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名大全霸气十足 全文|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未晚简单的安抚了周慕青一会儿见时间不早了便让她去洗漱早点休息,明天就能回国了。

至于后续的事情昊天和她会安排妥当的。

未晚从小房间里走出来正好看到阎昊天挂了电话。

看到她出来,阎昊天说道:“我已经让人准备周慕青的护照和其他证件了,先暂时用着,回国再想其他的。明天早上我们正常出发去机场,她的机票我也让人准备好了。”

未晚走到他身边伸手搂住了他的腰,将脸颊贴在了他的胸膛上,轻声说道:“昊天,谢谢你。要是这次没有你,我就算能救周慕青出来,也不知道该怎么把他她送回国。有你在,我就不用担心这些了。你真厉害,什么都能搞定!”

阎昊天好笑的低头看着她,“我厉害?”

“厉害呀!在我心里你就是最厉害的!”未晚表情认真。

他挑高了眉,“哦?难道我不是最弱的?”

未晚懵了一下,“什么最弱?你怎么可能是最弱的啊!”从来都不是呀!

他慢悠悠的问:“哦,难道之前我无意中听到某对母子说的话是假的?”

呃……尴尬了。

未晚很快就想到了他说的是什么时候了。原来他当时是真的听到她和安安说话了……哎,她还以为他没听到呢。

“都是误会!误会解释清楚不就完事了?我现在说的话才是真的!”她就差举手发誓了。

“是嘛,原来都是误会啊,但是我听到不止一次哦!”他伸出手强调。

“……总之都是误会!我绝对没有这么想!好了好了,时候不早了,明天咱们还要赶飞机呢,今晚就早点睡吧,你觉得呢?”她双目盈盈的看着他。

“好吧,咱们先休息。”他揽着她往大房间走了去。

早点休息也好,免得她整副心思都放在了周慕青身上,连他这个丈夫都忽略了。

周慕青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两人的背影消失在门后。

她脚步一顿,眼神有些忧伤。

唉,她的女神啊,竟然已经有男朋友了,这真是一个叫人伤心难过的事实。怎么会有男人配得上她的女神呢?这个男人到底是谁,竟然俘获了女神的心!

她盯着已经关上了的房门,目光恨不得化作X光,透过房门,将里面的男人看个清楚透彻。

路上这男人一直戴着面具,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不过……想到那半张脸,还有刚才那个背影,怎么越想就越是觉得熟悉呢?总感觉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可就是想不起来了,奇了怪了。

周慕青满心纳闷不解得回到了小房间。

躺在酒店房间的床上,这一刻她还是有些担心的,担心明天不能顺利离开这里回国。更担心的还有万一连累了晚晚和她的男朋友,那她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

虽然心里还是很担心,不过总算是勉强能睡个觉了,不用时刻提心吊胆的。

周慕青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而另一边的城堡,晚宴也即将结束了。

丽娜的二哥本来就因为想要的东西被人莫名的抢走了而不开心,这会儿想回去了结果却找不到丽娜了!他又发了一通火。让人找了一遍结果还是没找到人,他下意识的觉得丽娜是自己先一步离开了,这完全会是她做得出来的事。

熟知自己妹妹的为人,找不到人他也没有多想,加上心情郁闷,他阴沉着一张脸就直接离开了。丝毫没有怀疑过别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未晚照样将周慕青打扮成了自己的模样,她们身高体型差别都不大,这样只是为了迷惑别人。城堡那边察觉到周慕青不见了之后肯定会立刻就开始查找的,昨晚她离开过,一查就能查出来。但是只要他们查到他们身上就会发现,不管是昨晚离开城堡还是今天离开这里去机场,他们都是两个人,并未有第三个人存在。

那些人即使怀疑,但没有证据也奈何不了他们。

至于丽娜……哦,谁能证明昨晚跟丽娜出去夜游,去那个小房子的人是她呢?她昨晚和丽娜出去的时候可是换了一件衣裳的,跟她和昊天到场时穿的并不一样。而且她脸上一直戴着面具,根本就没人知道她长什么模样。

既然做了,那就要尽可能的处理好一切手尾,不能留下丁点证据。

至于她,自然有办法去机场!

周慕青是完全没有意见的,未晚是怎么安排的她就怎么听。只是第二天看到和未晚一起的男人的真面目时,她惊掉了自己的下巴,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阎、阎昊天?!拐走了晚晚的那个狗男人是阎昊天,阎大神?!

