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银行行长到家吃饭不带套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土地公土地婆看起来矮墩墩的,满头银发,脸上挂着和蔼慈爱的笑容,很是富态的样子。

两人相互搀扶着,虽然走的很是吃力,但每一步都很坚定。

枔靖猛地想到若是几年前她还没有本体力量就来天庭述职的话,恐怕也是这个样子吧,当然,那个时候也不可能有土地公。

不过,既然是天庭召唤上来述职的,却又设置这样的仙梯,是不是不太友好啊?

小灵传音:“攀登仙梯就是自己实力的一种证明,本质上是神明对天道法则的领悟或者说融合程度,但凡那些从下界被召唤而来的述职的神明,在攀登仙梯时都可以选择放弃,然后就会直接前来接引仙子将请银行行长到家吃饭不带套他们引渡过去……”

枔靖了然,她收回视线,继续专心爬梯子。

枔靖爬的姿势不怎么优美但并不觉得累,只是当她到达第一层仙门时,发现魂体的精力值和体力都消耗非常严重,减少了将近一半。

就像普通人爬山一样,你体力再好,但仍旧会消耗那么多的量。

当她真正站在仙门下,发现其完全隐没在飘渺云雾中,连轮廓也看不见。

一阵仙风吹过,周围的雾气散了一些,正在极目观察周围情况的枔靖猛地一个激灵。

感觉心跳漏了半拍,整个人也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

巨人,一个穿着金闪闪盔甲,神情威仪肃穆的巨人就处理在仙门两侧。

仙门已经十分高大了,但他们的体型竟与仙门很配,就像凡人界城门下的守卫一样。

而枔靖刚才本来是想透过云雾近距离看看仙门长啥样,啥材质之类,没想到再定睛一看就发现一座堪比巍峨大山一样的巨人矗立,大大的眼睛如炬般盯着下方的人。

枔靖脑海中浮现第一个念头就是——熔岩魔王!当然这个看起来不仅穿着盔甲,面容看起来也充满正气。

她的传音都略略有些颤抖:“那个小灵啊,你之前说这仙梯会让所有神啊仙啊回归自己最本来的样子,那就是说不能使用神通改变自己的样貌和提醒咯?”

要说神通幻化的话,枔靖也可以像吹气球一样让自己变得这么大,但这里是仙梯,她刚才试了试,可是可以拔高一点身量,但加持在身上的法则力量更重。她不相信这些守门人是用神通拔高身体承受法则的压制。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

请银行行长到家吃饭不带套 完整版_

小灵:“这就是他们的本体。”又连忙补充:“天道下有无数文明种族,除了普通人类外还有巨人族,地灵族等等。巨人族天生神力……当然,根据力量与体型成正比来讲,你们普通人类至少要修炼到仙人级别恐怕才有人家的基础力量。”

枔靖又长长哦了一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巨人族,地灵族啊…她感觉自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不,应该还要震撼一点。

枔靖回过神,收回视线时下意识看了眼身后向下延伸的梯子,茫茫一片,之前和她先后爬梯子的人已经不见了。

她心中莫名浮起久违的情愫:就像她曾经那段苦中带甜的学习生涯,那些与她一同踏进校园大门的人,小学,中学,大学…读着读着就散了。当然,她在他们的生命中也是如此:走着走着就散了。

就在她踌躇感慨时,后方的阶梯上终于出现依稀的人影,其中竟然包括那两个土地公土地婆,还有三四个穿着白袍的,看起来气喘吁吁很是劳累,反正没有开始那般翩然若仙的感觉了。

枔靖看着看着,微微皱起了眉:咦,她怎么觉得这几个人看起来除了疲惫和没有仙气之外,还有些……不一样呢?

