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娘家早上和父亲那个了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花想容坚定地道:“妈,今天你要听我的,签约有很多人在场,好的形象也会让人对你有信心。”

于桂一想也是,谁会放心把罐头厂交给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乡下老太太?

于桂是害羞,不是傻,听了花想容的话,只好勉为其难地坐了下来。

这种理发店也兼具美容店的作用,化妆师就是理发师本人,她平时也会被人聘请给新娘化妆,化一次妆要50块呢,见了花想容安排好了,先便拿了化妆包,给于桂化起妆来。

她帮于桂修了眉毛,脸上亦是涂脂抹粉,最后,还帮她上了口红。

于桂闭着眼睛,任她操作,只觉得脸上一会儿被凉,一会儿被轻擦,自己的脸被当成画布一样涂抹。

在她想象中,化妆应该就是那种大红唇、熊猫黑眼圈的形象,心里着实担心。

当化妆师说好了,于桂才紧张地睁开眼睛。

当她对着镜子看到自己,不由得愣住了,眼前的女人皮肤粉嫩白晳,的确像30多岁似的,哪里还是原来土土的农村老阿姨?

说她是城里30来岁正当年的少妇,也没有人会说不是。

唇红齿白,眉眼分明,化妆师很高明,画的是很淡的妆容,但正因为以前从不事修饰,所以只是化了个淡妆,就让她完全像变了个人似的。

哪个女人不喜欢自己年轻漂亮?

说不想的,那都是没条件实现,或者明知不可能而不为的。

于桂摸着自己的脸,眼眶都有些红润了。

纪晓舟他爸爸去世这么多年,她第一次发现自己还年轻,还好看,她不由得对着镜子,多打量了自己几眼。

花想容开心上前地拉着她的手说:

“妈,这么一打扮,收拾一下完全不一样了,脱胎换骨似的。”

“对,这话说得好,真是文化人!”

老板娘竖起大拇指夸花想容,然后看了看于桂的手说:

“您这手不注意保养,都糙了,这瓶护手霜我送你了,以后你回娘家早上和父亲那个了每天都搓搓手,皮肤就会变嫩,不会像这么粗糙。”

花想容被老板娘一提醒,赶紧不客气地挖了块护手霜,替婆婆涂抹搓揉了起来。

于桂这时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的想法,让她们尽情地打扮自己。

经过护手霜滋润后,于桂手上的皮肤都变得细腻了许多。

二人出门到不远的友谊商场找纪晓舟时,纪晓舟正在和何文贤开小会。

他抬头先是见妻子进来,后面跟了个他不认识的女子,那女子乍一看不认识,但却又有些眼熟。

他下意识地正想问花想容:“小容,这位是谁?”

没想到那女子腼腆又有些难为情地冲他笑了笑,纪晓舟福至心灵,不由失声地道:

“妈,是你啊!”

“嗯,是我!”于桂发现儿子这时才认出她来,更加扭捏了。

何文贤则一脸茫然,心中暗忖:哟,这是纪总的母亲吗?这么年轻漂亮!

可是为什么纪总听着不认识他妈了?

怎么回事?

难道是后妈?

纪晓舟却失说:

“妈,怪不得小容说要收拾收拾一下,现在的你,和平时完全不一样了,变得更好看了。”他也替母亲的蜕变感到高兴,“你就该这么打扮,以后也是当老板的人了。”

有了儿子儿媳妇的鼓励,于桂的心情开始平复下来,努力适应着自己的新形象。

九点半,三个人就由纪晓舟开车,前往罐头厂参加今天的签约仪式。

罐头厂门口,场面意外杂乱扰攘,好多工人围在门口,脸上的表情焦躁不安,一群人正在和门口的保卫吵架。

“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我们在这里工作了十几年,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怕我们看到吗?”

“今天厂里签约,你们别来闹,领导会安排好大家的!”

“是啊,上头会给大家安排好出路的。”

“好的出路?是叫我们下岗吗?以后一个月领十几块的补助金,我们上有老,下有小,还怎么生活?”

