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自己惩罚自己(男孩)_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茶室内两人同时看向风羿。

管家面上露出喜色,“回来了?!”

这栋宅子,其他人出入,安防系统会在管家的管理端有提示,只有风羿这个房主,出入动态只有风羿自己能看,管家这里是不会有任何提醒的。

茶室这边的隔音效果很好,以至于风羿打开茶室的门,管家才知道风羿回来。

惊喜是肯定的。

管家赶忙起身,走过来看了看风羿,精神状态还好,没哪里受伤的样子。将桌子上的茶点塞给风羿一碟,又到了杯茶递给他。

“怎么提前回来了?”管家问。

风羿之前说过,弗州那边的活动要持续一个月,年后才能回来,管家都打算自己一个人过年了。

“提前申请了成绩结算。这位是?”风羿看向茶室的陌生人。

他以为这人是管家的客人,或者管家的亲人之类。

管家并未直接回答,而是打了个手势,示意那人自己过来介绍。

风羿刚才进来的时候,那人就起身了,稍稍整理仪容,在管家示意之后走过来。

“你好,我是风茂,风华正茂的风茂。”

风华正茂的风茂?

茂?戊?

风羿很快反应过来。

小戊终于来了?!

竟然还是自己上门的!!

风羿压制住激动的心情,想再次确定:“你对自己的定位是?”

“您的私人医生。”对方回道。

风羿:~~~~~~

私人医生终于到了吗!!!

“坐,坐下来咱慢慢说。”

虽然对方是姑奶奶留给他的私人医生,但风羿还是要多了解下,对方是否撒谎?为人如何?业务能力怎样?

管家能将这人留在宅子里,应该是确认过身份的,但风羿自己要亲自确认一下,关系到自己的秘密,再谨慎也不为过。

管家将空间留给他们。

知道风羿在外面控制食量,经常吃不饱,回来了就要多备食物。

管家出去没一会儿,很快又推进来一个小餐车,在桌上摆满点心,还切了水果。

风羿确实是饿了,飞机上长途航行更是控制食量,周围都是人,他也不敢放开了吃。落地之后,想着马上就要到家,在机场他也没吃什么。

“不介意我吃点东西?”

“请便。”

风羿开吃了。

风茂也端起茶杯喝两口,观察着这位新老板。

风羿闲聊一般,问,“什么时候到的?管家也不跟我说。”

“昨天才到,之前在国外参与一个医学项目,刚结束,回国之后还有些收尾事务需要处理,直至一小时前才闲下来。管家本打算今晚或者明天再跟你说。他说你那边也忙,让我等等再跟你联系。”

“……嗯,是比较忙。”风羿说道。

怎么自己惩罚自己(男孩)

昨天管家发信息问他是不是很忙,风羿说是,要急着写会议感想上交。

风羿急着写完感想,然后悄然回家。不过很显然管家误会了,才让风茂这边多等等。

“为什么你选择这个时候过来。”风羿又问。

“弗州的新闻我也看了,我猜测,你这边应该准备得差不多了,时机正好。本想着先跟管家聊聊,再跟你接触。”风茂说。

猎蟒大赛能给风羿换来仪器,私人医生来了可以直接上岗。同时,风羿在联保局那里也能获得一定的便利,这些都能证明风羿的能力。

一个没有足够能力的老板,会让他们做选择的时候迟疑。毕竟,这份工作,有机遇,也有危险。

茶室内的气氛并不正式严肃,风茂离开片刻,取来一个公文包,从里面取出简历,以及各种证明文件。

各种证,除医学相关的证之外,还有社会学、心理学、营养学等等。

风羿感觉每一个证书都闪着金光。

视线从那一个个证上扫过,视线一凝,拿起其中一个。

执业兽医师资格证。

风羿:“……这个也考了?”