她原本记忆力就很不错,成了神以后就更好,见过的人就会记下。

这里一切对于她都是充满新奇,所以观察周围一切也更加仔细,包括这些和她一起登仙梯的人。

比如那两个土地公土地婆,刚才她明明看他们在登上仙梯时除了身形削微佝偻一些,以及面容上的皱纹更多了一点之外,但面容仍旧是慈祥温和的啊。

可现在,她发现两人的面容变得很是严肃,眉心处不自觉地轻锁,还有…神情中隐隐透着几分威严。

总而言之,脸上敛去谦和平易近人的微笑后,便有了几分戾气。

再看另外几个人,一个从俊朗青年变成满脸胡茬的中年大汉,也没了那份温润如玉的气质,取而代之的是满身的煞气。就是那种经过无数杀戮凝聚而成的特殊气场。

还有那个曼妙婀娜的女子,眼神犀利带着锋芒……

当他们看到枔靖看向他们惊异的表情时,他们也稍微愣了一下,脸上浮现一丝意外。

枔靖微微皱眉,收回视线反思,难道她……也变了?

她抬手一拂,面前出现一面水幕的镜子,一个穿着蓝色衣裳裤子,拄着拐杖女青年定定站立。

这正是她英勇救人前留给那个世界最后的样子,得体的五官,匀称的身量,但是,她自以为最为亲和的面容不自觉变得严肃了,没有刻意笑容的眼睛也比平时看起来更大一些,但眸子里透着坚韧和深沉,还有眉宇间的思索算计…准确地说,章没有任何表情情绪装饰下,她的面容看起来有几分阴沉!

阴沉?

枔靖心中倏然一惊,她不管是前世在同时甚至师父口中都是一个亲和热情的人,大家都说她这人会来事儿。

成了神以后,好像除了面对坏蛋时会不怎么掩藏自己外,平时不管是子民还是身边的伙伴,没谁说她这个土地婆阴沉啊?

枔靖意识到,恐怕,这就是她灵魂深处最本来的样子吧。她的确是一个心中充满算计的人,但又把自己伪装成和善宽容的样子…现在,她被天道力量打回原形了。

不,她不觉得天道力量的目的是把他们打回原形,她更不相信像灶神福神那样的法则之神的或是宽厚或是豪气的样子就是他们本来的样子。没错,她这种内心深沉充满算计的人并不相信别人笑容背后仍旧是笑着的!

所以,她也绝对不能然自己以这种面容示人。

枔靖当即开始调整自己的面容……这是她第三次调整,已经很有经验了。

眼睛微微眯一点,嘴角微微翘一点,一点就好,还有眼神要柔和,眉间不要皱起……

这次调整的时间有些久,也有些难度,就好像……她原本魂体就像还没有凝固的泥人,轻轻一捏就改变了。

而现在的魂体已经慢慢开始“凝固”了,修整起来有些吃力。

枔靖心中再次冒出一个念头:表情管理修整起来吃力究竟是因为她的魂体真的比以前更凝实了,还是因为仙梯上法则禁制原因?目的就是让大家保持最本真的样子?!

她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反正她是需要管理好自己的表情……她绝对不会让子民看到一个充满算计和阴沉的神明在庇佑他们。

算计只需要在心里就好,干嘛要写在脸上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在算计?!

好一会,当枔靖挥手收了面前水镜时,枔靖再次恢复那个沉稳又慈爱的土地神样子了。

她没有再看,转回头望了望没入白色仙雾的阶梯,重振精神,径直踏上第二层。

身后,那些几位神明没有继续攀登,然后从枔靖头顶飞过几个踩着云团彩带飘飘的仙子,将他们一一接走。

枔靖望了望头顶翩然飞远一团团祥云,脑海中莫名出现一个问题:这些神明都是来自下界各个凡人小世界,前来述职的,难道他们都在同一个大厅,两边是威严的天庭执法神明,然后听他们挨个儿地将过去功绩一一讲出?

这样会不会很耽搁时间?而且陆陆续续有小神进入又有述职完成的离开就?会不会显得整个大厅很忙乱?

