贝壳排列在树干上或高或低,就像一个仪式,华丽地向天空宣布它们的到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