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借钱联系方式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看见我一脸便秘的表情,悟空站起身来,说道:“现在,道友想必已经知道了这其中厉害关系,如此,贫僧就不过多打扰了,这就离去,道友好生安歇。”

这悟了个空,把这告诉我就要走?

没有其它的?

我一阵无语。

同时,我发现我可能是跟佛门有仇,一见到他们准没好事,也不想搭理这悟了个空,他要走,就走,我也不想找麻烦。

如此,摆了摆手,示意他自行离开。

悟空走后。

我也没有那个心情在睡觉了,东瀛就算再是蛮夷之地,毕竟是一国。

整个国家的精英被阴阳家带人灭掉两次,可想而知东瀛人对于阴阳家的恨意。

要是让他们知道阴阳家尚有传人在世,必定除之而后快,自己怕是躲不过去了。

这让我一阵凝重。

而且也想不通,怎么就在这个时候来了呢,晚点不行。

还是说,玄门浩劫是真的要来了?

一晚上,就在我胡思乱想当中度过。

整个晚上,我都在消化悟空带来的消息,导致我心情很是不好。

起床之后,离开旅馆,在街面上找了家早餐店吃过早餐。

好不容易找到一辆进城的车之后,这才进城。

进城,第一时间是到阴阳玄门事所看看。

来到阴阳玄事所之后,发现刘师傅已经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他什么时候来的,比我还早。

没管那样子,看这进度,很快就会完工,这也算是诸多事情当中唯一可以让我稍稍感到安慰的事情了。

四下看了看,那两兄弟没来。

想放我鸽子,做梦去吧!

我即刻起咒催动昨天晚上在那两兄弟身上留下的法决。

这一刻,扬州客运站外,两兄弟大包小裹的拿了好多行李,还有两张客车票,一看就是打算出逃。

忽然,两兄弟同时抱住了脑袋,手臂上青筋暴起,浑身冷汗直流,无比痛苦。

两兄弟好歹也都有道行在身,强忍着痛苦给自己施了一道清心咒,使得痛苦没有那么强烈。

兄弟之中的哥哥说道:“这肯定昨天晚上那小子在咱们身上做了手脚了,要是现在离开扬州保不齐就得魂飞魄散。”

一听到魂飞魄散,弟弟慌了:“大哥这可怎么办啊!不会真的要听那个小子的话,去给他卖命吧!

“哼!他想的美,我们兄弟两个服过谁啊!大不了鱼死网破。走,咱们回去玩到底!”哥哥也发了狠,两兄弟又提着所有的行李回到了扬州的据点。

我这边收了法决,要是劲使大了,这对兄弟死了,那我所做的一切全都成了无用功。

单打独斗,那是爷爷和老爸那种英雄人物应该做的,自己还是抱团取暖吧!

毕竟,给自己弄点人手,对以后还是有好处的。

现在,来都来了,而且,那七七四十九滴精血只差几滴,虽然现在的我已经用不着,但练出魂魄之后还是有用处的,至少可以祭为分身。

所以,我得继续聚精血。

如此,生意要照常做。

现在装修,乱七八糟的,铺子是无法营业,加上一时也没有地方去,我只好拿着一些东西和一张小桌子,在铺子外面摆了个地摊,看看有没有生意上门。

同时钻研爷爷留下的医书,这书里既然有着活络操这种神奇的法门,保不齐还有什么其他的惊喜。

现在练活络操,已经不用再做动作,因为气已经在经络之中通了,所以只要简单的引导,便能让气自行在内身运气。

一番下来,生意没有,却是一个青年在我摊前停留。

我看向这个青年,感觉到这也是同道中人,道行也算是看的过去。

一般来说,同道之间很少会上门打交道,除非是关系相当好、或者上门踢馆。

可我对这个青年陌生的很,既没有交情,又想不出哪里得罪过这个人,这是来干什么的。

见他没有要走的迹象,于是,我主动开口道:“这位道友,你已经在我摊前停了少许,是有什么事吗?”

“陈小川,我就是来找你的。在玄门大会上你替我们这些小门派发声,我师傅说你信得过,所以派我来求道友,还望道友大发慈悲,救我们轩一门道统。”

说完之后,这个青年双膝一弯,重重的跪在地上。

这!!

