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平坟断谁的龙脉 无删减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离开后的张扬和冰玉颜有了如下对话。

“楚寻道会不会生气?”

“会!”

“会不会因为我们的举动,而震怒,节制我们在仙道天的权力?”

“会!”

“会不会等我们回来,将我们局限在某个地方,只能苦心修炼,不突破禁忌境不允许出关?”

“会!”

“那我们这么做,是对是错?”

“只要我们能灭掉司寇渊一脉,并且转嫁给暗日天,自在天等敌人,那一切埋怨,都将化为乌有,而我们将有望提前让他们认识到,按照我们的路子走才行。”

“可是他们已经长年累月的被

周口平坟断谁的龙脉 无删减完整版*

打压,都失去了锐气,可能接受吗?”

“不接受,也要接受,如果是往日,倒也罢了,有足够的时间,允许我们去一点点的唤醒他们内心的锋芒,现在不行了,时间不允许,我从来不认为被四方大势力当成肥羊豢养的那些无上天,还能够给他们带来麻烦,一旦他们解决那些无上天,就该轮到我们仙道天了,我们没有时间耽搁。”

“也就是说,这一次,我们必须成功!”

张扬点头。

还有一点,是他没说的。

那就是,他想要走出仙道天,看一看外界的大道,来验证下自己的判断。

大道,是否有问题!

这个很重要,重要到可能牵扯到他未来的路,还有让他搞清楚至高诅咒的问题。

通过大禁忌传送阵法,加上他们两人如今的力量,跨越无上天,还是可以的。

但,两人对诸天陌生。

所以传送的有些混乱,在最初的十年内,就是一路瞎撞,也曾遇到过危险,也曾进入过禁地,总之他们的实力,早已在诸天中能够自由的往来,哪怕是面对完美大禁忌都有逃走的把握,所以一路乱撞,却也搞明白了很多事情。

譬如说,每一个大道,无论是完整的,还是残缺的,统统都让张扬感受到强烈的别扭感,冰玉颜感触相对要差一些。

譬如说,诸天实在是太过于庞大,被剿灭的无上天太多,所以残存下来的人也同样多不胜数,其中不乏大禁忌,他们甚至还遭遇过,只是没有发生冲突。

譬如说,两个无上天相连接的地方,大道是有冲突的,会形成无形的道之阻碍,让双方的人无法自如的往来,非境界足够的强,无法跨越过去的。

等等诸多新奇古怪的发现,都让他们大开眼界。

一路乱撞十年之久,他们抵达诸天联盟第五宇宙。

诸天联盟宇宙数量多达数千,且每一个宇宙都不弱,名列前一百的更是强大无比,而位居前三十的宇宙,则是统统都有大禁忌来统御的,而前五的全部都是完美大禁忌。

由此可知,第五宇宙是多么的强大。

此宇宙内的仙界过十万之数。

每一座仙界都是超级强大的,都有仙皇坐镇的,有些甚至有不少仙皇。

最强大的仙界则是天渊仙界。

这是司寇渊的家。

他降生于这个仙界,成长于这个仙界,后来更是他亲自将这个仙界变成第五宇宙中的无可比拟的第一仙界,这座仙界就是第五宇宙所有人都向往的圣地。

踏足天渊仙界,让张扬愈发强烈的感受到来自诸天联盟的大道,还有那股子别扭感,甚至比在仙道天感受到的别扭还要强烈很多倍。

这里不像是仙道天的至高仙殿和大道宫,但是其所孕育的道意同样的强大,对于修炼悟道好处是无比惊人的。

天渊仙界首屈一指的地方,自然是天渊仙宫。

这是司寇渊长年累月闭关修炼之所在,也是整个第五宇宙最高权力所在,从这里下达的命令,第五宇宙无人敢违背。

第五宇宙的人最向往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进入天渊仙宫内修炼,那也就意味着得到了司寇渊的赏识。

