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咒死人最灵的方法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唐城的目的实际很简单,他只是想要拿到这批军火!如果唐城手里无钱可用,那他就只能联手张大彩这样的江湖势力,趁机吞掉这批军火。可唐城从上海回来的时候,随身装备包里装着不少美金英镑,手里有

中国咒死人最灵的方法 完整版/

着大把钞票的唐城,根本不用冒险去抢夺这批军火。他主动联络张大彩和汇江堂,只是想要把水搅浑,被他最后联系的军统总部,才是真正的杀招。

唐城直接来军统总部找了局座,言明军统参与其事拿下这批军火,自己可以出面联络城中的几个军火贩子,一同吃下这批军火,到时军统只要等着数钱就好。这种见不得光的买卖,军统可是没少干,所以局座只是略微思量之后,便点头答应下来,他还特意将白占山叫来自己的办公室里,交代白占山代表军统总部配合唐城的行动。

在军统总部里可谓是可有可无的白占山,如果不是因为资格老,可能早就被派去外地站点自生自灭了。对于白占山的到来,唐城到是并未表现出不耐,毕竟白占山身上带着军统的烙印,有些事情自己不能做,代表军统的白占山却不用那么多的顾虑。跟白占山简单交流之后,唐城直接把老福派给了白占山,自己则直接回了军营。

很快有是一天过去,并没有将精力都放在军火案子上的唐城,忽然街道城内一处店铺的汇报,说他们又在相邻的街道里锁定了可疑目标。搜索队的主要人物,还是搜查肃清城内潜伏的日伪特务,尤其这两天,日军战机又恢复了对重庆的轰炸。接到电话的唐城没敢怠慢,马上带人进城,赶去打来电话的那个店铺。

见到了店铺掌柜,唐城才算是弄明白了事情的经过,被这家店铺掌柜标记为可疑目标的是个才搬来隔壁街道里的教书先生。随着战事的发展,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学校,选择了南下办学,这其中就包括了很多的学生和老师。被这家店铺掌柜盯上的这位教书先生,表面看是诸多南下老师中的一个,可这位不是大学老师,却是个教小学的。

日伪特务和地下党组织成员,在重庆城里都是需要隐藏真实身份的,这阵子被中统脑袋传入静默的重庆地下党组织,大多都更换了联络点。唐城现在就担心,这个看着可疑的教书先生,会不会是重庆地下党组织的人。暗自思量之后,唐城决定亲自去一探究竟,如果对方真的是重庆地下党组织的人,自己少不得要干出打草惊蛇的举动来,好让对方提早离开这里。

有店铺掌柜的指引,唐城很轻松便锁定了目标的住处,止咳可惜,目标这个点并不在住所里。唐城此刻暗自庆幸自己今天带的人不多,只是随便找了几个借口,唐城便将跟着自己的这几个手下队员,都分流去了其他地方。差不多等了有快2个小时,被店铺掌柜认为可疑的教书先生,便出现在唐城的视线之中。

看到对方的一瞬间,已经暗自发动洞察技能的唐城,这才终于能松一口气,对方并不是地下党组织的人。在洞察技能的扫描之下,对方隐藏的身份完全暴露在唐城眼中,根据系统技能给出的提示,已经能确认对方是潜伏特务的唐城,暗自露出一丝笑意,心说自己今天可不算是白来一趟。

化名徐锡山的井上有树,这个时候还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一直用小学教师作为掩护身份的他,已经在重庆潜伏超过两一月。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井上有树已经更换过好几处落脚点,现在租住的这个院子,是他一个星期前才租下来的。和往常一样,下班之后的井上有树在返回住所的途中,买了一些熟食和几个烧饼,他打算简单解决今天的晚饭。

井上有树才走到住所所在街道的街口,就看到一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正脚步轻盈的迎面走来。井上有树住的这条街里,有不少还在上学的学生,只是和对面这位一样年龄的,却没有几个。所以看到迎面走来一个生面孔年轻人的井上有树,心中还是不免加着小心,暗自警惕起来。

和井上有树走了个迎面的年轻人正是乔装之后的唐城,他原本并不想假扮成学生,可附近那家店铺里,只有这身衣服适合他。已经发现目标有所警觉,唐城却并未放慢脚步,只是按照刚才的速度,若无其事的朝着井上有树走了过去。不过就在唐城距离井上有树还剩下不到十米的时候,唐城却忽然放慢脚步,故意耸动鼻子并且左右张望,做出嗅到什么味道的样子来。