事实证明枔靖的担忧是多余的,就在她一步步登上第二重第三重最高一层阶梯时,一座无比宏伟的宫殿出现在视线尽头。

除了身旁巍峨的拱门以及超级天门守卫者矗立着,周围全是白茫茫一片——所以,从第三重天门到宫殿之间并没有路?

头顶,不时有仙子带着那些小神飞向宫殿。

枔靖不想放弃,最艰难的梯子都爬上来了,没道理临到宫殿门口却要请仙子来接引。

她有些茫然地左右看看,这一刻很想身边多几个同行者。

枔靖试着施展神力,看能不能也飞过去,发现神力仍旧不能使用,她能用的只有魂体本身的力量。

小辛不仅来过这个天庭还去过其他分区的,但好像以前都是直接飞掠过去,压根儿就没想过这个问题。

小灵想了想:“枔土地,这个直接走过去就行了。”

枔靖重复一句:“直接走——过去?”

她把“走”字故意拉长,尾音抬高,与此同时用脚跺了跺地面,在凡人世界她感觉自己身轻如燕,不,是比燕子还要轻,完全没重量那种。但是在这里,她发现自己的灵魂体是有重量的,而且随着她完整攀登完三重仙梯,她的灵魂体愈加凝实,那种脚踏实地的感觉也越加明显。

简言之,她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在凡人世界里的凡人一样,脚踩在地上是实实在在的,刚才她回过头跳了一些阶梯,身体直接掉在第二层,身体根本不能悬浮起来。

所以,当她听到小灵说直接“走”过去才感觉很不可思议……在第三重仙门与仙庭的执事中心之间可是一条超级鸿沟,不能御空而行,这要是直接掉下去的话她会落到什么地方去呢?

枔靖脑海中自动脑补出以前看过的那些影视剧,好像他们就是站在一个啥平台上纵身一跳,然后就落到凡人界,或者掉进啥修罗界域之类…光是想想心里就有些发憷。

“嗯,走过去就行了。”小灵很是理所当然地重复道。

他见枔靖还在原地犹豫不定左顾右盼,以为在欣赏风景,毕竟很多第一次来到天庭述职的都这样,于是也没有继续催促。

然后看见对方在原地转了两圈后又跑回梯子,双脚并拢一跳,再跳,然后又爬回来……如此往复了几次。

小灵很是疑惑:枔土地迟迟没有走过去,难道是因为在凡人界成为魂体时间久了,没感受到重力,想多体验一下爬梯子的感觉?不过,仙梯对魂体的作用只有第一次爬的时候才有效,此后不管爬多少次也不能再凝实魂体了啊?要不然那些走魂修路线的各方神明们还不天天都来爬梯子锻炼身体啊。

小灵想不明白这个杀伐果断又很有逐渐决策的枔土地这番操作,大概是他的思想境界还没达到吧,所以无法领会到其中深意。

于是枔靖在来回折腾的时候,她的拐杖空间里安静极了,田原和夭夭惊讶地看着她的动作,小辛和小灵也静静地看着……

枔靖来回试了几次,发现在仙门平台之外都没有任何变化……她将身体重心压后,然后伸出一只脚往前探去,穷尽她的腿长,不,她甚至顶着法则压迫的力量还将腿拉长了一点,她也没有探到那片虚无中有任何阶梯啊绳索啊或者其他可以渡过去的东西,而在她将腿收回时明显感觉到划过虚空时的失重感,她毫不怀疑,若是她就这么一脚踩空下去的话,她肯定会掉下去的…

一想到这虚空下面未知空间,她感觉腿都有些发软了,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

此刻,她是多么希望有人过来,然后就可以看对方是怎么前往那看得见却摸不着的宫殿了。

可梯子上依旧空无,一个人都没有——都怪自己刚才爬的太快了,真是高处不胜寒啊。

枔靖自己摸索了半天无果,转念一想,小灵不可能骗自己啊,已经到天庭了,完全没这个必要嘛。

枔靖最终还是嗫嚅着再次向小灵询问:“那个小灵啊…刚才你说从这里直接走到宫殿就行了…”

小灵一脸惊异地:“是啊…”

