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在韩国看到了本兮_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晚上近七点,醉墨华庭言家姐弟住处。

“什么?昨天五百万,今天你又捐出去一千多万?”

此时此刻,言自若就像是炸毛的小野猫,眼睛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言非凡也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确实飘的厉害,老是做事后就后悔的冲动决定。

只是,在刘锦书记面前已经把话说出口,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

言自若举起巴掌,立马又想到弟弟不是以前的弟弟了,已经不能随便打了。

而且,余苏叶还在旁边呢。

她的巴掌,啪的一下落在了茶几之上。

太过用力,手拍的有些疼。

但为了维持威严形象,言自若只得强忍了,保持面部气愤和严肃。

“言非凡,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先前那五百万,是做慈善公益,提升个人形象,还能说得过去。”

“今天这一千多万,你竟然捐给差点害死你的坏人,你是不是钱多的烧了慌啊?”

“真是要气死我了。”

有人在韩国看到了本兮_

言非凡小声分辩道:“姐,你应该换一个角度想。”

“你一直说,当时昏迷的我,大脑活跃度挺高,似乎有明天就会醒来的架势,但就是死活不醒。”

“你都等的快绝望了。”

“直到那一天,你半夜接到医院的通知,说我快要不行了。”

言非凡诱导说:“姐,很可能就是他给我下的药,让我在面临死亡之际,身心潜力得到彻底激发,从而一举由死而生呢。”

这话,言自若听的也认为有些道理。

“只是,非凡,这可不是那家伙的本意,只是阴差阳错,再加上你命不该绝而已。”

“就因为这,你给他捐一千多万,你也太能恩将仇报了吧?”

言非凡轻叹一声,说:“姐,人死万事休。再说,他也用自己的生命做了弥补。”

“姐,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十二个人,就因为他捐献的器官获得了新生。”

[标签有人在韩国看到了本兮:p标签]言非凡见姐姐脸上表情和缓了许多,又接着劝说:“姐,千金散去还复来。”

“就我这赚钱速度,这一千多万,多做几台手术就有了。”

“就当花钱买个心安!”

言自若哼哼两声,已经不怎么生气了。

她目光转向余苏叶,说:“我这多半年使劲的花钱,也就用去一二百万。”

“他倒是好,两天时间,嘴巴一张,轻飘飘几句话,就扔出去一千六百万。”

“一座金山,也架不住他这花钱速度。”

“苏叶啊,我认为,很有必要控制一下非凡的经济权限。”

余苏叶用力点头道:“姐,你说的非常对,我非常赞同,一万个赞同。”

这两个女人嘀咕了两句,就给言非凡定下了一条规矩。

超过一百万以上的支出,言非凡没有自主决定权。

必须通知言自若和余苏叶,经过家庭内部会议谈论之后,才能做出最后决定。

“我自己赚的钱……”

言非凡不服气的辩解一句,见两个女人一齐瞪眼睛,立马改口表态道:“有你们帮着参谋,帮着做决定,能让我做出更合理更理智的决定。”

“这个权限限制,我举双手同意。”

言自若忍不住翻了一下眼皮,鄙视了弟弟一下,又转而问:“张天王的演唱会内场票,确定明天就能拿到了,是不是?”

“我请托的人,是这样说的。”

言非凡解释了一句,又有些不情不愿的说:“这周日要去京城做飞刀,周六晚还要陪你去听演唱会。”

“我这么好的弟弟……”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姐姐打断了。

“非凡,你可别自作多情,我可没说要和你一块去听演唱会。”

言非凡很是惊讶,问:“姐,你不让我陪你一起去,那和谁一起去啊?”

“姐,你这是终于有看得顺眼,谈得来的男生了?”

言非凡兴致勃勃的问:“谁啊?姐,是我们医院的吗?我认识不?”

言自若白了他一眼,说:“你不用多想,就是一个还算不错的朋友,过生日。”

“一起看演唱会,算我送的生日礼物。”

这个解释,让言非凡有些小失望。

接下来,三人商议起了元旦去京城余苏叶家正式拜访,所需携带的礼物了。

京城余家是大户医学世家,在物质充沛,物流便利的今天,好像不缺啥东西。

这让他们有些犯了难。

究竟带什么礼物上门,能有效的表达言非凡的心意呢?

言非凡提议道:“海鲜,海产品如何?”

“相比京城,滨海算是临海城市了,海鲜还算充沛鲜活。”

余苏叶摇头道:“其实,我爸,我爷爷,都不怎么吃海鲜的。”

言自若轻声道:“买点奢侈品?”