像是被一道雷劈了个正着一样,周慕青差点就当场离世了。

未晚和阎昊天……这两个八辈子打不着杆的人……竟然是情侣?!谁能想到,谁会想到这两个看似永远不可能会有交集的人竟然会是情侣啊!

天啊!她以为自己屡屡遇到这种莫名其妙的危险就已经叫人难以置信了,没想到还有更叫人难以置信的事。

阎昊天啊!那可是娱乐圈里的神,各种天花板,从出道直到退圈,甚至是退圈之后,那都是叫人仰望的存在,高高站在金字塔顶峰,唯一的一个!众人眼里遥不可及,谪仙一般,可望不可即的神……谈恋爱了,对象还是一个十八线、靠一张脸迅速走红上位的小明星……这消息要是传了出去,不用想都知道会引发什么样的轰动了。

未晚看到周慕青一副被惊吓到离魂的模样,很是愧疚。

哎,她也不想这么吓她的,但是没办法嘛。她还担心她会不会一时忍不住将消息曝光出去呢。

她走到周慕青身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语气温柔,目光信任,“慕青,你不会将这个秘密告诉第四个人知道的,对吗?你知道的,我和昊天的关系现在不能曝光,所以你会帮我隐瞒的对不对?”

周慕青眨了眨眼回过神来,对上她充满了信任的双眼,心里顿时豪情万丈,语气坚定铿锵:“晚晚,你放心!这个秘密我一定会替你保守的!除了我们三个人之外,绝对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这件事!我会用我的生命为你保守这个秘密的!”

未晚:“……”倒也不必如此。

“我当然相信你啦!你一看就是一个好孩子!”

嗯?

听到这句夸赞,周慕青有些懵逼。

不是,这长辈的语气和用词是怎么回事?晚晚好像并没有比她大多少吧?根据网上说的,晚晚才22岁,也就比她大一岁而已啊……

“那咱们赶紧准备吧,不然时间就来不及了。”未晚将周慕青推进了小房间,让她自己换上她准备好的衣服。

周慕青都来不及问她,她冒充了她的身份和阎大神一起去机场,那晚晚自己呢?她要怎么办?

等她换好衣服出来已经不见未晚的身影了。

阎昊天神色冷淡,疏远有礼,“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出发吧。该说的相信晚晚已经跟你说了,你按照晚晚说的去做就行,其他的不用操心。等去到机场,你就能用你自己的身份上飞机了。”

一整晚都没有动静,城堡那边很有可能是还没有发现人已经被调换了。他们订了最早的班机,运气好的话或许等他们上飞机了,那边都还没有发现问题。

“那晚晚呢?”单独面对大伙心里如同神明一般的人物,周慕青控制不住的有些紧张。

阎昊天眸色瞬间柔和了一下,连嘴角的弧度似乎都温和了下来,“她会自己处理的,你不用担心她。做好你应该做的事我们就能安然无恙的离开。”

周慕青重重的点着头,“嗯!我不会拖你们后腿的!”

离开酒店,到机场,到登机,一切如常,顺利,甚至顺利得让周慕青都有些不敢相信,生怕自己是在做梦一样。直到飞机起飞,她的一颗心才终于彻底的定了下来,内心的激动之情几乎控制不住。

为了避嫌,上飞机之后她知道未晚也顺利上机了就放心了,没有去联系她,只装作不认识,一切等回国了再说。

她安心的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开始休息。

而另一边那个恢弘的城堡里,终于有人发现他们牢牢看守住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被人调换了!而清醒了过来的丽娜根本毫无记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自己怎么会在这个小房子里成了囚犯的!城堡这边还没有问她是怎么回事呢,她就先一步闹了起来。

丽娜指责城堡方面安保不足,导致来参加拍卖会的客人人身安全受到了巨大威胁,让她精神肉体上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强烈要求城堡方给她一个交代,不然的话她也不是好欺负的,她身后的家族更不是好欺负的!

管家满脸懵逼,在他从业这么多年的时间里,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荒诞怪异的事。

好好的人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不见了!调查过了所有的监控,也查过了所有客人,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就连昨晚和丽娜一起夜游的那位女客人也没有任何问题。

所以原本被关在小房子里的那个东方女人去了哪里?又是怎么逃离这里的?到底是谁帮了她?