张扬和冰玉颜降临在这里。

远远地眺望。

天渊仙宫给他们的感觉是与天渊仙界,乃至第五宇宙都浑然一体。

明明近在眼前,却又像是远在天边。

明明一座仙宫,却给人一种有生命的感觉。

只是这特殊的感触,就可知道天缘仙宫的盖世非凡。

仙宫外围,尚有十八根禁忌仙柱。

禁忌仙柱上面雕琢着密密匝匝的仙道奥妙的图案,闪烁着道意,使得禁忌仙柱能够从第五宇宙内摄取到纯净的,且量非常惊人的宇宙精华,滋养着天缘仙宫,也是一种力量在守护着天渊仙宫。

两人到也不着急,就站在远处,细细的观察。

这种看,是非常高深的悟。

以张扬如今的能力,对道的认识深度,居然足足观悟五十三年,方才明白其中之妙。

他唏嘘道:“好高明的布局,外人若强行冲外面冲入禁区,将面临近乎于司寇渊全盛时期力量的打击。”

“而且这座天渊仙宫对于外在的感知力超级的敏感。”

“我们要想靠自己从外面进去,几无可能。”

“只能等,寻觅机会。”

冰玉颜闻言,也不禁感慨。

以她对张扬的认识,以他们一路走来所经历的来说,从未有什么是可以让他们被动去出击的,从来都是主动解决问题,如今真正走出仙道天,第一次面临问题,居然就是无力主动破解,也可见诸天的不简单。

她同样也看不出主动出击,能够神不知鬼不觉踏入天渊仙宫的可能。

等待机会,就比较困难了,谁也不知道何时会有这个机会出现。

藏身在敌人的重地,也是一种煎熬。

两人都很沉稳,不急不躁的观察。

时间就这样一年年的过去。

往来者众,却都是朝拜的,始终没有人走进天渊仙宫,也没有人从天渊仙宫出来。

直至过去三百二十七年后。

张扬和冰玉颜仍旧化身为天渊仙界的人,耐心等待中,天渊仙宫陡然响起一阵祥瑞道音。

这声音登时惊动整个天渊仙界,乃至传荡出仙界以外。

起初,两人还以为有什么大事情发生,片刻后才知道,是一个男人从天渊仙宫内走出来。

道音惊动的人不计其数,相当数量的仙皇从四面八方涌来。

这些仙皇降临在天渊仙宫外面,仰望这个男人。

“我,司寇征,正式成为巅峰仙皇!”

这个男人发出狂呼。

周口平坟断谁的龙脉

诸皇立时一阵欢呼。

张扬和冰玉颜彼此看了一眼,都很懵,这算什么?

很快,就见司寇征双臂高举,有一条宙级天道呼啸而出。

现场更沸腾了。

张扬和冰玉颜更纳闷。

仔细倾听人群中诸皇的议论,他们才知道。

司寇征是完美大禁忌司寇渊的血脉后代,在觉醒血脉后,拥有了宙级天道,而今又修炼成为巅峰仙皇,意味着诸天联盟新一代的仙皇第一人选,他将是强有力的竞争者。

张扬和冰玉颜不禁哑然失笑。

是啊,诸天联盟的仙皇最强者前十万名,都被他和她干掉了,那个曾经的第一人龙无极就是被冰玉颜抹杀的。

所以诸天联盟其实在仙皇方面,已经是非常欠缺的了。

能够再有一个具备宙级天道的,还成为巅峰仙皇,当然引来关注。

要知道,诸天联盟内资源之争,往往都是仙皇争斗来决定的,甚至宇宙排名,都是以仙皇实力来进行的,是以仙皇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诸天联盟,仙皇排名,我司寇征至少前三。”

这司寇征也是嚣张。

有仙皇叫道:“司寇兄,龙无极死了,蓝真儿死了,尚玉霄死了,那些个仙皇统统都死了。”

司寇征闻言先是一惊,随即狂喜道:“那我就是联盟第一仙皇!”

“如此,当庆贺!”

