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儿子说明你前世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离开秦家,想了想,我准备回铺子看看装修的进度怎么样。

而王永富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神情有些那啥,仿佛精虫上身一样。

想到什么,我严厉告诫王永富:“死胖子,你现在搞到钱,莫不是要去人间蓬莱酒店吧,那地方太堕落了,别刚刚涨了点修为,在因为你胡做非为掉了下去。”

“切,小川兄弟你乱说什么,我是那种人吗?”王永富直接否认,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想了想,我先是去银行将手里的现金存进去,经历过那两兄弟的抢劫之后,我发现把钱存放在家里是一种非常不明智的行为,以后万一再出现这种情况,那哭都没地方哭去。

就算是再麻烦,身上也最好不要留现金,或者不要留太多现金,钱存放到银行里才保险。

于是,我打了辆出租车回到铺子,想看看铺子装修的怎么样了。虽然现在自己不需要靠铺子才能养活自己,但是那是老爸留下来的,能开下去还是尽量开下去吧。

然而,令我没想到的事,刚刚回到铺子,负责装修的刘师傅就急忙跑了过来,说道:“陈神官,您可算回来了,您的着铺子装修另请高明吧!这生意我不接了!”

这……

我意外得不知云里雾里。

看着眼前的刘师傅,我有些诧异,毕竟这工程干得很好,钱也没少给,该花的地方自己也都花了,怎么说不干了就不干了。

生儿子说明你前世 小说全文/

心里疑惑不解,我对刘师傅道:“别着急,有什么事您说,咱们看看能不能解决,实在是解决不了了,你说不干,我绝无二话。”

如此,刘师傅一阵诉说。

原来,自从刘师傅接了这个活之后,家里面就经常发生一些不正常的事情。

比如,半夜有人在家门口哭,可一推开门,门口却空无一人。

还有,小麻雀隔三岔五的撞死在窗台上。

这一切,都是从刘师傅接了阴阳玄事所的装修工程之后出现的。

刘师傅的妻子是个农村妇女,见此情形就劝刘师傅不要接这个工程了,刘师傅本来挺想接,毕竟酬劳是真的丰厚。

可架不住这些邪门的事情不断发生,再加上妻子一直在吹枕头风,刘师傅终于放弃了继续干下去的动力。

了解到这些情况,我也听明白了,这纯粹就是有人在恶心自己,这个人不敢来正面找我的麻烦,就在暗地里用这种下三滥的招式来给我添堵加塞。

心里有数之后,我对刘师傅说道:“刘师傅,我也是个风水先生,您要是信得过我,我就去你家帮你解决这个事。

而且我不收您一分钱,只要您把我这铺子装修好了就成。”

听了之后,刘师傅还是很迟疑。

不过我先前接了不少灵异案件,在这一片也算是小有名气,刘师傅多多少少也知道,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于是乎,我跟着刘师傅回到了他的家。

他家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来到院门口,就感觉到有一丝很淡的阴气,说明院子周围确实有不干净的徘徊逗留过,似乎是个小鬼之类的东西。

可这小鬼的阴气非常弱小,对于现在的我弹指即可灭。

明白这一件事之后,我就在想会是谁用这么下作的办法,难道是江墨,不应该啊!先不提师兄张庄义,就是他本人也不屑用这种手段啊!”

带着疑问,我和刘师傅进了院子。

刘师傅的妻子发现我们之后,出来迎接:“老刘回来了,哟,还带了客人来。小伙子,这是农村没有城里那么些东西,这是大姐自己种的西红柿,很甜的你尝尝。”

大姐相当热情,朴实。

咬了一口西红柿,我不由得暗自感叹道:“现在城市里虽然繁华,可自己一路走来,在城市经历的大多是勾心斗角,大多数人都是极其冷漠的,远远赶不上农村民风淳朴。”

我吃光了手里的西红柿,开门见山道:“大姐,我就是阴阳玄事所的东家,刘师傅跟我说了您家里的情况,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处理这件事情,您尽量把最近发生的所有怪事都跟我说说,或许我能解决掉。”

我没有说这一定是鬼魂作祟,毕竟刘师傅和这大姐都是普通人。万一在吓到他们倒不是一件好事。

毕竟,不知不畏,知道了反而不好。

一听我的话,大姐脸色一变,然后苦笑道:“原来是这样,难怪老刘突然带客人回家,好吧。小伙子我说,但是你可别逞强啊!不行就换个营生。”