如果昨晚和另外一个夜游回来的人不是丽娜那会是谁?那个东方女人?可如果是这样为什么没人发现?她是怎么从监控下逃离城堡的?

每一个假设都有可能,但又似乎每一个假设都解释不通!管家最后都觉得头大了!

从头到尾的调查了一番,结果却毫无发现,管家不得不将这件事上报了上去。

距离城堡不远的另一处庄园,接到电话的女人听完管家的话面色立刻就阴沉了下来,“废物!上次就让她逃过了一劫,现在人已经在你们的地盘上了,你们还让她逃走,要你们有什么用!这就是你们的本事了?对付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女人都不行,以后谁还敢找你们合作?”

被骂了一顿,管家也只能受着,这件事确实是他们的错。

“布朗夫人,对此事我们真的感到非常抱歉,我们会给您一个交代的。”

布朗夫人冷笑,“交代?什么交代?你们能把人重新捉回来?你当周家的人都是傻子,接连遇到这样的事,你觉得他们不会怀疑?”

只要他们怀疑了,哪里还有机会给他们动手!他们敢到华国的帝都去捉人吗?

管家当然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但话还是要说的,“布朗夫人放心,我们会尽力而为的。”

现在唯一可疑的人就是丽娜了,只能从她身上着手调查了!

布朗夫人冷笑了一声,啪的一声就挂了电话,气得面色扭曲。

又让那个小贱人逃过了一劫!

气不过,她手一扫,桌面上精致的咖啡杯就被她扫落到了地上,摔了个粉碎,咖啡撒了一地。

这边乱成了一团,未晚三人却已经回到了国内。

帝都的国际机场即使是凌晨也依然是繁忙非常的,更别说他们到的时候还不是凌晨呢,机场里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未晚几个下了飞机,进入机场内才发现今晚人特别多,很多人集聚在一起,看样子像是在接机。未晚看着那架势心里想着莫不是什么大人物来了?

才这么想着呢,原本安静等着的人就突然大喊了起来。

“孟岚!孟岚!”

未晚愣了一下,孟岚?不会这么倒霉吧?

她顺着人群的视线一看,果然就看到不远处孟岚穿着时尚靓丽,身边跟着经纪人和助理缓缓朝着出口这边走了过来。

更绝的是,不远处阎昊天拖着行李箱也缓缓走了过来。

刚才下飞机,她和周慕青先下机,昊天慢了一些,跟在了后面,没想到竟然变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看着阵势,未晚心头忽然闪过了一股不妙的预感。

她好歹也在娱乐圈混了不短时间了,对娱乐圈炒作的事清楚得很。

孟岚这会儿这么巧合的和昊天同时出现在机场,又那么巧的一前一后,昊天看样子还似乎一点没发现不妥,没有避忌,这落在粉丝,落在记者眼里,那可以生出无数个故事!

得了,明天的热搜——不对,今晚临睡前的热搜有了!

未晚预料得不错。

孟岚走在前面,一开始倒是没发现身后几步远就跟着阎昊天,还是她的经纪人先发现的。

发现了阎昊天,经纪人先是有些惊讶意外,不敢相信,接着就是惊喜,迅速低头和孟岚低语了几句,孟岚也是惊喜交加。

她按捺住内心的激动,脚步自然的慢了下来,然后佯装意外的发现了阎昊天的样子,客气的打了声招呼:“阎先生!没想到这么巧,在机场遇到您了!您这是出差回来了吗?”

冷不丁的被人打招呼,阎昊天飞快的看了她一眼,没什么印象。但良好的教养又让他无法对他人的礼貌视而不见,所以只得是微微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希望对方到此为止。

但显然孟岚并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

“阎先生一定是忘记我了,当年我可是和您一起站在领奖台上的,您是影帝,我是影后。当时我就十分佩服您,您可是我的偶像呢,我当时还想着什么时候能和您合作一下那就好了!没想到机会还没有等来,您就退圈了。”

她这么一说,阎昊天倒是有些印象了。

他礼貌的笑了笑,“你太客气了,我并非你前辈,实在不需要用上敬语。”

孟岚笑了,“在我心里,虽然您我年纪相差不大,入行时间也差不多,但是在演技上,我觉得您就是我的前辈,值得我尊敬的前辈!”

阎昊天客套的说道:“你既然能被评选上影后,那演技自然也是没问题的。”

孟岚闻言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更灿烂了,似乎还能看到一点点羞涩之色,“多谢您的夸赞。以后我会更努力的!”