张扬嘴角一翘,他知道,机会来了。

喜欢诸天第一仙请大家收藏:

司寇这个姓氏是比较少见的,也使得司寇渊的名字格外的容易让人记住。

作为诸天联盟数得着的大禁忌,他无论是实力,还是在诸天联盟的地位,都是有目共睹的,有他代表诸天联盟前来质问,本身就说明诸天联盟对于陈北玄始终之事的重视程度,毕竟现在的诸天联盟仍旧在进行一场战争,能够留守坐镇的本就不多。

楚寻道冷笑道:“陈北玄离开我们仙道天近万年之久了,你现在却跑来问我陈北玄在哪里,司寇渊,你想要挑起事端,就直说,我们之间没有必要搞这些拐弯抹角的事情,很没劲儿,而且,我也告诉你,我们仙道天是有底线的,你不要过分,否则,哼哼,仙道天就是拼着被灭,拉你这样的人十几个来垫背,还是可以的。”

这话说得硬气,有理有据,关键是还有威胁。

无论司寇渊多强,在仙道天,他都要对楚寻道谨慎戒备,甚至戒慎恐惧的。

两人同等境界层次。

拥有媲美四方大势力的大道支持,在这里楚寻道之强,就是拓天境至高也不愿意轻易面对的。

“你说走就走了?”司寇渊冷笑道。

楚寻道冷冷的道:“我说走,就是走了,当然,如果你眼里的你们诸天联盟的大禁忌都是一

周口平坟断谁的龙脉 无删减完整版*

些蠢材笨蛋,连我们仙道天都走不出去,那我也没办法。”

司寇渊目光冷幽幽的道:“他何时走的。”

楚寻道站在至高仙殿门口,一股可怕的威势就压迫了出去,直接让司寇渊面色大变。

哪怕是没有动用大道,至高仙殿的威仪加持,仍旧让司寇渊忌惮的。

“你这是在逼问我吗?”楚寻道寒声道,“司寇渊,你要搞清楚你的身份,我们仙道天并不隶属于你们诸天联盟,而且,这里是仙道天的至高仙殿,是至高曾经生活的地方,你在这里耀武扬威给谁看呢,是要挑衅我们仙道天最后的底线吗?如果是,我可以满足你,让你体会仙道天的怒火!”

司寇渊怒目相对。

两人谁都不想让。

这一点,让大道宫内的张扬是很满意的,他实在是受不了当初赵如意面对陈北玄的样子,太憋屈了。

当然,楚寻道如此强势,也是有底气的,他毕竟代表着仙道天最后的底线,绝不容许践踏的,如果他撑不住,别人就会步步紧逼,慢慢蚕食的。

两大完美大禁忌对视良久,司寇渊哼了声,道:“楚兄风采依旧啊。”

楚寻道淡淡的道:“司寇兄行事却是不如从前了,失去了那份气度,更对诸天联盟的自己人都不信任了,呵呵,我是不是可以合理的推论,此刻诸天联盟在四方大势力联手围剿各大无上天中的战争中,吃亏了?还是说没有被人捞取的利益大?让你如此的急火攻心,这般气急败坏的来我这里撒野,想要发泄?”

司寇渊讥讽道:“空自执掌大道,对诸天之事却不了解,可笑之极,我诸天联盟岂能吃亏,那些无上天中本身就有一小部分早已暗中投靠我们,内外联手之下,我们诸天联盟获得利益最大,如今实力壮大,倒是你们仙道天,还看不清楚现实吗,与其如此僵持,不若向我们诸天联盟低头。”

楚寻道反问道:“你们诸天联盟敢接纳我们吗。”

司寇渊到嘴边的话愣是没说出来。

如今因为仙道宇宙的问题,仙道天早已成为众矢之的,属于人人眼里都渴望吃掉的大肥肉,偏生又都不敢轻举妄动,一方动,势必遭到另外三方的针对。

所以,仙道天注定是被四方大势力坐下来,共同商议决定命运的。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他们才剪除一些潜在的威胁。

没有威胁后,只有四方大势力雄霸诸天,就可以正式讨论仙道天的命运了。

司寇渊嘿笑道:“楚兄,你还是那么倔强,也罢,我就不隐瞒了,我来,不是为了陈北玄,就楚兄看上去一脸凶狠的样子,其实本身跟猫儿似得,哪里有胆量对陈北玄动手,我来,是为了……这个!”

他倏然用手一指远方。

一股力道倏然从手指尖冲出。

轰隆!

那相隔百万里之遥的大道宫的宫门倏然被他轰开。

“听说,仙道天又诞生盖世天才,我特来看看,是什么样子的天才,值得楚兄动用大道宫来栽培。”司寇渊笑道。

楚寻道大怒:“司寇渊,你敢!”

