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女儿哭着要说什么,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果然,活得久了什么都能见着。

梅诗看着欢喜人家这边这种新型人工“抽水泵”简直就是目瞪口呆,水系异能者将水抽起来往一旁的空间裂缝里丢,虽然不知道这空间裂缝通向哪,但是梅诗此刻也只能赞叹一声——“绝了!”

以至于到了晚上开欢喜人家麻辣烫专场的时候梅诗还因为这事和他们聊了好多句。

“姜总,你们可以啊,怎么想得出来的?有高阶空间异能直接把水排到别处的,低等级一点的空间丧尸就把水装起来之后再倒去别的地方,这也太有创意了!”

梅诗坐在那问着一旁不打算堂食,准备打包带走的姜月离。

“先前听说二号基地水抽不出去,就想了一下万一自己轮到了怎么办。”

这话姜月离可没说错,二号基地被淹了之前他们欢喜人家就已经隐隐约约有积水的态势,在知道二号基地那四周全是水根本没地方抽的时候他就也在想这水得去何处。

欢喜人家距离梅诗这条街道算不上多远,梅诗这街道上却对不会积水,但是他总不能拿抽水泵把水往梅诗街道上泵吧?

于是,姜总直接将问题就钉在水往哪里抽这一点上。

当然了,精简的答案——抽得越远越好。

能够达成这一方法的那也就只有空间异能者能够做到了。

就这思维扩散能力梅诗听了都得竖个大拇指。

“那你现在……你们这忙活了一天了,小区怎么样了?还有积水么?”

“还好,暂时没有了,排水渠什么的也挖了,地下排水管道也重新疏通,一切都还算好。”姜月离说话眉宇间却不见松动,看向梅诗问道,“梅老板,这洪水你有什么看法么?”

“……”她能有什么看法,她可没有人手派出去看看到底怎么了呢。

“不正常。”梅诗能说的也就是这些,“哪有洪水还带控制的一阵一阵的?”

这话大家都懂,不然段焱也不会派人沿着江往上去查看的。

不过这雨天加上洪水,大家查探的速度也慢到现在段焱那边除了夏茴以外还没有后续的人回来。

“我也已经派了人去上游检查了,希望能有什么有用的消息。”

对此梅诗没有说话,该去查探的也都去了,她这边也确实没有需要叮嘱的信息。

今晚明易也接了任务不在,梅诗大半夜的戴着头盔进了全息空间依旧和芭芭拉对打、不,是被芭芭拉打得有些难以直视。

“我说过了,动脑子动脑子,你在干什么呀?”芭芭拉这次到没有直接把梅诗揍出空间,蹲在躺尸的梅诗身边戳戳她问道,“今天你的攻击力道、速度什么都长进了不少,怎么不匀一点给脑子呢?你以后难不成带着一堆人直接往前冲?”

“脑子是一朝一夕就能多长的?”梅诗侧过头露出半张脸看向芭芭拉,“你先前问我在战场上想当什么样的人,我想过了。”

“嗯,当什么?”这次芭芭拉倒是想听听她能说出什么来。

“我想了想问我以前做的,和我后面可能还要做的,我只能说我不适合你说的当什么指挥官的这种,费脑子。”

“噗,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你夸我的时候能不能不要嗤笑?像是在讽刺。”梅诗还是忍不住想给对方一个白眼。

“不然呢?当指挥,用你的聪明才智用最少的牺牲达成对方最大的伤亡不好么。这种都不愿意做,当然了,你好像也没有这本事做,你说你是不是有自知之明的同时有特别的傻?”

“傻什么傻啊,做人做事自然要把自己的优点发挥到最大,非拿自己缺点和别人优点比,想什么?我们这也不缺我这么一个不靠谱的指挥。”

“所以呢?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先锋、做战场上的万人敌!为我身后的队友们荡出一条宽阔大道!”

梅诗说这话的时候整个眼睛都是亮晶晶的。

芭芭拉看见她眼睛里满是光芒,可见这不是什么被她打出来的临时想法,而是经过了自己的考虑。

“万人敌……”芭芭拉低头看着梅诗,小声喃喃,低声笑了一下,像是说给自己又像是说给梅诗听的,“那可比指挥更困难,伤亡的的风险也很高哦。”

“可是这个伤亡是自己的,做了指挥失误,伤亡却是别人的,我还是有些心理负担的。”梅诗垂眸,小声和芭芭拉说道,“我跟你说个事。我都没跟我老公说过。”

“没跟你老公说,那你跟我这个野男人说?”