阎昊天见她似乎没有多少自知之明,甚至有可能本来就是抱着别的目的的,他也就不再多言了,“抱歉,我赶时间,先走一步了。”

说完不等她搭话就快步离开了。

但是孟岚已经满足了。她相信会有很多人将刚才那一幕拍了下来,娱乐新闻嘛,到底是真还是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其中能作多少文章,能写多少故事。

至于到时候上了新闻阎昊天方面会不会生气……哈,这新闻又不是她让人写的,狗仔也不是她让蹲在机场守着的,更不是她故意要和他在同一时间出机场。而且刚才她只是和他打了招呼,说了几句而已,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她也没想要和他趁机攀关系。

等到时候她再在适当的时

班名大全霸气十足 全文|

机公开澄清新闻,这样一来,她既赚了热度,蹭了一波阎昊天的热度,又不会伤害到自己的名声,真是一举两得!

因为孟岚蹭上来打招呼,阎昊天多少被影响到了心情。娱乐圈的事他太清楚了,刚才的那一幕肯定会被人拍下来放到网上去的!

坐上车之后他自动将刚才的事跟未晚说了一遍。

未晚拿着手机无奈的看着他,“晚咯,你和孟岚已经上热搜啦!”

这个孟岚的动作还挺快,昊天前脚才出机场,她后脚就让人把新闻给放上网了。

啧啧,瞧瞧这热搜标题:影帝影后的神秘关系

可真够误导人的。想要什么样的解读这个标题都能给。可是说阎昊天和孟岚关系非比寻常,可以单纯的只是说影帝和影后这两个职业身份的关系,总之想怎么解读,全看网友自己。

两人当年同时封帝封后,年纪相差不大,阎昊天郎艳独绝,孟岚年轻貌美,两人被无数粉丝路人称赞是男才女貌,天生的一对。当然,虽然大多数人说的天生一对仅仅是指两人从外貌上看,从演技能力上看的一对,其他的不考虑。

似乎不管是哪个女人,只要和阎昊天扯上男女关系总会被人觉得不般配。大概是阎昊天给人的感觉太好了,出道即巅峰,人品演技过硬,从不闹绯闻,兢兢业业,一心拍戏,是娱乐圈里的神,也是娱乐圈里难得一见的清流。上到圈内的前辈,下到粉丝网民,对他无一不是称赞的多。

这样的人似乎只适合供起来膜拜仰望,不适合做什么凡人才会做的事,例如谈恋爱什么的。

但是现在他退圈了啊!而且还有了一个私生子,天神已经坠落神坛了,那凡人想要染指,似乎也不是不可以,不是吗?

所以孟岚刚才才当机立断的要试试。反正她是进可攻,退可守,如果阎昊天方没有特意澄清,那她就当什么事都没有,自然也不会澄清,任由事情发展,以后说不定还能再利用利用,只要不过分。要是阎昊天方澄清,她也跟着澄清解释一下就是了。

不管如何她都不会吃亏!

阎昊天接过她的手机一看,眉头顿时就紧紧皱了起来,眼底闪着厌恶。

他立刻拿出自己的手机打了个电话,“现在马上去处理网上的热搜,在我回到之前,我不想再在网上看到这样的新闻!”

未晚摸了一把他的俊脸,笑着说道:“看看,你都成唐僧肉了,谁看到都想啃一口。”

孟岚是什么心思,谁看不出来啊!

阎昊天斜睨着她,面无表情。

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吃醋不高兴的吗?怎么还笑得挺开心?

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未晚娇软的依偎进他怀里,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点着他的下巴,时不时的摸一下,俨然一副挑逗的模样。

“但是呢,你这个唐僧啊,已经彻彻底底的属于我啦!我早就对你下了蛊咒,你只能对我一个人动心,谁都抢不走你的!所以我才不担心呢班名大全霸气十足!再说了,你要是敢对不起我……”她温软的语气一转,阴恻恻的,“我就把你的第三条腿砍了!让你当太监去!”

她森冷的眼神看得阎昊天下身一紧,差点控制不住想要伸手捂住自己的重要部位。

“夫人放心,我对夫人是忠诚无比的,天地可鉴!”

阎昊天忽然计上心头,“不如趁此机会我们公开关系?”

未晚摇着头,“那不行!”