大姐质朴的话让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抓到幕后黑手。给他一个教训。

“那是几天前,老刘刚刚接了阴阳玄事所的装修工程。拿回家不少的工程款,我们都挺开心,做了不少好菜庆祝。

然而,到了半夜两三点钟的时候,我隐隐感觉有人在门外哭,当时睡得迷迷糊糊也没觉得什么,以为是听错了。

第二天一早,我一出门就发现门外有两个很深的脚印,我就觉得不对了,怕老刘担心我没说。”

大姐一番解释,更加证实了这个来骚扰刘师傅一家人不过是一个没有什么法力道行的亡魂罢了。

大姐继续道:“就在昨天我在厨房做饭,窗户外的麻雀不知道怎么了,疯狂的撞窗户,都撞出血了。我一寻思这一切都是接了你们阴阳玄事所的工程导致的。如果不接了是不是就没有这些事了。所以我才劝老刘不接这个工程了。”

我心里已经对这件事有了一个大概轮廓,对大姐道:“大姐您放心,我今天来就是处理这些事情的。”

我见刘师傅和大姐都不放心,于是画了两道平安符分别给了两个人,嘱咐他们一定要带好,可以辟邪消灾。

随后,我在院子之外设了一个预警装置,同时在刘师傅家留下,等着解决问题。

毕竟,我现在的修为太高,一旦气息外泄那些魑魅魍魉逃都来不及又怎么会主动上前!

等待的时间有些枯燥,趁着这段时间闲暇无事,我便开始练习爷爷医书上记载的活络操。

每次做这三十六个动作,气就在身体里运行一周,成一个小周天。

每一个小周天,我都感觉到自己的肌肉,筋骨,内脏,气血,神经等都强了一丝丝,虽然微不足道,但是如果能长期持久的练下去必定能脱胎换骨,益寿延年。

如果自己能改命成功,就把这套活络操教给秦妙雪林姨她们。

想到这里,我想起了老爸,比起自己这个准神官,老爸可是真正的道行高深的阴阳神官,连他都失败了,没有摆脱爷爷的安排,自己成吗?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预警装置上的风铃响了。

……

喜欢阴阳大神官请大家收藏:(www.2000生儿子说明你前世xs.com)阴阳大神官世纪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在确定一切结束之后,我心神一松,整个人像一滩烂泥一样坐在了地上,刚刚的法力消耗可不小,浑身发软。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强度的斗法,而且,那喇嘛的手段颇多,连黑菩萨都能召唤出来,这已经超出了斗法的范畴。

可以说,喇嘛这已经不是什么玄门法术,这是邪修了。

这涉及到正统道家的修行。

比起茅山这种道家的旁门左道,要强太多太多。

而且,要不是有王永富弄到的这封诏书,今天不但要输,而且可能小命都得交在那喇嘛和杀猪匠手里,成为杀猪匠身上披的魂衣的一部分。

此时,那封诏书上的玉玺印章彻底消失了,也就是说,这份诏书的传国气运消失,现在只是普通的绢布,作为文物还是有些价值的,但要再拿来与人斗法,那就不可能了。

这让我多少有一点为之可惜。

很快,秦家大厅里幻化出的地下室的场景缓缓消散,如同一场幻梦,要不是掉落在不远处的八卦镜和铜钱剑,还有散落一地的铜钱证明着之前确实发生的一切,我真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这绝对是我出道以来最凶险的斗法,没有之一。

这时,王永富恢复了不少,那慢慢走到我身边,将我扶了起来,说道:“奶奶的,这回亏大了,不仅诏书不能用了,连老子好不容易搞到的铜豆子也毁了,小川兄弟,你是不是……”

听着王永富的话,我知道他是想要好处。

不过,我也没在意,不放在心上,毕竟刚才的斗法王永富也是下了血本,我反而对王永富施展的道法很感兴趣。刚刚的纸符竟然能借用北斗七星的力量,这种咒法在爷爷留下的阴阳术里没有记载,也是头一次见到。

王永富刚想说些什么,忽然,我隐隐感觉到什么。

四方气场大震,大道之音响彻八方,客厅之中阳光化虹,七彩光晕笼罩,气象万千美如仙幻。

这!!

这让我太过于震惊。

同时,我发现王永富似乎没有看到。

怎么回事?

