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适合一个人看的黄台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被点名的下人赶紧从地上跪爬到门口,卖力的拔着门口的草,心里祈祷皇太孙因为他如此听话放过他。

其他人依然颤抖的跪在地上,管家也不敢吱声了,额头的血都不敢擦,纳兰二爷也不敢言语。

就在门口的草被拔干净的时候,霍飞带着罗管家回来。

罗管家恭敬的给独孤云倾施礼,“草民叩拜殿下。”

“起来吧!”独孤云倾抬了抬手。

罗管家从容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恭敬的立在一旁。

“锦王府的各项事宜现在如何?”独孤云倾问道。

“回禀殿下,除了锦王府里的事,都是草民在管理。郡主带着世子离开时吩咐老奴,如果有人想要夺权让老奴就让位,但是王府所有产业不能交出去,依然是老奴管着。府里的人要是就在府里折腾,每月可以按照之前给生活费,要是折腾出府外了,不用客气,直接断了他们的生活费。郡主说,王爷尽心培养他们了,不成材是他们太废物,如果连自己的妻子孩子都养不起,活着已经没有什么用了,不管怎么说也是堂堂男子,离开王府活着是没有问题的。”

罗管家的话,就像一个响亮的耳光,啪啪的打在二爷的脸上。让他羞愧极了,心里也愤恨极了。

原本他以为锦王夫妻去了那里,回来的可能性很小,世子病弱郡主又不得皇太孙的喜欢,他们二房就要崛起了,谋算好的话,可以继承王爷爵位。

到时候他就不是白丁了,而是九幽帝国的王爷,就算不能世袭,后代子孙也富贵不愁了。

可是现在看来,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

从皇太孙的举动来看,这是明晃晃的给世子郡主来撑腰了,而他们不把锦王一家居住的院子当一回事,荒芜成这个样子,怎么解释也说不清了,看来今天不能善了了。

“锦王离开前有没有什么吩咐?”独孤云倾又问道。

“有,王爷留下一封信,叮嘱如果殿下来给世子郡主撑腰,就把这封信交给殿下。”罗管家道。

“拿来。”独孤云倾伸出手。

罗管家闻言立即从乾坤袋里拿出一封信来,双手呈上来,他这样说了独孤云倾还要看这封信,就说明他是来给郡主和世子撑腰的。

独孤云倾接过信,打开看起来。

纳兰二爷听说锦王留下一封信后,心顿时提了起来,不知道锦王这封信的意思是什么?但是他心里有鬼呀,纳兰家族的事儿他很清楚,经不起折腾的,现在他有些后悔了,如果老老实实的等到他们姐弟两个都处理完了,或者直接把罗管家杀掉,就没这些事儿了。

他不是没想过杀掉罗管家,是他杀不掉,先不说罗管家的修为不弱,还有人保护着他。杀不掉罗管家锦王府的产业他就拿不到,这是他这一年来非常头疼的事儿,现晚上适合一个人看的黄台在好了,不但没解决,一切都要成泡影了。

他偷偷的抬头看了眼独孤云倾手里的信,身子顿时抖的更厉害了,完了,这回真的完了。

独孤云倾看完信看着纳兰二爷道,“原来如此,难怪你们如此不顾念亲情,根本就没有血缘相连,怎么会有亲情呢?”

纳兰二爷一下子瘫在了地上,锦王留下的这封信是什么他很清楚,纳兰家的这点秘密已经暴露了。他看到信纸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什么了,这是当年他们跟锦王签订的协议。

当年他们兄弟三人出去打猎,救了受伤的锦王,当然了,那时锦王还没有今日的地位,不是什么王爷。

本想给些钱财报答他们相助之恩,但是兄弟三人看出锦王不是池中物,不要钱财,要让锦王给他们一个成为人上人的机会。而这个机会就是和锦王成为一家人,锦王负责他们求学修炼的费用,至于他们能走到那一步,就要看他们自己了,但是锦王不能扔下他们不管。

自然了,这也是有条件的,因此有了这个协议。

协议上写明了,锦王给他们提供财力支持,他们不能做背叛锦王的事,如果做了按照轻重处罚,轻,断绝一切关系,归还纳兰姓氏,以后他们如何跟锦王没有任何关系,重,锦王会毫不留情。

