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又高端的队名: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数十名蛮子军士原本聚在一起看热闹,没想到情势突变,同伙莫名其妙地飞了出去,摔在地上长声惨叫,眼见不活了,登时一个个心下大惊。待看清楚厉秋风不晓得什么时候抢到了那名女子身边,知道是他出手伤了同伙,立时挥刀舞枪,争抢着向厉秋风杀去。只是有几名蛮子头目看清了厉秋风的面容,认出厉秋风是锦衣卫,还曾经和蛮子一起在老翁山下追杀倭寇,心下登时有一些忐忑不安,纷纷停了下来。只是这几名头目虽然没有向厉秋风围攻,许多蛮子军士却忘记了厉秋风的身份,此时只想着为同伙报仇,口中呜哇乱叫,手中挥刀舞枪,直向厉秋风和慕容丹砚攻了过去。

眼看着十几搞笑又高端的队名柄钢刀和五六杆长枪就要砍刺到厉秋风和慕容丹砚身上,厉秋风身子倏然动了起来,瞬间抢入刀枪丛中。十几名攻到厉秋风身前的蛮子军士没有想到厉秋风竟然不退反进,心下大惊,还没等他们变招,厉秋风已然硬生生地从刀枪之中挤了进来,瞬间到了蛮子军士面前,右手拔出长刀,向着蛮子军士横削了过去。刀光闪过之后,四名蛮子军士咽喉中刀,鲜血自伤口中飞溅了出来。四人口中格格作响,面孔扭曲,身子瞬间变得僵硬,片刻之后,如同四截枯木,直直地向地上扑倒。

厉秋风不等四名蛮子摔倒在地,身子滴溜溜一转,已然从四人右首绕了过去,瞬间抢到了两名挥刀攻过来的蛮子军士面前。两名蛮子军士压根没有防备,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厉秋风离着两人不过一尺,右手手腕翻转,长刀兜了半个圆圈,看似轻飘飘地并未用力,两名蛮子军士的右臂已然被他手中的长刀齐肩砍落。

围在四周的蛮子军士见此惨状,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再向厉秋风围攻,发一声喊,转身便逃。厉秋风追上前去,右手长刀向下砍出,只听得惨叫之声又起,三名蛮子军士的右腿被厉秋风齐膝砍断,身子登时栽倒在地上,刀枪脱手飞出。只见三名蛮子军士双手抱住了断腿之处,在地上翻滚惨叫,情形甚是恐怖。

围在四周的锦衣卫和官兵虽然对蛮子颇为不屑,可是看到厉秋风如鬼魅般冲入蛮子军士之中,长刀到处,蛮子军士非死即伤,心下惊骇,不由纷纷向后退去。一名锦衣卫头目抢上前去,拦在厉秋风身前,沉声说道:“厉百户不可意气用事,且听我一言。”

厉秋风见蛮子军士拼命逃走,无暇再残杀百姓,这才停了下来,右脚踩在一名断了腿的蛮子军士后背,将长刀在他身上蹭了几下,擦去了刀上的鲜血,这才还刀入鞘,对那名锦衣卫头目说道:“厉某救人心切,不得不出手斩杀这些蛮子,若有冒犯之处,还请大人不要见怪。”

那名锦衣卫头目心下暗想,你若只是救人,只须打死一名蛮子即可。可是你不肯收敛,又接连斩杀四人,其后更是砍断了数名蛮子的手脚,摆明了是要在众蛮子面前立威,让他们对你心生恐惧,不敢妄动。怪不得阳大人和许大人对你如此看重,论起行事狠辣,咱们锦衣卫之中,能及得上你的高手只怕也没有几人。先前我在北司当差,似乎见过你几次,只是那时你默默无闻,并未与你结识。好在没有得罪过你,否则你如此狠毒,只怕遭了你的毒手。

只是那名锦衣卫头目心下虽作此想,脸上却是神情如常,口中说道:“厉百户有所不知,阳大人、许大人已与冯总兵和张总兵商议过了,要将这些扶桑人交给蛮子处置。虽说蛮子甚是凶残,行事歹毒,可是这些扶桑人毕竟已经归他们所有,咱们也不好插手。方才咱们奉命将这些扶桑人交给蛮子,被厉百户杀死的那名蛮子当众调戏一名扶桑女子,女子的爹爹上前阻拦,惹恼了蛮子,被蛮子一刀砍

搞笑又高端的队名:

了脑袋。虽说咱们对蛮子这等卑鄙无耻的举动颇为不满,只不过职责所在,拿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厉百户出手教训这些家伙,给大伙出了一口恶气,咱们对厉百户都是佩服得紧。不过张总兵对蛮子甚是倚重,而且眼下蛮子有四五千马军驻扎在东辽县,若是与蛮子起了龌龊,张总兵心下恼火不说,若是蛮子作起乱来,只怕局面不好收拾。”

锦衣卫头目说到这里,转头向东首望了一眼,见蛮子军士已大半逃到前院去了,这才接着说道:“何况厉百户已杀死杀伤十余名蛮子,剩下的蛮子为之胆寒,不敢再闹出什么事端。不如就此收手,也算是给张大人和蛮子首领一个面子。”

厉秋风听锦衣卫头目说完之后,这才知道被蛮子军士欺凌的这些人并非汉人百姓,而是被张贵俘获的柳生一族老巢中的妇孺老弱。先前他在后院正房曾经听阳震中和张贵、冯彦卿商议如何处置这些扶桑人,最后议定要将女子和孩童送给蛮子,用来抵消张贵答应送给蛮子的赏银。至于老头和老妇,当时并未议定如何处置。恰好柳生宗岩现身,抢走了柳生旦马守和森田忍的人头,厉秋风急着追杀柳生宗岩,两人一前一后从王家庄冲了出去。想来他离开之后,阳震中与张贵、冯彦卿商议好了,这才派锦衣卫将这些扶桑人交给蛮子处置。蛮子性子粗鲁,直如野兽无异,竟然当众调戏女子,这才惹出了祸事。

念及此处,厉秋风点了点头,对那名锦衣卫头目说道:“虽说这些扶桑百姓并非汉人,不过他们都是老弱妇孺,在东辽县并未作恶,若是交给蛮子处置,非得被尽数折磨死不可。是以厉某想请大人先将这些扶桑人留在这里,不要让蛮子将他们带走。厉某这就去拜见阳大人和许大人,请他们两位想出一个周全的法子,免得让这些扶桑人无辜丧命,未免有伤阴德。而且此事若是传扬出去,于大明也没有什么好处。”

那名锦衣卫头目满口答应,口中说道:“实不相瞒,咱们瞧着那伙蛮子也极是讨厌,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厉百户肯为这些扶桑人出面求情,那是他们的造化。咱们将扶桑人留在前院,不会交给蛮子带走,厉百户尽管放心去向阳大人和许大人求情好了。”

喜欢一刀倾情请大家收藏:

厉秋风定睛望去,发现聚在院子中的不只有锦衣卫,还有许多官兵,此外还有数十名蛮子。官兵和蛮子手执刀枪,将一群百姓围在中间。这些百姓神情惊恐,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一名蛮子拎着弯刀,刀锋上鲜血淋漓,血珠不断从刀尖滴落到地上。而在他身前三尺之处,躺着一具身首分离的百姓尸体。方才那声惨叫,想来就是这名被砍掉脑袋的百姓濒死之时叫出来的。

厉秋风见此情形,心下惊骇,不晓得蛮子为何要砍杀百姓。便在此时,只见一名女子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直向那具尸体扑了过去。只是她踉跄着跑出两三步,便被提着弯刀的那名蛮子拦腰抱住,吓得她发出一声尖叫,拼命想要挣脱蛮子的搂抱。可是那名蛮子却将她抱得越发紧了,狂笑着张开大嘴,直向女子脸上亲了过去。

那名女子拼死抵抗,眼看着蛮子臭哄哄的血盆大嘴向自己逼近,情急之下双手乱抓乱挠,竟然在蛮子左脸颊上抓出了几道血痕。众蛮子见同伙模样狼狈,纷纷嘻笑起来。围在四周的锦衣卫和官兵脸上都有不平之色,只是无人上前阻拦。

厉秋风见此情形,心下大怒,暗想蛮子如此卑鄙下流,公然调戏妇女,而且地上那具尸体十有八九也是被这名蛮子军士所杀。为何四周站了许多锦衣卫和官兵,竟然无人上前阻拦?念及此处,他正想上前救出那名女子,只听那名蛮子军士叽哩咕噜说了几句话,右手将弯刀向地上一插,双手抱定了那名女子,张嘴便向她脸上亲了下去。

那名女子甚是倔强,虽然双手和上半身被蛮子军士紧紧搂住,兀自不肯屈服,右脚抬起,直向蛮子军士腿上乱踢乱踹。只是女子力气较弱,虽然踢中了蛮子几脚,无异于给蛮子掸灰,压根伤不了蛮子。只是太过凑巧,那名女子无意中右膝抬起,恰好撞在蛮子军士大腿根处。此处乃是男子要害,即便是轻触一下也会疼痛难忍,何况那名女子情急之下抬腿乱踢乱撞,用尽了全身力气。只听那名蛮子军士一身惨叫,双手松开了那名女子,拼命捂住了下体,仓皇向后退去。

