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看的视频全免费: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于久的笑声让我浑身发冷,额头上的汗珠子开始往下掉。

再看周围黑水晶中的黑暗元心力量已经向我袭来,它们开始侵蚀我的身体,撕裂我本体黑暗力量的防御。

而且我本身的防御力在那强大的阵法面前不值一提!

“嗡!”

我的脑子一阵眩晕,我能感觉到那黑水晶中的强大力量已经侵蚀到我的灵魂了。

完了!

这个时候于久看着我继续笑道:“嗯,你的防御力还是很强,竟然将黑暗元心的侵蚀力度降的如此之低,刚才那个四百星才两刻钟,而你大概需要一个时辰吧。”

“这样正好,我可以好好观察和记录各方面的数据,为我的实验做准备,这学武堂里,要是多几个你这样的人就好了,我也不用抓那么多的学生来收集数据了,毕竟我也是一个很心软的人。”

“哈哈哈……”

于久自顾自地说着,脸上变态的表情展露无疑。

他的眼神中尽是炙热和贪婪。

而此时,那些束缚在我身上的黑暗元心力量的锁链,也是在阵法的侵蚀下消失了,只不过那侵蚀的力度太强,我的身体活动几厘米就需要十多秒的时间。

我想要爬出阵法,可于久在旁边紧盯着,以我这般蜗牛的速度,根本做不到。

我“啊”的大叫了一声,将自己体内的力量聚集起来,哪怕是多抗一秒也好!

可惜我的抵抗在阵法的力量面前,完全不值一提。

我感觉我的身体已经在溶解的边缘了。

只差一点,我要是稍稍松一口气,我就彻底消失。

就在我觉得已经无计可施的时候,我第一片星域中储存的那些黑暗元心力量忽然开始自行运作了起来,接着它们变成一条条的细线开始从我身体各个毛孔钻出来,在我周身结成了一个黑茧。

而那黑茧竟然隔绝了大阵九成以上的力量,剩下的一成力量进入我的身体,非但没有破坏我的身体,反而给了我修行的养料,进入我的星域,然后直接被我的星域吸收,并逐渐呈现出了升星的迹象。

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让我想起了,我曾经向尘谣提议,要一块和娍青一模一样的紫水晶的时候,她对我说,我不需要。

我当时以为,她只是单纯的不给我。

现在我忽然懂了,我是真的不需要,因为我即便是不用紫水晶,我的第一片星域也是逐渐拥有了将周围黑暗元心量转化为我本身可吸收力量的功能。

而这也是我第一片星域质变的最终结果。

总有一天,我可以无节制地享受整个黑暗元心的力量。

而这便是我曾经作为第十神的逆天之处!

我记忆似乎苏醒了一些事情,又好像没有。

至于于久,他根本探查不透黑茧里面的情况,更不知道我现在已经开始吸收阵法中的黑暗元心力量。

我也是感觉到,以我现在第一片星域的质变程度,直接吸收周围的黑暗元心力量,还是不可以的,可要是借助这阵法,我依靠第一片星域,就可以直接吸收黑水晶中的黑暗元心力量。

而且这次是可以拿来升星的。

不像我第一次那样,直接把黑水晶给破坏掉了。

于久在旁边也是稍稍有些讶异,不过他对自己的阵法依旧很自信,缓缓说道:“不愧是静神的人,竟然还有这般神通,也罢,也罢,你抵抗的时间越长,我就可以记录越多的数据,很好,很好!”

而我此时内心的想法,也是:“很好!”

这样下去,我可以升星。

可这阵法仪式总有结束的时候,一会儿这里结束了,于久发现自己的炼化失败了,要杀我,我还是跑不了。

我虽然现在在吸收黑水晶,可我并不觉得吸收了这些黑水晶之后,我就拥有可以打败于久的力量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

一个时辰的时间也是临近,原本还在开心记录数据的于久,表情也是越发的不对劲了,因为我周身的黑茧没有半点消失的意思,反而越来越厚。

而且周围的黑水晶提供黑暗元心的力量也是越来越少,已经出现了枯竭的情况。

于久沉了口气说:“不应该啊,我的阵法所有的数据都没有出问题,为什么!难不成那黑茧,就是结成的内丹?”

