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小东西咱们再来一次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她不想出错,张局让自己来不是丢脸的。

 

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小东西咱们再来一次

时间到了,大礼堂已经坐满了人,警校演讲的好处就是不用担心纪律问题,站在这让人莫名的心生敬畏。

 

张陨带着隋玲,把学校领导认识了一遍,然后说:“不用紧张,相信自己。”

 

隋玲走后,那几个人对张陨说:“老张你怎么带了个小姑娘来,看样子才二十来岁吧,行不行呐?”

 

“你怎么还是个老古板,现在的年轻人都很厉害的。”

 

“你都这么说了,那就看看这小姑娘本事有多大。”

 

张陨没有多做解释,只有他们看过之后才会收起对隋玲的偏见,毕竟她的长相太出挑了,很容易让人忽略她的实力。

 

演讲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她讲的很好,台下的掌声就是证明。

 

后面的时间她讲了一些关于催眠的内容,催眠并不神秘或奇怪,它的作用只是反映了催眠师和被催眠者之间的一种特殊的关系。

 

可是隋玲却很厉害,只要有绝对条件,那么被催眠者就是她的傀儡,不过这是个极少数人才知道的秘密。

 

演讲很顺利,回去的路上,小刘还在问:“隋玲姐,你怎么会对催眠那么了解?感觉你好像会催眠一样。”

 

隋玲从来不为自己的催眠而骄傲,她给小刘说:“我只是略懂皮毛,催眠也是需要条件的,否则很容易被打断,催眠师也需要强大的精神力,催眠不是魔法。并没有多么厉害或者可怕,看你用在什么地方。”

 

你说得对,现在的高智商犯罪越来越多,有人用知识改变命运,有人却在误入歧途。”

 

隋玲忙起来不太会想北斯,她还有阿婆和她自己的生活,今天张局又提到北斯,她才意识到他走了好久了。

 

那个时候她晚上出门还会披一件外套御寒,现在都快入夏了。

 

这天隋玲回家,阿婆在给院子的蔷薇花浇水,蔷薇花开得很茂盛,还没走到跟前就说:“阿婆,明天我带你出去玩。”

 

阿婆把水壶放下说:“自己去玩儿吧,你宋奶奶邀请我去看书画展。”

 

隋玲挺惊讶,阿婆没上过学现在竟然去看书画展,“您去看书画展?”

 

阿婆一听就炸毛,当初隋玲阿公可是个很有才气的人,那个时候的大学生可不得了。

 

“我看不懂,不是还有你宋奶奶吗?她和你江爷爷可有文化了,他们儿子还是警察呢?”

 

隋玲笑着说:“宋奶奶那么好,你骄傲什么?”

 

不知道的还以为说的是阿婆自己的儿子。

 

“锦予说我们是朋友。”阿婆这个时候像个孩子

 

宋奶奶真的很好,经常找阿婆,也会送好吃过来给她们。

 

以前那里的人大都瞧不起隋玲家,说她们家没男人,就算是同乡多年,都没有宋奶奶那么好,也许是缘分未到,机缘全在这里。

 

此时的北斯,正在和瘦猴一起去见那个所谓得老大,白焕和封仓跟着。

 

车窗上贴了东西,他们看不见外面的情况,瘦猴一路上都在和他们说:“人人都说这不是好东西,可是当馅饼掉到了自己头上还是忍不住想吃了,旁人眼红了自然会来。有个叫红姐的,四十多岁不知道怎么走到这道上了,厉害着呢,这片基本都是她在管,货都是从她哪里取的。”

 

白焕:“这女人狠起来,还真不能小瞧。”

 

车子走了快半个小时才到了地方,瘦猴带着他们进去,门口有人搜身,“把枪下了,手机关机。”

 

白焕看了眼北斯,北斯点头,他们三人这才把枪下了,手机也当着他们的面关机,瘦猴跟他们说:“前几天出过事儿,谨慎了些。”

 

北斯点头说:“小心点好。”

 

里面跟土匪寨子似的,瘦猴跟一个人说:“告诉头儿,凌五来了。”

 

凌五是北斯的假身份。

 

屋里出来一个穿着背心的彪形大汉,左脸上有道疤,看起来不好惹。

 

八爷敲了敲烟斗,开口说:“凌五兄弟,这么多货,得这个数。”

 

竖起三个手指。

 

“钱不是问题,你现在有多少货。”

 

八爷脸色先是一沉,随后发出爽朗的笑说:“凌五兄弟果然是爽快人,只要钱到位,货自然是要多少有多少。”

 

封仓叫北斯去了一边,跟北斯耳语说道:“他们会不会怀疑。”

 

北斯回他:“怀疑也要继续,先买一批货把钱给他们,他们拿不出货自然会和那边联系,我们就有机会。”

 

白焕看八爷一直看他俩,就说:“我那兄弟一听这么多的货,怕被抓了,胆小。”

 

八爷脸沉下来说:“放心,前几天有个杂碎被发现已经解决了。”

 

北斯和封仓过来后,八爷安慰道:“小兄弟,不要担心。”

 

封仓一副担心的样子,其实手心已经被指甲扣出了血。

 

北斯和八爷确定了第一次取货的时间,地点还是这里,自己来取。

 

他们不送,因为不安全,离开后,八爷派车送他们回去,然后对北斯说:“下次瘦猴会带你们过来。”

 

回去的路上封仓一直低着头,红了眼,前几天和他们联系的人死了,他的任务才刚开始就已经有人牺牲。

 

白焕叫了吃的东西,摆在那里,没人动。

 

饭已经凉了,封仓开口声音已经哽咽:“张局说这次的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可是已经有同伴牺牲。”

 

北斯拍了一把封仓的肩膀说:“不是所有的英雄都会被铭记,也许没有知道他们的姓名但是他们的功绩必将彪炳千,他们对得起自己的信仰和情怀。”

 

这里的夜晚很美,天上的星星像是落在了地上一般,就像那些失去的人想找到来时的路,有一颗或者是无数颗是属于那些不能被铭记的英雄

 

封仓枕着胳膊,问他们:“我不是很理解你们为什么会帮助警方,图什么?我至少会还会升值,回去后得升成二级警督了吧。”

 

说完笑了笑。

 

白焕也笑了笑说:“十几年的书不能都进了狗肚子。”

 

封仓跟着说:“也是,书不能读进了狗肚子。”

 

又问北斯:“那你呢?”

 

北斯转头看了他一眼说:“不知道,也许是有个英雄梦吧,没处施展,这个机会不错。”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