“那你到底听不听?”梅诗无语,头一次见到有人把自己往野男人上面对号入座。

但是,就芭芭拉这样的野男人她不太可。

“行行行,你说你说,今晚盖伦去了军部,我一个人睡觉也寂寞呢~当一回知心哥哥也行。”

梅诗:“……”

忽然就失去了倾诉的欲望。

“我啊,有段时间总是在做梦。梦见我带领很多人去做什么事情,然后很多人因为我死了。”

“嗯……没了?”

“没了。”

“你这个梦说的够精简啊,所以你就是因为这个不要当指挥?”

“一部分这个原因吧,我觉得我是个比较容易感情用事的人,有时候还有私心,瞻前顾后想的太多,不适合指挥,我还不如当一个听指挥的前锋、做一个一往无前的万人敌。”

梅诗说出来这话五七女儿哭着要说什么的时候明显像是心头大石落了下去一样,半天也没有听见芭芭拉的点评,一抬头却忽然看见芭芭拉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来两把长刀。

哐当一声丢到她面前。

“干什么?”

“你不是要当万人敌么?那就起来战斗啊,别以为你要当万人敌训练方式就变了,我跟你说,还是和我战斗,我都打不过你算哪门子万人敌。”

“那不对啊,那你先前锻炼我对战算哪门子指挥训练?怎么这俩都是和你战斗?”梅诗拖着被揍的浑身痛的身体拿起刀看向对方。

“我没说先前和我战斗那个是指挥训练啊,指挥训练那是很久之前的啦,你想啊,作为指挥要防止暗杀、近身战斗水平那是必备的,万一出现一个跟我一样的猛人刺杀你怎么办?”

梅诗:??

她总觉得芭芭拉这是在驴她。

“再说了,虽然我也是名满星际的有名的指挥官,但是……其实我也不乐意当,我也早就不干啦~”

这下梅诗听了更生气了。

“你这是不是误人子弟?”

在梅诗怒视之中,对面的芭芭拉也拿出一把长刀来,笑眯眯地看向梅诗,说道:“其实……要是一直教你做指挥,也许我还真就是误人子弟,但是……这不是巧了嘛不是?你看,你虽然指挥没天赋,但是当前锋绰绰有余啊!而且我现在干的就是你想当的这一款鸭~”

说罢,对方还冲梅诗抛了一个媚眼。

梅诗:淦!你还你还“鸭”?

她竟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骂主脑不靠谱还是骂芭芭拉神经病。

喜欢我在末世卖麻辣烫请大家收藏:

“这次洪水段焱后面也派人了人一路向上游察看,暂时还没有消息,倒是她们俩先出去的这时候回来带的消息很重要。”

中午午休的时候明易刚从段焱那边回来,自然见到了去汇报的夏茴,回来后梅诗提到了他也跟着说了两句。

“他们派人过来看,不会是真的是他们捣鬼的吧?”梅诗忍不住开始了阴谋论起来,不过,这不是梅诗多心,连明易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就算不是他们,至少他们是知道我们下游发生汛情了,也有就是他们也遭受了洪灾,所以更想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光景。”

“也是,这洪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崩坏的,要是他们那边遭了秧确实有可能会联想到我们这边、想要知道我们这里是不是他们那样。”梅诗想着,但是还是忍不住添了一句,道:“但是我总觉得他们就是罪魁祸首。”

“所以才要派人去查探。”

“嗯。”梅诗点点头。

也不知道是不是大爷大妈们的反向毒奶的原因,中午过后,下午的雨又渐渐的大了起来。

下午街道上也没有人有闲情逸致打伞聚在一起闲聊了,全都在家躲雨,等到了傍晚店里开门之后梅诗就更没有听见有食客抱怨当初撤退的事情了。

这反复无常就跟这下雨大小变化的是一样一样的。

[标签:p五七女儿哭着要说什么标签]而后半夜,这江面的水位又忽然猛涨了一波。

“真的是……”一早上梅诗就看见李溪坐在店里带了一份红油汤底,一边吃一边和自己面前的朋友抱怨着,“幸亏我多天去的时候让通行的同伴拖一个小船过去。”

李溪的好朋友是他的堂兄弟李羡,两人几百年前就是“闺蜜”,现在关系依旧不错,不过一个依旧中规中矩,另一个却像是死后复生放飞了了自我。

李羡也就是梅诗这街道上的那位刺绣大家,结婚的时候因为“嫁娶问题”还被梅诗好一通围观的那位大兄弟。

“你好好的去观测水位还拖着船去……是不是有些不雅。”

“我要是不带船去你现在见到得我就是一个泡发了的我了。”李溪给了对方一个白眼。

也不懂为什么他一个水系异能者会被要求观测水面,那不成就是异能里加了个水字?