因为锦王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姓氏跟他们一个姓,他们兄弟三人为了摆脱命运,放弃了自己的姓氏改姓纳兰。

[标签

晚上适合一个人看的黄台全文阅读/

:p标签]于是,锦王有了三个弟弟,三兄弟老大就是现在的纳兰二爷,老二就是纳兰三爷,老三就是纳兰四爷。

十一年前,纳兰荣赫出生时,这个协议就差一点生效,是纳兰二爷和四爷狠心放弃了三爷,才保住了他们兄弟两个的荣华富贵。

原本他们觉得锦王夫妻离开了,那个协议也就没人知道了,也自然就失效了。想不到锦王防着他们早就留了一手,居然把这个协议留给了罗管家。

最可恨的就是这个罗管家油盐不进,他们怎么贿赂都不行,对锦王忠心耿耿,他怎么也收买不了。现在好了,恐怕都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他在心里祈祷,皇太孙会看在这是纳兰自家的事不插手,这样他们就还有机会找救兵。

独孤云倾把协议收起来,对罗管家道,“既然锦王已经做好了安排,对他们也仁至义尽,就按照协议上写的办吧,顶着纳兰家的姓氏,享受着人家爹给的好处,做着害人家女儿的事,这样的败类,不多了,我会跟皇祖父说,向天下宣告,收回锦王当初赠与他们的纳兰姓氏,改回他们自己的姓氏,赶出皇城,永生不得入皇城,子孙三代不允许入朝为官。”

独孤云倾不想他们姐弟两个回来还要处理这些糟心的人,他替他们处理了,谁也不敢说他们一个不字,毕竟姐弟两个都被逼走了,有家回不得。

“是。”罗管家淡定的道。

纳兰二爷这回是真的瘫在地上了,皇太孙这是釜底抽薪,一点机会也不给他们了。

享受惯了,离开锦王府,他们怎么活?

独孤云倾没有看他们,这些人自然有罗管家处理,他伸手推开了院门。

喜欢神弓战妃请大家收藏:

国师长出一口气,意味深长的看了独孤云倾一眼,“但愿我今生第一次违心做的事,殿下不会让我后悔。”

独孤云倾不知道国师为何语气这么沉重,这番话背后隐藏着什么,但是他自己问心无愧就好,答应国师的必然做到。

“只要国师所求一直都是独孤家的江山、九幽帝国的昌盛繁荣,国师就不会后悔。”

独孤云倾的意思很明确,那要看你所求是什么,要是真的如你所说只是求九幽帝国独孤家的江山,这一点你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

国师笑了,“有殿下这番话我就放心了。”

话落又道,“走吧,殿下去忙自己的事吧,我要进宫去见皇上,该说的我都会说,但是至于消息怎么传出去,那就看殿下自己的本事了。”

“好,辛苦国师了。”独孤云倾再次道谢后先一步离开了国师府。

离开后,独孤云倾没回东宫,也没去见皇祖父,而是去了锦王府。

锦王府守门的人听到敲门声语气很不耐烦,“谁啊?”

霍飞眉头一挑,锦王府的下人都这么嚣张吗?连最起码的礼节都不懂吗?看来,没有个正经的主子就是不行啊。锦王在的时候,锦王府的下人可是很守规矩的。

“皇太孙殿下。”霍飞语气冷冷的道。

里面的人大笑道,“骗谁呢?皇太孙殿下怎么会来锦王府?我倒是看看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打着皇太孙的旗号来锦王府门前行骗。”

说话的时候门打开了,那张将狗仗人势演绎的淋漓尽致的脸,在看到独孤云倾的时候,又将狗腿演绎到了极致,变脸的速度那个快呀,真心让霍飞佩服极了,朝堂那些处事圆滑的朝臣,也不及他变脸的速度自然而然。