于久的话音刚落,几块黑水晶“咔咔”地碎掉了。

阵法运转戛然而止。

而此时的我,刚刚突破了四百星的门槛。

并把这一套阵法完全记在心里,靠着吸收黑水晶升星,要比吞噬内丹快的多。

吞噬内丹的话,太高星级的,我还不好吃,容易把我身体给撑炸

一个人看的视频全免费:

了,可通过这阵法吸收黑水晶的时候,就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顾虑了。

看着黑水晶碎掉,于久愣了一下,喃喃自语道:“又失败了?”

我这边则是回答了一句:“你失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是天才,这套阵法是为我量身定做的,我应该感谢你。”

说着,我周身的黑茧慢慢消失。

倒不是我想要把自己展示到于久的面前,而是那黑茧我根本控制不了,是它自己消失掉的。

p标签]我这个时候,也是站了起来,然后紧紧盯着于久,并伺机逃走。

于久见我摇身一变,竟然突破了四百星,整个人也是愣住了。

“怎么会?”

趁着于久愣神的瞬间,我飞快施展星游身法,“呼”的一下,从阁楼的窗户钻了出去,我的速度很快,整个窗户都被我撞烂了。

出去之后,我立刻施展全速逃跑,并且故意把自己的力量散发出去,引起众人的注意。

“轰!”

我甚至还故意炸了实验室阁楼一大块。

于久此时才反应过来,也是“呼”的一下冲了出来。

我纵使四百星,可在神格强者面前,还是不堪一击,速度方面更是不值一提。

于久瞬间来到我身前,不等我有反应,他抬手一巴掌抽在我的肩膀上,我整个人“轰”的一下从空中直落数千米,然后“轰”的一下重重地摔在了实验楼门前的空地上,整个地面被我砸出一个百米深坑来。

整个学武堂也是“轰轰”地摇晃了几下。

教师楼,以及众多教学楼的,老师、学生,全部飞了出来,他们全部聚集过来。

他们将会成为我或者于久的死亡见证者。

喜欢麻衣神算子请大家收藏:

到了静庙,当我向五羯说明来意后,他就说:“是可以的,反正你是老师,你可以安排他们直接做任务,你就让他们来静庙打杂吧。”

听到五羯这么说,我也是很开心。

我也是立刻着手,当天就把四个学生,从学武堂全部接到了静庙来。

能进静庙,最开心的就要数雯子雨了,毕竟她可是扬言要信仰静神的人。

其他三个人,感觉也不错。

而我也是向他们交代道:“从今开始,你们要在这里做一个月的杂役,到时候,静庙会支付给你们一些修行的资源,你们靠着这些资源先修行一段时间。

一个月后,我再接你们回学武堂,到时候,我考核你们任务情况。

这次任务计入你们任务进度之中,也会和你们的毕业任务挂钩。”

四个人全部认真地点头。

安排好了他们,我便又返回了学武堂,然后去了实验楼,此时已经又是一天的晚上了。

我回去的时候,就发现于久竟然没有门口守着,我心里还庆幸他今天是不是出门了,可等我来到实验室的时候,就发现于久正在内丹阵法旁边站着发呆,而阵法四周那坏掉的四颗水晶已经又修补好了。

不对,不是修补好了,而是换成了新的。

见我回来了,于久才后退了几步,重新布置了一层结界,然后看着我说:“你把你的学生都送到静庙去了?”

我说:“是!”

于久笑了笑说:“你是怕我对他们怎样吗?”

我说:“是!”

我回答的很干脆,于久忽然收住笑容说:“你这是在给自己惹麻烦。”

我没吭声。

于久继续说:“晚上不要靠近这个阵法。”

我说:“好!”

