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侵略中国神仙不能管 免费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为瓊如15000起点币+

韩莞前后看了一圈,心里也大概想好了如何装修。

又去南槐街的铺子看了一圈。铺子两层楼,后面带个小院。周围是绣坊、茶楼、墨斋、钱庄等铺子,不远处还有一家妓院,非常热闹。

这间铺子价格不斐,花了四千多两银子,韩莞也非常满意。

这里离黄琛的家不远,他们去黄家吃晚饭。

黄氏已经得到黄琛让人送的信,准备了许多菜。她心里高兴,之前韩莞再有钱,名声也不好。自从韩莞正名后,她都自觉脊梁挺得更直了。

回到家已经戌时初,韩莞累的贼死。

洗漱完,把丫头打发下去,韩莞又急不可待地进空间去找谢明来。

空间刚一停下,就听到笛子吹奏“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吹奏的人好日本侵略中国神仙不能管像不熟悉这支曲子,有两处停顿,还有几声女人的叹息。

第二遍好多了,第三遍完全吹顺。

就连韩莞这个吹过多遍这首曲子的人也不得不佩服得无体投地。

余音绕梁,悦耳动听,美妙婉转,欢快流畅……

韩莞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

随着一阵鼓掌声,传来小少年谢明来的声音,“娘,你吹的真好听。”

一个好听的女声,“这首曲儿极是好听,还奇妙。不像大梁的曲风,也不像番曲儿,感觉有一点点江南曲风的味道,又说不清哪里像……她说是听樵夫吹的?”

谢明来笑道,“我当时只注意曲子好听了,是樵夫还是农夫,有些记不得了。”声音又低沉下来,“娘,你只想着曲子,就没想儿子吗?”

谢三夫人笑了几声,“傻孩子,娘当然是想你多些了。这次回京,娘主要是看你。哎哟,一别八年,小小稚童长成了俊俏少年郎。娘开心着呢。”

声音清柔,悦耳,字正腔圆,还有些嗲。

谢明来似被感动了,喃喃叫了几声,“娘,娘,娘……”

韩莞觉得,谢明来的这个表现不像十二岁的少年,太幼稚了。四岁时父母离开,八年后再度重逢,一般人都会感到生疏和没有感情。这孩子属于情感细腻和善良的人,才会对母亲没有怨念,又毫不掩饰思念之情。

谢三夫人又咯咯笑了几声,“看看你,还是男孩子,好了,好了,娘也

日本侵略中国神仙不能管 免费完整版,

想你。你呀,已经长大了,要像你大哥那样,沉稳,好学,才能考上进士,有出息。哦,还有你二哥,小小年纪就当上了从二品将军。”

谢明来说道,“我要像二哥学习,二哥是世子,还不怕死地跑去边关打仗,立下大功。大哥么,虽然学问不错,但他是庶子,听说要被分出去另过了……”

谢三夫人打断了他的话,“好了,不要背后议论别人,特别是兄弟。不管嫡出庶出,有出息就是好男儿。”

谢明来低声“哦”了一声。

谢三夫人问道,“你说,这支曲子是明承那个合离媳妇给你的?听说她的名声不好。”

谢明来又来了兴致,笑道,“韩姐姐人很好呢,根本不是传言那样,大伯和二哥已经给她正名,她根本没做那些丑事。是大伯的政敌买通于婆子设计陷害二哥,韩姐姐是遭了鱼池之灾。”声音又低沉下来,“娘,黄嬷嬷居然为了钱财被于婆子收买,在星月山庄下毒,还好被抓住了。我都觉得没脸,那两天没敢出去见人。大伯和二哥对我极好,我的人却要害他们。”

谢三夫人叹了一口气。长长的叹息声我见犹怜,连空间里的韩莞都有些腿软。

她说道,“人心难测。娘把黄嫂子留下给你,就是觉得她妥当,哪里知道她见钱眼开,居然敢害主子。好在把她打死了,若是哪一天为了钱财加害你,娘可怎么活。”

谢明来又被感动了,“娘放心,府里的坏人都被抓出来了,不会再有事了。娘,要不,我跟你去洪州?”

谢三夫人道,“你现在在上国子监,课业又那么好,你舍得离开,你祖父和父亲也不会愿意。对了,都说韩氏突然变聪慧了,连玻璃都弄了出来,她真的很聪慧?”