喜欢穿越小小土地婆请大家收藏:

枔靖长长呼出一口气:“所以你一直在找那个将你们分开的相似的世界气息,正好发现我身上有,所以才跟着我。”果真如此啊。

小灵:“其实我跟着灶神已经一千多年了,这期间我看到很多事情也弄明白了很多道理。我知道那个强行要抹去别人的灵而当自己法器和工具的并非天道正统,绝大多数是尊重生灵的。我还知道那是一个与我们现在截然不同的天道体系,随着我这些年的调查发现,那个世界把自由平等当口号,实际上那只是少数神人们的特权,而绝大多数生灵都是他们的仆役,而且被他们奴役还要跪着为他们唱赞歌的那种。我便坚定决心要将清清救出来……只是……”

小灵说到这里,抬头定定看着枔靖,很是认真地说道:“其实你并不是我感应到的唯一有那个世界气息的人…”

枔靖又哦了一声,眼睛也微微张大。心说,既然我不是第一个却端端找自己,莫不是因为她的人格魅力更大?

小灵:“他们…都是把那圆环法器戴在身上,或是当坠子挂脖子上或是直接套在手指上…就算他们用自己强大法力压制住那个世界的气息,但是却逃不过我的感应。我亲自感受过那个世界的力量,就算再坚定的意志若经年累月被侵蚀的话也会出现松动。所以…”

枔靖又重重拍了拍对方肩膀,道:“谢谢你这么信任我,虽然以我现在的实力也无法给你保证什么,但有点还是可以承诺的,我一定会尽力帮你找到清清的!”

良久,两人才从刚才的气氛中恢复过来。

枔靖想起一开始的话题:“对了我第一次来天庭,这里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

小灵与枔靖开诚布公后整个人都放松不少,少年脸上浮现本该属于他的自信和活力。

“枔土地放心就是,在这里若是你要去迎合的话那么永远都有你迎合不了的,永远都有你适应不了的规则,所以你唯一需要遵守的就是天道规则。其他一切……当然前提是你不要想着去融入他们的圈子的话,你完全可以无视其他所有一切。”

枔靖看着

请银行行长到家吃饭不带套 完整版_

小灵说这话时下意识挺直腰背,双手背在身后,明明还带着稚气的脸上竟然透出意气风发和老成之感。

他像是想起什么,回过头正好迎上枔靖的目光,咧嘴一笑并放下双手垂于身侧,“呵呵,枔土地放心,你现在可是拥有一个世界作为后盾,而且有天道规则保护弱势群体,只要不先动手,谁也奈何不了你。”

枔靖拍了下对方脑袋:“不用那么拘谨,自然一点,不然别人还以为我在虐待童工呢。反正有你这个天庭小百科在,我怕什么。”

如果将凡人世界只能依附与地面生活比喻成平面世界的话,那么神鬼的世界就是一个立体世界。

和云洲界域的中转站一样,各个方位都有一座座的浮空岛。

更大,被更多云层笼罩……所以在这里必须要有一副三维地图才行。而且这个地图还是分为一个个的区域,除了中心的天庭核心管理区域没有地图,以此为中心的上下左右前后六个方位都有。

一份地图一千能量,如果是普通生灵修炼而成的神或者仙的话,购买的时候对方就会将其传入你的识海中。

如果是类似枔靖这样是通过神牌成为神仙的,则直接将地图传入到神牌的【地图】中,就会在附页出现【地图碎片】,打开相应的碎片就能进行定位。

枔靖和小灵一边聊着一边从传送阵旁边的休息区出来,然后就有专门兜售地图的小仙儿热情地迎了上来。

一个看起来大概十六七岁的穿着薄纱,云鬓高耸,身姿曼妙的小仙女儿翩然掠到枔靖面前,脆生生地道:“神君请留步……想必这位神明是第一次到天庭的吧,这里地方有些大,不妨买一份地图吧?”