唐城用眼角的余光留意目标的反应,扭头之际故意看向街道对面的那家小食店,脸上随即露出发现美食的笑容。刚才还心生警觉的井上有树,起初也被唐城忽然停住脚步的大作唬了一跳,然而他接下来所看的,却大大出乎预料,因为唐城此刻的表现,完全就是一个忽然在街头发现美食的正常反应。

同样已经放慢脚步的井上有树,此刻看到唐城就站在街边,从口袋里拿出钱袋数钱的模样,心中不免暗自好笑,同时也觉着是自己小题大做。警报消除的井上有树,终于还是拎着手里的东西,打算从唐城身边过去。离的唐城近了,井上有树终于听清楚唐城口中念念有词的内容,敢情这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此刻正在计算自己钱袋里的零钱,究竟能不能去对面的小食店吃上一顿。

清楚听到唐城口中地道川音的井上有树,终于能彻底放下心来,可就在他侧身经过唐城身边的时候,却被正在低头数钱的唐城一把,就从身后卡住了脖子。心中大惊的井上有树马上松开手中拎着的东西,直接一个肘击,他却没有想到唐城只是用左臂卡住他的脖子,空着的右手一把就攥住了井上有树向身后击来的右手肘。

井上有树的伪装身份是个教书先生,可他从未中断过身体锻炼,当初在特务训练营的时候,井上有树就曾经用肘击,击断过某个格斗教官的两根肋骨。可惜井上有树今天遇到的是唐城,长期习武且服用过大量体力药剂的唐城,不管是体能还是气力,都大大超出常人。左臂卡脖,右手张开攥住对方右手肘的唐城猛然发力,直接扭断了井上有树的右手臂。

啊的一声惨叫,腾出右手的唐城,又一圈击打在井上有树的面颊上,将准备用力挣扎的井上有树打的眼前发黑,差点没直接晕过去。连续遭受重击的井上有树,此刻在心中暗叫坏事,虽然眼前一阵发黑,可强烈的求胜欲望,还是让他强忍疼痛,抬起右脚向后踢踹。井上有树的这一脚向后踢踹,看着不美观,可实用性却极佳,站在他身后的唐城如果被踢中,他就有可能挣脱来唐城的控制。

可唐城怎么可能被他得手,卡住对方脖子的左臂再次发力,加上唐城的右手帮助,用力向后一拉的唐城,径自将井上有树向后拉翻在地上。井上有树右脚抬起向后踢踹,整个人只靠着左脚作为支撑,措不及防之下,就被唐城拉的整个人腾空之后,背部着地重重砸在了地上。背部着地的井上有树彻底被摔蒙了,这一摔,也让井上有树刚刚才提起的气松了劲。

偷袭得手的唐城却并未散去警惕,直接用右手抓住对方的下巴猛的发力,先卸掉了目标的下巴,然后才撕掉了目标长衫的衣领。被重重摔在地上的井上有树,虽说被摔的七荤八素失去反抗能力,可他却并未失去意识。唐城刚才卸掉他下巴和撕去衣领的动作,此刻眼前满是金星的井上有树,可是能清楚感觉到的。

发觉自己中计的井上有树心中恼火,才要张嘴喊叫,一口鲜血便已经从口中喷出。“如果我是你,现在这种情况,最好还是先闭上嘴,否则我怕你活不到接受刑讯的时候。老实一点,或许你还有活下去的机会!”正准备检查对方口腔里是否装有毒药的唐城,见状只能中断动作,他可不想沾的两手血。

中国咒死人最灵的方法

假扮成学生的唐城,突然在街边暴起抓人,不知情的路人们纷纷停下脚步暗自观望,眼见着唐城如此凶悍,已经有人朝着唐城这边指指点点,唐城猜想那些人嘴里指定说不出什么好话来。“警察办案,不想惹事的,就快点离开!”唐城也懒得跟这些路人们废话,只是冲着他们撩开上衣,好让这些不知情的路人们,看到自己腰间的手枪。

果然,听到唐城自称警察抓人的时候,这些路人中,大多数人还以为唐城只是在说谎骗人。可是等他们亲眼看到,唐城腰间的枪套和枪套里的手枪之后,刚才还停步不前准备看热闹的路人们,立马做了鸟兽散。顷刻之间,这里就只剩下了唐城,和仰面躺在地上的井上有树,而此刻的井上有树早已经后悔到了极致。

