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姐姐 :发稿人: ZOZAXION乘源 [文集]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有过一次激动人心、难忘的初恋。

我也不例外。早在17岁的时候,我有过一段短暂却难忘的初恋。她是湘西偏远山区的山女,离我家只有20里,是个地地道道的山女。然而她有着令人难忘的迷人长发,我叫她“长发女郎”。她的名字叫竹草。据说妈妈生她的时候在她家后面的竹林里割牛割草。

70年代末的湘西偏远农村,生活条件还是很差的。更有甚者,曹儿的父亲因为大跃进时期的水利建设而使右脚残废,所以他在水田里挣不到工分,只挣了种荞麦、割油菜、旱地插红薯等低工分。好在草儿的妈妈在队里养了三只大水牛,可以得到一些工作分。另外,她的两个姐姐都嫁到了山外稍微好一点的村子里,可以每年给娘家一点补贴。那一年,草儿初中刚毕业,没钱上高中。我和父亲一起去她村修理水稻脱粒机、喷雾器等农业机械设备,她也带着喷雾器去修理。看到她的长发,我很感兴趣,冲她笑了笑。她害羞地对我笑了笑。我故意问她:“你的长发挺可爱的(方言:漂亮)。你叫什么名字?”她低下头,喉咙里只发出轻微的声音:“草儿”。“草?为什么我不叫你长发女孩?”又是你”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就这样,我遇到了她的问答,我知道她刚满16岁。在山民眼里,16岁就是成年人了!

从那以后,我就跟父母“请了一天假,一大早绕着山路走了20里来约她。虽然我们在活动上没有卖什么东西,也没有买什么东西,但还是要绕场走一圈,然后在场边的面馆吃了一碗0.12元的麻辣汤。我的初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但是好景不长。半年后,父亲因过度劳累得了肝炎。当时农村合作医疗设备差,没有及时确诊,演变成肝硬化和肝复水。最后,父亲离开了我们。我家的穷日子更不好过!草儿来埋我爸的时候,她爸妈知道我们,她妈坚决反对。她妈妈怕穷,只希望她嫁给这个贫穷落后的山村。我们只是含泪分手。她给我一张长发照片后,哭着跑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九年后,大哥结婚了,我回了老家。当陪迪达去女方家见亲戚时,她意外地遇到了草儿。不同的是,她失去了迷人的长发,换成了整齐的短发和耳朵。她抱着一个婴儿坐在我们的同桌旁。我压下情绪的潮水,问她:“长发姑娘,你剪长发了吗?你还好吗?她只是点点头,盯着睡着的婴儿。我发现她的眼里充满了泪水。然后我问:“孩子多大了?”你是谁出生的?你在哪里结婚?她父亲来了吗?”她只是抬头看着我,轻声回答:“孩子的父亲去城外的建筑队当小工了。去年刚结婚,就生了这个。我才一周岁,是个妹妹。哦,对了,你弟弟的嫂子是我姑姑的女儿。”

我和小草静静地面对面,没有理会同桌的其他饮酒者。良久,我搜了一下肚子,找到了一个词。“草儿,你发给我的长发照我还留着呢!”草儿自嘲地笑了笑:“烧了吧,还有空间!”“我想我会用一辈子的!我们……的友谊可以天长地久!”草儿伤心地笑了:“友谊?友谊能天长地久……?”停顿了一会,然后她说:“我就是讨厌自己。为什么我不知道珍惜?为什么我不敢做主人?否则现在……”她举起酒杯大声说:/[///。”说完,她先喝了个干净。我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有说不出的痛。我轻声对她说://K12/]草儿,希望你保重身体,幸福生活!如果可以的话,下次回老家我还能再看到你的长发吗?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当你是我亲妹妹好不好?”

草,眼里含着泪,努力点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