枔靖顿时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难怪人们都想成仙呢,这天上随便一个卖地图的仙女都如此好看。

不过她还是理智地拒绝了,“多谢仙子,我们暂时不需要。”

仙子微笑着施了一礼“好的。”然后又翩然离去,去向下个兜售。

枔靖想的是,这地图一个区域的就要一千能量,虽说她现在每天坐着都有上百万…不现在应该至少有一百多万的进项,但这些都是一点一点积攒来的,以后用能量的时候多着呢,可不能随便乱花。

再说,旁边就跟着一个天庭的小百科,到时候她把整个天庭都逛个遍,自己绘制一幅更完整的地图,融入到她的【地图】中岂不更好。

现实告诉她,天庭不是她想逛就能随便逛的。

每个区都设置了层层禁制,必须要确认身份并且有进入的资格才行。

所以枔靖原来想象中的神仙在天上随便飞来飞去的基本上不可能,就算是上神真神至高神……也不是哪哪都能去。

当然,对于他们而言只需要报上名号对方就会大开方便之门。

枔靖目前可以前去的有两个地方,一是巽位的交易中心,只要报备就行。二是中心行政区,就是至高法则晶璧和众神仙处理日常事务的地方,枔靖递上下界小神述职就能进入。

枔靖和小灵推诚置腹聊了后正准备前往交易区,然后她就接到了天庭通过神牌传给她的【邀请函】,让她前去述职。

都到了天庭上了,让她去述职再不去的话那就太不识时务。而且是公然与天庭权威做对。

枔靖从小灵的科普中知道,先前给自己使绊子的都是些不入流的执事,就像凡人界某些地方的办事员比真正当官的还要有官威一样。

于是直接前往中心区,在小灵的指引下,说就在“前面了”,但是她飞行了半天才看到在云雾涌动中隐约耸立着一座异常宏伟白玉大门。

在飘渺的仙气中恍惚有一层层的阶梯一直往上的延伸。

小灵道:“这就是凡人界口中的仙梯,有三重门三层阶梯,若是天庭的高等位神仙可以直接飞行,但从其他小世界前来不管是精怪修炼者还是神明,都必须经过这仙梯和仙门。”

枔靖嗯了一声。

他又解释道:“其实也不是每次都需要走这三重仙梯三重仙门,只要能一次性经过三重仙门,那么下一次就不用了。”

枔靖又应了一声,此刻,她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她压制在台阶上,当双脚落定台阶时那种力量便消失无踪。

既然这是天庭规则的一请银行行长到家吃饭不带套部分那一定有其存在道理,于是便落在地上,准备安心地一步一步往上走…

回想多年前她心中无比渴望的仙庭,想走出那个小地方看看外面的世界……而当这一天到来时,她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当初那么迫切,更多的是一种感慨。

因为这是她的实力顺理成章将她推到这个地方,而不是谁的施舍。

述职是一个地方神明对至高法则最基本的尊重……嗯,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以前枔靖是觉得有很多迫切需要处理的事情,这些事情有些远,不着急。但现在已经站在这里了,她觉得是时候去求证那个猜想!

置身其中,枔靖才真切感受到仙梯的广阔,每一阶大概有两尺高,六尺宽,而向两侧则延伸数千米…反正在枔靖视线中枳看到梯子隐在雾气中,往上也看不到尽头。

之前远看的时候并不觉得什么,就是比普通梯子更宽更长了些,但真正站在上面,枔靖生出一种错觉——她被缩小了。

若是按照她原本的身量爬梯子的话,每一阶好像有些高,若是把身体拔高一点的话,那股无形的力量又会出现让人很疲惫。

枔靖觉得这仙梯对小个子的人也太不友好了吧,连梯子都整这么高。

就在这迟疑时,比她先一步登上仙梯的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看他们双手拎着繁复袍服下摆,身体左一摆又一摆走远了。