我为之一愣。

我看着跪在地上的青年,有些无语。

心想,你们道统出现危机,你应该去找那些大派或者是刚刚成立的玄门协会,你找自己这么个小人物算怎么回事啊!

我可不受他这一跪,于是,我把青年从地上扶起来,无奈道:“这位道友,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势单力薄,对于道友所说之危机实在是有心无力啊!

不如道友去找龙虎山、茅山等大派,这些名门正派必定能解决轩一门危机。”

一提到龙虎山,青年眼中顿时流露出愤恨的神色,开口

私人借钱联系方式 全文阅读

道:“龙虎山,要不是龙虎山,我轩一门何至如此。”

我纳闷了,这事怎么又跟龙虎山扯上关系了?

想着与张庄义有关,我想了想,说道:“此处非交谈之地,道友随我来。”

一边说一边收摊。

随后带着青年去了附近的一家茶馆喝茶,然后慢慢谈。

一番交谈之后,我才明白怎么回事,这青年叫李潜,是轩一门门主罗天生的徒弟。

轩一门在严格意义上来说是龙虎山的分支,是一位下山游历的龙虎山前辈创立的道统。

玄门大会结束后,龙虎山的人上门以本宗的名义强行要走了轩一门内的一件法器。

得知这个情况,我对李潜问道:“一件法器而已,就算是很厉害的法器也不至于让你轩一门道统失传啊!”

“陈道友有所不知,一件法器其实倒也没什么,问题是我轩一门的创派祖师用那件法器作为阵心布置了一个风水阵用来镇压一片战场。现在失去了阵眼,大阵摇摇欲坠,万一被破掉,战场上的死去的军魂现世那恐怕会捅出天大的乱子。”李潜神情焦急的说道。

竟然有这种情况,这倒让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想了想,我若有所思地讲道:“李道友,我不知道令师是怎么交代的。但这件事我真的无能为力啊!”

李潜肃穆,说道:“玄门大会上,面对大门派的欺压,我等是敢怒不敢言,只有道友临危不惧,不卑不亢为我等小门派仗义直言,家师说过现在的世道敢秉持正道的人不多了,若是道友能解除我门的危机,轩一门愿以道友马首是瞻。”

这!!

这让我怎么说好呢,这家伙直接给我带了一大顶高帽子。

……

]喜欢阴阳大神官请大家收藏:

处理这两兄弟的事情,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而已,能收服最好,不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现在最令我担心的还是秦妙雪的阴毒,也不知道黄占山查没查到一些线索。

只是,现在天色已晚,回铺子,去林姨那里都不太现实,毕竟这里是农村,不太好找车。

如此,在走了两个多小时之后,来到小镇上,大晚上的,小镇上也没有什么车去市区。

如此,只好找个旅店住下吧,明天白天再去,那样应该好找车一些。

镇上的旅店条件实在是不怎么样,不过,我可是农村长大的,对这些东西没有什么要求,就是睡坟地也没什么。

转了一圈,找了一家平常的旅店,镇上的旅店生意不是太好,来之后房间比较多,有选择的余地。

倒也没什么,开了一间一百元一晚的房间,交钱之后,便入住。

洗漱了一番,我准备研究一下道术,然后练一练活络操。

然而,天不从人愿,正当我盘腿坐下,准备研究阴阳术之时,门外竟然响起了敲门声。

这??

我无比诧异,深更半夜谁会来敲门。

莫不是有小姐姐上门服务?

不过,这种小镇上,应该没这么好的服务,就算有,我也不会要。

当然,这只是我随私人借钱联系方式便乱想的,更多的是担心有什么人找到门来。

“谁?”我先问道。

门外没有人回答。

“谁?”我再问。

然后,还是没有回答。

这??

