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蛇人永久吉利的数字1977年_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就在农场主不知所措时,戈麦眯眼看着麻斑,眼中似有寒芒闪过。

林耕森为人强势,又是上官,直接厉声喝道:“你这人是有什么毛病?丹雨平原有十几万顷地,一顷是一百亩,这一千多万亩地由上百户贵族农场主分封承包,你要一亩一亩查?查不死你!”

麻斑紧捏拳头,毫不退让地说:“百年麦的平均亩产只有普通小麦的十分之一不到,营养价值却并无特殊之处,只适合作为长期存放的储备粮,王室对此有着严格的指标。”

“像丹雨平原这种产粮重地,一旦百年麦的种植比例过高,就会导致麦子总产量大跌,到时候供不应求,粮价上涨,你让那些平民们怎么办?这种事必须防患于未然!”

林耕森漫不经心地说:“粮价上涨是好事啊,平民手里的粮食值钱了,可以卖更多的月币,他们高兴还来不及。”

麻斑眼睛一瞪,怒声说:“丹雨平原的田地被百户贵族垄断,平民们没有自己的地,平时吃饭都是去市场上买粮,谁家有余粮拿出去卖?!”

“粮食短缺,粮价上涨,岂有平民得福的道理?!真正能从中获利的,都是那些仓中有着巨额屯粮的粮商、农场主、贵族大户!”

“粮食作为生活必需品,是个人都需要买,粮价一高,平民们就被迫花费更多的钱维持生存,而多花的那些钱被谁赚到了?还不是落进这些贵族的口袋!”

麻斑愤愤走到农场主面前,质问道:“你老实告诉我,你名下的田里,百年麦和普通小麦的种植比例是多少?你说实话!”

农场主的视线飘了一下,答道:“1:9啊,就是指标规定的那样。属蛇人永久吉利的数字1977年

属蛇人永久吉利的数字1977年_

麻斑厉喝道:“不可能!我上任粮官之前专门做过调研,丹雨城的粮价逐年走高,丰年粮价比各地平均价格高出30%,欠年粮价甚至能高出两倍、三倍!”

“丹雨平原有着「王国粮仓」之称,这么大面积的良田,这么大规模的产量,本地粮价居然会涨成这样,简直荒谬!一定是种植的百年麦比例居高不下,挤压了普通小麦的产量,导致供不应求,价格失控!”

“除了上缴王城的那一部分百年麦,其余多出来的百年麦去了哪里?你们种植那么多百年麦做什么?!”麻斑上前一步,逼视着农场主,“还有你,你敢为你说的话负责吗?如果你的田里种植比例并非你说的1比9,你敢不敢承担谎报的责任?”

农场主额上冒出些许冷汗,风吹过凉飕飕的,麻斑那张丑陋的脸外加瞪圆的眼睛颇有一种压迫力,让他口中结结巴巴,不知如何作答。

这时,戈麦的冷笑声响起:“麻斑,你真是威风啊,上任没几天就这么咄咄逼人。怎么?急着干出一番政绩,希望早日平步青云?”

麻斑耿直地说:“我出身寒门,有幸受到贵人资助读了几年书,没想过什么平步青云,只希望自己不辜负蓝贤大人的提拔,也对得起自己肩上的责任。”

戈麦高声说:“好,既然说到责任,我就来教教你什么叫责任。你只是一介粮官,你的责任就是每日记录并统计出入粮库的粮食,做好日常巡视,排除火患,保持粮仓的清洁与卫生。”

“田里种了多少麦,种了什么麦,种植比例是多少,都不是你一个粮官职权范围内的事,这是我的职责,不是你应该过问的,明白了吗?”

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戈麦和麻斑差了不止一级,戈麦是王室大臣钦点的直辖城市执政官,到了总督府都可以位列上宾。

而他麻斑不过小小粮官,说好听点叫粮官,说难听点就是给粮仓看大门的,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人物。

麻斑不甘心,握紧拳头问:“既然是你的职责,那你告诉我,丹雨平原的麦子种植比例到底...”

戈麦直接打断了他:“我现在就告诉你,丹雨平原的种植比例没有问题。不仅没有问题,王室历年多次褒奖丹雨城的缴粮情况,还给我们颁发过荣誉勋章,要我亲手拿给你看吗?还是说,你是在质疑王室的判断?!”