司寇渊大笑道:“没有我不敢的!”

轰隆!

回答他的是来自至高仙殿狂暴的道意之力,在楚寻道牵引之下,直接镇压在司寇渊身上。

司寇渊狂笑,忌惮,却不害怕,全身喷涌出无穷量的道意道光,强硬的抗衡。

当然,他始终是欠缺的。

这种至高生活的地方,至高淬炼过的地方,至高仙殿就是至高仙宝,更有大道加持之中,再有楚寻道发力之下,还是能够将司寇渊强硬的限制在这里,压迫的司寇渊颤颤巍巍,有种扛不住的迹象,坚持的很辛苦。

但是,司寇渊是狰狞的,他目的是牵制楚寻道。

给其他人创造机会。

楚寻道当然也是很清楚的,他冷冷的道:“蚀日堂!”

司寇渊狞笑道:“暗日天的人就是鬼祟,不知道他们是否会抓住这个机会呢,若是被他们抓住,你可不要怪我哦,我只是想看看而已,我可没想过要杀人的。”

楚寻道脸色冷峻,这就是四方大势力的无耻。

他们会想尽办法,随时随地的盯着仙道天,只要有任何可能让仙道天雄起的可能,都会提前扼杀的,决不允许仙道天有任何翻身的可能。

所以四方大势力彼此都默契的配合。

蚀日堂的可怕,大家都知道。

就算是自在天,诸天联盟在渗透暗杀方面,也达不到暗日天的蚀日堂的水准,所以司寇渊前来,就是故意给蚀日堂创造机会的。

事实上,也的确创造出机会了。

在大道宫门被他打开的瞬间,就有十几道身影如同鬼魅般闯进去。

全部都是巅峰仙皇。

其中还有禁忌仙灵夺舍的巅峰仙皇。

如此形成的战力,端的是可怕之极。

司寇渊笑道:“楚兄,你猜,里面的人还能活着吗?”

楚寻道冷然不语。

随后,相隔遥远仍旧被他们听的很清楚的惨叫声。

一声声,此起彼伏。

前后也就是呼吸之间,就没了声音。

司寇渊眉头紧锁,听着不对劲儿。

下一刻,张扬和冰玉颜从大道宫内走出来。

楚寻道笑了:“司寇兄,让你失望了。”

司寇渊面色冷峻,很意外。

就方才出动的仙皇力量,在他判断来说,不该失败的,而且更加不可能那么呼吸之间就被解决的,这需要走出来的两个陌生男女有多强才可以做到。

张扬微微一笑:“司寇渊,诸天联盟完美大禁忌,是诸天联盟第五宇宙的主宰,司寇一脉的力量尽皆在第五宇宙,可对?”

司寇渊冷冷的道:“是,又如何,你这蝼蚁,还敢威胁我不成。”

张扬淡淡的道:“我现在就去灭了诸天联盟第五宇宙!”

他和冰玉颜迈步遁空,消失。

司寇渊愣了,满是嘲讽的道:“原以为没杀死可惜了,居然自己去寻死。”

可是,他却发现楚寻道脸色大变,一种不好的感觉爬上司寇渊的心头。

楚寻道沉声道:“张扬,你这是逼我镇压司寇渊啊!”

司寇渊闻言一怔,随即惊怒道:“张扬?!他就是仙道宇宙的那个张扬!”

楚寻道没回答,而是一挥手,大道之力轰然落下,直接将司寇渊镇压的进入至高仙殿内。

“楚寻道,你要干什么!”司寇渊惊怒。

楚寻道淡漠的道:“这是你找死,为什么非要招惹张扬。”

司寇渊寒声道周口平坟断谁的龙脉:“你想杀我?”

楚寻道嘘口气:“我不想,奈何张扬逼我杀你。”

这一刻,楚寻道才明白赵如意面对张扬时候的感触,这是一个行事非常自我的年轻人,现在他都怀疑,当初张扬提议以他自己为诱饵引出潜伏着的蚀日堂死士,真实目的是在这里。

张扬就没有半点消停的意思。

喜欢诸天第一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