现在时机不对!

阎昊天眼里刚燃起的希望之火霎时间就熄灭了。

想要公开关系,怎么就这么难呢?

喜欢他的夫人是神明请大家收藏:

城堡今天所有的人都非常忙,不管是主人还是佣人,管家更是忙得脚不沾地的。既要维护城堡今天的运作正常,不能出一点差错,又要照顾好客人,还得盯着底下的那些佣人,恨不得生出八双眼睛来。

所以听到佣人来禀报说有客人想在城堡周围转转,让管家派人跟着照顾时,管家还愣了一下。

“在城堡周围转转?”他有些不太明白这个周围是什么意思。

城堡这么大,还不够客人转的?还要去周围转转?

“是的,有两位女客人说觉得待在城堡里有点闷,所以想到外面转转。”

女客人……

管家皱起了眉头。

这夜色已经不早了,两位女客人不看着拍卖,反而要出去转转,这事怎么看着不太正常?

他沉吟了一下说道:“带我去看看。”

未晚和丽娜站在客厅另一边等着佣人传话,结果等来了城堡的管家,不过这正是她想要的效果。

“晚安两位女士,我听闻说两位觉得闷想在周围转转,这倒是简单。只是现在天色已晚,恐怕会给两位带来不安全的因素,所以还请两位慎重考虑。”

“没关系,城堡四周都有灯光,今日天气很好,夜风凉爽,我们对拍卖兴趣不大,实在是已经待不住了。管家不必担心,只需派个佣人跟着我们——哦,最好再派一辆小马车,可能我们兴致好,会走得比较远。你知道的,我们今天都穿着高跟鞋,不适合走太远的路。”

未晚说完还询问了一下身边的丽娜,“丽娜,你说我说得对吗?”

丽娜点了点头,态度高傲,“现在就去安排吧!今天我们可是你们最尊贵的客人,我们的一切要求你们都必须满足!”

客人都这么说了,管家也没办法了,只得派人安排了。

不过有佣人跟着倒也不用担心太多。

临走前他叮嘱了佣人一番,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之前他也没想到会有客人要夜游的。这两位客人,万一真的游到了那小房子去了呢?

管家果然是安排了一辆小马车,小马车还挺精致,坐上去,要是穿上中世纪的裙子,再戴上礼帽,妥妥就是回到中世纪了。

未晚和丽娜坐在马车上像模像样的,走走停停,看起来真的像是两个无聊的贵族小姐在打发时间夜游。跟在后面的佣人也是一脸的茫然不解,觉得这大晚上的,外面有什么好看的,城堡不是挺好?不过这是尊贵的客人,她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未晚和丽娜坐在马车上,看似是在看夜色,实则是在观察四周。大概是因为身后跟着一个佣人,所以城堡的人放心了不少。她在琢磨着怎么过去的时候城堡里,古鼎的相争已经僵持住了,阎昊天和丽娜的二哥谁也不肯让谁,而两人又似乎都不是缺钱的人,在价格上好像也没办法争出个高低来,于是就僵持住了。

阎昊天也没想到会有人跟自己一样对这个古鼎志在必得的。他是因为晚晚,晚晚知道这个古鼎的重要性,但是这个男人呢?一个西方人,非要一个古鼎做什么?

双方都戴着面具,谁也看不清楚对方长什么模样,隔着不远的距离,只看到对方眼里的冷意。

阎昊天觉得就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他想了想伸手招了招,每个包厢后面都站着等候给客人提供服务的佣人,他手一动,佣人立刻就抬步走了过来。

只见阎昊天手指夹着一张卡片递了过去,“拿去给你主人看看。”

佣人微微低垂着头恭敬的双手接过他手上的卡片,很快就退了出去。

丽娜二哥自然也注意到了阎昊天的举动,就是看不太清楚他到底交了什么东西给佣人,又是什么用意。对眼前的局面他也是有些烦躁了起来,对方死活不肯松手,他也没有办法,这古鼎又是老三非要的……

双方交涉之后暂时停了下来,总不能一直这样喊价下去。他想了想朝身边的人招了招手,低语了几句。

他觉得这事还是得跟老三说说。

只是他还没有等来老三的答复,城堡这边就已经宣布古鼎的归属了,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和他竞争的那个男人!

听到拍卖师的宣布声,他嚯的一声站了起来,一脸愤怒。

不是暂停而已吗?怎么突然就变成那个男人的了?他还没有退出!这是要做什么?

