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足三个月没有婴灵*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霜降天寒,更深露重。

肖家,桌上摆放着热气腾腾的羊汤,肖家三口围坐在餐桌边,气氛显得诡异且尴尬。

至于罪魁祸首许阳州,正半蹲着逗猫。

“冬冬,看电影的事,你不跟我们解释一下?”肖妈妈紧盯着自己儿子,“你到底是跟谁一起去看的?是女生吧。”

不足三个月没有婴灵了异性,他用不着这般遮掩。

肖冬忆点头。

许阳州诧异看向他,“是你的相亲对象?”

“不是。”

“老肖,你可以啊。”

肖冬忆扭头,剜了他一眼:

你特么能闭嘴吗?

肖家父母对视一眼,震惊之余又老怀欣慰:

儿子终于出息了,知道主动约小姑娘看电影了,不错不错。

肖冬忆一看父母笑容就知道他们误会了,“爸、妈,你们别想太多,跟我看电影的,是我的租客,原本她想请我吃饭,因为相亲我拒绝了她,后来又偶遇,然后……”

“又是租你公寓的那个小姑娘?”肖妈妈质疑。

“妈,您别乱想,我跟她真的没什么,就是普通朋友。”

“你会和普通朋友去看电影?燕京这么大,想偶遇一个人还真的……不太容易。”

“不信你问阳阳,这个人他也认识。”肖冬忆扭头看向许阳州,“就是周小楼,你帮我解释一下。”

许阳州挠了挠头发,“我和她不熟,联系方式都没有,我怎么知道你俩关系如何。”

“许州州!”

“不过你真的挺奇怪,你怎么会想到邀请自己租客去看电影啊?”

“……”

卧槽!

许阳州,你简直是个猪队友。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你特么不出现,不该出现的时候,你倒是来了。

让你帮忙说两句话,你居然能把事情搅和成这样?

越描越黑,真是好本事。

肖妈妈见状,倒是噗嗤一笑,“冬冬啊,无论是普通朋友,还是其他关系,你老实告诉我们,我跟你爸又不会多说什么,你藏着掖着干嘛!”

“我们确实着急你的婚事,也不会逮着一个小姑娘就让她嫁给你,你怕什么啊。”

“我跟你爸又不会去打扰人家,是吧,孩子他爸!”

一直没说话,低头喝羊汤的肖爸爸,应声点头。

肖冬忆刚松了口气。

就听父亲问了句:“那小姑娘多大年纪?”

肖冬忆嘴角狠狠一抽。

果然,

这两人还是对周小楼产生了兴趣。

而此时,他的手机忽然震动,肖妈妈就坐在他边上,抬眼就扫到了上面的来电显示,【周小楼】,这不就是租房子的姑娘?

“愣着干嘛?接啊。”肖妈妈笑着看他。

肖冬忆拿起手机,离开餐桌,走到另一处接听。

这行为,落在肖家夫妇眼里,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喂?”肖冬忆按下接听键。

“你到家了吗?”

“到了。”

“那就好,我就想确认一下你是否平安到家……”周小楼抿了抿唇,“我今晚很开心,你早点休息。”

“你也早点休息。”

肖冬忆挂了电话后,父母也没再追问他其他事。

只是看他的眼神,多了些揶揄的味道。

肖妈妈看了眼墙上的时钟,“阳阳,很晚了,今晚留在家里住吧。”

许阳州还没开口,就被肖冬忆截断了话,“他要回家,我送他!”

说完,“拎”着许阳州。

强行把他拽出了自己家。

到了门外,一小股寒风扑朔而来,冻得许阳州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真冷。”

“谁让你穿这么少,活该。”

许阳州穿着毛衣,看着保暖,却防不住风,一吹就透。

“这种时候你不该脱下外套,给我披上?”

肖冬忆看着他,那眼神,宛若在看智障。

“你对小姑娘也这样?如果是女生跟你说冷,你也这样?”

“明知道冷,她自己不会多穿点衣服?”

“卧槽,”许阳州诧异,“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情商这么低!你以后千万别说,是因为时渊在你身边,才导致你单身。你是凭实力单身的。”

“我怎么了?”

“如果一个姑娘这么跟你说话,请你把衣服脱给她。”

“我也会冷。”

“你一个大男人,你冷个屁啊!”

“在正常情况下,成年人体温在36度到37度之间,男女之间并无太大差别,不存在男人体温一定高于女性,男人不怕冷一说。”

“我在教你做人,你特么居然跟我聊学术?”