“当然,得全面。”风茂说。

风羿还以一个礼貌的微笑。

拿起简历翻看。

学历,获得的荣誉,实习证明,工作经验,都很闪眼。

风茂30出头,但面上看着要年轻得多,接受过专业、系统的培训,有五年以上临床工作经验,而面前摆放的这些证,也说明他有相对全面的知识储备。不一定专精某项,但确实够全面。

私人医生,也叫全科医生。

“家庭健康,心理咨询,都在我的服务范围内。针灸推拿,拔罐刮痧,我也可以。”风茂说。

“那么,哪些是服务范围外?”风羿问。

“不提供特殊服务。”

“……那些奇怪的服务我也不需要!”

风羿将简历放到一边,又问,“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别的优势?”

风茂犹豫片刻,看向风羿,说道:“牙齿护理,驱虫,这些算吗?”

风羿端茶杯的动作顿了顿,面色平静:“驱虫?”

“我不知道你是否有……寄生虫困扰?我可以解决此类问题,外加鳞片护理。”风茂说道。

风羿搁下茶杯,“牙齿护理”“鳞片护理”这些就已经透露太多信息。

怎么自己惩罚自己(男孩)_

他身体微微前倾,双眼紧盯着对方,瞳孔并未窄缩,但带着几分审视的意味。

明明是人类的瞳孔,给风茂的感觉却像是一只猛兽站在面前,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时刻准备发出致命一击!

完全不像刚才给人亲和、随意的感觉!

茶室内气氛骤变,温度都似乎降低了许多。食物的甜香和茶水的清雅,也无法缓和这种几乎凝滞的氛围。

风羿看着这位私人医生。

人的情绪波动伴随体内某些物质的改变,身体会散发出常人难以感知的信息。

就算这位私人医生面上表现得很冷静,内在的情绪变化却难以掩饰。

“你在害怕。”风羿说。

风茂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我怕你直接给我来个死亡绞杀。”

“但你也很兴奋。”

风茂笑容扩大,“当然!对我的医学生涯来说,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选择,也是人生一大机遇!”

风羿静静看他半晌,身体后仰,靠在椅背上。

气氛重新缓和下来。

风羿继续吃。

而风茂,感觉刚才笼罩在四周的危机感散去,心中一松。

“风女士让我们自己选择。要么自荐,要么不见。不过我认为,我现在的选择并没有错。”风茂说。

“当然。”

风羿早就明白,姑祖母给他留的人,肯定已经接触了一定核心秘密,但同时,这也是一个双向选择,为的是共赢,而非强迫。

这位私人医生,因职业原因,比甲乙丙丁当初知道的秘密还要多。而这些,似乎不是管家透露给他,而是姑祖母。

这些人才都是宝贵的财富。

但是,用不用,怎么用,风羿有自己的考量。

选择这类人才,也要承担一定风险。

风羿心中思索着,视线在对方面上扫过,“你近视?”

“不,只是为了防止液体飞溅,习惯了。”

……

气氛缓和下来之后,风羿又跟这位私人医生聊了许久,从求学经历,到日常生活,从牙齿护理,到住宅消杀卫生安全。

年薪也谈了。

这种人才年薪不会低,对此风羿早有心理准备。

风羿回来之前,风茂是以客人身份住在客房,而不是员工房。

对于住处的问题,风茂另外提了。

他的阳城另有住房,只是尚未收拾。不过,他以后可能大部分时间住在这里,员工房以外,他希望能在实验室也安排一间属于他自己的休息室。有时候忙起来,可能就直接住那里了,更方便。

风羿想了想地下实验室的布局,临时的休息室不需要多大空间,点头同意了。

先来一个月的试用期。

不过风羿没急着让这位帮忙看牙,“你可以先去把你的房间收拾好,之后咱们再商议实验室的问题,年后还会运一批器材过来,在那之前看是否有需要改造的地方,提前整理。”

事谈完,风羿也没继续留在这里,跟管家说了一声,上楼换身衣服。

风茂坐在茶室,将各种证件收好,也分析着这位新老板。

新老板离开,他也舒了一口气,精神都放松下来。

刚才确实很紧张。

或许因为职业原因,他更能感觉到风羿身上的危险。

危险,也有跟多的机遇。

总的来说,他对这份工作很期待。如果仅仅只是薪酬,他并不在意,他的存款足够养他到老。但是,他不满足这些物质需求,他要的是自我实现和精神进化!