如此,我小心起来。

而这时,对方没有回答,却是又敲门。

看来,真怕是来找事的。

虽然我不知道有什么人能找到这里来,但我还是要看看是什么人。

这般一想,我暗自做好戒备,左手掐了一道灭魂术,右手缓缓拉开房门。

门开之时,一个无比突兀的大光头出现在视野里,一身僧衣,赫然是金觉寺入世弟子悟空。

看到他,我愣了少许,还以为是什么坏人,但没想到是他。

这家伙,一直在扬州的吗。

见到我,这悟空双手合十,喧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道友别来无恙啊!可否容我入门一叙。”

这家伙于是我来说,不是个好人,但也不是个坏人。

如此,我连忙撤掉了手上的法决,侧开身子请他进来:“进来吧。”

他点头,进来房间。

这时,我这才注意到,短短时间未见,这悟了个空身上的佛性又涨了一大截,现在看着他,就感觉这是一尊行走在尘世的佛陀,心中一些污秽阴暗的念头都消失不见了。

这种感觉是真的神奇。

不这,我神色不变,心底无比震撼,上次玄门大会时见到这悟空还没感觉什么,短短数天就有如此大的变化,这家伙吃什么了?

我带着疑惑,开口道:“悟空道友深夜来访所谓何事,难不成还是要来度化我入佛门吗?上次交谈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吧!”

“非也非也,贫僧亦说过不会强制性的度化道友,只是会在你需要的时候前来引导。”

见我一脸疑惑的样子,悟空解释说

“深夜来访,是有一件关于道友切身利益之事,前不久华夏玄门协会成立,为了应对即将出现的浩劫。”

这些事情都是我知道的,看着在滔滔不绝地悟空,我捂住了嘴,轻咳了一声:“悟空道友,你如果来这是为了说废话,还是离去吧!我很累想要休息了。”

毫不犹豫的下了逐客令。

可这悟空没有走的意思。

见我不耐烦了,这悟空正色道:“贫僧得到消息,数天后东瀛将会派来一支交流团,名义上是为了交流道法,弘扬两国文化,可东瀛之人狼子野心显而易见,此来华夏目的绝对不单纯。”

之前就出现过黑巫师,现在,东瀛也竟然要来,而且是打着交流的口号光明正大的来,恐怕没有表面这么简单。

想到这里,我产生了些兴趣,随之端正态度,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想来悟空道友说的是真话,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玄门之中那么多德高望重的前辈,这件事怎么算也落不到我的头上,轮不到我来操心,所以,道友找错人了!”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正忧心秦妙雪身上的阴毒,还有来自吴道冲金元初一的压力,哪有闲心管这管那。

再说了,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自己算哪根葱啊!

而我,保是单纯的想知道是怎么回事而已。

没想到悟空听到我的推脱之后,却是露出了诡异的神情,说道:“道友可知道东瀛人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四十年前和二十年前分别派人来过华夏兴风作浪,又分别被华夏的领军人物驱逐出境。”

我心里咯噔一声,四十年前和二十年前,这两个时间段,难道……

悟空脸上似笑非笑,接着道:“当时华夏

私人借钱联系方式 全文阅读

玄门的领军人物就是你阴阳家一脉两位大能,至于是谁想必不用贫僧过多解释吧!”

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这悟空不去找别人,反而找到了自己头上,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但是,我现在的道行还不足以站在前面来,我哪有爷爷和老爸那种本事。

心里一阵自嘲。

可能是觉得我心境还不够乱,这悟空又加了一把火:“当时你阴阳家的两位大能手段可不是太好,前来华夏的东瀛人十有八九都长留在了华夏,侥幸逃回的也是个个带伤,回东瀛没多久就一命呜呼了。

这回来的大部分就是前两次的人后代子孙,道友还觉得这件事跟你无关吗?”

这让我当场就骂娘了。

奶奶个凶,现在手头边的破事还没解决,又冒出来一批跨国寻仇的生死仇敌,我又不是钢铁打的,哪里承受得住这么多?

而且,这悟空说的轻巧,手段不是太好,差点让人家全军覆没了,手段想要再好点也确实有难度。

饶是我觉得自己心理已经无比强大,骤然听到这个消息就像是喝汤的时候喝出了几只死苍蝇一样,恶心的不要不要的,心中无数只神奇的马匹呼啸而过。

一时间,我感觉自己好累。

这一遍,我也体会到爷爷为什么不想让我入玄门了。

只是,我已经入了玄门,似乎没有别的选择,恐怕只能撑下去了。

……

喜欢阴阳大神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