喜欢猎谍请大家收藏:

“我这里有一份上周城里店铺递交上来的情报汇总,其中一页被我扣了下来!”张江和说着话,从办公室的抽屉里拿出一份资料。“我仔细看过这份情报汇总,隐约觉着这上面说的可疑任务,有可能是本地地下党组织的人。我现在把资料给你们,我需要你们对资料中提到的可疑目标,进行核查,以确定对方是不是本地地下党组织成员。”

张江和的话,已经都说的如此明白了,他的三个组员岂能不知道,张江和这是准备通过本地地下党组织这条线,恢复跟上级的联络。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张江和的这个决定很难说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可张江和的这三个组员,心中还是隐隐担心,他们担心张江和违反规定,事后会遭到上级的严厉批评。

“受点批评怎么了!只要能将情报早点送到上级手里,我张江和,就是受了天大的委屈,那也都是值得的!”手下三名组员的担忧,张江和却表现的并不以为然。“和那些已经牺牲的同志相比,你我这些还活着的人,已经算是幸运的。我还是那句话,只要能顺利恢复和上级的联络,尽快将情报送出去,哪怕我张江和掉了脑袋,那也是值得的!”

张江和这边计划通过重庆地下党组织,来联络自己的上级,身处在军营后院的唐城,却已经轻点完毕自己积攒下来的那些武器装备。还是不太够啊!看着已经包裹枪油装进木箱里的枪械和子弹装备,唐城还是觉着武器的数量有些少。可重庆黑市里的军火交易被控制的很是严格,唐城就算想要中饱私囊,怕是也没有机会弄到武器弹药。

唐城才从后院的仓库里出来,就迎面遇到了老福,“队长,有好事!大好事啊!”老福和赵大山,算是唐城手下能够独立指挥监视和跟踪行动的两员大将。在之前的行动中,赵大山负责带人监视胖子谢晓波,而老福则带人监视那个神秘的中年男子。案件后来交给军统处置后,赵大山这几天一直跟着唐城,而老福却一直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老福突然冒出来,而且还带着一脸喜色,唐城也不禁楞了一下。“队长,有好事上门了!”一脸喜色的老福凑到唐城身边,明明身边没有其他人在,可老福还是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我刚刚从码头那边回来,周老幺的人跟我说,近期内,会有一批军火从云南过来,听说已经有人在打这批军火的主意。”

老福这么一说,唐城就马上明白过来,敢情老福口中所说的大好事,说的就是这批从云南来的军火。略微沉吟之后,唐城才抬头看向老福,口中更是出言问道,“周老幺消息灵通,他就没有跟你说,谁在打这批军火的主意?如果是城里的其他袍哥堂口盯上了这批军火,咱们也不好半道插手!到时候,怕是会惹来大麻烦的!”

唐城这话可不是在试探老福,重庆城里的黑市生意,经过几次的整治之后,但凡是军火买卖,都受到军统和中统的严密控制。对此不满的城中袍哥势力,甚至找了上层人物说话,这才划分了重庆军

中国咒死人最灵的方法 完整版/

火交易的经营范围。唐城不想横插一手,并给是担心触怒城中那些做军火买卖的袍哥势力,他只是不想得罪这些袍哥势力背后的大人物。

“我怎么可能不打听清楚情况!”老福闻言却是呵呵一笑。“我早就已经都问清楚了,最先打这批军火主意的,是吃水上饭的邓家兄弟。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消息就被泄露出去,现在盯上这批军火的还有码头上的张大彩那伙人,另外我听说,城里的汇江堂也有意思想要掺一脚。”

老福口中提到的这几个名字,唐城都还算熟悉,其中那个叫张大彩的袍哥,曾经还被唐城在码头上当众收拾过。“这个汇江堂是什么情况?”汇江堂,一听这个名字,唐城就知道这是城里的一个袍哥堂口。可重庆城里,大大小小的袍哥堂口无数,他对这个汇江堂并不是很熟悉。从老福口中弄清楚了这个汇江堂的底细,唐城这才暗自思量起来,为了一批军火得罪这么多的袍哥势力,到底划不划算。

