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荷浴和雪都令人震惊 、创作者: 韩咏华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雪下了三天三夜。从鹅毛大雪到破群雪,再到麻小雪。心音我好久没玩了。

眼前,一大片枯萎的荷花,沐浴在雪中,看起来是那么的安静。风一吹,雪就更白更纯。如果纯粹如姚太岳、路宁香,性被浪费,闫飞就靠新妆了。荷花也在风中枯萎得更加美丽。美就像一帘卷珠,卷片,湿泪。不知道怪谁。

雪衬托荷花,这是荷花的底色;荷花是一朵奇妙的雪花。这一幅写意的画面,蓦然流逝,云如蒸腾而盛;白马飞奔如膝;像固定符号一样问地球。

残荷,雪浴残荷!

一个

花是世界,叶是菩提。

我第一次看《红楼梦》的时候,黛玉说她不爱尚银的诗,只是喜欢那句“留残荷听雨”。我无数次想象过:潇湘荷花,犹影摇浪。尘埃落定,郁芳依旧,朱利安仙阁。曾经,西厢的默默无闻,蓓蕾的呢喃,把宝黛的生活装点成了时代的绝唱。

潇湘大师的心境,自然是相思跳脱,郁郁寡欢。剩余负荷呢?残疾人莲花是什么心态?水落泉去,天地造化。可怜黛玉,矜持清高,是个卑微“草包”“皮囊”,耍性子,抹眼泪,耗心血。中国人的中庸含蓄,让他们的感情痛苦到余谢祥一声不吭“爱”就消失了。自怨自艾,活在一个不吃烟花的世界,绣自己的锦,写自己的诗,画自己的画……

说到绘画。想一想崇礼的画家王。他作品中的残荷凝重而超然。所以,我猜想,在画家丹青妙笔的背后,他一定明白了何的弱点和长处。弱的让人难受,强的让人心疼。然而,无论他们多么软弱,他们从来没有轻蔑、浮躁、谄媚或堕落。是的,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有多高贵,多卑微,都会赤裸裸的回到地球,这就是终极的宿命,绝对的公平。但是,优秀的性格是经得起世间风霜雨雪的。

不是所有的回忆都能写成一行行诗。不是所有的花都能被描绘成丹青。在门外汉眼里,荷叶只是一片叶子,孤独寂寞。荷花,和普通的花一样,绽放,感谢,绽放。就像月亮一样,缺一个圆。在画家眼中,残莲呈现出一种别样的风景。那是一种壮丽,有苍凉,有羞耻,有凋零。

欣赏残莲,因为它的惨炼狱,它给人一种平静的升华。也许,对于大多数喜欢荷花的人来说,他们更喜欢夏天。夏天,香莲最美。比如夜空中划过的萤火虫,耀眼夺目,烟花绽放,五彩缤纷,山涧流淌的泉水清澈甘甜。然而,不管花有多美,它们都不是岁月的对手。等待郁郁葱葱的夏天从你的手中溜走,听着萧瑟的风,吹过冬天的旋律,唱出盛极而衰的悲歌。

缘聚缘散,尘埃来来去去。有些命运注定是柯南的梦想。有些缘分,却融进了生活,束缚了一生。放手,终究还是要放手。命运的牵引,因缘的克制,为什么灵魂不应该在一个很高的层次上绑在一起?傅、傅、顾曦、容。一切规律都是空的,因果也不是空的。

我一心扑在明月上,明月却照在水沟上。这个世界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纯粹。人要做的就是留住苏雪,留住原本的心,留住最美的约定,永远不要随波逐流于红尘。看着雪,应该知道不要染心。无论何时何地回头看,依然清晰明了。

在稍纵即逝的时间里,道是自然的。没有人能主宰自己的门,就像莲花不能选择成长的境遇。

与其说是风雪的洗礼,不如说是自然的冲刷。让我们告别无知,放下它,放慢脚步,停下来。在宁静的云里,与自己交谈是心灵的修行。雪中无愁。慢慢走过岁月,时而抬头,时而低头,心安理得。

你仍然可以保持高昂的心,永远不要成为笼子里思想的囚犯。虽然人的周围都是言行不一的邪念,自卑和视野不足,狭隘和嫉妒缺乏包容,一夜成名致富的疯狂梦想。

难怪大多数人只能是情绪的奴隶,却不能是命运的主人。很难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上上下下,都有风景。即使有黑暗的旅程,只要点亮一盏智慧的心灯,你的眼睛就会明亮。一切,是什么?

残莲是不老神话,涅槃凤凰,你我轮回。

沙漠里的胡杨,有着千年不死,千年不亡不倒,千年不倒不腐的坚韧,是难能可贵的,但是倒下了,就倒下了,掉进了同样缺乏生命力的沙漠里。莲花,却不同,生命永远存在。

没有起死回生的能力,终究不是一种坚强的态度。含泪奔跑,也显得孤独,飘然。季节只能显得苍老,却绝不能让精神堕落。一个理解并放在心里;一份真爱,珍惜记忆;一句祝福,变成了一个遥远的眼神;希望在新的一年里有一场彻底的爱情。这就是强者的性格。

一直在下雪。一粒一粒,落坐在睫上,融化成眼中湿漉漉的禅语。

顽固的残余,一簇簇白雪世界。就像一个睿智的哲学家,驾着诺亚的救赎方舟,从梵语深处悠悠而来,穿透了我压抑了好几天的内心。

我读书,我垂死的父亲。那一个,心中不败的残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