好像只有我能看到听到。

下一刻,只感觉一股无与伦比的愉悦感涌上我的心头,就像是解封城隍老爷时,得天地认可加持道行,顿时觉得自己像是一根羽毛漂浮在天地间,无忧无虑。

忽地,又感觉到一股宏大的意志正在注视着我,那意志浩瀚无比,如圣如神。

冥冥中一道声音传来:“华夏玄门阴阳家弟子陈小川,上护天道,下佑苍生,大善!”

随之,坛在震动,祖师神位上,一道法性冲了出来,飞进了我的体内。

这一瞬间,我感觉到自己的道行大涨。

啧啧!

道行又长了,距离成为阴阳神官只有一步之遥,离突破那个临界点又更近了,而我,似乎已经看到了那道临界点之上的一些东西,朦朦胧胧。

同时,似乎有一丝微

生儿子说明你前世 小说全文/

不足道的传国天运也融入了我的体内。

啧啧!

这可是天大的好处啊!

咦,发现什么,我看向一旁的王永富,发现王永富也得了不少好处,他的道行也涨了一截,比起之前不可同日而语。

没想到,王永富也得到好处。

不过,我替他高兴。

再者,他的道行涨了,于我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随之,我笑道:“这下子你不觉得亏了吧!道行生儿子说明你前世涨了这么多,要不是我拉着你斗法,你哪有半分好处啊!”

“嘿嘿~~”

王永富也感觉到自己得到了好处,一时有些回味,也没回我话,一直在那里傻笑。

这时,随着一声痛吟传来,秦相永竟然来到客厅,捂着额头,软得不行,他能醒来,真是一件奇事。

看到我和王永富,他则是疑惑道:“小川,王大师,你们怎么在这里,我感觉脑子里多了好多东西,有些发涨。”

我看着秦相永,绾诀之后,一指点出,检查起他的魂魄。

随着黑衣喇嘛的死去,缠绕在秦相永三魂之上的符咒也缓缓消散。

我松了一口气,对着秦相永道:“秦叔叔,先前那个缠着你的杀猪匠现在已经被我给灭掉了,您不用担心了。不过我先前给您的符呢?”

“几天前,公司资金运作上出了点事,我在上班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僧人。上前和我交谈了几句。之后发生的事情我就记不得了!不过我好像是那个符咒沾了些汗水,被我给扔了。”

秦相永的回答令我有些意外,但是想到那个黑衣人似乎会催眠术也就释然了,毕竟,昨晚在小岩村,顾小梦可以被催眠。

于是,我拿起法坛上的黄纸,重新画了一道护身符。

觉得不保险又多画了一张平安符,将两张符叠在了一起,又嘱咐了一遍秦相永要带好符箓,不出大事,尽量在家不要外出。

现在,已经没有了杀猪匠的威胁,可那个给秦妙雪下阴毒的家伙就像是一条毒蛇一般隐藏在暗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蹦出来咬上一口。

同时,对秦相永下手也不是不一定。

总之,还得小心为妙。

想起下阴毒的家伙,也不知道黄占山查到什么线索没有。

不过,才两天,我也不奢望他能查出什么东西来。

这时,秦妙雪和秦妈妈都从楼上下来了。

“现在,杀猪匠已死,没事了。”王永富牛气叉叉地说道,似乎他的功劳最大一样。

如此,秦妙雪和秦妈妈心中的大石头也落了下来,脸上出现喜悦的笑容。

秦妙雪看着我更是眼中多了一些东西,虽然她没什么说什么,但我知道那是感谢,只是,我和她这样的关系,已经没有必要把感谢说出口。

倒是秦妈妈,为了表示感谢,提出让我们留下来一起吃晚饭,尝尝她的手艺。

不过,王永富在一旁小眼睛乱转,不知道在想什么,却是出言拒绝。

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想的,他拒绝,我也就称有事,拒绝了。

如此,秦妈妈也不再说什么,同时,也想到什么,立即回房间。

少许之后,她拿了两个牛皮纸袋子出来,让我和王永富无论如何也要收下,称是早就准备好的。

我本想拒绝,毕竟和秦妙雪关系在这里。

然而,王永富一把就接了过来,然后分一个给我。

这……

我反应不好拒绝了。

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起码也得有六位数。

若是放在刚刚从家里出来时的我一定欣喜若狂,现在吗也就是稀松平常,毕竟几个亿的钱都从手上走过。

如此,我们没有逗留,和王永富收拾好东西,离开了秦家。

……

喜欢阴阳大神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