思量一番之后,翘首期盼的老福,终于等来自己想要的结果,唐城决定吃下这批从云南过来的军火。在所有的黑市生意当中,烟土和军火生意,一直都是暴利行业。搜索队虽说有城里的店铺和来自军统的赏金,可搜索队上下几十口子,每个月的开支都不小。老福盯上这批军火,最终目的也是为了填补搜索队的日常开销,眼见唐城被自己说动,老福心中很是兴奋。

当天下午,唐城就跟着老福去码头找了张大彩,得知搜索队也盯上了这批来自云南的军火,张大彩像是吃了个死苍蝇一般,他最终只能选择放弃。“唐长官,我张大彩这次给你面子,既然你们也盯上了这批货,那我张大彩就此罢手。”到底是混过江湖的,张大彩知道当断不断是个什么后果,所以当着唐城的面,张大彩表现的也很有江湖气概。

张大彩想要抽身退出,可唐城却并没有当场点头,而是一脸轻笑的言道。“张老大,咱们打交道也不是一两天了,你应该知道我们从不沾烟土生意。既然这批军火是从云南过来的,那你说,这批货里面有没有可能夹带有烟土?”唐城这话,算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张大彩马上一拍自己的大腿,心说自己怎么就忘了这个了。

“张老大,我唐城是个讲道理的人,这你应该知道。我刚才已经说了,我们只要军火,至于这批货里是否夹带有烟土,咱们现在谁也不知道。如果货被拦截下来,我保证,军火之外的所有东西,你张老大都有资格拿一份。”唐城这话说的很是直白,可张大彩却从唐城的话语中,听出点其他的意思来。

“唐长官,我听你这话的意思,是还要拉其他人入伙啊!”张大彩混迹江湖多年,马上就从唐城的话语中听出端异来。唐城强势介入,张大彩不敢跟唐城为敌,只能选择伏低做小,可如果唐城还要拉其他人加入这件事情里。占了大头的军火已经被唐城占下,到时分润的只能是自己的利益,张大彩怎么可能淡然接受。

眼见着张大彩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唐城也只是微微一笑,“张老大,你先别着急,先听我说完!你也不想一想,这样一批军火走水路来重庆,不可能没有护卫力量。如果不出我所料,就算是在这重庆城里,或许还有这批货的靠山。你我联手,到是可以吃掉这批货,可你想过没有,如果后续出了问题,谁能救你?”

唐城故意在最后那两个字上咬了字音,他知道张大彩一定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意思,果然,张大彩的表情马上就出现了变化。唐城伸手在桌面上不快不慢的敲击起来,“城里的汇江堂,你张老大应该是知道的,我的人不止一次见到有军方的人出入汇江堂的堂口。这说明什么?说明汇江堂有军方背景,你张老大应该不会不知道有军方背景意味着什么吧?”

张大彩他们这种常年混江湖的人,嘴上说着不跟官府中人来往结交,可实际上,有江湖根脚的人,谁不想有官府背景。唐城的话令张大彩陷入沉思之中,片刻之后,张大彩才抬头看向唐城,“唐长官,就按你说的办!不过你得要保证,汇江堂那边,事后不会让我做那出头的椽子!我也不想最后,落得个鱼死网破的下场!”

张大彩不想得罪唐城,也不想白白失去这个机会,尤其在他得知汇江堂有军方背景之后。所以再三考虑之后,张大彩只能选择低头合作,但他言明这是看在唐城的面子上。张大彩最中国咒死人最灵的方法后那句略带威胁的话语,唐城并没有放在心上,如果张大彩敢在事后牵扯自己和搜索队,唐城就敢派出抓捕小队,将张大彩连同他手下的势力,尽数赶尽杀绝。

搞定了张大彩之后,唐城又带着老福进城,去了汇江堂的堂口。果然,汇江堂同样是盯上了这批从云南过来的军火,和张大彩一样,纵然这个汇江堂有着军方背景,可最后也不得不低头,答应跟唐城合作吃下这批货物。“队长,你就不怕汇江堂背后耍花招?”

离开汇江堂的堂口,老福却心中满是担忧,唐城闻言却是浑不在意。“你放心,就算这个汇江堂在背后使阴招,咱们也不会受到影响,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想着落下军统总部那边。”唐城这话,倒是令老福生出一头雾水,可是等他跟着唐城又去了军统总部之后,老福这才终于明白,唐城打的是什么主意。

喜欢猎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