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应孩子考试后给他一次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第三百三十八章奇物出世

曲拱心中不再计较什么,却看向一旁负手而立的贺启,越发感觉他的深不可测,不由淡淡的对贺拓资说道:“这位,是,,,,,,!”

“某敬州贺启,贺家堡人氏,此刻启程前去齐昌府,拜偈大都督!”微微含笑的想到师傅所言,贺启不卑不亢朝曲拱回礼。

当时林祈云和他说过,自己如今在江湖上辈分极高,平时要懂得自重和低调,不要折了师尊的面子。

“啊!原来贺小兄弟!”曲拱双眼发亮,表现出格外的热情,呵呵笑道:“倒是有缘呢!今日何其幸运居然遇上!既上府城拜偈王爷,如此正好一路!王爷座前校尉伍校尉、叶校尉均在此!”

丝毫不再理会伊豹,他哪里知道贺启是什么人,但是知道伍彦柔只待这边大局一定,肯定便会肃清悍匪贺连云寨,到时候只怕听云庄也会受牵连。

但是能拜偈齐王的人,自然不会是普通人!

接着便向贺启说道:“感情好,如今两位校尉大人,均在听云庄办事!因有悍匪和水匪在水陆作乱,路上倒是也不太平。想不到碰到诸位,待这边事了,倒也可一同返回府城,路上安心一些!”

贺启又惊又奇,听到曲拱这么说,显然不会有假。连忙和曲拱重新见礼,再重新引见贺拓资见过,自然令贺拓资微微颔首,对贺启不由再次高看几分,心里的那丝尴尬终于消除!

一时间把听云庄的人,直接晾在江中,这边小舟上的人,有些陆续醒来。看到曲拱也不给面子,还和贺家这边的人近乎,便知道听云庄在齐昌府,往日的势头要过了。

对方是贺家堡的人,这次趁火打劫不成,只怕还会就此结下不小的梁子。如果听云庄渡过这次危难,只怕在齐昌府也不会好过!

此时牛山心里,自然带着恨恨的不满,但是也知道自己受伤更重。明显贺启身手,目前不是自己这些人可以应付的。这时说是要收手回水寨,知道自己这边暂时该收手。

尤其看曲拱没有对自己这边,有着丝毫的好颜色,想到叶梓还在庄里,他只好朝对面靠近的小舟上,不甘的伊豹使个眼色。

两个人心神领会,随即拱手撂下两句场面话,驾着轻舟带着受伤庄众,便自江边一侧进水寨去了。

曲拱也不阻拦他们,毕竟如今悍匪没有攻破听云庄,这些庄众是有很大功劳。虽然他们在附近也嚣张,但是没有造成太大百姓投诉。何况政务上的事情,有府城和县里来处理,只需保持稳定即好。

看到贺启惊退诸人,贺拓资自然高兴异常,也懒得去理听云庄诸人伎俩。想必有曲拱在这里,在这江里附近,麻烦是不会有了。客气的过来近乎,他本就四处经商,自然是八面玲珑,一时间似乎熟络起来。

一问才知道,贺启受到这么大机缘

答应孩子考试后给他一次 无删减全文,

,曲拱心里更多便是羡慕。听说贺启要去府城,自然便挽留一番同回。贺启有些迫不及待,曲拱也不好过多挽留,但曲拱建议先靠边,看着两艘客船很快便安稳。

因为齐昌府军队的到来,连云寨虽然开始冲毁了,听云庄原先的水寨一部分,但是如今伍彦柔也派人,在江面水道上检查,所以暂时听云庄还是安全。不过普通人不许通过,毕竟还有悍匪在肆虐。

此时贺启站在船头,看到听云庄内的轮廓,看到四处都已经是人。看着屋舍连城的听云庄,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齐昌府的两位校尉,贺启心里不由激荡满怀。

贺拓资看到吉星等人,似乎也没有出来,虽然稍微有些奇怪,但是也不好直接催促。毕竟看到吉星等人的气度,他明白绝对不是普通人。因为听说贺橦儿就在听云庄,自然也有些期待。

其实贺启心里,也是有着几分忐忑。虽然一直作为下人,但是这两天意外的变故,使得他身份转换有些快。尤其贺胡子居然让贺樗儿和自己同行,想到如果见到贺橦儿,贺启心里便有些忐忑不安!

