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死的人会保护家人吗?,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小花同志,我觉得你的构想还可以再大胆一些,先以乡镇的镇区为基地,再辐射到中心村庄,这样可以带动更多的群众脱贫致富。”

老张提出自己的看法,语气里满满的欣赏之意。

张棋神一边下棋,一边听着儿子和花想容的对话,脸上露出自豪的表情,他给儿子找的助力,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期。

“明白,我回去会做一个规划方案,到时候还请您审阅。”

花想容一听老张的语气,就知道这个主意得到了他的认可。

老张帮助自己这么多,这是她给的回馈,老张接收到了她的善意,并且乐于接受。

花想容回家后,和纪晓舟一番沟通。

纪晓舟也没想这个项目能赚钱,只要能保本就好了,妻子想做的事,他当然会支持,于是,花想容便草拟了方案,提交给了老张。

老张稍微修改了几条细则后,便让花想容把这个方案提交给司局,由司局再逐层提交上来。

这是正常的流程。

但是外人不知道的,会以为是司局这边的主意,一旦全县铺开,取得好成效,对司局的工作亦是锦上添花的一笔。

花想容事业顺利,和纪晓舟的感情也是如胶似漆,两个人情投意合,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纪晓舟觉得,他和花想容的关系,可以再进一步了。

不过,还是要等到春节过后,新的一年……

司局从花想容手头接过的方案逐级报送到老张案头上,老张亲自给这个方案命名为“十镇百村致富工程。”

有了老张亲自重视,这个项目推行得很顺利。

各镇的民政工作人员纷纷行动起来,从中心镇、村挑出合适的贫困户,要人勤快肯干,脑子比较灵活,略有残疾、不影响工作也可。

全县108个村,挑出了212人,作为便利店的店长和店员,规模在30平方米以上的便利店可以配一个店长,一名店员;面积在20平方米以下的便利店,只要配一个店长就够了。

花想容期末考试结束,便和纪晓舟一起下乡,当面考核这些员工。

既然是老张亲自抓的工作,花想容也不能给老张漏气了,至少得保证这些员工能上岗,能做好工作,不给这项工程丢脸,此外,最重要的一点是,花想容也希望这不仅仅是面子工程,还要真的达到能赚钱、能帮助群众脱贫的目的。

所以,在考核人员的同时,花想容也要考核当地的经济体量,以确定便利店到时候配送销售什么价位的商品。

她可不能象华侨商场一样,来也不调查市场,一上就是最高端的,弄得现在不上不下,营业额大受影响。

“小容,要走那么多村,太辛苦了,要不你去几个就好吧?”

纪晓舟心疼妻子。

她一个人要上学、上班、还要做市场调查,身兼多职,能不累吗?眼看着小脸肉眼可见地瘦下来。

“没事,晓舟,我对市场这块还不熟悉,正好借这个机会了解一下,另外,不是能多一些时间和你在一起吗?一举两得!”

花想容笑得很甜。

纪晓舟楞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慢慢绽开。

因为要到农村,自然不能开他们的新车,纪晓舟将店里一辆宏光小面包车开出来,走颠簸的村道还挺好使的。

“小容,期末考怎么样?”

纪晓舟开车,花想容坐在副驾上,这个工作组只有他们俩,所以就象花想容说的,公私兼顾了。

“还行,应该年段前三没有问题吧?”

花想容从容地道。

“嗯,你这成绩,能考上全国最好的大学,到时候,咱们这里生意稳定了,我到京城发展,和你一起。”

纪晓舟不会贪恋这里的成就,他算是从此次创业中积累了经验,他相信到京城

横死的人会保护家人吗?,

,这套经验还能有用武之地。

“好,京城的空间更大,但这里我们也不要放弃,工业园区的土地,咱们一定要拿下。”

花想容早就和纪晓舟沟通过科创园的计划,纪晓舟听得热血沸腾,虽然感觉花想容的计划挺科幻的,比如要招清北专业的博士生啥的……就有点……

太科幻了!

“小容,这么偏僻的地方,什么都没有,一片空白,博士们愿意来吗?”

纪晓舟开着车,比较放松,不由顺嘴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来横死的人会保护家人吗?啊,怎么不来?正因为一片空白,需要他们来填补嘛!另外,我们还要努力赚钱,才能支付得起科研经费和办公经费,哎,要用钱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花想容坐在副驾上,叹了口气,穷,还是太穷!

