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你抖得好厉害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安南与卡芙妮的婚礼最终在霜语省如期举行。

因为之前就有足够的宣传,在婚礼开始前一周、就有来自世界的贵客陆陆续续的赶了过来。但安南和卡芙妮都不喜欢太过混乱的场合,因此婚礼上的人其实并不算多——就规模上来说,甚至能算是很小。

哪怕算上工作人员和侍者、以及双方直系长辈,参加婚礼的人都不到三位数。

诺亚那边,除了卡芙妮的父亲之外……作为代表,还派来了安南熟悉的尤金·杰兰特。

也就是乌鸦家的次子,唐璜的二哥。那个长相普通、身姿挺拔,拥有近乎于魔性的“平凡感”的、乌鸦家未来的继承人。

“安南陛下。”

他走过来,对着安南恭敬的行了一礼。

安南温和的笑着,对他点了点头:“好久不见

小东西你抖得好厉害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了,尤金。”

“第一次见到您的时候,我就知道您肯定会做些惊人的大动作。在得知您和当时还是公主的卡芙妮陛下关系很好的时候,我其实脑中就想到过了这种可能性。”

尤金表情复杂:“但我没想到的是,我居然猜对了。

“我听说……您是打算将凛冬公国交予我们陛下?”

“管理权而已。”

安南轻笑道:“你不知道,我其实是很忙的。”

听到这话,尤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他随后问道:“您是在忙于拯救世界吗?”

尤金刚说完,便立刻打笑着解释道:“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在想……能够比统治一个国家更重要的,我只能想到‘成为英雄’、‘拯救一个世界’这些事了。”

说罢,他便向安南再度行了一礼、随后推开了。

安南意识到。

尤金这已经是在模糊间猜到了什么。

他使用这种开玩笑式的,以退为进的方式旁敲侧击,通过观察安南的反应、就知道自己多半是猜中了。

于是他乌鸦家的良好血统生效了——尤金立刻意识到,能够让安南和卡芙妮都如此重视的敌人,多半不是他能够触及到的。

于是他就立刻打了个哈哈,问也不问掉头就跑。

所谓明哲保身……

——也罢。

有这样聪明的人辅佐,卡芙妮那边也就不用安南担心了。

至于联合王国那边——作为奥菲诗的使臣送上礼物的,正是亚瑟·灼牙。

奥菲诗所经历的九种地狱之一,淬炼了昔日那个天真而理想主义的诗人,让他成为了合格的王。

而连带着的,在奥菲诗终于变得成熟可靠后,亚瑟也终于放下了什么……因而变得比之前更加沉稳了。

他眼中那永不止息的愤怒、焦虑、傲慢之火,终于平息。如今的他,眼中不再流淌着灼目的液态金,而是如炭时般隐隐燃烧着、散发着微弱的火光。

但他身上的气场却变得更加凝练。

“我已打算终生追随赦罪师,为我过去的一生中犯下的所有过错赎罪。”

他对安南如此说道:“所以我改变了主意——我不打算成为塔之主。我依然会在暗中扶持奥菲诗,但我将不再作为贵族政治的中心。

“他已经成长了太多。就算完全不需要我的帮助,他也能够很好的控制丹尼索亚……那么我的帮助,对他来说就稍显多余。就让我远远的望着他,望着丹尼索亚吧。”

亚瑟放下了很多东西,就如同突然得到的高僧一般。

他看上去,比之前见到时气色也好了不少。

就如同一个总是在暴怒着、焦躁着、思考着,始终放不下的人,终于放下了这些如噩梦般就缠着他的诸事后一般。只是短短的几个月,他看上去就仿佛变成了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人。

不管是自己曾经背负着的苦难,对自己家族的敌意,对改变丹尼索亚政局的执着,以及他对塞利西亚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淡淡感情……在奥菲诗突然变强、远远拉开了他一大截之后,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心中永不平息的火焰遮掩了太多东西、烧毁了太多不应被他摧毁的事物。

那熊熊燃烧着的欲望,在逐渐自然平息后……却让他的灵魂变得更为璀璨、明亮。

就如同有烧的宝石一般。

当亚瑟真正想明白,自己活在世上是为了什么之后。或许他心中能够燃起全新的、更加纯净的欲望之火。那时的话,才或许能有更上一步的可能。

“都是好事。”

安南欣慰的点了点头。

在凛冬,参加婚礼的,除了安南的哥哥姐姐、以及老祖母之外……还有凛冬那两头巨龙。

除了剃刀岭上的“理发师”之外,另外一头巨龙安南还是第一次见到。

她叫做“细雪”,人类形态是有着一对宁静的粉蓝色的眸子、白色的双马尾,看上去大约二十出头的少女。她似乎一直困到睁不开眼、说话也总是轻声细气的……就像是午睡还没睡够就被人拍醒的感觉一样。