他怒气冲冲的去找人算账了。

拍卖师笑眯眯的解释道:“我们拍卖一向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若是同一件拍卖品被不同的客人看上了,竞争不下,身份高者有优先权。而那位先生身份比您高,所以古鼎最终属于那位先生的。”

他咬着牙,“你知道我是谁吗?”嫌他身份不够高?

拍卖师还是笑眯眯的,“我当然也知道您的身份了,但是我也知道那位先生的身份,您还真的比不上他。我们还有其他很多更好的拍片,先生不妨再看看。”

“他是谁?”丽娜二哥强压着满心的怒火,要不是还有一点理智,知道这里不是他能撒野的地方,他早就忍不住暴走了。

拍卖师摇了摇头,“客人的身份是保密的,请恕我不能细说。我也是按照城堡的规矩做事。”

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古鼎没有了,现在连是什么人从他手上抢走的他都不知道!他回去怎么跟老三交代?老三不得把火气撒到他头上来?

阎昊天顺利得到了神农鼎,后续的一些手续城堡的人会办妥,在今晚活动结束之前将神农鼎送到他手上。而拍卖会结束之后城堡会有一个小型的晚宴,等晚宴结束大概就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

想要到手的东西到手了,他担心起了晚晚。也不知道她现在那边怎么样了。

被阎昊天担心的未晚这个时候已经摸到了小房子了。

她和丽娜要进去,佣人一开始自然是拦着的,但架不住她们两个态度强硬,佣人根本得罪不起她们。只得用无线电请示了管家,管家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叮嘱他一定要时刻跟着她们,并且不能让她们上楼,最多只能是在楼下。

只要能进去对未晚来说就够了。

进了小房子没多久她就暂时控住了佣人的神智,然后直奔楼上,直接穿门而进。

周慕清看到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的人吓了一跳,尖叫了出来。

未晚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别出声,我是来救你的!”

周慕清瞪大了眼睛,惊恐不定的看着她,眼里升起了一抹希翼,但是很快又变成了怀疑。

未晚无奈了,“我是未晚。”

周慕清的眼睛瞪得更大了,眼里的怀疑也更重了。

果然是个骗子吧,不过竟然知道未晚,这个骗子身份不简单啊!

看到她眼里赤裸裸的怀疑,未晚额头上滑下了几道黑线。

她一把摘下了面上的面具,露出了一张出尘脱俗的脸。

周慕清的眼睛已经瞪大到了极致,不能再大了,一眨不眨,直愣愣的看着未晚,傻了一样。

未晚看着好笑不已,伸手拍了拍她的脸蛋,“回魂了,眼睛再瞪,眼珠子就要滚出来了!”

她柔软的手轻拍着自己的脸蛋,触感十分明显,温热柔软,似乎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非常自然的香气,就好像是从她手上散发出来的。这触感让她回过神来了,眼眶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滑落下了一串泪水。

“哎,我来救你,你怎么还哭了?高兴的吧?行,我知道你很高兴,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咱们时间不多,得捉紧时间了,不然就很难逃掉了。”

周慕清眨了眨眼,将眼眶里的泪水眨掉,她在脸上胡乱的抹了一把,“我要怎么做,你告诉我,我全听你的!”

她现在也顾不上问未晚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是怎么找到她的,准备要怎么带她离开,她通通都不管了!她就是她现在唯一能抓住的救命浮木!只要能离开这里,回国,回到自己的家,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接下来这样……”未晚飞快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接下来不管遇到什么事,你都要镇定,千万不要露出马脚了知道吗?只要离开这个城堡,我们就安全了。我明天就回国,你会和我一起回国的,听懂了吗?”未晚目光温暖的看着她,眼里带着安抚和鼓励。

周慕清重重的点了点头。

未晚将周慕清的衣服和丽娜的衣服换了过来,她比丽娜要娇小一点,幸好现在是晚上,只要不仔细盯着,还是看不出差别来的。而且回到城堡,她立刻就让昊天离开,只要离开了城堡,那就不用担心后面的事了。