余苏叶再次摇头,说:“能表达出心意就好,没必要买性价比太低的奢侈品。”

言非凡想了一会儿,也没想到好的主意,就起身当起了甩手掌柜。

“苏叶,姐,这件事就交给你们负责了,我要回房间去想手术方案了……”

此时此刻,石珉教授和贺俊兴正在附属医院小红楼大办公室翻看病人的病情资料。

这送温暖的消息一透漏出去,还不到一天时间,就呼啦呼收到了上百份病人资料。

这主要是每名医生手上,都多少积累了一些类似情况的病患。

听到有这样的公益机会,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把资料送了过来,占个先机。

这一千万,看似不少,其实能帮助到的病患数量相当有限。

毕竟,能让患者望而却步,放弃治疗的医疗费用,肯定都是相当可观的。

一千万,最后能帮助到二三十名患者,就算是相当不错了。

石教授每看过一份资料,在做决定时,都是一脸的沉重和挣扎。

虽然被他选中了,不一定就能入选最后的送温暖名单。

但是被他放弃了,那肯定就是放弃了。

这对那名患者来说,很可能就是失去了生的希望。

石教授看着手中重若千钧的文件夹,感慨道:“都说医生的心理压力大,我现在是有切身体会了。”

“单是让我做这个选择,我都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真的是很难受!”

贺俊兴起身把石教授的保温杯给倒满热水,缓缓的说:“请言医生提升一些额度?”

石教授轻叹道:“一个亿又能如何?这就不是凭借个人之力能解决的事情。”

贺俊兴沉吟着说:“非凡医疗科技的输液智能控制仪全国大卖,睡眠促进仪更是火爆,都排不上等候检查的队伍。”

“还有那个几百万一台的次声波共振发生仪,如今也是排队等着百宁科技发货。”

“医院都在说,言医生单凭这三个产品,光是拿销售技术分成就能有一两个亿。”

“更不用说,他还是非凡医疗科技公司的大股东了。”

石教授看着贺俊兴的眼睛,严肃的说:“小贺,我听你这说话的语气有些不对啊。”

“言医生他赚再多的钱,那是他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和真本事赚到的。”

“他不坑不骗,也没压榨剥削别人。”

“单就我们这个小小的研究室来说,工作量可以说是全院最轻松的,工资水准可是数一数二的。”

“小贺,做人要知足,你说是不是?”

贺俊兴赶紧点头道:“是,是,是!石教授,我知足,知足的很。”

“只是对言医生能在短短时间内收入这么高,一时有些惊讶,不敢相信……”

喜欢开挂的住院医请大家收藏:

周二下午过两点,言非凡协助神经外科卢君老师完成一台复杂神经瘤手术后,回到小红楼办公室处理事务。

今天又来了一位做整形的艺人,是阿依慕公司的签约演员。

当时有人在韩国看到了本兮,夜会夺命渣男的唐晴,被误认为阿依慕,导致一系列事情发生。

那也让阿依慕的声誉受到了一些影响。

和那事有一点点关联的言非凡,算是半推半就的答应了阿依慕的一个要求。

给她旗下的一名演员做整形手术。

对言非凡来说,如今做整形手术的目的主要是赚钱,毕竟有一个医疗团队要养。

给谁做整形手术不是做。

只是前段时间事情较多,拖到了现在。

阿依慕的这位签约演员,名叫曲志,是一位二十五岁的男子,还没什么名气。

他要走阳刚路线,要求给整的有棱有角有颜值,辨识度高一些。

前有整成硬汉形象的邵君,如今又加上这家伙,这让言非凡疑惑,是不是娱乐圈的主流审美观,要发生变化了?

只是当前,言非凡在大小荧屏上看到的,还多是油头粉面的小鲜肉啊。

他给曲志做完检查,就让朱剑和贝瑞带这人去整形中心那里做进一步的详细检查,并办理住院手续。

接下来,言非凡处理昨晚姐姐交待下来的两件事情。

给小舅暂时换驾一辆空间足够大的车。

潘济川、李天霖和朱剑三个家伙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反正都表现的很积极,非常乐意换车。

打电话征询了小舅的意见,言非凡最后选择了李天霖的四门牧马人越野。

至于张天王的演唱会门票,言非凡求助的是一位整形对象,吃蛔虫减肥的女孩。

她父亲是一家主攻影视娱乐的文化投资公司老板,这方面的人脉关系应该挺强悍。

果不其然,蛔虫女孩跟父亲打了一个电话后,干脆利索的告诉言非凡。

搞定了。

言非凡表达了感谢,并再三表示。

他这不是索要好处,该支付的费用和溢价,一分都不会少的。

很是顺利的处理好这两件事,言非凡对院士小区的那栋别墅,有些犯了难。

之前让解放军总医院的秦风医生做了转达,但是还没有回音。

这是要继续等下去,等下去,还是继续等下去呢?