这边还在纠结,忽然一声状似凄厉的尖啸,自听云庄内突然传出。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是裂空穿云一般突然而来,附近清晰可闻。因为有着传声和扩音,使得本来尖锐的尖啸,变得异常巨大和悠远。

不说别人,光是贺启都脸色一变,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感受到这声势,不由看向一边的贺拓资,附耳低声嘱咐他一番。贺拓资看了船舱里一眼,快速的朝里面进去。

这种突如其来的声音,确实令人胸闷头胀,更是撕心裂肺一般。好像感觉到一头受困的野兽,突然看到自己,不能脱离周围的圈套,要做出最后的困兽犹斗,让人胆战心惊。

听到的这声音绵长悠远,虽然从山庄里面深处传出来,但是响亮的令人十分难受,却也没有让人感觉到怪异。更让人惊讶的便是,这声音洪亮旷达,隐隐带着龙吟一般,让人感觉处身惊涛骇浪之中。

尤其这声音一响起,在山庄里外的这些人,早有一些准备的自然无恙。而那些没有准备的人,自然是脸色有些变了。,甚至有些人脸色难看,感觉胸闷的难受。

听到山庄里面,这声尖锐的尖啸,在场距离近的几个人,却似乎没有丝毫惊讶。虽然大家都忍不住,微微侧开了半步,却也自动有内劲护体全身,稍微有些震惊之后,却都有一些不动声色。

不管他们是否掩饰的很好,哪怕是这个异物,他们格外在乎,对于这种风雨欲来的场面,他们已经经历的太多。

这一生,见识过多少奇人异事,接触过多少珍禽异兽。虽然看来没有太过惊讶,但是人人脸上都有些惊喜,这种惊喜已经是没有必要隐瞒。

修行超过百年的人,甚至是超过百年的生物和异兽,哪里可能是如此易与,更不答应孩子考试后给他一次是人人可以得见的奇物。

喜欢我在南汉混日子请大家收藏:

第三百三十七章势力间

门板快速犹如有人在后推动一般,曲拱身手没有达到先天之境,可是在河水中快速催动门板,不时凌空朝后劈空发掌,看着倒也有模有样,快速往江中客船靠拢。

贺启对靠过来的小舟不以为意,看出来小舟上的人,身手还不如被震伤的牛山。看着曲拱正快速过来,对于这个捕头有几分兴趣。

两艘小舟上的人看到曲拱,自然认出来是谁,虽然对这个新任捕头不以为然,但是想起庄主曾经的话,又看向一旁牛山七孔流血,心中还是骇然不前。小舟停在十余米外,静静看着曲拱掠上船头。

客船在曲拱落在船头那一刻,往下缓缓沉了沉,顿时让贺启眼皮微微一跳,看向这个有些年轻的捕头,想起师傅曾经的话。江湖上有人喜欢藏拙,便知曲拱下盘功夫好,不由拱拱手朝曲拱施礼。

艄公机灵的撑杆让客船慢下来,隔壁贺拓资三个人马上跳过来。贺拓资率先拱手道:“阁下可是齐昌府总捕头?某敬州贺家堡贺六贺拓资!”

贺启微微侧开半步,让贺拓资对着曲拱。这几乎是一种本能反应,贺拓资一向到处行走,从身份上可是自己主子。贺家堡的私盐和物资,贺拓资和官府、道上朋友交往,自然更多几分从容。

“贺六爷,久仰!”听到贺拓资的话,曲拱心中微微动容。

毕竟在齐昌府时,自然听曲照贺伍彦柔等,说过贺家堡的底细,知道贺拓资是贺家这代,主要中军代表人物,是贺家堡对外经商,贺世俗交涉的代表之一。

虽没有见过贺拓资,但看他和贺胡子有几分相似,何况客船还有贺家标志,不由也拱手回礼道:“某正是大都督任命齐昌府总捕头曲拱,贵堡乃齐昌府得力,贺公更是敬州城同事。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边听云庄如今遭受围攻,发生了冲突,所以贺六爷还请稍待,免得受到波及!”

