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艳芳是性伴太多的原因吗*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清晨,小诗麻辣烫总店。

六六趴在前台上打着瞌睡,摸了摸眼角的生理盐水正在打瞌睡。

昨晚,他们几个一起偷溜出门围观了大型“家暴现场”,因为时间过久,场面又太过凶残,这围观大半夜回来之后他们愣是没怎么睡着。

眼下,早上营业了,这夫妻俩是没有一个起床们的都在楼上休息呢。

让他们,只能一大早起来顶着。

“等宿主醒了,我一定要他们补偿我小鱼干……”六六小声在吧台上嘀咕着。

“哎,昨晚我睡半夜忽然听见打雷声,你有没有听见啊?”

忽的,有一名食客小声和自己朋友分享起了他昨晚经历的事情。

“你睡糊涂了吧?哪里来的打雷声?”另一名睡得非常香,瞥了眼自家朋友,一度怀疑对方是不是做梦了。

“哪里是打雷,明明是地震。”隔壁桌也有个看起来像是昨夜没有睡好的样子,眼底还泛着青黑,道,“昨晚一声,不对,好多声巨响,地都颤动了,你们……没感觉?”

刚刚那个打雷都没听见了,更别说这位说的是地震。

“你俩做梦一个打雷一个地震,真逗~”

“谁逗你们啊,我说真的,昨晚我睡得晚,真的感觉到了。”

“我也是我也是。”

随着几人的讨论声音变大,这店里其他的食客们乍一听见变也纷纷附和了起来。

还真就有不少人听见昨晚的动静了。

总之,最开始那位睡得非常好的食客眼下是愣住了。

这么多人都有感觉,就他一个没有的?

作为知情人士六六听着这些人的对话,无语的摇摇头,昨晚宿主和明易拿出那么大动静就没有人起身看看的么?

一个个还猜打雷、猜地震……真的有那功夫猜,不起身看看么?

真要是有事一个都跑不掉。

正当六六对大家伙的松懈感到嫌弃的时候,一旁的觉醒丧尸那边却有人说了他知道的事情。

“听昨晚巡逻的兄弟说昨晚那是梅老板在野外锻炼来闹出来的动静,要不然,差点他们就拉了警报器。黎明他们换班的时候,就城北那边,多出了好大一片空地呢!”

说罢,众人的目光一起落到了以往梅诗站着今天却是六六站着的位置,那一双双探寻的目光看向六六,六六对此点点头,默认道:“就日常锻炼了一下。”

就是日常锻炼,夫妻家暴不存在的。

对外怎么说这一点六六还是懂的。

人家小夫妻打架这事那能叫打架么?

“啊?那片地……”听见六六说日常锻炼,似乎知道现场结果的那位大兄弟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顿时又将大家的目光吸引了回去。

“怎么了?”

有人忍不住小声问道。

“那片……就梅老板他们昨晚造出动静的地方,本来是一片废弃的旧小区。”

“然后?”

“我刚刚不是说了么?现在,好大一片空地。全都是碎渣渣,比碎渣渣还碎!”

“那不是成灰了么?”

“……”

也可以这么理解。

“我去,难怪梅老板战场上那么勇猛,感情平时锻炼一下都这么厉害的?不行,我得去那地方瞧瞧带什么样。”

说罢,一名异能者已经像那名觉醒丧尸打听起了具体位置。

“哎!带我一个,我也想去看看。”

“我也想!”

不到五分钟店里的人全都没了。

六六:……

果然,不管什么时候,看热闹的八卦之魂永远都是熊熊燃烧的。

而对于昨晚看了现场的六六他们来说,真的,去看会怀疑人生,他们会告诉你们什么叫“做异能者的差距”。

六六想起昨夜明易那近乎鬼魅的身形,以及用剑时候攻击速度,让他一度怀疑明易是不是速度系的一直没有承认。

而他宿主……

六六想了想,昨晚的时候他的后台检测梅诗的战斗时候身体各项数值以一种不正常的速度飙升,但是他家宿主的一些资料他还是没有全部的权限进行查看。

就算他向主脑撒娇(?)也没有办法。

“六六哥,你在想什么呢?”

带着明白出去锻炼回来的阮阮就看见六六撑着下巴在前台发呆,便问了一句。

“我在想昨晚的事情。”

“昨晚……”昨晚阮阮他们也去了现场,只不过,他们可没有六六那一双能够捕捉各种数据的眼睛。

阮阮一想到昨晚到了后期二人交手速度快的他几乎除了耳边乒铃乓啷声以外,根本看不清的对战画面的时候,他也是怀疑人生。

“他们的对战使用的是异能么?”