谢明来道,“韩姐姐的确很聪慧。我一见到她她就是这么聪慧,不知道她是一直这么聪慧,还是原来痴傻后来变得聪慧了。娘,这个青娃玩偶就是她送我的,是不是很别致好看?送给娘把玩。”

他的顺口溜又把谢三夫人逗笑了。

谢三夫人拿起青蛙看得直皱眉。这么丑的物,别致倒是,哪里好看了。

她把青蛙又塞进谢明来手里,“这东西一看就是男孩子玩的,你自己留着。哦,韩娘子除了这首‘玉兰花’,还会吹什么好听的曲儿?”

谢明承道,“我问她了,好听的别致的曲子只有这一首。其它的几首,再平常不过。”

之后,他们又说了一些家常,谢三夫人才离开。谢三夫人的意思是,她要在府里多住一些时日,一个是代丈夫孝敬老太太,一个是多陪陪儿子。

韩莞也回了家。

韩莞颇有些失望,除了谢三夫人吹笛子吹得太好有些想不通,其它的没听出什么特别不妥的地方。她虽然让谢明来向谢明继学习,但她也说了,不管嫡出庶出,只要有出息就是好男儿。这个观点韩莞也赞同。

似乎对韩莞比较感兴趣,问她问得最多。但那首曲子是韩莞给的,人家问仔细也说得过去。

令韩莞遗憾的是,那个青蛙谢明来没有送出去。

虽然这样,韩莞还是对谢三夫人充满了好奇。而且,她也越来越喜欢那个小少年了。

次日上午,韩莞带着礼物去了韩家。

孩子们都上学去了,屋里只有老太太、韩泊深、江氏几人。

老太太看到韩莞,搂着她哭了一场。

“可怜见儿的,别人家的事,却把你害了进去。”

韩莞笑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我虽然受了些苦,但收获的更多。”

江氏也在一旁笑道,“是啊,莞娘正是在乡下住了几年,才把有些事想透,把你老人家找回来。”

韩泊深也嘿嘿笑着说了几句不知所谓的话。

喜欢弃妻似锦请大家收藏:

两只虎摇摇头。

“娘亲明天要去京城了,我们要多陪陪她。”

谢老国公也知道韩莞要去京城。他巴不得她快点走,她走了,自己跟重日本侵略中国神仙不能管孙子相处的时间就更多了。

他只得带着谢斯等人向宜安村方向走去。

都走一段路了,又回头望去,那一幕碍了他的眼。

只见一男一女两个大人站在那里,相隔不过三步远。男的如松,英姿挺拔,女的如柳,秀美婀娜。两个男孩两个女孩围着他们,说笑声他都能听到。

这怎么有一家人的感觉?

谢老爷子不高兴了,扯着嗓门喊道,“重孙孙,天要黑了,快把你们娘带回家,不要被坏人骗了。”

这话的言外之意,除了两个小姑娘没听懂,所有人都听懂。

韩莞气红了脸,赵畅羞红了脸。

本来韩正准备带着孩子回家,听到老爷子这句话后,相反赌气不想走了。

她站着没动。两只虎也没动,他们也生老爷子的气。传言没错,他就是个大嘴巴。

谢老国公也不走,就那么鼓着眼睛看他们。

赵畅叹了一口气,轻声道,“韩娘子,回吧。”

韩莞看看这个大男孩,过去的棱角都被磨平了?

她没有回家,而是拉着两只虎向西边山里的方向走去。小姑娘见了,也屁颠颠跟上。

韩莞几人刚走几步,后面就传来赵畅的怒吼声。

“谢老匹夫,你少他娘的跟本王装疯卖傻。本王忍着你,看的是二皇兄的面子,不是怕你个糟老头子。娘的,你都把自己当猪粪,臭死个人,休怪别人不把你当人。”又对几个下人说道,“记着,以后不准这堆猪粪进门,不能脏了本王的地儿。”

谢老国公气得要命,跳着脚回骂道,“赵畅,你个王……”他想骂王八犊子,赶紧住了嘴,那样是把皇上骂了进去,犯了欺君大罪。又改口道,“你个竖子,智障,丑八怪,大头怪,小妖怪,红毛怪……”