而身后还有陆陆续续的神仙行来,他们看到踌躇不前的枔靖,忍不住上下打量一番……也不知道经过神通美化后样子都这么寒碜,要是经过仙梯的返璞归真后会什么样子呢。

他们深吸一口气,就像是下定很大决心一样,然后拎起裙摆,准备……爬吧。

枔靖收回视线,她突然间感觉自己穿着的裤子除了看起来没人家那么飘逸之外,好像更适合爬梯子呢,她根本不需要浪费双手去拎着,前面倒是拎起来了,后面还拖曳着长长裙摆缀着…也不知道拖着重不重?想来这里不是神就是仙,而且那些袍服一看就不是普通面料。

枔靖收回思绪,不再管别人的闲事,初来乍到,管好自己就行。

因为台阶的确有些高,枔靖爬的每一步都需要一手撑着膝盖,一手拄着拐杖。

好在除了姿势不怎么优美之外,一切还好,神力是用不上,但是她魂体力量足以,还挺轻松。

先前还跟在枔靖身边一路科普的小灵渐渐的话变少了,枔靖回头看去,见对方此刻气喘吁吁,身体也摇摇晃晃的。感觉不是最优朝气的少年,而是垂暮的老人在爬梯子。

枔靖想着刚才在自己身上感受到的力量和限制,立马想到了什么,关切地问:“是不是只能以自己的本体才能通过仙梯?”

小灵站在台阶上,他这次独自爬了十多阶,上次只能爬六阶,有进步。

他缓口气才说道:“差不多这个意思,不过本体并不单单指修炼之前的,也表示化形之后的原本样子。一般精怪修炼的各类小仙都有将自己幻化的神通,但在这里一切都是最本来的样子…你看那个人…”

枔靖顺着小灵的话朝身后看去,一个身穿白袍,飘逸黑发披撒身后,形容俊朗的男子朝这边走来,到达第一阶梯子的时候身体就像痉挛一样不受控制地抖动起来,皮肤下的肌肉也不断鼓起或者凹陷下去……他好像也对这样的反应很习以为常,

先前几乎跟枔靖一同踏上阶梯各路神仙,此刻也都不同程度变了样子,有的个子变小了,有的变胖了,有的变黑了……

总之,除了他们身上白纱一般的袍服还有些仙气儿之外,看上去就跟大街上的普通人没啥区别。当然,就算褪去俊朗靓丽的容貌,肤质还是不错的,没有色斑暗沉痘痘之类。

就在枔靖回头时,他们也正好看到这个穿得像乡下老太太不知道那个地方来的小神,竟然在返璞归真阶梯上一点也没……变形哩?!

枔靖亲眼见证这些人从刚才一个个俊男靓女的翩翩形象到普通人的样子,眼睛蓦地瞪大,不过她还是很好管理自己的表情,连忙将视线不着痕迹地滑开,落到小灵身上,说道:“那个…不好意思哈,之前没想到这个问题…”

她一边说着一边轻快地跑回几级梯子,将小灵拉回拐杖空间。

若是法则之神直接招一团祥云将对方拉上去,现在就连枔靖自己都需要一步步地爬,所以还是回到拐杖空间。好在拐杖本来就是神牌出品的东西,自然也被这个法则所接受。

那些小神小仙的视线,便随着小灵变成一道流光进入拐杖空间而聚焦在那柄看起来跟枯树枝没啥区别的拐杖上面。

大家真切意识到人不能以貌取之,就连拐杖也不能——就连他们炼制的最高级的灵兽袋,在这里也会被拦下来,里面的灵兽要么自己爬仙梯要么就只能留在这里。

心中不约而同浮现一个想法:这个看起来没一点神仙范儿的家伙究竟是谁?这十方世界中怎么就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呢?

一道略带苍老的声音从斜后方传来:“请问这位神君,可是耀蓝星的那个土地神啊?”

枔靖爬梯子的动作顿了一下,顺着声音看过去,在隐约的薄雾中,距离她四五个台阶站着两个穿着打扮跟她差不多,也同样拄着拐杖的……老头老太太。

咦,真的土地公土地婆?!

喜欢穿越小小土地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