言非凡拿起手机拨通了1103141。

没一会儿,通话那一端响起的,还是李云那熟悉的声音。

“李云同志,替我向组织反映一下,一百万美元一台的肿瘤注射穿刺手术,这段时间可以多多给我安排几台。”

“唉,最近资金情况有些紧张啊!”

“言医生,就你还缺钱?”李云如言非凡所料,表达了惊讶和不解。

言非凡长叹一声,说:“李云同志,你是不知道啊,地主家也没多少余粮啊。”

“快到阳历年底了,我核算了一下,要补缴的个税就达到了天价的两三千万。”

“这还没算上院士小区的那栋别墅。”

“要是那栋别墅估价为两三亿,或是更多,我这一整年赚的钱,都不够缴税的。”

“李云同志,我这种情况,只能像老黄牛一样,勤勤恳恳多做几台手术多赚钱了。”

“作为爱国守法诚信好公民,这该交的国家税款,肯定是一分不能少啊。”

“是不是,李云同志?”

通话里随之传来李云语带揶揄的声音,“言医生啊,你这为补缴个税发愁的烦恼,我也好想痛苦的经历一番啊。”

“可是,我的收入不允许啊,因为我不需要补缴个税。”

停顿一下,李云的声音又恢复了严肃。

“言医生,你的多安排手术的请求,我会如实向领导反应的。”

“言医生,还有其他事情吗……”

结束了与李云的通话后,言非凡带着小护士徐双鬼鬼祟祟送来的一小取样瓶血液,去了医院的DNA鉴定中心……

言非凡返回小红楼办公室,意外发现刘锦书记在等着自己。

“老师,有事?”

刘锦犹豫了一下,轻声叹道:“非凡,我是因陈昌瑞院长而来。”

他缓缓的说:“在警方公布的罪行中,陈院长非法从医院敛财1100多万。”

“但是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陈院长非法聚敛的这些财物,并没有用于个人挥霍,也没有交给家人亲朋使用。”

“大部分呢,他都以匿名的形式捐赠给了福利慈善机构,或是没钱治病的困难患者。”

“但是,法律可是不管你如何使用这笔钱款的,该追索的,还是要追索。”

“我知道,陈院长的家人已经挂牌卖住房了。他们说,即便一家人租房子住,也要把陈院长的这笔钱,都还上。”

刘锦又长叹一声,说:“这件事的具体内情,我们都是知道的。”

“我与老陈共事二十几年,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清清楚楚。”

“其实,老陈他就是一个认真负责,踏实稳重的好医生,好领导。”

“只是,他因为当时戴薇医生不幸逝世,一时受到了刺激,才走上了歪路。”

停顿了一会儿,刘锦又接着说:“私是私,公是公,这次追索给医院的欠款,我没有权利放弃或取消。”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组织捐款,总不能让老陈的家人真的没地方住吧。”

“只是……”

言非凡打断问:“老师,你现在募捐了多少了?”

刘锦有些讪讪的说:“老陈的内情,只有我们几人知晓,其他人只晓得经济案件。”

“募捐有些困难,目前只有八十多万。”

言非凡轻轻点头道:“老师,你别去募捐了,余下的,我来补上吧。”

刘锦禁不住啊了一声,确认的问:“你来全部补上?这可是一千多万呢。”

言非凡嗯了一声,说:“老师,你没听错,这一千多万,我来补上。”

刘锦反而劝说道:“非凡,你也是受害者之一,我本来不想来找你的。”

“只是你是全院有名的大款,我就想着找你凑够一百万,向老陈家人表示一下心意。”

“非凡,你真没有必要捐这么多的。”

言非凡摆了摆手,轻声说:“老师,我看上去是受害人,实际上是受益者。”

“要不是陈院长……”

言非凡摇头道:“或许那一晚,我就不会醒来。”

“或许,我永远醒不来了。”

“虽然我这算是因祸得福,但是这份救命之情,多少也要认一些的。”

“老师,人死万事休,陈院长做过的事情,是对是错,都不重要了。”

“既然我有这个实力,也就是多做两台手术之事,那我就和陈院长划一下界限,算是让自己心安一些。”

刘锦抬手拍了拍言非凡的肩膀,一脸欣慰的说:“我刘锦这一辈子能有你这样一个学生,值了。”

“此生足矣……”

喜欢开挂的住院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