至于丽娜,就让她先待在这里吧,反正这样对她也没有什么伤害。丽娜对她可是充满恶意的,她却没有对她做什么,证明她是一个多么心善的人了。

换好了衣服,将丽娜留在了房间,她对她的摄魂术能暂时控制她一段时间,起码能控制到他们安全离开。

准备好一切之后她才佯装无事的带着假的丽娜和佣人离开了小房子。

离开房子之后佣人很快就恢复了神智,呆滞了一下之后佣人眨了眨眼,第一反应便是找那两位女客人。结果发现女客人就在前方不远处,指着远方灯光闪烁的地方,似乎在讨论什么。不知道怎么的,他暗暗吁了一口气。

刚才他觉得有些怪怪的,但是又说不上来,就是心里有些不安。还担心出了什么事,现在这两个客人好好的,那就代表没事了。

佣人很快就给管家回复了电话,将这边的情况汇报了一遍。

“是的,管家先生,她们没有上楼,只是在楼下转了一圈就说无趣,走了出来,现在看样子是准备回去了。”

“没有,没有遇到任何特别的事和意外,她们也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没有讨论过别的事情。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密切注意的。”

未晚拉着周慕清的说装模作样的在外面走了几分钟之后才颐指气使的对佣人命令道:“去让马车过来,我们要回去了。太累了,实在是走不动了。”

周慕清不敢说话,只哼了一声,倒是没让佣人怀疑。毕竟一路上丽娜就很少开声,仅有的几次也显得脾气十分的暴躁蛮横,说话也很不客气,不把佣人当人看待似的。

听到她们说要回去了,佣人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赶紧去叫马车过来了。

马车很快就过来了,未晚和周慕清上了马车朝着城堡缓缓而去。

在路上未晚就给阎昊天发信息了,让他准备可以回去了。

阎昊天一看这信息就明白她已经将人救出来了。

他催促了一下城堡的人,让城堡的人尽快将他拍下的东西送过来,因为他准备离开了。他不想参加晚宴也没人敢拦着他,不让他走。

等东西准备好,未晚和周慕清也回来了,两人在客厅就碰上了。

“你等我一下,我上洗手间洗个手,刚才在外面摸了一把草地,怪脏的。”

“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丽娜小姐,一起吗?”

丽娜倨傲的点了点头。

两人到了洗手间,未晚让周慕清和她换衣服,周慕清一开始死活不肯,最后被未晚强令换了过来,再三保证她上了车一定会看到自己,不然自己的男伴也不会放心的她才咬了咬牙从洗手间离开了。

周慕清一颗心扑通扑通的狂跳个不停,紧张,害怕,兴奋,重重激烈的情绪在她心底发酵,心跳快得让她感觉耳膜似乎都要破裂了,一鼓一鼓的,呼吸困难。越是靠近门口,越是靠近那辆车子,她就越发的不安惧怕,担心下一秒所有的事希望都会化为乌有。

这次她是真的以为自己死定了,不会再有上次被拐卖的运气,不会再有人救自己了。没想到希望来得如此的突然,未晚……又是未晚,她又救了自己一次!

想到这,她几乎要哭出来了。

等上了车,看到坐在车上的未晚,她终于忍不住喜极而泣,紧紧捂住了嘴巴,生怕自己的哭声泄露了出来让人听到了产生怀疑。

城堡的人完全没有怀疑,司机是阎昊天,他拒绝了城堡派人送他们回去的提议,只说自己想和女伴过二人世界,他们还有别的安排。他这样说,城堡的人自然就不好勉强了。

所以他们很快就顺利的离开了城堡。

周慕清在车子里再也不看到城堡之后才控制不住的大哭了出来。将这几天的恐怕,惊惧,绝望通通发泄了出来。

未晚也不劝她,就让她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周慕清哭了十来分钟就慢慢停了下来,不过因为哭得太厉害了,即使停了下来还是不停的打嗝。

她眼睛通红的看着未晚,声音哽咽,“未晚,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好了。你对我的恩情,我这辈子都还不了了。”

未晚救了她两次,两次都是救命之恩,这天大的恩情她是怎么还都还不了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太倒霉了还是怎么的,短短几个月就遇到了两次生死攸关的事。上次跟朋友去Y省旅游被拐骗,这次出国游玩又遇到了危险,是不是她跟旅游犯冲啊,但凡她要旅游都会出事。那以后她不旅游了行吗?

周慕清心里是无比委屈的,恨不得指着老天爷破口大骂。

虽然说她不是什么大善人,但也从未做过坏事,有时候还会做做善事,她怎么就得到这种报应了?她哪里做错了,她改还不行吗?