“奴才叩见皇太孙殿下。”他五体投地跪在地上,那个恭敬那个虔诚,好像刚才嚣张的人不是他。

独孤云倾看都没看他,更没让他起来,双手背在身后,直接走进了锦王府大门。

霍飞跟在他身后,走过跪在地上的人跟前,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往前走。

可是就是他停的这一下,让地上跪着的人,颤抖起来,因为他知道,自己这次闯大祸了。

眼睛的余光看着两人走进府里,他也不敢起来,依然跪在地上,等候处置。

府里其他下人,看到皇太孙殿下来了,再看到外面跪着的人,有机灵的立即跑去禀告锦王府的管家。

这回可真是惹大事了,得罪的可是皇太孙殿下。虽然皇太君殿下不喜欢锦王府的郡主,但是皇太孙的身份摆在那儿,越是这样,他们锦王府越是得罪不起的。要是真的喜欢郡主,自然会爱屋及乌。

很快,锦王府的管家急匆匆的跑来了,身后还跟着几人,可以清晰的

晚上适合一个人看的黄台全文阅读/

看到他满头大汗,这一头汗自然不是热的,是吓的。

“叩见皇太孙殿下。”扑通通所有人都跪了下去。

独孤云倾站住脚,冷冷的看着他们一眼,片刻继续往里面走去。

管家有些懵,皇太孙没让他起来,他这是起来还是不起来呢?

可是看到独孤云倾走的方向,他什么也顾不上了,赶紧爬起来,跟了山上去。

还没忘记吩咐身旁的一个小厮留下等纳兰二爷,好告诉二爷赶紧想办法应对皇太孙。

锦王府的管家战战兢兢地跟在独孤云倾和霍飞的身后,不知道皇太孙来王府的目的,但是看他走的方向,应该是锦王一家住的院子的方向。正是因为如此,他才那么害怕,因为锦王一家四口住的院子已经一年没有人收拾过了。

不对呀,锦王夫妻一年前就离开了,世子和郡主也在一年前离开王府,去桃花城他们舅舅家了,皇太孙突然来这里是想做什么?

最重要的是皇太孙殿下也没来过锦王府啊,怎么对锦王府的路这么熟悉?

独孤云倾一路来到锦王一家人住的院子。

站住脚看着院门前茂盛的杂草,凤眸中爆发出无法容忍的怒火,一年而已,王府的主子住的地方都荒芜成这个样子了?他们连面子上的事都不愿意做了,嚣张成这个样子,难怪他们姐弟两个在父母离开后,毫不犹豫的离开去了他们舅舅那里。

他一直以为,这些人只是暗地里做些动作,原来已经猖狂到如此地步了。

这时,纳兰二爷擦着额头的冷汗一路小跑的赶来了。看到独孤云倾站在野草丛生的院门前,他的心咯噔一下,腿一软就跪了下去。

管家和一众下人也都跟着跪了下去。

“殿下,草民迎接来迟,请恕罪。”纳兰二爷哆哆嗦嗦的道。

锦王府,除了锦王,几位爷都没什么出息,依靠着锦王府府的名头在皇城里混,所以只能自称草民。

独孤云倾转过身,看着跪在地上的纳兰二爷,“本殿下记得王府的管家不是他。”

纳兰二爷抖得更厉害了,哆哆嗦嗦、磕磕巴巴的道,“回禀殿下,罗管家趁着锦王不在偷盗府里财物,看在他在王府多年,没有惩罚他,但是这样的人王府不能用了,就让他离开了王府。”

独孤云倾看了眼霍飞,“去把罗管家找回来。”

王府的管家是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会贪图王府的财务,他是锦王培养出来的人,不会因为锦王不在就背叛的。

霍飞应声后转身离开。

纳兰二爷吓得魂都要飞出来了,立即道,“殿晚上适合一个人看的黄台下,新找来的管家做事很周到,人也老实,有什么事殿下直接吩咐他就好。”

“周到?老实?周到到守门的人嚣张到一点礼节都不顾,老实到王府主子的院子杂草丛生,也不让人收拾?他知道王府的主子是谁吗?连主子的院子都照顾不好,这样的人留着什么用?”

纳兰二爷脸都白了,完了,皇太孙这是来给锦王撑腰来的。

“殿下,饶命。”管家听了独孤云倾的话,拼命的磕头求饶,额头都磕出血来了,也没停。

他原本就是纳兰二爷的人,早就觊觎王府管家的位子,如今好不容易实现了愿望,这刚一年多点,不但要失去管家的位置,看样子小命都要不保。

独孤云倾看都没看他,指着一名下人道,“你过来,把门口的草拔干净。”

喜欢神弓战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