谁让她要做的事太多,而现阶段的原始积累又不够了。

他们走的是激进的高负债发展的道路,每一个创业节点,都是加了十倍、百倍的杠杆,从银行里贷款,来发展事业。

这个办法,不知道别人行不行,但在花想容这里,是没有问题的,她清楚地知道,她投资的事业都不可能会失败,所以她不怕用高杠杆来发展。

只要钱能贷得出来,对于她来说完全没有问题。

问题是,银行也不可能盲目地贷款给他们,也需要相应的抵押物,花想容可以找关系转圜一下,但也不可能贷出超出抵押物价值太多的钱。

资金不够充裕,是她发展最大的拦路虎。

当然,现在她的生活水平相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是可望不可及了。

纪晓舟看到妻子微微有些出神,脸上有一抹愁容,便笑问:

“小容,是不是愁钱不够?戴教授那个项目,咱们要是中标,马上又可以用项目来抵押一大笔贷款,用来拿工业区的地不是问题。”

“那旧城改造的钱呢?”花想容道。

“用工业区的地抵押贷款呀!”纪晓舟道。

花想容这才恍然大悟,对呀,还可以这么办。

这当然是擦边球了,可是,如今各种监管不是很严,还是可行的,只要和银行的合作关系好,信用度高,银行也乐意贷款给他们。

“晓舟,你开窍了!”花想容愁肠得解,不由乐了。

喜欢重生八零:麻辣媳妇燃翻天请大家收藏:

反正这小子在这里刚投了那么大一笔钱,搞了一个这么大的商场,一时半会儿想跑也不可能。

何况,在她的计划里,还有双保险,也不怕他出了这个门就不认账。

以后小月嫁给梁斌,两家就是亲戚关系了,不能把事情弄得太僵。

于是林秋琴放缓了语气说:

“你既然要负责,那我们也就不追究你太多,快把衣服穿起来吧,别着凉了。

你看看,你们年轻人闹成这样像什么话?”

说得好像他们很不懂事似的。

梁斌如逢大赦,赶紧抓着自己的衣服就穿了起来。

花想月穿了一件睡袍,早就把自己包裹好了,林秋琴见奸计得逞,脸上浮起了得意的笑容。

花想月见母亲的计策奏效,她和梁斌的关系从原来的僵持,一下子就有了极大的突破,她很快就能嫁进梁家,顿时,花想月对母亲的崇拜达到了一个顶点。

没想到梁斌平时看着那么拽,其实也是个怂货。

花想月趁着梁斌没看到,偷偷冲母亲挤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罐头厂合同签订只是个开始,口头上说服工人只是一个承诺,对于于桂来讲,挑战才刚刚开始。