许阳州脑壳已经隐隐作痛。

“常识而已。”

“……”

许阳州疯了,搓着胳膊,钻进了自己的车里,“我懒得和你废话,就你这死样子,哪个姑娘瞎了眼才会看上你,你只配单身。”

说完,某人直接调转车头,扬长而去。

驱车回家的路上,还打电话给陆时渊控诉。

“……你究竟是怎么和这种人做同事的,我都快被他气死了!”

陆时渊笑着,“我也是最近才发现他情商低。”

“他是不是写论文把自己写傻了?”

“这个锅,论文不背。”

在陆时渊挂了电话后,很快又收到了肖冬忆的电话,此时已接近11点,这个时间,他以为某人是要跟他聊聊相亲或者周小楼的事。

不足三个月没有婴灵*

结果,

他一开口就是:“时渊,有几个论文上的问题想和你讨论一下。”

这种事,肖冬忆常干,陆时渊以前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忽然开始同情周小楼。

也得亏这小姑娘乐天开朗,若不然,哪个姑娘受得了他。

**

翌日,铭和医院

肖冬忆昨天熬夜修改论文,上班时难免精神不济,买了杯热咖啡,又给陆时渊带了一份,“你什么时候去我家接猫?”

“下班吧。”陆时渊正在翻看一份手术方案。

“你今天有三台手术,能按时下班吗?”

“不确定。”

如果按照既定的手术计划,陆时渊能够按时下班,这都是建立在一切顺利的基础上,一旦进入手术室,便没人能保证发生什么。

“那怎么办?你的猫也不能一直放在我家啊,它掉毛太严重了。”

最关键的是,这小家伙太难伺候。

简直就是请了个猫祖宗回家。

撸猫的快乐他没享受到,但是铲屎的快乐他倒是体验到了。

“今晚意意在那边,你下班早,可以先把猫送过去。”

“我今天也有两台手术,还有个学术讨论会,我可能下班比你还迟。”

陆时渊也打算把陆小胆接回去:

“如果我不能按时下班,就让意意去接它。”

“那也行。”

陆时渊第二台手术结束时,已超过了预计时间,肯定不能按时下班,便发了信息给苏羡意,让她抽空去接陆小胆。

【好啊,你把肖叔叔家的地址发给我。】

陆时渊便把地址,以及肖妈妈的电话给了她。

下班时间一到,苏羡意收拾东西,刚到停车场就接到了周小楼的电话。

“你电话怎么来得这么准?”

“掐着点的,晚上跟你家陆舅舅有安排?”

“他有手术,还在忙,没什么安排。”

“那陪我去逛街,我想买几件新衣服。”

女为悦己者容,周小楼以前不太在意形象,如今倒是分外注重,今早打开衣橱,竟找不到一件让她满意的衣服。

主要是她也缺几件御寒的衣服,燕京的冬天,来得真的是太急。

“可是我还有点事。”

“什么事?”

“去接小胆儿。”

“我陪你去呗,然后你陪我逛街。”

“可是……”

“什么?”

“小胆儿在肖叔叔家。”

周小楼声量忽然提高:“意意,我还没准备好见家长!”

苏羡意头疼:

姐妹儿,你想多了,没人让你去见家长!你能不能不要给自己加戏。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原本周小楼还觉得这种虐恋挺凄美,听他这么一说,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肖医生,有没有同事和病人说你不解风情?”

“他们都说我

不足三个月没有婴灵*

平易近人,还很幽默。”

周小楼笑出声,“你喜欢看什么类型的电影?”

“战争,科幻的吧。”

“过段时间有部科幻电影要上映,到时候一起去?”周小楼表面大大咧咧,其实内心慌得一批。

肖冬忆倒是点头一笑,“可以,不过我不确定什么时候有时间。”

“没事,时间可以另约。”

“那也行。”

周小楼内心雀跃不已。

居然还能约到下次!

原本不算熟悉,还挺拘束的两人,在经过这一晚的相处,似乎没有了以前的生分客套,倒是亲近许多。

两人都是话多的人,一聊起来,竟有些没完没了。

送周小楼到公寓单元楼,目送她进去,瞧见自己公寓的灯被打开,肖冬忆才驱车回去。

而周小楼站在窗口,看着他红色的车尾灯消失在夜色中,嘴角轻翘。

——

肖冬忆到家时,已是晚上十点多。

想着今晚发生的事,还觉得挺好笑,自己怎么都没想到,会被一个小姑娘给“救”了。

当他打开门,意外的

客厅灯火通明,发现父母还没睡。

陆小胆倒是趴在一边的小窝里,早已睡着。

“爸妈,还没休息?”肖冬忆低头换鞋。

“有点事。”肖妈妈笑着看他。

“相亲的事?”