地下都市派来的代表,就是安南熟悉的尼乌塞尔、以及奈菲尔塔利和雅各布。他们和安南关系很好,但是并不认识卡芙妮、因此也没有抓住安南就一顿聊,而是远远点头致意、对安南尊重的行礼过后,就做到了角落里。

但让安南有些意外的是,教国那边也派了代表来。

而是正是这一届至净厅的“教皇”,教国真正意义上的统治者、曜先生的教宗……圣骸骨【诚实之颅】的持有者,“沉默无言之人”圣彼得。

他看上去,只是一位平凡而低调的矮个子男人。

他看起来大约只有二十多岁,比安南只高不到一头,有着一头蓬松而微卷、几乎挡住双眼的黑色头发,除却身高只有不到一米七,看着就像是个穿着白袍的米津玄师。

他作为教皇,却连各教派所属的、最为华丽庄重的教宗长袍与权杖,以及当值教皇标志性的七重冕都没有穿戴。只是穿着象征着曜先生圣职者的金边白衣,就连主教和枢机主教特有的徽章都没有戴。

在场的人中,几乎没有人认识他。

别说是安南和卡芙妮,就连德米特里、亚瑟甚至情报部门出身的尤金都不认识……

最终还是老祖母亲自出来迎接他,宾客们才略带震撼的知道,这原来就是那小东西你抖得好厉害位在教宗之位上稳稳坐了一百多年、目前最为长寿的教宗与圣者——诚实圣者,又被人们戏称为“沉默圣者”的彼得教宗。

他大概已经有快一百八十岁了。

但看上去却像是二十出头的青年一般……只是稍微有些自闭。

而在见到安南后,这位已经沉默了足足一百二十年的圣者、却突然开口道:

“陛下不必担心,此行必将凯旋。”

喜欢玩家超正义请大家收藏:

这还是安南第一次,从最古老的那一批正神口中,得知了这个公开的秘密……

——也就是“神明到底有多强”这件事。

或许是因为接连接触了两

小东西你抖得好厉害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个比较丢人的神明,甚至亲手击杀了其中一位,让安南感觉神明距离真理阶似乎也没有多远。

某种意义上,或许的确如此。

神明在不使用权能的时候,就只是相当于存活的比较久、拥有无限能量的真理阶超凡者。而就算他们使用权能,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也就是比较方便的“管理这个世界”的程度。

但安南现在才知道——神明之所以看起来“不够强”,实际上是所有的神明都有所收敛。

他们是可以用正规手段变得更强的,就像是其他故事中的神明那样无所不能、高高在上……但那样也会让他们的人性被冲淡,变得同样像是那些故事中的神明般淡漠。

简单来说,就是神明互相约好了一起“反卷”。以此确保这个世界能够变得丰富多彩……如果真的有什么强力的外敌、或者近乎灭世的大灾难出现,那么神明们一定会在这个时候冲出来抗住压力的。

而这个认知,反而让安南的心情变得稍微有些沉重了。

因为这意味着,安南可能还低估了蠕虫的力量。

那可是就连拥有着“无限之力”的众神都难以对抗的“大敌”……

“你问这个事,是想要重建大结界?”

老祖母询问道。

安南点了点头:“是的。”

随后,他将自己之前见到恩底弥翁时发生的事、所说的话对老祖母再度转述了一遍。

老祖母闻言之后,眉头微微皱起:“大结界的种子啊……”

“您是觉得不可能?”

“那倒不会。以奥瑟人的技术水平,在咒能时代研究出重建大结界时使用的‘种子’,是完全有可能的。更不用说,你是在咒窖发现的恩底弥翁。”

老祖母摇了摇头,反而看向了安南:“但我看你的意思……似乎不打算献祭恩底弥翁来重建大结界?

“你是对这‘将生未生’之子……你理论上的孩子产生了怜悯之情吗?”

