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为什么是中国最吉利的数字/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这四菜一汤在西北其实也算得上风声,可是要分什么情况,如果平常吃饭的话这也算不错。

张大通在西北当锦衣卫,也是吃过苦的,也不是什么锦衣卫都能过好日子,毕竟本地的条件就这样,你不想吃苦也不行,有的时候还容易断粮。

再说了,锦衣卫那也是要上战场的。他们这些人也参与过守城,也曾经上过战场、也曾经在冰雪里摸爬滚打过,也啃过干饽饽、吃过雪水。

可问题就在于,你说请我吃大餐、好好招待我。结果就这?

就这?

你管这叫大餐?

还有旁边的酒,说是你的好酒呢?

不是从京城带来的好酒吗?

你看看这个酒里的杂质,它能是好酒吗?

董大宝却恍若未见,根本就不看张大通,拿起刚倒上酒的酒杯,笑眯眯地对张大通说道:“这一次我到西北来,原本想着肯定是要吃大苦的,可没想到在西北遇到了贵人。张千户你就是我的贵人,来来来,这回我敬你!”

“大人你客气了,客气了!”张大通的脸上带着惭愧,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不过就是尽一尽本分而已。”

“大人,你也知道咱们这些人做的事太容易得罪人了。这些人呢,总想着打击报复。你看看那个赵延年,没事就诽谤我。”

“不必谈他,不谈他。”董大宝摆摆手说道:“咱们喝酒了,来,干!干!”

张大通眼睛微眯,笑着说道:“好好好,喝酒!喝酒,我敬大人!”

张大通很想打探到赵延年的消息,至少要知道这件事是怎么回事,现在这样稀里糊涂的可不是什么好情况。

可董大宝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把情况告诉张大通?

如果把真正的情况告诉这个家伙,这货说不定转身就跑了,他才不会被自己利用。

董大宝一顿云山雾罩的忽悠,就是不往正事上说。

张大通试探了几次,也看明白了董大宝这就是不告诉自己。

张大通也知道自己现在也离不开巡抚衙门,对方不放自己走,这次的事恐怕不小。

一定要想办法和外面取得联系!

与此同时,王大头已经来到了按察使衙门。

山西的提刑按察使名叫钱大林,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身材有些宽大,比较胖。

此时,钱大林睡眼惺忪的躺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王大头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么冷的天,这个时候来,王管家到底有什么事非要现在过来?”

王大头脸上露出了笑容,献媚的说道:“大人不要见怪,实在是有一些紧急的事需要大人帮忙。”

钱大林的眉毛挑了挑,直接从椅子上坐了起来,显得略微有些精神。他摸了一下站在身侧的丫鬟的屁股,吩咐道:“把茶水给我端上来。”

“是,大人。”身边的丫鬟羞红着脸答应了一声,转身就去把茶水端了上来。

端起茶水喝了一口,钱大林又摸了几把,这才心满意足的拍拍丫鬟的美臀,示意她退下。

等到丫鬟走了之后,钱大林才看着王大头说道:“先说好,小事就不要找我了,我要大事,而且钱不能少了我的。”

“大人放心,我们明白。”王大头连忙说道,心里面则是十分看不起眼前这个家货。

其他的官员讲究受雅贿,哪像这个家伙张嘴钱闭嘴钱不离口,比自己更像一个生意人,每一次做事都要根据事情的大小先谈钱,钱谈妥了他才帮忙,钱谈不妥他就不帮忙。

不过这也给自己省去了很多麻烦,这是为什么自己愿意和他合作的原因。

沉吟了片刻,王大头说道:“咱们在城里面的一个粮店老板被人抓了,现在正关在巡抚衙门。抓人的应该是锦衣卫,我想请大人去问问。”

闻言,钱大林并没有第一时间答应下来,脸色也变得有些古怪,说道:“你不会坑我吧?”

“大人,你这说的是什么话?”王大头皱着眉头说道:“咱们合作这么多年了,什么时候坑过大人?”

“再说了,大人这么多年一直照顾我们家的生意,我怎么会坑大人?这要是出了什么事的话,我们也跑不了不是?”

“何况您是我们的靠山,哪有人会自己推倒靠山?”

钱大林这才点了点头说道:“那你跟我说说吧,是怎么回事?”