阮阮总觉得他们似乎并不是用异能战斗那么简单。

“不清楚,好像没……”六六叹了口气,“明易……我倒是没想到他用剑那么厉害。”

阮阮没怎么见过明易用剑,最多听人说过明易会用雷电凝练成武器罢了。

但是昨晚,明易确实用了一把剑,一把没有开锋的长剑和梅诗作战。

正巧早上营业时间也结束了,店里的食客离开,严晖也从后厨出来,听见阮阮他们在聊昨晚的事情。

“明先生确实很厉害。”严晖倒了杯茶坐在一旁的高脚凳上也赞叹了一声,“不过昨晚梅姐姐的情绪是不是不太对劲?”

严晖皱了皱眉想着昨晚的情况,道:“我怎么感觉梅姐姐最后盯着明先生的目光很不对劲?”

“那何止是盯着大哥不对劲,那最后发现我们跟过来的时候,那要不是大哥拦了一下引回诗诗的注意力,诗诗大概就要直接冲我们砍过来了啊~”

明白仔细回想着梅诗那时候,真的是杀气十足,而且有些不认人。

他们几个就是现在想想昨晚梅诗那杀红眼的状态都不寒而栗,紧接着几人的目光又一次落在了六六的身上。

六六:0.0

“你们看我干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话说,梅姐姐难不成每一次战斗的时候都是这样么?”严晖忍不住好奇。

梅艳芳是性伴太多的原因吗*

“那倒没有,我宿主上场什么样其一清二楚呢,听清楚的,就是有时候也会红眼就是啦,但是脑子是绝对清楚的。”六六敢肯定他家宿主以前十分正常,“其实昨晚的数据按道理来说宿主应该不会脑子不正常才对。”

“所以,梅姐姐要是真的这样下去是不是也有可能在战场上会这样?”严晖此话一出,六六瞪圆了眼睛只道:“不会吧?”

“兴许姐姐昨晚只是被明易气到了,不是真的失去理智了呢。”阮阮此刻忽然嘴角忍不住翘了翘,道,“等姐姐今天醒来说不准她会一怒之下和明易离婚呢?”

六六明白严晖:????

小子,你的想法有点东(wei)西(xian)啊。

“是吗?”一道不属于他们四人的声音忽然从他们背后传来。

明易先起来下楼打算给梅诗做早饭的,结果居然听见这么“劲爆”消息。

“明明明明易,你下来啦?”六六少有的说话一阵磕磕巴巴,那种背后说人坏话被抓包的感觉糟糕透了。

“嗯,下来了,给阿诗做早饭。”明易点点头,目光又在几人身上扫了一圈,几人不约而同地感觉到了头皮紧绷的感觉。

最终,明易和阮阮的目光对视了,明易梅艳芳是性伴太多的原因吗冲着他核善地笑了笑,只道:“可惜了,我们昨晚已经和好了。”

喜欢我在末世卖麻辣烫请大家收藏:

“你说你想做什么?”

梅诗也没有想到明易的脸说变就变,一听见她说要做前锋,他刚刚还春风和煦,眼下立刻就冷了下来。

“前锋啊。”梅诗说着语气便弱了下来,从刚才明易的表现来看,梅诗一眼就知道了,当前锋这事让明易不高兴了。

“太危险了。”明易叹了口气,从前面几次梅诗的表现来看,她确实已经有了这种倾向,而且以她的战斗风格这种确实也合适。

只是,还是很危险啊。

“什么时候确定就要做前锋的?”

“那我以前做的其实也差不多啊……”梅诗说着又悄悄打量着明易看过来的目光,小声解释着,“再说了,论什么战术安排的各家可是那么多指挥呢……我平日里也不跟着他们一起训练,也不喜欢配合别人,当前锋挺好。”

“那前锋也不是一个人。”

“不是一个人但是人总没有先前多不是……”

“那也不行,像你之前那样也行,就是不可以做前锋。”明易头一次这么粗暴打断了梅诗的说话。

这一下,梅诗倒是也怒了,只嚷嚷了起来:“凭什么啊?!我为什么要混什么人群中啊,人一多我动手就憋屈、就有顾忌。而且前锋不一样,我的前面都是敌人,我无所畏惧!再说了,每次我动手打到最后哪一次周围不都是真空地带的?”

“前锋多么危险你想过么?一旦你突进太快,后面跟不上,到时候你不是前面有敌人,你是四面八方全是,而且你还会使活靶子,所有人的攻击火力都在你那里!”