“是啊。”肖妈妈叹息着,“你说相亲嘛,条件各方面肯定要据实相告,我去问你刘阿姨,为什么要隐瞒那姑娘的情况,结果她也不知道,也是别人介绍的,后来去问了那家人,你猜她家是怎么说的……”

“说了什么?”

“说我们事先没问,所以就没说。”肖妈妈轻哼着,“你听听这话,简直是欺负人。”

肖冬忆条件不错,一般给他介绍对象的,肯定都是未婚未育的小姑娘,而且那女生年纪不大,自然不会有人特意去问她是否结过婚或生过小孩。

况且,一般有这样情况的,肯定会提前说明。

这事儿可把肖妈妈给气得不轻。

“行了,您别生气。”

“简直不像话。”肖妈妈打量着他,“你去看电影了?”

“看了。”

“跟谁?”

肖冬忆太了解自己母亲,如果说是和女生,定然会追问其他事,估计今晚他就不用睡了,保不齐她还会盯上周小楼。

为了省事,他直接说:“许阳州。”

“阳阳?”肖妈妈皱着眉,“你跟他两个大男人去看什么电影?”

“要不然我还能跟谁?”

“这倒也是,你们这群人里,也就他最闲。”

就在此时,

门铃响了。

“这么晚了,谁啊?”肖妈妈蹙了蹙眉,“冬冬,开门。”

肖冬忆就站在玄关处,顺手就把门打开了。

然后,

许阳州出现了!

“哈喽!”许阳州手中拎着一个宛若面盆大的塑料打包盒,冲他笑得格外灿烂,露出洁白的牙齿,寒风中,格外刺眼,“老……”

【肖】字尚未说出口。

“啪——”门被关上。

许阳州一脸懵逼:

卧槽,这只猹想干嘛?

他没按门铃,改为敲门。

“冬冬,外面的不是阳阳吗?”肖妈妈皱眉询问,“开门啊,这么冷的天,你把他关在外面干嘛!”

肖冬忆没办法,只能把他放进来。

许阳州进屋就一脸懵逼,数落肖冬忆,“老肖,你今天是怎么了?你相亲,我不就是没去救你吗?你至于这样对我?”

他说着,还笑呵呵得与肖家夫妻俩打了招呼,“叔叔阿姨好,这么晚你们还没休息啊,刚好,我给老肖带了羊汤,还是热的,你们也喝一碗,身上暖和了,睡觉也舒服。”

“羊汤啊,我今年还没喝过呢。”

肖妈妈急忙从他手中取过羊汤,并招呼他坐下。

“这家的羊汤特别纯正,而且一点也没羊膻味。”

“是嘛,那我得尝尝。”

许是闻着肉味儿了,陆小胆也从窝里跳出来,开始喵喵叫着。

想吃肉!

肖冬忆没想到大半夜的,许阳州会来他家。

八百年都不登门的人,怎么挑了今晚过来,他刚想把许阳州拉到一边串供,结果母亲却看向他:

“冬冬啊,别傻站着,去厨房拿些碗筷出来。”

肖冬忆没法子,只能先进厨房。

然后就听到母亲笑着询问许阳州:

“阳阳,今晚的电影好看吗?”

“什么?”

“你今晚不是和冬冬一起去看电影了?”

肖冬忆急忙冲出去,想阻止某人。

捂嘴,把他拖走。

可许阳州根本不给他机会。

“没有啊,我今晚和阿墨在一起,后来遇到苏呈,又陪他吃了烤串,所以才这么晚过来,我没跟老肖一起看电影。”

客厅,瞬时一片死寂。

肖冬忆心下懊恼:

许州州,你这智障,扯谎都不会吗?

他拿着碗筷出来,许阳州再蠢,也察觉到了气氛不太对。

低咳着,弯腰,蹲下身,将陆小胆抱起来,结果他这衣服十分粘毛,陆小胆在他怀里拱了一圈,在他身上滚了一身猫毛。

“这小家伙掉毛还挺厉害。”许阳州尬笑着。

却没人搭理他。

许阳州指了指肖冬忆,“老肖,你衣不足三个月没有婴灵服上也沾了不少猫毛啊。”

肖妈妈凑近看了眼:“这好像不是猫毛。”

女人嘛,对这东西总是异常敏感。

尤其是处于更年期的肖妈妈,此时更是化身侦探,打量着自己儿子,衣服上确实沾了毛状东西。

她捏起一根,在灯光下细看,“这世上……”

“有粉色的猫吗?”

许阳州懵逼了。

他原本只是想转移话题。

可是,他好像……

又做错事了!

面对肖冬忆的死亡凝视,你这天杀的东西。

许阳州只能选择性得装死:

老肖,你不能怪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