在风羿这里,他能接触到更多神奇的、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事物!

他帮风羿解决一些不能对外公开的烦恼,而风羿给他提供值得研究的东西。

还有,这位新老板,似乎很精明的样子?

风茂面部表情一向很淡,喜怒不形于色,甭管心里怎么想,面上也不会表露出来。

但这位新老板,像是能够看穿他的内心?

跟这种……人?

相处之道,他还得多琢磨琢磨。

风茂正蹙眉分析着,管家走进来。

“你对新老板第一印象怎么样。”管家问。私人医生是个很重要的位置,他希望风羿给这位医生留下积极的印象,这对风羿有好处。

风茂认真想了想,说道:“聪慧,睿智。”

管家:“……”

楼上。

风羿匆忙换了身衣服之后,紧张地抓着尾巴翻看。

“哪有寄生虫?”

喜欢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请大家收藏:

联保局这边动作很快,相当高效,贺主任来找他的第二天,积分就发放到他的账户里了。

而从手机进入本次猎蟒活动的客户端,风羿这边的参与状态已经变成了【结束】。

风羿看了自己抓的蛇,和可以领取到的奖金,心中计算一番,开始买仪器。

早就看好了几样依次下单,这些机型都是新款,购买有诸多限制,而且购买条件是积分+现金,这是硬性要求,需要的积分也比较多。

风羿符合购买条件,他手头也有积分。

下单时看了眼发货时间,和预计送达时间,大概得年后了,到时候有工程师上门安装和调试。

支付完毕,风羿长长呼出一口气。

离医疗实验室的启用又近了一步!

打开账户查看余额,现金那边扣得不算很多,而积分一项,积分详情里面有【可用积分】和【冻结积分】,积分使用之后会呈冻结状态。

看着【可用积分】余额,风羿想着,什么时候再来弗州刷一刷积分。

买完仪器,风羿又开始看机票。

虽然已经提前结算成绩,也不再是参与状态,但风羿不能立马就能离开,这边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他出面。

7米多的野生巨蟒确实是一个相当爆炸的新闻,关于这条巨蟒的照片和视频资料依旧不多,就算是本地官方媒体,在联保局面前也并没有讨到多少好处。

官方报道了,但人们想知道更多的信息,在网上传的那些视频,最清晰的就是风羿发给程肆的那几个,程肆发在社交平台上的视频不知道被转发、搬运了多少次。

研究中心这边,在给巨蟒做完检查,观察它的状态,确认稳定之后,才会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

网上各种谣言乱飞,他们得作一个正式的说明,也让大家看看这条藏在沼泽多年的猛兽。

研究中心那边要针对此事召开比较正式的新闻发布会,让那条巨蟒正式亮个相,告诉大家这件事是真实的,这条巨蟒现在状态很好,并没有如谣言那样被猎杀,也没有被切成片做研究。

研究中心的新闻发布会,风羿这个亲手抓到蟒蛇的人肯定要出面。

发布会上,弗州地方管理部门一顿吹。

这条巨蟒能长这么大,这不就是证明他们治理得好嘛!

联保局监督下,他们现在农药、耕地都管得严,全球蟒蛇濒危的时候,这里却呈现爆发之势!

当然,生态问题并不仅仅只是农药耕地,还有生物入侵。蟒蛇什么时候能清除,这也是人们关心的问题。

人们想看到的可不是蟒蛇爆发,这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看看沼泽里面其他动物被吃得还剩多少?!

负鼠、浣熊、鹿等哺乳动物,还有涉禽,这些是否有引进计划?

抓到的巨蟒是否吃过人,以后是否会放归自然?