目光不自由看向贺启,对这个看去年纪不大的青年,更感兴趣和有几分好奇。刚刚大笑声,曲拱已经知道自己不如贺启。只怕这个孔武有力的年轻人,达到了高手境界。

“曲捕头,速速帮忙拿下这些人,他们极有可能是悍匪的探子!”后来两艘小舟上,一个尖头瘦脸的汉子,沙哑着声音指着贺启等人,隐隐感觉不妙,此刻只想混交视听,哪管真正的事实真相。

这次事件说来,为难贺家客船的人,就是此人引起。他乃是听云庄贺牛山一辈的人物,平时人称瘦猴伊豹。他负责听云庄江面上游,看到贺家客船,想到今日连云寨贺悍匪袭击,随即便起了歹意。

对这个敬州新近崛起的家族,伊豹多了几分敌意,一路顺水跟随而下,想看看底细再获取好处。没想到到得听云庄地盘,本以为叫上同伴就能控制客船,谁料贺启看到这些人,来了个先试身手。

只能说是牛山和这些人倒霉,虽说也是先存恶意,却实在也是无妄之灾。此时看到伊豹胡说八道,曲拱还没有说话,贺启眉头皱起来冷冷看着,但是随即看着曲拱没有出声。

毕竟在他的心里,贺家少爷贺拓资站在这里,贺拓资此时看出这些人是听云庄的。平时虽然和听云庄没有太多交集,但同样作为方圆百里最有名的势力,对方的特征对方的标志还是熟悉。

明明知道自己这些人是贺家堡,却依然指鹿为马胡说八道,看了眼在小舟里站稳的牛山,似乎有些惨不忍睹。贺拓资对贺启信心大增,不由鼻子哼了声。

随即朝曲拱拱手说:“曲捕头是大都督的人,想必在敬州也停留过,对贺家旗帜不会陌生罢!”

看着曲拱面色平淡,没有出声说话,似乎带着沉思。不由偏头看向小舟上伊豹,冷笑道:“阁下身着听云庄服饰,听闻听云庄刚刚为悍匪所占,难免有些不法匪贼趁火打劫,曲捕头可需睁大眼睛,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冒充听云庄好汉,坏了齐昌府宁静!”

江中小舟上的牛山,此时方缓缓回过神来,出身听云庄老一辈,是庄主最早的徒弟,但是天资有限的原因,一身功夫也只是停留在如今。

刚刚被贺启声劲震伤内腑,好不容易清醒过来,运气一周天发现自己伤势极重,不是自己可以修复,心中已是骇然惊恐。他和伊豹算是师兄弟,自然明白伊豹的心思。

大家往日在江上偷偷掳掠成性,此刻终于踢到铁板。知道今天的这伙人,不是自己这些人可以搞定。尤其今天听云庄还有事,暗恨伊豹不知好歹,侥幸对方没有再出手,不由深深吸了口气。

随即让自己心绪平复下来,欲让喉答应孩子考试后给他一次间那股腥味压下。准备说几句场面话,却已经被这边贺拓资抢话了。听到贺拓资淡淡反击,自然看到伊豹受不住气的跺脚。

知道此时如果在曲拱面前,没有根据他可不会看在听云庄面子。何况现在庄里的人,还没有顾及连云寨这边。曲拱是真正大都督的人,如果惹毛了他的话,肯定会把听云庄作为出气筒。

曲拱正想找个由头说事,这边伊豹却败事有余,想到这里牛山眼前一黑,几乎晕了过去。张嘴巴动了几下欲叫,却没有发出声来。把他自己吓得浑身一凉,知道自己伤的比想象重,扶住船边坐下。

看牛山的样子,曲拱朝贺启贺贺拓资拱手,听到双方的话头,明白双方平时存在利益冲突。不管哪一方卷进去,对听云庄现在的环境,没有丝毫的好处,心中更不想参与进去掺和。

这次碍于齐昌府附近的治安,他跟随伍彦柔贺叶梓前来,却不得不出面调停,倒不是怕谁对自己不利。自己可是属于齐王一系,真正有生杀大权的存在。

曲拱只是不想把自己,搞得和左右逢源的人,临行随军前来听云庄的时候,曲照可是面授机宜过自己,不要参与大军和

答应孩子考试后给他一次 无删减全文,

地方势力争斗。

喜欢我在南汉混日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