还有一点,李溪不会游泳。

虽然对于丧尸来说这个功能不太需要,大不了尸体泡发了自然而然就漂了起来,就是太过毁形象。

从前两天这洪水一点点点退去,他便从市中心观测也渐渐又往外移动,昨天那水又退到了桥下,按道理他又要去桥那边守着了,但是他有些担心。

要是有个万一呢?

一担心就拉着和自己一起观测水位的同伴拖了一条小船在那附近。

也不是什么正经江里的渔船,就是单纯前段时间涨水也不知道哪个小公园湖里漂出来的脚踏船。

也正因为他的万一,昨天后半夜那水忽然又涨了起来的时候他和队友真的是连夜踩着脚踏船往回赶,那水涨的飞起,他们的船还差点直接被冲走,好在最后只是冲歪了而已。

本来他还怕这船会被搁浅,但是没有,稳稳当当船划到了距离他们住处五里左右的地方这才完全搁浅,然后二人一副被鬼追着似的狂奔回来。

连夜和元孟汇报了事情之后,这一早上的他就把李羡喊出来吃早饭,然后倾诉一下昨晚的危险。

“可是这几天的雨不说小,那绝对没有前几天大,这江水怎么忽然就又涨了起来的?”李羡虽然是个“宅男”,但是他有不傻。

加上这段时间沈文卿在街道背的院子里安顿着她的队伍,关于洪水的一些事情他自然是清楚的。

“谁知道?”李溪耸肩,吃着麻辣烫感受着身体回暖,缓缓的舒了口气,“我唯一知道的是,昨晚是我运动量最大的一天。”

“前几天水位刚涨起来那天你也和我这么说的。”

李溪:“……”

“算了,你别说话了,你还是当年那样说话不好听。”

“嗯,你也是,一点点小事被你夸大其词。”

李溪:“……”

忽然就没有了倾吐的欲望。

一大清早,梅诗在吧台上居然听见这个消息也是没谁了,怎么一夜之间就洪水又涨上来了?

“我是不是听错了?这水又发了?”梅诗不确定的打断他们二人的话,李溪点点头表示确实没有听错。

她抬头又看了眼屋外低沉的天色,一大早上这还在下,昨夜又忽然上涨洪水,到现在那肯定还在涨,这哪里是个头啊?

梅诗就没想过这几天下大雨下的让她心生一股子度日如年的味道来了。

她正担心这洪水这次又蔓延到了哪里,结果店门口就是匆匆几道人影撑着伞略过去,梅诗看得清楚,是刚刚修养回来的魏泽,以及姜月离,二人一早上似乎就在往街道外赶。

怕不是欢喜人家那边出了问题吧?

还别说,梅诗真的猜对了,尤其是魏泽和姜月离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两个人出门的长裤上面的膝盖下面基本全湿了。

“小区还好不?”二人一进店梅诗便问了这么一句。

“一楼的住户都转移到了二楼,目前来看应该不会淹得过深。”魏泽理了理头发,和姜月离只是站在门口的地垫上,没有要进来的意思。

“梅老板今天能接个专场么?”姜月离过来是想询问梅诗想包一个时间段用于他们小区的丧尸们吃个麻辣烫安慰一下,“我们今天白天要重新挖排水沟以及找水系异能帮忙给排水,然后整体请大家吃一顿。”

“那至少得是晚上九点之后了,你们要是觉得可以的话,晚上九点到十一点这个时间段可以么?”

见姜月离点头,梅诗看着店里还有其他人,有些问题一时也没问出口。

之后上午休店之后梅诗穿上雨靴特地去了欢喜人家那边一趟,然后,她先前想问那个水系异能者怎么排水也有了答案。

不想二号基地那么大,欢喜人家一个小区,外围堆上了抗洪沙袋,小区外围又挖了排水渠将锅水引走,小区内部的水便由几名水系丧尸将水直接抽到了一旁空间丧尸打开的空间裂缝中,直接排到别处。

梅诗:???

还有这种操作的么?

喜欢我在末世卖麻辣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