许多骂人的话都是骂爹娘和祖宗,偏偏这两样他都不敢骂,敢骂的就少之又少了。妖怪什么的是听重孙子说的,也拿出来骂。

谢斯吓得使命拉老爷子走。老爷子不愿意走,被连拖带拽向前走着,骂人声渐渐远去。

赵畅不愿意跟没水平的老头骂街,又气不过,心里更有许多不能言的郁闷,让楚护卫带着一帮人去暴打谢斯及另两个护卫。

谢老国公被人架着还不了手,眼睁睁看着谢斯三人被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谢老国公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再出现在双宜山庄附近,当然这是后话了。

韩莞不知道后面那么热闹。她带着两只虎和小姐妹往山边方向走,绕过星月山庄的后墙来到春嬷嬷家的小院。

春嬷嬷一家刚开始吃饭。桌子摆在小院里,三荤两素五个菜。如今春家的日子比许多地主、财主都好过。

两只虎见有自己喜欢吃的酥肉,还是春姥姥炸的,不客气地上桌吃了半碗。

小姐妹也想去吃,被韩莞劝住了。她们的肠胃虽然比之前好多了,还是不能跟铁胃的两只虎比,晚上不宜多吃。

春嬷嬷也知道小姐妹不能多吃。但小贵客能来她家,她家是蓬荜生辉了,不好怠慢她们,专门去做了两碗甜汤。

这里离山更近一些,能清晰地闻到丰沛的植被气息和夹杂着腐叶气味的潮气。只要闻到这股味道,韩莞就觉得原主的灵魂又住进这具身体一样,上山采药的许多情景都会浮现在脑海。

有时候,韩莞还是愿意体会一下这种感觉。

韩莞逗弄了一会儿小榔头,才带着孩子回家。

此时天已经擦黑,东方天际出现了几颗小星星。村头站着七、

日本侵略中国神仙不能管 免费完整版,

八村民在那里聊天说笑,他们跟两只虎打着招呼,拿眼睛崇拜地看着小姐妹。如今他们已经知道小姐妹的真实身份,是皇上的孙女,是郡主。

天哪,自家跟皇上的儿子和孙女当邻居,祖坟冒青烟了,怪不得日子越过越红火……

原主不怎么跟村民来往,韩莞穿过来很少出门,那些村人里除了纪婆子,韩莞几乎叫不出名字。

纪婆子一看到韩莞母子,就吓得双腿打颤,再加上右腿瘸了,想跑都跑不动。

回到星月山庄,他们直接穿过花园,把小姐妹送出后门,看着她们进了对面庄子的东角门。

汪婶儿讲了刚才的群殴事件,“……老天,吓死人了。老奴先没敢出去看,等他们打完架走了,才出去看了一眼,地上好些血,双宜山庄的人还拎着水去把血水冲洗干净。”

韩莞暗爽。那个死老头,嘴巴又臭又坏,不留一点口德。虽然谢斯几人遭的是无妄之灾,谁让他们主子不靠谱的。

次日早饭后,韩莞嘱咐了谢祥和春大叔,要把两只虎和家看好,就带着几个丫头和护卫,同春嬷嬷、黄娟、小榔头坐马车去京城。

春山公干也快回京了。

两只虎把娘亲送至后门外,看不到踪影了才撅着嘴回家。他们闹了很久,都没能让娘亲带他们去京城。

韩莞来到东顺街的家,才刚刚巳时初。

贺叔去江南还没有回来,家里只有贺婶和另一个刚买不久的牛嫂子。

韩莞借口累了,要歇歇。

她插上门,寻着当初给谢明来的布艺青蛙找过去。几分钟后就到了,她坐在空间里等了半个多小时,只隐隐听到远处的几个丫头婆子聊天,还听不清楚。

韩莞一无所获,也只得失望地回家。

吃完晌饭,她便携着礼物,带着蜜蜡和蜜露坐着黄强赶的马车,跟了两个护卫,去了聚满楼。

不是吃饭时间,聚满楼很清静。

黄琛见韩莞来了,非常高兴地带她去看院子和铺子。

院子在京城的东南方向金饼街二胡同,是个两进院,周围是住宅,前两条街是京城比较繁华的南槐大街,韩莞之前让贺叔买的铺子就在南槐大街上。

虽然院子破旧,设备和工具更是简陋,韩莞还是非常满意。前院是工人歇息和吃饭、做饭的地方,内院是工作场地和仓房。

喜欢弃妻似锦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