风羿听着他们来回问答,贺主任说了,发布会回去还得些一篇感想。

别的问题得看本地相关部门是怎么考虑的,风羿不了解详情,不做多余感想。不过他知道,抓到的这条巨蟒,肯定不在放归之列。不会放回沼泽,也不会放回其他地方。

它太危险了,通过它的种种反应推测,它很可能已经吃过人,放出去对人、对其他动物都是一个致命的威胁。

关于居民们担心的,以后沼泽是否会出现更多这种危险的蟒蛇,研究中心的人表示:

“我们到现在并没发现相似的小蟒,可能是这类异种混血蟒的繁殖力低,也可能是它的后代与它差别太大、或者成活率太低,生殖隔离机制的制约也是需要考虑的。我们现在只能猜测,这种蟒蛇的诞生只是小概率……”

参赛者们有点失望。

这意思是他们抓不到这种混血巨蟒了?

不同职业的人各有思量,风羿正在想着待会儿怎么写感想,记者的问题已经问到他了。

还是那几个老问题。

记者:“当时周围那么黑,你怎么抓的?”

风羿:“直觉和本能。”

怎么自己惩罚自己(男孩)_

回答时风羿眼神格外真诚。

不过记者们怀疑他在敷衍。

风羿这个人,他们已经查过一遍,不算太详细的资料,但是,国内网上扒出来的那些信息,他们手里都有。

这小子不愧是混过娱乐圈的,瞧这演技,看着多真啊!

风羿可不管他们满不满意,反正他就这么说了,问就是天赋异禀,再问就是运气极佳!

至于“捕蛇秘技”“华国功夫”之类的,随你们猜去!

如风羿所想,这帮记者回去之后,还真认为风羿在撒谎,所以将采访原话放出来之后,又加上了他们猜测的“真相”。

发布会结束,风羿先一步溜走,本想再堵人私下采访的记者们,堵了个空。

风羿去本地联保局激活蟒蛇猎人卡,回酒店跟Steve和程肆约饭,聚个餐,然后他就可以撤了。

为了避免麻烦,风羿直接约在客房,让酒店送餐进来。

程肆和Steve前后脚到达。

这两天程肆心情相当不错,风羿给他的那几个视频,转发评论数量看得他脸都快笑裂,现在别说喊风羿哥,喊爸爸他都乐意!

“哥,本届蟒王肯定是你!”程肆进门说道。

风羿:???

“你抓到最大的蟒蛇啊!”

“哦。”

“还有,恭喜了!”

风羿以为程肆说的是奖金的事,或者蟒蛇猎人的官方认证被他们知道了?

就听程肆说道:“恭喜蛇哥晋升为蛇王!”

风羿:???

什么东西?

见风羿呆愣的脸,程肆继续,“严谨一点,蟒王!恭喜蛇哥晋升为蟒王!”

风羿:“……”

蟒什么王?

什么蟒王?

我TM并不想要这种奇怪的称号!

深吸一口气,风羿问:“谁取的这名?”

“网上大家都这么说,我直播的时候看到有人在刷,搜了之后就发现大家已经给你安上这个称号了。”程肆说。

想到风羿给他发的信息,程肆面露不解,“哥,为什么现在退出比赛?现在回去的话,你这次活动的成绩就要提前结算。”

风羿回过神,“已经结算了,此次活动的成绩也固定,就算是现在再抓了蟒蛇也不会计入。”

“不划算啊,虽然羿哥你之前抓的蟒蛇挺多,但是,其他参赛者也有抓得多的,当然,他们比不上你,但是等他们走完整个赛程,总数量未必会输给你。”

抓蟒蛇总数最多的参赛者也是有奖金的。

【体型最大】和【数量最多】,这两项都有奖金。

“就算每天宅在酒店,偶尔抽空去抓几条蟒蛇也行啊。”程肆说。

“不了,这边媒体太多,烦。”风羿回道。

这些都是风羿的借口。

如果有选择,他当然可以每天宅在酒店里,偶尔去沼泽扫荡一趟。

但是,太不方便了!