“这事我们也不知道啊,”王老头一拍手说道:“人被抓了,粮店被查封了,结果到现在为止我们连什么事都不知道,人也见不着。”

“我们就想请大人去问一下,看看究竟是出了什么事?不管得罪了什么人也好,还是犯了错也好,咱们总要有个处置。”

“现在这人见不到,可实在是有一些让我们不知所措。这事也只能求到大人帮忙啊!”

钱大林点了点头,迟疑了片刻说道:“就只是打探消息?”

“就只是打探消息,”王大头点了点头说道:“没有什么其他的事。只要大人出面帮我们打探到消息就可以了。”

“这件事可不太好办。”钱大林缓缓的说道:“这件事毕竟是在巡抚衙门,抓人的是锦衣卫。如果我去打探消息的话不太合适。”

“何况那是巡抚衙门,人家也未必会给我这个面子,锦衣卫更不会给了。”

“大人你放心,事成之后我们必有重谢。”说着,王大头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放在桌子上面,笑着说道:“这是定金。”

钱大林看了一眼,眼睛就眯了起来。

五千两,十三省通兑的龙头票子。

钱大林笑着将银票收在手里面,轻声说道:“不过以咱们的关系,事情再难办咱们也得办,你说是不是?”

“多谢大人。”王大头在一边笑着说道。

钱大林一脸豪爽的说道:“客气了,客气了!”

说罢,他端起面前的茶杯说道:“这件事虽然能办,但是有困难。”

王大头差点把手中的茶杯砸出去。

你刚刚收了我五千两白银,居然还来这一套?

王大头迟疑了片刻说道:“那究竟还有什么困难?大人不妨明说。”

“主要还是钱。”钱大林一点都不掩饰的说道:“你要知道,这件事我也要到巡抚衙门里去给人送礼,才能打探出消息。”

“我总不能直接找到巡抚大人去问吧?这上上下下打点还是需要花费一些钱财的,给少了的话人家也不愿意,现在衙门里面办事太难了。”

闻言,王大头撇了撇嘴。

我信你个鬼!

他还是笑着说道:“大人,我觉得这件事您可以直接去询问巡抚大人,毕竟没有人比巡抚大人知道得更清楚了,消息也更准确一些。”

“这不好吧?”钱大林眯着眼睛说道:“如果真的牵扯到了什么大案子的话,那我去询问是不是打草惊蛇了?这我是要冒着很大的风险的,不妥,不妥。”

“大人,您看您说的。”王大头笑着说道:“

7为什么是中国最吉利的数字/

您是提刑按察使,这什么案子啊?您管不着,您问一问也不坏规矩,巡抚大人不会说什么。”

“这不好,不好。”钱大林也不说什么,就是摇头不同意。

王大头又从怀里拿出一张银票放在桌子上说道:“大人,只要你帮我们办了,我们以后还有重谢。”

一万两,十三省通兑龙头票子。

钱大林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伸手将银票拿了起来,看了看之后再一次塞进了袖子里。

他迟疑着说道:“你们说必有重谢,那大概是个什么数呢?”

钱大林可不想和王大头玩这种文字游戏,咱们要把事情说清楚。你说的重谢和我说的重谢如果不是一回事怎么办?

咱们要定下一个数,办成了,给钱。

王大头现在看出来了,这个钱大林就是故意的,就是故意在讹诈自己。

他看得出来自己着急,所以拿了一万五千两还来这一套。这个家伙实在是有些贪得无厌了!

原本王大头心里面还有些想法,如果这次真的出了事的话,自己还要想办法保一保这个钱大林。现在看来没必要了,让这家伙抱着他的钱去死吧!

王大头笑着说道:“只要事能办成,消息打探的来,我再给大人你这个数!”

说着,他伸出了两根手指。

两万两。

“这不太合适。”钱大林摇着头说道:“不吉利,太不吉利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那是信满天神佛的,你给这个钱数字太不吉利了。”

你信神佛?

王大头在心里面大骂。

不知道哪个神运气这么不好,让你信了!

王大头只能硬着头皮说道:“那这样,别的我也不说了,咱们一口价,算上刚刚给您的,我给你凑五万两。”

王大头非常敢开价,因为他觉得眼前这个人可能没命花这些钱了。

钱大林闻言,眼睛顿时就亮了,笑着说道:“王管家,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给你办成。咱们这什么关系?”

我信7为什么是中国最吉利的数字你大爷!