厉秋风原本想要出手救下那名女子,此刻看到蛮子军士狼狈退开,他心下松了一口气,这才没有抢上前去。只见那名女子搞笑又高端的队名摆脱了蛮子军士的纠缠,抢上前去几步,跪在那具无头尸体旁边,伏尸痛哭起来。厉秋风见她哭得凄惨,心下也颇为难过。许多围在四周的锦衣卫和官兵也不忍卒视,悄悄将脑袋转了过去。

那名蛮子军士要害被女子撞中,只觉得下体疼痛难忍,仓皇向后退了四五步。数十名蛮子军士见同伙连一个女子都制服不了,反倒被撞中了要害,纷纷指着那名蛮子军士笑骂起来。那名蛮子军士恼羞成怒,下体疼痛又稍有缓和,立时抢上前去,拔起插在地上的弯刀,挥刀直向伏尸痛哭的那名女子脖颈砍了下去。

众百姓见蛮子军士又要杀人,纷纷惊叫起来。许多锦衣卫和官兵虽然有心阻拦,只是那名蛮子军士身手甚是矫健,瞬间冲到那名女子的身边。即便锦衣卫和官兵想要上前救人,却也来不及了。而其余数十名蛮子军士压根不将那名女子的性命放在心上,眼看着同伙挥刀杀人,不只无人上前阻拦,反而纷纷拍手叫起好来。

一片混乱之中,眼看着那名女子就要被蛮子军士砍下脑袋。许多锦衣卫和官兵不忍看到惨事,不是才上眼睛,便将脑袋转到了一边。便在此时,众人忽然听到“呼”的一声异响,紧接着一道黑影腾空而起,直飞出两三丈外,“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众人定睛望去,只见摔在两三丈外的正是那名想要挥刀杀人的蛮子军士。此时他仰面朝天倒在地上,口中鲜血狂喷,手脚不住抽搐,眼看着不活了。再看那名女子仍然伏尸痛哭,似乎并不知道自己方才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而她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名灰衣人,看年纪只有二十几岁,正自冷

搞笑又高端的队名:

冷地看着一众蛮子军士。

许多锦衣卫看到灰衣人,心下都是一惊,暗想咱们早就瞧着蛮子不顺眼,只不过许大人吩咐咱们不要与蛮子冲突,辽东总兵张贵又对这些蛮子甚好,咱们只能强自忍耐。好在此人在危急关头出手杀人,替咱们出了一口气。许大人对此人甚是看重,想来不会责罚他罢。

出手救下那名女子的灰衣人正是厉秋风。他早有教训蛮子之意,看到那名蛮子军士打算挥刀杀人,倏然抢上前去,左掌切中蛮子军士右手脉门,震得他手中的弯刀脱手飞出,随即右掌拍出,结结实实地在蛮子军士胸口印了一掌。蛮子军士虽然甚是凶悍,力气甚大,但是毕竟没有练过高深武功,被厉秋风一掌拍在胸口,肋骨不晓得断了多少根,立时惨叫着飞了出去,摔出了两丈多远,口中鲜血狂喷。只是厉秋风出掌之时,有意要在数十名蛮子军士面前立威,同时也要让这名蛮子军士多吃苦头,是以这一掌虽然甚是刚猛,却又使了巧劲,并未将内力尽数送入蛮子军士的五脏六腑,而是震断了他的胸口数根肋骨,使得断骨刺入蛮子军士的心肺。如此一来,蛮子军士虽然必死无疑,却又不会立时毙命,断骨刺入他的心肺,使得他疼痛难忍,最后只能活活疼死。

厉秋风并非嗜杀之人,不过他幼年遭遇惨祸,亲眼看到父母亲人被恶人残杀,其后又多历艰辛,成年后在锦衣卫当差,更是看到了无数世间惨事。是以不经意间,他做事的手段竟然带了几分阴毒和凶狠。平日里厉秋风尚能克制,出手之时颇为收敛,但是一旦怒火中烧,便会变得极为凶残和阴狠。也幸亏如此,他与柳生一族的杀手对战之时,才没有被柳生宗岩等人所乘。

慕容丹砚看到蛮子军士要斩杀那名女子,心下大怒,正要出手救人,没想到厉秋风已然抢先冲了过去,一掌便将蛮子军士击飞。慕容丹砚心下又惊又喜,紧跟着抢上前去,站在厉秋风身边,右手紧握剑柄,向着一众蛮子军士怒目而视。

喜欢一刀倾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