“我说实话。”

安南深吸一口气:“要说怜悯,的确是有;不希望他尚未诞生就作为工具而死去的公义之心,同样也有。

“但我的思维更倾向于理性。我不会因为单纯对恩底弥翁抱有怜悯之心,就推迟大结界的重建、甚至选择更艰难的方式。”

最开始的恩底弥翁,在设计上就是作为牺牲品而诞生的。

按照正确的“使用方法”,他必须被献祭掉、大结界才能重新生成。

就好比有那么一个备份的“统一大结界”、就像是压缩文件般存在恩底弥翁体内,通过伟大级咒物解除恩底弥翁身上的封印层、并且使其大结界扩大化,才能重建这个大结界。

如果安南只是因为怜悯之心,就绕过了大概率能成功的“正确用法”,硬是去强行开发一个无法进行实验、也不知道成功率有多少的新用法……这毫无疑问,是一种没有理性可言的决策。

安南不可能仅因只在伦理上与自己有联系的一个陌生人的三言两语,就选择了更为“人道”的举动。

“真正的原因,其实是因为我不相信他。”

安南说出了实话:“或者说,我不相信精灵皇帝和学者。假如恩底弥翁失败了,那么在他自我牺牲后、我们就真的不可能重建大结界了。

“那么是否成功,实际上就是赌一波、前人已经给我们准备好了一切,安排好了所有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不认为会有这么好的事等着我,也不认为这么大的问题、应该用这种儿戏的方式来解决。

“所以我打算把恩底弥翁救出来。对他体内的大结界进行分析、研究——如果昔日的精灵们能够做到这样的技术,我相信萨尔瓦托雷或许也能进行仿制。”

安南的言语中,充满了对他的友人萨尔瓦托雷的推崇。

他其实发自内心的认为,萨尔瓦托雷是一个真正的天才。

和他一比,安南其实是假的天才——他实际上是作了弊。

因为安南从最开始,就知道很多萨尔瓦托雷因为时代的局限性而不了解的知识。他还被进行了专业的培养和训练,针对性的学习了一些一般人不会掌握的知识。

他从起点处,就比萨尔瓦托雷领先了很久很久。如今萨尔瓦托雷能够仅凭自己的努力追过来,安南对他是非常钦佩的。

——假如这个世界没有名为“安南”的天车,萨尔瓦托雷也一定会成为了不起的大人物。他一样会成为塔之主、继承智慧圣火,一样会得到贤者之石的人工制造手段……甚至可能会借助其他的“镜子”而成神。

安南相信,如果萨尔瓦托雷能够得到所有的“研究资料”、并且得到了封印状态下的样品……

——他未必不能开发出属于这个时代的,属于雅瑟兰人自己的统一大结界。

“我当时的考虑,在如今来看非常正确。”

安南补充道:“考虑到蠕虫能够从未来改变过去。我对这种太过遥远——甚至遥远到了没有记录也没有当事人的事,是根本不信任的。

“我几乎可以肯定,蠕虫一定在这上面动了手脚。毕竟大结界并非是和它无关的东西……它被这东西封印了如此之久,不可能不对此进行关注。”

“你说的有道理。”

老祖母思考过后,觉得安南的话的确没问题。

比起依靠昔日精灵帝国留下的后手,给予他伟大级咒物来激活这份力量、期待它能有什么正面作用……

将它作为一个活着的资料保存库,开启精灵们留下的诸多“样本库”来进行研究学习,最终开发出这个时代的、全新的大结界,才是更安全、更合理、更现代化的思路。

毕竟技术发展不能一直靠考古。

“所以,我的想法是,”安南严肃的说道,“我先确立法统,保证这个仪式的基石。再让卡芙妮他们,将我‘皇帝’的位置留着。等我离开这个时代后,你们再将已经发育成熟的恩底弥翁放出来……

“让恩底弥翁陪着萨尔瓦托雷进行研究、复刻精灵时代的技术——尽量让咒能技术,在不使用咒能的情况下完成。争取尽早开发出新世代的统一大结界。

“我作为名义上的帝皇,是不需要出面、也不需要有任何举动的。因为卡芙妮能以‘皇后’之名,帮我处理这些事务——我甚至都不需要出面,人们也会认为我一直存在。

“至于流言蜚语,则可以靠着冬之手与三眼乌鸦进行清理。没有证据的话,就没有任何人可以确定‘皇帝并不存在’——尤其是在正神们都认为他存在的情况下。”

“……也就是说,你要成为一个‘并不存在’的皇帝?”

老祖母迟疑了一下,确认了安南的思路。

安南补充道:“准确的说,是‘并不存在’的神皇——随时都可以变成真正神明的皇帝。

“——我希望的是,等我来到一百多年后的未来时,能够看到这样的局面:人们笃信神皇的存在,即使一百年中从未有凡人见过他;但所有有权面见神皇之人、以及高高在上的诸神,都确信神皇的确存在小东西你抖得好厉害,并的确是世界之主。”

而这,就是安南用于对抗蠕虫的布局之一。

喜欢玩家超正义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