不过王大头还是站起来拱了拱手说道:“那就多谢大人了!有劳大人费心。”

喜欢回到明朝做仁君请大家收藏:

看着沈子木离开的背影,董大宝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开心。他伸手拉住了张大通,笑着说道:“和他们也不是一路人。他不管咱们的饭,咱们自己管。”

张大通很无奈。

咱们怎么说也是锦衣卫、天子亲军。我个千户平时都不搭理他们,他们也不敢这么对我;你从京城来的堂堂上差,居然被人这么说?

张大通心里面那叫一个不痛快。

什么锦衣卫?

太掉锦衣卫的脸了!

张大通向前走了一步说道:“大人,要不这样吧,咱们去我家,正好我家地方很大,我好好的招待一下大人。”

董大宝想了想说道:“还是算了吧,我的手下非常多,去你家的话不合适。这不是让你破费了吗?”

“这有什么?”张大通拍了拍胸脯说道:“不破费。大人到西北来,我就是地主,这自然要尽一

7为什么是中国最吉利的数字/

尽地主之谊。大人放心,咱们家够大,绝对能招待各位大人。”

董大宝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说道:“你钱哪儿来的?你有这么大的院子,有这么多钱招待我吗?你哪来的钱?”

这一问,差点把张大通噎死。

京城来的大人都是这么聊天的吗?

你这么聊天的话,到地方上你是交不到朋友的!

张大通心里面吐槽了一句,冷哼了一下,不过脸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他想了想之后说道:“我的钱是家里给的。大人您不知道,我家境还算不错,所以大人就尽管放心的跟着我去,我好好的招待一下大人。”

说完,张大通一脸的期盼。

他现在很想离开这个地方,更不想在这个地方待着。

离开这里,他就能想其他的办法或者通知其他的人。现在在这里,连消息都传递不出去。

回到自己家之后,那就是主场了,事情就会变得好办很多。

张大通期盼地看着董大宝,希望董大宝能答应下来。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花费一点钱财算什么?

再说了,这些钱财真的不多,自己也出得起。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事后也可以找人报销。

“不行。”董大宝直接摇头说道:“我怎么能盘剥下属呢?”

此时的董大宝一脸义正言辞的说道:“我从京城来,代表着的就是锦衣卫、是陛下的脸面,我绝对不会做盘剥下属的事情。”

张大通这一下算是无奈了。

这是什么人?

看张大通一下子蔫巴了,董大宝心里明白了这个人不死心。看来他的背后还有事,而且和被抓的赵延年脱不了关系。

这样一来,自己就更不能把张大通放回去了。

“走吧。”董大宝伸手拉住张大通,笑着说道:“咱们好好的去喝一杯,我已经让人准备了菜,正好尝了尝我从京城带来的酒。”

张大通虽然无奈,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这边的事情告一段落了,但是消息却在城里面不断扩散。

整个城里都知道了,赵延年的粮店被人查封了。这消息一出来,所有人都懵了。

大同城北的一个院子当中。

一个中年人听着手下的汇报,神情瞬间凝固了起来。他抬起头问道:“怎么回事?”

“暂时还不知道。”手下迟疑着说道:“只知道赵延年被抓了,粮店和粮仓全都被封了起来。”

“怎么可能?粮仓怎么能那么容易被找到?”中年人一脸疑惑的问道。

对于粮商来说,粮仓这种东西分为明暗两种。

明面上的粮仓是为了应付官府的,很多时候都是对外的。

私底下那些,那自然就是用来囤粮的了。这些粮食囤积起来是为了囤积聚奇、发大财的。

无论是一个地方有灾,还是有其他的原因,把粮食炒起来之后才会出售出去。这种粮仓自然保密性极高,绝对不能轻易让人知道。

而这一次自己明面上和私底下的粮仓全都被封了,这里面就不对了,这里面有事!

中年人愤怒的说道:“你还知道点什么?”

手下有些委屈,站在一边不开口了。

“王大头,”中年人怒声说道:“你就这么办事的吗?你难道就一点消息都打听不到吗?你在大同城这么多年了,都干什么了?”

“我告诉你,家里面给你这么多钱、养着你们全家,不是让你拿7为什么是中国最吉利的数字着吃、拿着玩的。你要是不把事给我查清楚,我就直接让人把你扔到草原上去喂狼!”