有工人大声的质问。

很多人都不明真相,一听说厂里要承包给私人,失落感非常强烈,觉得自己公家的身份被剥夺了,情绪上头。

在他们眼里,厂子再破再亏损,只要他们国企职工的身份保住,其他都是不重要的。

卖给私人老板,那以后他们就得给资本家打工了,身份上不再光鲜亮丽,让他们无法忍受了。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担心自己的合法权益受损。

一听说今天厂里要签约承包,就有不少人前来打算阻止。

当然,情绪激动的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人是在边上围观,趁机起哄。

纪晓舟的奔驰开进厂区,就受到工人们的关注。

能来签约的肯定是大老板,但没见着人前,工人们也担心工厂会被实力不够的老板签去,他们下场岂不是更惨?

一看到纪晓舟开着豪车来,看样子实力不差,一时间,工厂门口就平静了许多。

纪晓舟把车缓缓地开到关着的工厂铁门近前,保卫上前询问他们来的目的。

纪晓舟按下车窗,说是来签约的。

这时候可不能怂,乱说其他的身份,就会被工人认为害怕或者没有诚意。

老魏赶紧打开大门要让他们进去。

这下可好,很多工人趁机跟着车涌了进来,他们以为是纪晓舟要来签约的,盯着他的车追。

纪晓舟没有理会,缓缓开车往厂区而去。

回娘家早上和父亲那个了 完整版/

纪晓舟把车开到挂着红色横幅的厂区办公楼前,把车停下,他糗火后先下了车。

看到保卫在驱赶那些跟来的工人,他没说话,而是打开左车门,让母亲下来。

于桂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有些紧张,但是刚才在车上,花想容已经教她要怎么说话,要怎么应对。

于桂知道,这是自己面临的第一个坎,只有迈过去才能够走向更好的明天。

她虽然没有什么学识,但她有过去十几年苦难磨砺出的坚韧意志。

于是她下了车,站在了众人面前。

后面追过来的工人已经认准了这辆亮闪闪的豪华小轿车,就是他们罐头厂即将迎来的新主人。

此时见车上下来一位中年女子,一头利落的短发,一身高档的职业装,衬出她浑身的飒爽之气,但脸上的表情却又十分接地气。

喜欢重生八零:麻辣媳妇燃翻天请大家收藏:

“妈,明天就要去和司局到罐头厂签合同了,你准备好穿什么衣服了吗?”

花想容吃完点心,问婆婆。

“就你上次去天津给我买的那套西装套裙怎么样?”

婆婆问花想容,面上还有些不好意思。

花想容立即记起来了,婆婆说的应该是上回她去天津买的宝姿职业女装。

当时和纪晓舟正好经过宝姿专卖店,看到店里的展示橱窗上有一套深蓝色的职业女装,脑子一热就买了下来,总觉得特别适合婆婆。

婆婆没有当面穿过,但也是很高兴地收下了。

花想容笑道:“我觉得挺好的,你可以先试一下,让我看看。”

于桂把碗洗好了回娘家早上和父亲那个了,就回屋里换衣服。

但是她换好了,却不敢走出去,只好叫花想容进去看。

花想容进屋看到穿着一身高级职业女装的婆婆,不禁愣了下说:

“妈,这套衣服太适合你了,把你的气质都勾勒出来了,不过发型还是要换一下。”

于桂是齐平的中发,她头发多,平时是拿两个夹子,随便在耳边一夹,不让头发掉下来就好,显得10分的粗糙,发型和衣服不太相称。

听花想容这么说,于桂就紧张了,道:“那怎么办?明天九点半就要签约了,我现在大半夜也找不到地方剪头发。”

“没事,咱们明天8点就去县城剪头发,我认识一个师傅,剪得可好了。”花想容道。

于桂听了才舒心地说:“好。”

纪晓舟听闻母亲换好衣服,也随后进屋,他没想到母亲换一身衣服,年轻了10岁,嘴角也不由微微上扬,为母亲的变化感到欣慰。

于桂原本习惯了一身朴素的衣着,换上高档的职业女装之后,气势和形象都提升了不少,见儿子媳妇都夸她,她不由地信心倍增,慢慢克服了害羞的心理。

第二天,于桂坐上儿子的豪华汽车,和他们一起往县城。

自从纪晓舟买了新车之后,于桂是第一次坐儿子的车。

之前,纪晓舟说要开车带她去兜风,她总是不肯,说有机会再坐,其实心里是心疼开车的油钱。

她听人说,这车子一开就得好几块钱,自然是想让儿子省钱。

不过,坐高级轿车的感觉和普通车还是不一样,于桂欣慰地说:

“晓舟,我觉得做这个叫什么奔的车,比做拖拉机舒服多了。”

花想容和纪晓舟虽然笑了,但有些心酸。

花想容故意道:“妈,那你说下,坐这种车哪里好?”

