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雪 :文章作者: 红草湖的秋天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雪一直不喜欢南方。她偶尔来看看,一两天就不见了。这么着急,你去哪了?当我到达向雪时,我意识到这里下雪了。

落在我们这里的一点雪是从这个雪镇上意外丢失的。是一阵风,让他们进入南方。落地不久,他们就变成了晶莹的泪珠,哭了。树不是北方的树,河不是北方的河,不能适应其他地方的环境和气候。雪不是风,风在那里充满了起伏;雪不是下凡的仙女。天地处处有长袖善舞。雪清纯,一身银装素裹,十分羞涩孤傲,完全不肯屈服。我宁死也不留下。南方的孩子们盼望冬天下雪。他们年轻的时候,看到雪,就冲出房门,伸出手去接天上掉下来的雪花。小心不能小心,虔诚不能虔诚,但还是没用,雪一眨眼就化了。

对于在南方长大的孩子来说,雪是一个梦想,也是一种情结。多年来,我一直想去北方看雪,我想在千里冰封、千里雪飘的北方大地上走过雪;想把雪留在手心,仔细看看她的六角形,感受一下她体内的气息。谁也不应该告诉我们,雪是无色无味的,是某种东西的结晶。世间万物都有她的气味,可能是先天的,也可能是后天影响的。就像雨,流经任何地方都会有什么样的味道。北方的雪,即使没有梅花的清香,也一定有红松白桦林原始森林里的美木。

雪国的人,就像置身于童话世界,一切都那么简单,那么简单,那么古老。满山遍野,一片银白,厚厚的积雪覆盖着小屋,像巨大的被子,长长的雪舌从屋檐垂下,几乎与地面相连;大雪封门,积雪齐膝,栅栏和庭院里堆满了肥肥的雪蘑菇或巨大的奶油蛋糕,充满了童心和乐趣。薛的故乡,是在黑龙江省海林县一座人烟稀少的小山上发现的。

向雪的雪,像东北人一样,豪迈大气,醉如痴,漫天狂舞;喜欢东北的大姑娘,单纯单纯。落地之后,她的身体像白玉一样被东西塑造,不融化,不离开,执着而深爱。到了向雪,远道而来的游客一定要吃鸡炖蘑菇,猪肉炖粉条,一定要喝东北小火;这种酒浓烈而有力,像一团火一样温暖着人们。大锅饭,大碗酒,窗外铺天盖地的雪,“旧瓶子里有一抹绿色,安静的炉子里有一抹红色,外面的黄昏有一种下雪的感觉,里面一杯酒怎么样??”根本不是情调或者语境。在向雪,你不需要说服,如果你不能喝酒,你必须喝两三杯。酒不醉,人醉。

向雪现在到处都是人,几乎和我们一样,都是来自南方的游客,对雪充满了浪漫的感情。游客不怕冷。他们坐在马拉耙犁或狗拉的雪橇上,充满童心,开怀大笑,发出疯狂的声音,尽情享乐。有人担心这么多人的蜂拥会破坏雪国的宁静,让雪国变脏,没必要担心。向雪的宁静确实被打破了,但是这个世界上的雪并没有因为人多而污染自己。雪擦去了所有人的脚,雪把所有人的排泄物冻成了冰疙瘩。哪怕有一点点污垢,也是一夜被雪覆盖。向雪的免疫力很好。她不能被玷污,永远晶莹剔透。

在向雪,全民皆洁。你不好意思心里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再有他们真的很丢人。这么白的雪,你能亵渎她,向她吐口水,向她扔垃圾吗?除了走在现有的路上,你都不好意思踩两边的雪。雪又厚又连续,像奶油蛋糕。你能踩上去吗?一对夫妇在雪地上画了一个心形,并在心形中间写下了他们的名字。这对夫妻也是乐晕了。雪不是石头。它不会为你见证一百年。雪最多会为你藏一个冬天。冬天过去了,谁来见证你的爱情?

在向雪的雪地上,除了人的脚印,还有一些不是人的。这些脚印很奇怪。我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它们像雪中的邮票一样一路覆盖着。不远处,一定有这家伙的家,在雪下憋闷,出来溜达;也有可能是没有吃的,是出来找吃的;当然,找情人是不可能的。山兔,有什么脚印?狐狸?野猪?狍子?如果你不是向雪人或东北人,建议你不要思考。你也在琢磨。向雪的雪覆盖了一切。你要到明年春天才能听到雪下的故事。

云的故乡在高原,风的故乡在沙漠,雪的故乡在北方。黄昏时分,烟雾从小木北部山谷积雪覆盖的屋顶滚滚而来。如果说这烟飘进了人的心里,那就是深深的乡愁。

离开的时候,我们在中国“雪镇”的巨石前留下了我们的合影,也留下了我们对雪的心。我们不远万里来看你并邀请你。下一场比赛我们什么时候去我们那里?自今年冬天以来,我们在那里没见过雪花。短则短,急则匆匆,梅花无雪,好年无雪,孩子无雪,诗画匮乏可惜。

我们到家后不久,就下起了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