被称为王大头的手下也很无奈,想了想之后,硬着头皮说道:“这件事似乎和锦衣卫千户张大通有关系,咱们的人已经打听到了,人是被锦衣卫抓走了。”

“当时周围的人看到了,赵延年说他认识张大通。那些锦衣卫在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瞬间就客气了不少,把赵延年客客气气地请走了,而且还说马上就会去请张大通,如果张大通承认认识他的话就把人放了。”

“那现在人呢?”中年男子怒声道。

“少爷,”王大头沉声说道:“人在巡抚衙门,咱们的巡抚衙门里的人也传出了消息,的确人已经到了巡抚衙门。还有张大通也已经到了巡抚衙门。”

“就没探听点别的消息出来了?”中年人咬着牙说道:“这些消息都是明面上的消息,我要知道那里面怎么回事!”

“这么多年了,你在巡抚衙门当中就没有人吗?”

“有人。”王大头语气有些急促的说道:“我们的人也传出了消息,说是被抓的人都被带到了巡抚衙门后堂的一个院子当中。”

“张大通也走进去了,只不过后来院子周围就被封起来了,消息他也传不出来了,所以他们也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想要再继续打探消息的话,就需要再等一等了。”

“你让我等?”中年男子怒声说道:“你让我等?”

王大头一脸的苦涩。

我能怎么办?

难道我能冲到巡抚衙门里去吗?

我能见到张大通或者赵延年吗?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王大头说道:“公子,能不能从官面上想想办法?”

“怎么说?”中年人似乎冷静了下来,缓缓的说道:“你说的对,的确应该是从官面上想办法。”

沉吟了片刻,中年人问道:“你觉得谁出面比较合适?”

“找布政使,或者是提邢按察使,应该都可以。”王大头想了想说道:“现在人在巡抚衙门,这两个人谁去都行,不过还是提刑按察使合适一些。”

中年人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提刑,咱们能说得上话吗?如果不能说得上话的话,反而会耽误事。”

“您放心,”王大头连忙说道:“此人姓钱,为人也特别爱钱,而且好名、好色,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是咱们的人了。”

“他前些年在下面做知府,这两年才升上来。在这个过程当中,咱们也是出了力的,这个应该算是咱们的人。这次的事找他去打探一下消息,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那就让他去吧。”中年人点了点头说道。

“是,公子,我这就去安排。”王大头点了点头,向外面走了出去。

出了门口之后,王大头松了一口气。

实际上,让提刑按察使这级别的人物去打探消息有些浪费了。而且如果真的出了什么大事的话,这个级别的人物很可能就搭进去了。

可是王大头也知道这次的事事关重大,要冒一些风险。

何况里面这位三公子可不好招惹,如果这件事出了纰漏的话,自己很可能会被他收拾了。

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就让这个姓钱的提刑按察使去吧。反正这个姓钱的喜欢钱,就给他一个赚钱的机会。

想到这里,王大头迈步向外走了出去,直接对门口的人吩咐道:“准备马车,我要去按察使衙门。”

“是,老爷。”外面的人答应了一声,赶忙把马车准备好了。

与此同时,巡抚衙门中。

张大通看着面前的几个菜,脸色变得十分古怪。

他有一些不明白的看着董大宝。

这就是你说的请客?

眼前的桌子上摆放着四个菜、一个汤。

中间那个汤盆挺大,里面的汤也不少,可你这蛋花汤是怎么回事啊?

中间那个沉沉浮浮的绿东西是野菜吧?

还有这四个菜,这个凉菜就不说了,盐水炒黄豆,好菜。

你甚至连新出的花生米都不舍得给我上一盘?

这个菜是什么?

豆腐是不是?

前些年豆腐还是奢侈品,一般的人吃不起,当官的能吃顿豆腐,那都是享受的生活。

可这几年皇庄里面大量生产黄豆,黄豆的价格根本就不算居高不下。

虽然朝廷中这个东西是为了给马当料的,可是产的多了也流出来了,给人吃的价格虽然比粮食贵,但你做菜它真不算贵。豆腐的价格从奢侈品直接跌成了比好菜稍贵的等级。

剩下这两个菜,一个肉菜是刀切羊肉,这就不说了,属于咱大西北的硬菜,上桌必须要有的。

可旁边的那是什么?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是咸蛋吧?

喜欢回到明朝做仁君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