“不颠簸,这车稳,坐上去都没感觉车子在开,要不是看窗外的风景在动,就和没上路一样。

车上还有空调,坐车上一点也不冷,暖和得很,坐拖拉机四面通透风,大冬天冻死人了。

平时不管什么季节,坐拖拉车灰尘大,吹得灰头土脸的,这车子平稳安静,干净畅快。”

于桂一口气说了许多他们小轿车的优点。

纪晓舟心里微酸又甜,他说:“妈,等以后你罐头厂赚钱了,你也买一辆车,自己开车上下班。”

“别,那样太费钱了,再说了,我根本就学不会开车,我连你们摩托车都不敢骑,别说开小车了。”

于桂吓了一跳,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开车的样子,更没想到她有可能开上小车。

“妈,你别担心,等你买车了,大不了雇个司机,不用你亲自开车。”

花想容笑道。

“哈哈,这怎么可能,太费钱了。”

于桂摇头不想说话了。

回娘家早上和父亲那个了 完整版/

真是异想天开,雇个司机少说也得150元一个月的工资吧?有这么多钱,她骑自行车不好吗?

花想容见她想不通,笑笑,也不再强行做思想工作。

等于桂赚够了钱,眼界开阔了,自然就会理她他的思维和做法,时间和效率就是金钱。

请一个人损失了多少钱这样的算法和效率赚钱的算法,完全不是一个算法。

不过现在多说无益,到时候于桂就明白了。

花想容让纪晓舟把车停在县城林业局门口。

林业局门前种着一株足有上百年历史的榕树,巨大的树身把整个大院的阳光都遮住了,在林业局边上就有一家剪头发的铺子,叫好美丽。

好美丽在县城颇有名气,县城中年的有钱妇女都来这剪头发,做头好。

好美丽的老板娘是个胖胖的中年女人,常年不见阳光,皮肤白皙细腻,嘴巴很甜,最擅长察颜观色。

看到花想容从高级小轿车下来,便热情地问:

“你们二位谁要剪头发?”

“这是我婆婆,她要剪一个时尚年轻一些的发型,我婆婆是做生意的,你看看什么样的发型适合她?”

花想容把职业身份讲明,理发师才懂得操作。

于桂躺在美容椅上洗头发,洗完头发,擦得半干,坐在理发椅上,理发师就开始手起刀落地剪了起来。

她将于桂前面厚厚的刘海打薄了,后面的头发也削成碎发,软软伏顺在脖子上,又给她用了护理头发的精华液,于桂毛糙的头发变得柔顺了起来,显得精神了许多。

如此处理一下,于桂整个人显得清爽利落,搭配一身高档的宝姿职业女装,她立马像换了个人似的。

理发师把头发吹好,又给她上了少许的定型摩丝,于桂对着镜子里一看,十分满意,只是有些难为情,头发剪得这么时髦,都不好意思走出去了。

看着于桂犹豫嗫嚅的样子,花想容以为她不满意这个发型,便问:

“妈,哪里还需要修理吗?”

“不是,小容,头发剪得太时髦了,我有点迈不出门了。”

花想容哈哈大笑说:

“妈,你剪这发型年轻了十几岁,咱们俩在一起,不像是婆媳,好像是姐妹了。”

理发师也点头恭维说:“没错,人靠衣装,您这时尚的发型配上这高档的衣服,就象大老板似的。”

于桂很为难,觉得迈不开腿了,没想到,花想容把她按在椅子上说:

“老板娘,你再帮我婆婆化个淡妆。”

“化妆?不,我不化妆,那不都是城里的妖精才做的事吗?我一把年纪化妆会被人笑死。”

于桂大摇其头,坚决拒绝。

喜欢重生八零:麻辣媳妇燃翻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