她决定了!以后她都不出帝都了!

“那就不用还了,记着吧。”未晚笑着说道。

周慕清重重的点着头,眼神认真郑重,“嗯,我会一辈子记着,永远不会忘记的!以后要是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开口,我一定会帮你的!”

未晚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她有心想问问周慕清怎么会落到了如此地步,但是又怜惜她才脱离苦口,这几天应该是吃了不少苦头。上次还是在国内,这次直接到了异国他乡,想必心里更加的惊惧不安。现在才脱离危险,还是让她先好好缓缓,休息休息再问。

“待会儿你和——和我朋友一起回酒店,好好放松休息一晚上,明天早上我们就坐飞机回国了。”

周慕清咬了咬唇,有些不安,“我们真的能顺利回国吗?我的护照和其他证件都被那些人拿走了。而且他们要是发现我不见了,一定不会就这样罢休的。他们好像……好像知道我,所以才非要抓我……但是、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没得罪过什么人,还到了让人找国外势力来抓我的地步……”

她自己也不是蠢的,她察觉到了一些问题,那些人对她的态度好像过于重视了,非常在意担心她是不是真的能逃掉。她觉得这不像是对待一般的囚犯态度,但她真的想不通自己到底得罪谁了,让对方这样对待她!

其实未晚心里也有些怀疑。

周慕清上次在Y省被拐骗到现在,事情还没有过去多久,又再次遇到了这样事。一般来说,如果只是概率问题,这也未免太离谱了。人倒霉起来也不会是这么个倒霉法,反而有点像是有人故意针对她,想要彻底的毁掉她。而且这种事似乎更像是女人做的。

如果是男人,按照男人的思维应该会直接让人杀了周慕清,一了百了。也只有同样身为女人的人才会想用这样的法子来折磨另外一个女人。将周慕清卖掉,一个长得不错,气质俱佳的女人被卖掉会遇到什么事,用脚指头想都能知道了。

“先不说这些,等回国了再慢慢说。至于你担心的……”未晚眉头一蹙,没有证件和护照,这确实有些麻烦。

“不用担心,这件事我会搞定的。”前面开车的阎昊天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未晚皱起了眉头,有些担心的样子,缓缓说道。

周慕清听到这声音才猛然想起了什么,她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问:“晚晚,他就是你的朋友呀,也是我们华国人吗?他能帮我解决证件和护照的问题?”

其实她更想问能不能信得过,但是又想到自己现在还坐在别人开的车子上呢,这样怀疑人家好像不太好。

未晚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抚道:“没事,他说能搞定就是能搞定,我相信他!他很厉害的,比我还厉害!”

她随口就是一顿拍马屁,让阎昊天绷直的唇角不由得勾了起来。

而周慕青现在对未晚那叫一个盲目信任,就算未晚现在说明天太阳会从西边升起她也会相信的!现在在她心里,未晚就是无所不能的!不然的话怎么每次在她最危险最绝望的时候都是未晚如天神一样的班名大全霸气十足降临,救她于水火之中呢?

回到酒店周慕青才发现未晚是和她那个异性朋友住一个套房的!

她惊了!难道晚晚竟然已经有男朋友了吗?这么好的晚晚被别的男人抢走了?!

周慕青大受打击。

她现在已经完完全全的将未晚当自己人了,现在发现这个问题,大有种自己家里种的上等白菜被不知名的猪拱了的感觉!

未晚见状还以为她是因为被人囚禁的事,正想安慰安慰她呢,结果就看到她眼神幽怨的瞧着她,一副她是负心薄情人的模样。

“晚晚,你原来已经有男朋友了吗?”

呃……

未晚眨了眨眼,“你会说出去吗?”

周慕青眼一瞪,“我当然不会说出去了,你以为我会到网上爆料吗?我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

别说她救了她两次了,就算没有,她也不会随随便便把别人的私事曝光在网上的!

未晚笑得一脸温柔,“嗯,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好姑娘。你不会说出去我就放心啦!”

周慕青张了张嘴想问刚才那个男人是谁的,因为她总有种男人下半张脸看起来很熟悉的感觉。那美好的嘴唇,线条非常流畅完美的下颚,好像在哪里见过,会不会是认识的人呢?

可是话到嘴边又觉得这是她的隐私,她好像不应该问这种问题。最后她还是把问题咽了回去。

喜欢他的夫人是神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