麻斑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再加上那满脸的麻子和瘢痕,这边黑一片那边红一片,就跟一块满是疮孔的猪肝似的:“可是,丹雨城历年的粮价...”

戈麦再次打断了他:“粮价多少,这都是市场规律。你说丹雨城的粮价高,不正常,但你有没有了解过,丹雨平原产出的麦子都是上等品质,任何东西都分优劣,上等麦子卖得比其它城市的劣等麦子贵,这很难理解吗?”

麻斑咬着牙,嘴巴紧紧抿着,已经说不出话了。

戈麦冷哼一声,随即和颜悦色地拍了拍农场主的胳膊,安抚道:“新来的粮官不懂事,冒犯到你了,还请不要介意。”

农场主的脸色已经缓和下来,笑呵呵地说:“没关系,有这份忧民之心,倒也是好事。”

林耕森瞥了麻斑一眼,讥讽地说:“做官先做人,一点礼数都不懂,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读的书。”

“我!...”麻斑欲要上前争辩,但很快被随行的侍卫推开。

农场主皮笑肉不笑地打了个圆场:“各位大人,今天的视察辛苦了,要不去我家吃顿便饭?我已经让仆人们准备好酒菜,就等各位光临。”

戈麦还没来得及回应,远处突然响起急促的马蹄声。

众人回首望去,只见一名背着传令旗帜的骑兵在田间径道上纵马奔跑,直奔他们而来。

骑兵驰骋至众人前方,以精湛的骑术止住骏马,随即翻身落地,大步来到戈麦面前,将怀中封存在锦筒里的文件递上前:“戈麦大人,国王手谕!”

众人赶忙单膝下跪行臣子礼,麻斑反应慢了几拍,很快也跟着跪了下去。

戈麦毕恭毕敬接过国王手谕,打开后放在面前浏览,脸色兀地变得凝重,他小心翼翼将其收至怀中,向身后的林耕森招呼道:“饭下次再吃。老林,赶紧跟我回执政府邸!”

喜欢敬我为神明请大家收藏:

丹雨平原,这是一片草长莺飞之地,一年四季皆如花语,气候温润,没有秋冬寒暑之分,任何时节都可以耕种,是整个多古兰德最大的产粮重地,有「王国粮仓」之称。

此时正值黄昏,丹雨平原铺满细碎残阳,金色麦穗披着璀璨的余辉,歪歪扭扭的稻草人屹立于夕阳中,有些鸟儿早已习惯这些稻草人的存在,毫不避讳地落在他们肩上叽叽喳喳叫着,也有些鸟儿并未见过稻草人,在空中久久盘旋,不敢落下来啄食那些麦穗。

丹雨平原的地势非常平坦,十几名在此考察的丹雨城官吏

属蛇人永久吉利的数字1977年_

正站在小山坡高处,放眼看去一望无际,尽是翠绿金黄,迎风还能闻到清爽又浓郁的麦香。

丹雨平原的农田由丹雨城中百余户贵族承包,负责眼前这片农田的贵族农场主正陪在众官吏身边,给他们做着讲解。

“各位大人,就像我刚才说的,这一季麦穗的生长情况良好,一如往季。”农场主遥望着无边无际的麦田,欣慰地感慨道,“再过一两个月,麦穗成熟以后就可以开始收割了,那将会是一场大丰收。”

丹雨城「执政官」戈麦是个眯眯眼的瘦高男人,他看着那一望无际的麦田,仿佛是在看着一片又一片黄金,不禁满意地点了点头。

戈麦拍了拍农场主的肩膀,笑着说:“麦穗长势这么良好,我看没什么问题,视察就到这里结束吧。你说呢,老林?”

