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近,香 、写手: 陈文明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在我的家乡,年底,有一个习惯,就是吃糯米糕。鞭炮的声音,伴随着甜甜的香味,还不如你的嘴唇和牙齿。已经被诱人的味道所垂涎,真的让人怀念。

年底,父母忙。为了过上舒适安逸的一年,我们需要准备很多东西,做蛋糕是必须的。做糯米的第一天,我妈先泡了首选的糯米,第二天刚好。米粒变得又白又胖,鼓鼓的,像完美的水晶珍珠,又白又圆,非常可爱。

当然糯米泡着也不打。在此之前还有一个重要的程序——蒸米饭,就是蒸到九分钟熟。蒸的太生熟,年糕不正宗,味道不纯。这个任务通常落在妈妈身上,妈妈把泡好的糯米倒进簸箕里沥干水分,然后把糯米倒进蒸饺里,直到90%熟透。然后是汽巴,属于辛苦,轮到男人玩了。

打的过程比较讲究,也比较有趣。有两种选择,可以选择地上的石槽,也可以选择石墩。但由于石墩深埋地下,不适合观赏,而且操作繁琐危险,所以大多数会选择前者。可以是一个人的狂欢,也可以是两个人互相配合。

但当我妈快速把蒸好的糯米倒进石槽时,我爸拿起一个两头粗中间小的木杵,打进石槽里。母亲站在一边,紧张地看着石槽里的米粒。在她父亲休息的时候,她会用勺子把糯米均匀地翻过来,或者把粘在石槽边缘的碎米向内收集起来,或者舀起一个糯米球观察它的粘度。有时候哥哥看着有趣,拿个木杵,气氛就热闹起来。当然是技术活,讲究稳速,缺一不可。掌握不好可能会撞到地面或者石槽,即使配合不好也可能会直接撞到别人。大概过了一包烟,糯米变得又粘又灵活,只有妈妈通过检查,爸爸和哥哥才能顺利完成任务。

年糕出槽前,母亲用簸箕撒一层玉米粉或黄豆粉。这个是一样的,效果也是一样的,都是为了让糯米糕出汗,防止粘在簸箕上,只是外观大不相同——。一切都准备好了,当你把它举起来的时候,我们正围着簸箕团团转。整体扯下一块,揉成一团,轻轻一按,一个滚烫的胖乎乎的小飞碟状的赞就诞生了。

巴赞有很多种吃法,可以煎、炸、煮或烤,其味道因食用方式而异。巴赞也是游客的好去处,但大多数都是油炸的。软软的小瓒在油里翻着,出锅就变了模样,油光发亮,金灿灿的圆鼓。客人拿一块,蘸着猪油炒的香料,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咯吱一声,皮肤干脆断裂,露出白嫩的米粒肉,很诱人,教口水直接流出来。我们也会淋湿吃几块。味道记忆犹新,外酥内嫩,软而不烂嚼,滑而不腻。再加上蘸的味道,一时之间,各种奇妙的味道溢出口腔,流连在舌尖。时间长了,牙齿脸颊都是香的,回味无穷。自己吃的话就不要那么讲究了。你可以在炉子上烤一顿大餐,甚至烤一顿,蘸白糖,或者什么都不蘸。

近年来,我家乡的人一定在准备各种各样的年货,包括巴赞。所以,我越来越怀念家乡,怀念家乡芬芳的那些日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