明易的声音也忍不住高了起来,本来在后厨几个悄咪咪吃夜宵的六六严晖他们四个,此刻也是一个头一个头的从后厨伸出来想看个究竟。

紧接着被明易瞥来的目光吓得连忙退了回去。

“我去,明易他也忒不守男德了,居然凶宿主!”六六小声低呼着,结果引来另外三人侧目。

虽然一直想让梅诗和明易关系不那么好的阮阮在听见他们争吵的内容之后,头一次的,居然站在了明易这边。

“姐姐那么娇弱的人冲在最前面实在是太危险了。”阮阮皱着自己的小眉头说得像模像样、真情实感,看得一旁的严晖沉默了。

阮阮还是原来的阮阮,有些词汇依旧用的有些不对地方。

娇弱,这是形容梅诗的么?

[标签:p标梅艳芳是性伴太多的原因吗签]“不管怎么说呀,宿主说啥就是啥。”

六六的言论再一次申明了他的立场,那对梅诗是绝对的支持态度的。

“这次我站我表哥。”阮阮也是有事叫表哥,没事喊明易,对于梅诗要去做前锋他是一千个不同意的,“除非带我一起。”

“你做梦。”对此,严晖直接打消了阮阮的念头,“带你还不如带我来的有可能。”

“严哥哥,咱俩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阮阮瞥了眼严晖就他俩,梅诗平日里无事的时候还能让他们在她眼皮子底下四处溜达,她忙的时候你想出门?

别逗了。

说完,阮阮又多问了一句:“对了,严哥哥你的意思呢?”

他这一问,连六六也看向了严晖。

“自然是以梅姐姐的安全为前提了。”严晖也是间接表明了他站明易了。

反正梅诗说的前锋,一听就很危险。

虽然梅诗以前干得也很危险,但是能让平时就很放纵梅诗的明易这一次居然也反对,那就说明了梅诗这次想做的危险成分多高。。

几个人在后厨讨论站队讨论的热火朝天,前厅明易和梅诗关于前锋问题也是争执不休。

不过好在二人没有升级到什么“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梅艳芳是性伴太多的原因吗*

”无效争吵的地步,最后明易还是恢复了冷静认认真真听这梅诗后面的解释。

“所以,你是说关于这项冲锋训练其已经接受了一段时间是么?”

“嗯。”梅诗点点头,“比起之前,这段时间关于冲锋的这个芭芭拉很靠谱的,你说的四面都是敌人的情况下也有模拟过。”

“模拟的时候你活下来了?”

梅诗:“……”虽然但是,她还真就没有活下来。

那四面都是芭芭拉她活哪里去啊?

“虽然我没有活下来,但是那是模拟的对手太强啦,你不能根据这个判断。”梅诗想了想,和明易说道,“那四面八方全是芭芭拉,我真的打不过,但是换成别的丧尸那我一定可以。”

梅诗信誓旦旦地保证着:“我能拿我命开玩笑么?我可是怕疼怕死怕得要命的。你想想我以前的表现,那不是也是四面八方都是丧尸我还在里面来去自如的?”

梅诗说是这样说,其实还不如不说。

因为梅诗上了战场上战斗的情况,但凡明易亲眼看见过的,他都能发现梅诗到最后她其实是处于一种相当可怕的状况,杀心很重,像一种入了魔的情况。

就算要问,那问的也该是杀红眼状态的梅诗,问对方怕不怕痛怕不怕死。

见明易不说话,梅诗还就当他是默认了,刚刚不高兴的模样瞬间收起来,冲着他露出一个十分灿烂的笑容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没问题答应了哦~”

“阿诗。”

果然,她家老公并没有想糊弄过去的想法。

“我可以和你打一场么?”

诶?

梅诗不可思议地望向明易,脱口而出:“你认真的?”

明易点头,认真地说道:“你好歹得让我放心一下,关于你的实力。”

“全力么?”

“可以。”

“去哪里?还是找块空地大点的地方吧。”

梅诗这么说着明易也没有反对,趁着现在刚刚打烊,还有不少的时间够他们二人挥霍的,二人直接离开了店铺。

之后,在后厨听见他们二人打算战斗决定听谁话的时候全是一脸=_=

“他舍得打姐姐?”阮阮担心的皱起自己的包子脸,“打女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不打的话姐姐又要参与危险的事情……”

“我宿主的战斗力……”六六虽然不太清楚梅诗的战斗本领到底多高,但是按照主脑给梅诗的内部实力综合测评来看的话,梅诗的危险程度也是相当高的。

“哎,你们说我家宿主不会当寡妇吧?”对于六六对梅诗的自信,在严晖他们看来,似乎就有些盲目了。

寡妇,应该不至于。

喜欢我在末世卖麻辣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