吃不饱,牙还痒!

尾巴也不能放出来!

现在又在毒腺强化的关键时期,还是先回去。

再说了,他已经拿到了自己想要的,剩下的机会留给其他参赛者。

见风羿已经决定了,程肆叹道:“那实在太可惜了,多抓一条也是钱。这种活动说的是一年一次,但并不是每年都有这么好的天气,往年活动期间还有遇到风暴和大降温,或者其他原因而取消活动。其他时候,旅游还行,但很多区域不允许进入的。”

“没事活动结束了我也可以过来。”风羿道。

Steve听到这话,双眼一亮,“认证了?”

“嗯。”

风羿将那张蟒蛇猎人卡掏出来。

Steve的实体卡放在酒店房间里,他从手机上调出了电子卡给风羿看,“我也有!据我所知,国内有这卡的不超过5个,其中两个因为身体原因近些年已经不怎么抓了,剩下一个转理论,也就是说,现在能进沼泽抓蛇的,就咱俩个。”

想着风羿刚才的话,Steve赞同道:“退出也行,咱不凑这个热闹了,挑个人少的时候再进去。”

这次能遇到一条7米多的巨蟒,Steve已经心满意足了。剩下的时间他想去研究中心里面混,跟着团里搞理论的那几个人去研究巨蟒,顺便参与一下研究中心正在建造饲养房。

程肆凑过来试探地问:“哥,这个卡,我能看看吗?”

风羿递给他。

程肆来之前他也是查过这种认证卡的,以前也听人说起过。

只要是联保局认证的卡,都不容易拿。而这种持蟒蛇猎人卡的,有一个算一个,全是顶尖抓蟒蛇的大佬!地方政府和联保局认证的那种!

“我能拍照发个朋友圈吗?还有社交平台?”程肆问。

“拍吧。”

程肆拿着卡拍完照,看到卡上还有ID码,打了个马赛克,然后将持卡照发在朋友圈和社交平台上:

【拿大佬的猎人卡装个逼[得意]】

……

聚餐后,风羿没有关注网上的动向,他买了机票,收拾好东西,小睡了一觉,天还没亮就出发怎么自己惩罚自己(男孩)去机场。

长途的飞行之后,风羿再次站在阳城机场,戴着帽子和口罩。

或许是临近过年,与离开时相比,机场多了一些喜庆的色彩。

叫了网约车,司机看了风羿好几眼,觉得眼熟,但最近很多在外工作的回来过年,或者本地工作但是家在外地的,人流量比较大,也有长得相似的人,不过这个打扮……

“你是明星吗?”司机问。

“不是。”风羿镇定回道,“感冒了,戴个口罩。”

“哦哦。”司机视线扫过风羿戴的帽子。

“遮阳,天太热。”

司机就不再多问了。

外面的太阳确实很大。

到地儿了,风羿下车。

司机看着风羿的背影,又看看前方的小区名。

翻出手机看新闻推送记录,将风羿在弗州拍的几张照片翻出来。

“卧槽?!”

“到底是不是啊?真的有点像!而且网上说‘蟒王’就住这儿啊!”

风羿不知道司机的纠结,拖着行李箱进小区,顺便搭了物业的电动车。

站在宅子院门口,风羿深呼吸。果然还是回来更自在,已经迫不及待要把小尾巴放出来舒展筋骨了!

风羿没跟管家说,偷偷回家给老管家一个惊喜,想着待会儿他老人家是个什么反应。

甲乙丙丁都已经放假了,各自出去浪。院子里很安静。

留老管家一个人在家里,确实挺孤单的。

风羿推开门,正准备喊一声,突然顿住。

他闻到了陌生人的气息。还不像是刚来的,而是在这里住了一两天的样子。

箱子放到一边,风羿循着气味走向隔壁的茶室。

茶室里面,一位青年正与老管家喝茶。

看上去气氛十分融洽。

风羿:???

这谁?

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

喜欢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