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偷了 ,写文: 李豪逸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时间如水,映千年春秋;时间如流水般流逝,追到东边的河边。

时间过得飞快,时间在钟表的轻响中已经通过手指分析过了,太草率了。

我曾经以为“时间”这个词的重心落在““ Flow ””这几个字上,一旦流动了就很难再找回来。春天,时间变成了解冻泉水的叮当声。夏天,时间随着江潮的咆哮而消逝;秋天,时间随着秋水的涟漪扩散;冬天,时间随着屋檐下的冰慢慢融化而降临……

时光飞逝,时不时汇成一条河,最后流入历史的海洋。

逝者如斯夫,往事匆匆,你却不能。伸出手掌紧紧握住,试图抓住一寸时间,但当手掌再次展开时,手掌是空的。

门前柳树的嫩叶,树上莺的绒羽,树下孩子们手中的弹珠,都是那么稚嫩,无法赢得时间的怜惜。什么都带不走,都是无处不在的时候。秋天,秋叶枯黄,老叶乘风落入树旁的池塘;手指秋天,秋天的羽毛老了,不再闪亮的黑色羽毛在靠近水面的一条滑道里掉进湍急的河水里;而不是秋天,秋天会留下来,不再圆的弹珠会在最后一场戏里滚进房子边的沟里。……都消失了,不留痕迹,消失在成千上万个世界里,无人问津,无人知晓。柳树不会捡落叶黄叶,黄鹂不会找回丢失的羽毛,成年的孩子也不会去找滚进沟里的弹珠。时光飞逝,默默接受留下的一切,滚动着留下的记忆,一起奔跑。

时间是以岁月的名义煮一壶酒,用酒的芬芳抹去逝去的温柔。一切都沉在时间的长河里,小到溅不出一丝浪花。

而且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一个偶然的日子里,我意识到我错了。

“ flow ”这个词带来的只是无可奈何的悲伤和永不回头的孤独,而时间的意义却远非如此。

重新审视这些熟悉的词语,直到它们有一种久违的陌生感。这种新的感觉让我的目光聚焦到了之前被我忽略的“ ”这个词。

Year ”本身就有一种沉重感,是岁月无情的沉重,是历史的沉重积累。就像兵马俑,屹立千年。它也像一座稳定的山,寂静而辽阔。当一座山流动时,人们不禁钦佩时间的力量。时光它默默注视,无视一切众生。

“我想知道为什么我镶嵌的竖琴有五十根弦,每根弦都有一个青春的音程。”年,必有回忆相伴。今天有多少烟雨楼承载着前线的爱?虽然成败转空,但昔日的旧梦刻骨铭心。柳叶会回想起生老病死的枝干,羽毛会回想起曾经翱翔的蓝天,滚进沟里的弹珠也会回想起……的无尽思念,带着一股叫做时代的微风飘向世界。

河水向东流,永不回头,岁月流转,循环不息。冬天结束了,春天又回来了,而夏天去了秋来。春知春,叶落秋归,夏蚊化雷迎风雨,冬雪白。四季不断旋转,交替无尽的岁月。在构成岁月的日子里,也有轮回的气息。日出日落,但夜阴,年为圆手势。在日月沉浮的时候,它滴入历史的海洋。但同样的,新的一天伴随着滴水的声音从虚无中诞生。

柳叶黄叶落,春添绿;鸦莺的羽毛脱落了,来年会长出新的羽毛。掉进河里的羽毛会顺流而下,以另一种面貌重新出现在世界上。历代君王虽疲尘,江山有人才。时间就是这样,没完没了。

生命的希望从死亡的寂静中重生。时光飞逝以其独特的方式告诉我们,世界是短暂的,世界是漫长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