她的管理经验并不丰富,只不过有几十年人情世故的历炼,加一些经商的天赋,才让她不致于手忙脚乱。

从农村到企业,很多新鲜的名词,新鲜的事物扑面而来,于桂被这巨大的信息量冲击,觉得都快垮掉了。

还好花想容将何文贤派来协助于桂过渡。

何文贤是体制内的老油子,虽然平时有些油腻,但这时候倒也派上了用场,他摆起官架子来,很能镇得住人,说法也是一套一套的,在习惯了这一套的工人们中很吃得开。

友谊商场那里,则步入了正轨,花想容就把一部份精力投入到振兴罐头厂的业务发展和梳理中。

这对于前世具有丰富管理经验的她来说,都不是什么难题,难的是要叫婆婆怎么学会管理工作。

花想容还高薪聘请了新的会计,出纳。

这二人是厂里的核心人物,婆婆不懂做账,但一定要有懂的人才行。

花想容自己平时也会从旁监督,所以不怕他们使坏。

于桂开始压力很大,瘦了七八斤,但在花想容和儿子的全力帮助下,也开始慢慢缓过气来,上路了。

罐头厂发展的资金,一部分来源于银行的贷款,一部分来源于友谊商场和纪晓帆砖窑厂的收入。

于桂只能一心发展生产,以免成为两个儿子的拖累。

一个月后,于桂基本摸清了些头绪,花想容才有心思琢磨下一步的发展思路。

本县县城的人口有20多万,花想容觉得人口还不够多,最好以后能扩容到40万以上。

这个小县城属于山区县,从县城中心到下辖的23个乡镇,最远的距离要坐三个小时的公共汽车。

但在县城周边,却有花海、四灵、归田三个镇地势较为平坦,和县城的融合度较高。

花想容看着县里的行政区划图,心里有了主意。

她想在这里建一个半导体的高科技基地。

目前在各路鱼龙混杂的企业还未大势进入的情况下,县里正在各处招商引资,她可以借着这当口拿下大片的土地。

以当前的科技水平,她也不可能一蹴而就,现在就造出以后光刻机才能造出的芯片。

花想容的目标就是以这个基地为中心,造出国产光刻机,把光刻机制造的技术掌握在手心里。

周末,花想容照例到张棋神家和他下棋。

边下棋,师徒二人边闲聊。

张棋神很满意地说:

“小容,你们的友谊商场和振兴罐头厂都办得风风火火的,我听说最近你们又想插手旧城改造的项目?”

花想容也不遮遮掩掩,她晓得老爷子肯定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在这小县城里,还没有人能比老爷子的关系网更强大。

“对,旧城改造是一个很好的展示自己工作业绩的窗口,我们请的是全国鲁班奖获得者戴教授来设计规划,他的规划设计超前,能把县城建设成为经典的范例。

而且我们是公平竞争,看谁的设计方案好,谁就能拿下这个工程,评审委员会是匿名评审,设计方案同样也是匿名的,所以能保证绝对公平。”

花想容介绍道。

虽然她觉得老爷子应该也知道得七七八八,但还是认真做了讲解。

张棋神很满意花想容的敬业态度,笑说:

“小容,我真是很欣慰,你不光棋下得好,脑子灵活,还是个商业奇才。

我听说你们友谊商场将实力雄厚的华侨商场压得喘不过气来,是吗?梁斌那小子在他父亲面前都不好交帐了。”

花想容乐呵呵地说:

“我们两家商场定位不一样,他的定位太高端超前了,食品里面有一半是进口的,还有电器,化妆品,服装也都是进口的。

[横死的人会保护家人吗?标签:p标签]虽然做的很高端,但他这个商场应该开在省城,那里有足够的人流和财力,才能支撑商场的发展。

小县城现在的消费水平还没有达到这种层次,他的定位过于超前了,生意不好也在意料之中。”

“超前?那你刚才还说戴教授的设计要超前?”

老张从书房里走了出来,看来他已经听到了方才花想容的一高论。

“张书记,我刚才说的这个超前和华侨商场的超前,意思完全不同。”花想容从容有余地道,“城市设计的超前,主要体现在对功能区分,未来规划布局的充分考虑,除了这些细节的超前,所谓经典就是永恒,他会考虑结合我们当地的风土人情,面貌来做好

横死的人会保护家人吗?,

规划,不会整出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让群众无法接受。”

规划的超前,体现在管线的布局,缆线的预留空间等等,花想容不好直说预留网线之类的孔道,因为现在根本还没有这个概念。

而很多城市没有这样的前瞻性,造成了城市规划建设完成之后,随着时代的发展,城市出现了一年四季都在挖路的场景。

一会儿是电缆线路,一会是网络线路,还有天然气、电缆入地等等。

如果有超前的规划,那么就不会存在这些情况。

当然,戴教授也无法预见到未来的这些需要,花想容会向他提出建议。

老张点点头,花想容笑着说:

“至于华侨商场的超前,是我们现在的消费能力达不到,若放在10年后,他这个商场肯定也会大火。

不过现如今我们不在同一个频道竞争,所以各自安好。

接下来我们还要将友谊商场的平价模式,渗透到乡镇的镇区,服务群众,方便群众的生产消费。”

“很好,第三产业能够带动当地经济的发展。”

老张点头赞许。

“我想在设点的每个乡镇寻找相应的贫困户,扶持他们作为我们商场分销点的店长,由他们来打理经营分销点了,以帮助他们早日脱离贫困。”

花想容又献上一计。

这一计,她是为老张考虑的,完全不在乎企业是否盈利。

“哟,这个点子好!你们还能带动老乡脱贫致富。”

老张很欣慰,如此一来,有了成效后,又可以写进自己的工作业绩,成为他年底总结的亮点。

对花想容送上门来的资本隐形资本,老张自是不会拒绝。

喜欢重生八零:麻辣媳妇燃翻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