这个“老林”指的是丹雨城「监察官」,名叫林耕森,他的父亲是多古兰德人,母亲是来自远东皇朝的移民者,算是混血儿。

林耕森的父亲很爱他的妻子,爱到甚至连孩子的冠姓权都不在乎,林耕森的名字也因此继承了远东风格,听起来非常独特。

林耕森的父亲是丹雨城上一任「监察官」,林耕森年轻时被安排在城镇当了几年民政官,作为砺炼,后来异地上任主城级监察官,一做就是十几年。

林耕森的父亲退休前,用手中的人脉给儿子铺好路,让林耕森后面几年步步高升,最终子承父业,成为了丹雨城这座直辖城市的监察官,与行省级八职官吏平级。

戈麦视察麦田时,林耕森就站在旁边漫不经心地磕着瓜子,他点了点头,随口说:“可以啊,我看没什么问题。”

“我有问题!”突然,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众人纷纷向后望去,只见队伍末端站着一个矮陋的男人,尖嘴猴腮,面容奇丑,脸上还有一片片麻子斑痕,刚才喊有问题的人就是他。

农场主觉得此人面生,试探性地问道:“这位是?...”

戈麦头也不回,淡淡地说:“这个人叫麻斑,原来的粮官老尼克前几天退休了,新来的粮官就是他。”

林耕森吐掉嘴里的瓜子壳,取笑道:“这人名字真有意思,麻斑,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名字。”

麻斑不甘示弱,瞪着眼说:“父母取的名字,就叫这个,有什么问题?”

林耕森脸色一变,把手里没吃完的瓜子甩到麻斑脸上,骂道:“你以为自己在跟谁说话?”

“好了。”戈麦制止了他们的争吵,不耐烦地说,“老林,你好歹也是监察官,位列行省级八职,跟一个小小的粮官吵架,你不觉得丢人吗?”

林耕森冷笑一声,拍手抚去掌上的瓜子屑,没再说话。

戈麦扭头看向麻斑,声音很是冷淡:“你刚才说有问题,有什么问题?”

麻斑挽起裤脚,快步走下小山头,钻进麦穗田里。

“这?...”农场主有些迷惑,不明白这是在干嘛。

其余官吏也非常不解,探头看着在麦田中穿梭的麻斑。

只见麻斑在麦秆间来回穿行,就像一只搜寻猎物的猎犬,这秆闻闻,那秆嗅嗅,最后抓住一缕麦穗,将其拔了下来。

农场主见此有些不满,高声喊道:“喂,你干嘛?这麦子长得好好的,干嘛把它拔了?”

麻斑手中紧紧撰着拔下来的麦穗,回来后递到戈麦面前,面色阴沉地说:“戈麦执政官,这麦...”

“大人。”戈麦面无表情打断了他,“职位头衔是上级或者平级叫的,你一个下官,也敢直呼我的头衔?”

麻斑白了他一眼,不情不愿地说:“戈麦大人,这麦穗不对。”

戈麦接过麦穗看了一眼,给众人做了个展示:“壳色均匀,颗粒饱满,这是我们丹雨平原才能种出来的上等麦穗,哪里不对?”

他说完,随手将麦穗丢回田中。

麻斑急急忙忙走下去,把丢掉的麦穗又捡了回来,皱眉说:“这是百年麦的麦穗,当然不对。”

戈麦嗤笑说:“我真是奇怪,蓝贤大人怎么会提拔你这种毫无常识的人担任粮官?丹雨平原作为多古兰德第一产粮重地,每年都有王室下达的指标,要我们耕种培育足额的百年麦,按时上缴作为战略粮食储备。你连这点都不知道吗?”

麻斑径直说道:“是有指标,但王室给丹雨平原下达的指标是1:9,每亩地只需要有10%的区域种植百年麦即可,其余90%的区域都应该种植普通小麦。”

麻斑指向一望无际的麦田,沉声说:“我刚才下去看过了,我探的那几亩地,种的全都是百年麦,一株普通小麦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我还以为什么呢,原来就这事。”农场主笑了笑,淡然自若地说,“这当然是为了提高耕种效率,百年麦每天所需的浇灌、施肥次数与普通小麦有很大区别。如果每亩地都混杂种植,耕作不方便,收割也不方便,会平添很多成本。”

“而像现在这样区分类别,划分出专门的区域,每亩地只种同样种类的麦子,就可以节属蛇人永久吉利的数字1977年约很多管理成本,大家都省心。”

麻斑强势地说:“行啊,既然你这么说,那就更方便了。我们现在就派人一亩一亩地查,看看查出来的麦种比例是不是符合标准,是不是1:9。如何?”

农场主顿时脸色一变,赶忙看向戈麦:“执政官大人,这?...”

喜欢敬我为神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