于久离开了,我虽然没有靠近那阵法,却是用心境之力探查了一下,这一探查,我就发现那阵法不仅放了新的黑水晶,而且好像还使用过了。

我没有敢多探查,就把意识快速地收了回来。

接着我便开始了稳固星域的修行。

差不多到了半夜的时候,房间的门“咯吱”一声就被推开了。

我也是瞬间机灵了起来,飞快从地山站了起来。

于久此时拎着一个学生就缓缓走了进来。

他对着我笑了笑说:“李初一,今天晚上我就让你开开眼。”

说着于久就把那学生“嗖”的一声扔到了阵法的结界前。

那学生已经昏死过去,身上的星域、气脉也是全部封死了。

这学生有着四百星的修为,可在于久的手里,不过是一个玩物罢了。

我问于久:“你想要做什么,这可是学武堂的学生,而且四百星,已经算是优秀的学生了。”

于久笑了笑说:“优秀,我要的就是优秀学生。”

说着,于久就把阵法的结界撤去,然后手一挥,这学生就躺倒了阵法的中央。

我大惊道:“你要做什么?”

于久说:“你可能没有发现,在这平常的阵法伪装下,还有一套更为奇特的阵法,这阵法可以把人直接炼化为合成内丹,可惜这个实验一直卡在四百星无法突破,但凡是超过四百星的学生,我的阵法都会失败,我抓他们来做实验,想找出,我的阵法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说着于久手再次挥动,原本正常的阵法下面,缓缓出现几道怪异的阵纹,这大阵也是瞬间变得邪狞了起来。

把人炼化为内丹,那些消失的学生一个人看的视频全免费,都被于久拿来做这些实验了吗?

我张大嘴,说不出话来。

于久继续说:“本来我拿来做实验的,只有学生,没有老师,因为老师最低也有七八百星,不适合做实验,直到你出现,而且你的进步很快,所以我决定,多抓几个学生,给你做点四百星的合成内丹,然后给你吃了,然后我再拿你做实验,用老师来做实验,想想就有些激动。”

“哈哈哈……”

说着于久发出变态的笑声。

我也是心头一寒,这家伙是把我当小白鼠来养啊。

而且我也绝对不会食用拿人炼化而成的合成内丹。

所以我就对于久说:“你不怕我把这些事情都说出去吗?”

于久说:“你没有机会了,我本来想先把你养到四百星的,可你的感知太过敏锐了,你发现了很多的事情,所以我决定提前把你炼化了,三百星也好,四百星也罢,反正你是老师。”

“把你炼化了,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不等我说话一股强大的黑暗元心力量忽然在我身边化为锁链,然后就将我手脚全部捆了起来,再将我悬浮在了半空中。

而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不仅速度快,而且力量极为强大,我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这就是神格强者的实力吗?

于久看着被控制的我说:“在炼化你之前,我先让你看看眼前这个人,是怎么变成合成内丹的,你也好好看看自己的下场。”

我心里已经慌乱无比。

可我又一点的力量也用不上。

如果尘谣不来救我的话,那我就只能仰仗心魔了,可心魔一出现,那永恒神、无限神肯定会有所察觉,我基本也是等死。

所以我在内心深处,还是期盼着尘谣快点来救我。

再看于久,缓缓启动大阵,一股黑暗元心力量就从几块黑水晶中钻出来,然后将那学生的身体给捆绑了起来,结合那些黑暗元心力量就开始疯狂地侵蚀那学生的身体。

再接着黑暗元心力量又在阵纹地驱使下,在阵法的中央开始结丹。

这个过程和盘古世界的炼丹差不多,只不过于久用的不是药材,而是人!

大活人!

只用了两刻钟的时间,那学生就悄无声息地化为了一颗内丹。

于久一伸手,那内丹就飞到了他的手里,他没有丝毫犹豫,然后一口吞下,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样,舔了舔嘴唇。

我心里一阵胆寒!

于久也没有和我废话,他看着我笑了笑说:“好了,李初一,现在该你了。”

说着,于久再次挥手,我便径直飘到了阵法的中央。

于久看着我笑道:“你是学武堂的老师,又是静神的人,不知道把你炼化成了内丹,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想一想都觉得兴奋啊。”

“哈哈哈……”

这个于久,就是一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一个人看的视频全免费:

喜欢麻衣神算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