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巨蟹女水瓶是绝配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蓝星,华夏,2XX1年初春,沿海某高中的高一教学楼。

第二个学期刚刚开学,四五个女生凑在一起,一群讨论着昨晚的偶像剧男主,另一群则叽叽喳喳地说起了隔壁班的某某男同学。

林玄真低着头,一边刷题,一边竖起耳朵听着。

格格不入。

林玄真不是自闭症,也不是交流障碍,对那些八卦更是充满了兴趣。

男巨蟹女水瓶是绝配

但……

只要她抬头流露出说话的意思,旁人便以为她是嫌弃他们太吵。

即使隔着大半个教室,他们都会在瞬间压低声音,甚至推搡着出门去聊。

看上去是同学们怕影响她学习,但,这就是孤立。

即使没有恶意。

林玄真打消了融入班级的想法。

好在,她日常忙着为各种竞赛做准备,和同学之间的交流本就不多。

林玄真将注意力放在眼前的一摞《5年高考3年模拟》上。

比起强行融入普通女生圈子,数学就简单多了。

青春洋溢的女生聚在一起,不免谈起校内风云人物。

不论林玄真愿不愿意,毋庸置疑,她就是其中一个。

“看见了吗?班主任刚才给学霸的教辅,竟然是五三!”

“怎么?

男巨蟹女水瓶是绝配全文阅读/

你嫉妒班主任对她的待遇吗?”

“我嫉妒个鬼啊!谁会想要五三啊!”

“可那个五三不是高三了才做的吗?”

“不知道哎……不过以学霸的进度,一年学完全部高中内容,好像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真羡慕人家的脑子啊!”

“脑子你也有~你还有我~”

“寒假作业都不给我抄,要你何用?!来人呐,拖下去……”

“唉,要是能跟学霸一样数理化科科满分,我的零花钱能翻两番!”

“你们没听说吗?为了让学霸被分到我们班,班主任还在校长面前哭了……”

“不会吧?这也太夸张了哈哈哈……”

……

林玄真刷完一套卷子,从题海中抬起头,听到窗外走廊上传来模糊的说话声,皱了皱眉。

幸好,只剩下一个学期了。

这一年的初秋,林玄真如愿考入了心仪的大学。

但早已分开的父母只分别打来电话鼓励几句,和往常一样汇入一笔生活费后,就再度投入了自己的事业中去。

林玄真能理解,也早已习惯。

幸运的是,大学同班同学全员学霸,她终于不再是最特殊的那一个。

……

博士毕业后,林玄真进入了华夏高能物理研究所,专业研究高能粒子。

要进一步寻找新粒子,就需要能量和精度更高的机器——基于100公里的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是最好的选择。

早在林玄真进入研究所之前,各方科学泰斗老前辈们,已经就“华夏建不建这百亿量级的超大撞机又该怎么建”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超大撞机造价昂贵,必将大大挤压其他基础科学的经费,而且对于寻找‘超对称粒子’没有帮助……”

“况且西方核子研究中心将在5年内公布‘未来环形对撞机’的完整设计报告和造价。如果一个建成了,另一个就不太可能再建,我们不需要两个功能类似的大型科学装置。”

“如果对撞机让别人去建,我们会永远落后于人家,而且这种落后是30年!是愿意领先,还是愿意落后或者无所作为?我想答案其实是非常清楚的。”

“难道宁先生不希望华夏成为人类探索微观世界的真正前沿?”

“一旦这个数百亿规模的项目建起来,将会带动磁场技术、微波技术、探测器、真空、电子学甚至是软件领域的众多技术创新!”

“我既不同意宁先生的观点,也不同意主建派的观点。大强子对撞机,本身就是一个国际合作的产物,华夏可以加入进来……科学发展不能冒进。”①

……

以上这些泰斗之间的辩论,林玄真置身其中,最清楚不过。

在某个微小的领域创造新知,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加上每位泰斗的考量都不无道理,一时之间难以达成一致,也是正常。

但他们争论归争论,期间研究所从未中断优化设计,不断进行着关键技术的预研,使得它的设计无论是在指标、经费和难易程度上都能达到相对平衡。

林玄真就是参与优化设计和技术预研的一员。

这一天,林玄真又一次在平台上模拟六十个粒子绕加速器环运行一百万圈的运行情况。

程序卡顿了一瞬,林玄真眼前一亮,这就是她等待已久的新发现!

勉强控制住兴奋过度导致的头晕眼花,她快速地将结果写入邮件。

按下发送键之后,她才捂住胸口,缓缓滑坐在了地上。

完蛋……她这是要猝死了?

上一次吃饭、睡觉、晒太阳,是什么时候来着?

冥冥之中有个声音在脑海中问道:“后悔吗?”

“当然不……”林玄真没有意识到自己已喃喃出声,神智愈发模糊。

她以身许国,青史留名,后悔什么?

林玄真迷迷糊糊地想道,下辈子……

如果有下辈子,希望能轻松自在一点……

——————

再睁眼,林玄真就看到模糊的视野中有浅淡的人脸模样,其上有四条灵活的眉毛。

下一瞬,她感觉自己被那个人小心翼翼地抱在了怀里。

一阵微风拂过。

风停后,就听见那人用极其古怪的音调,说道:“以后,这就是你们的小师妹,玄真。宠,都给我使劲宠!”

“是,师父!”七道不同的声线齐声应道。

……

这群人的对话听起来熟悉得有点儿诡异。

像是实验室某个休息时间就爱看点网文的师姐最喜欢的,免费平台发布的文不对题的团宠文广告。

不管怎么说,眼下的状况,看起来是她转生到了一个团宠文,被捧在了掌心里。

她失去意识前许下的愿望成真了?!

没能和华夏一同迎接光明的未来,有些遗憾,但现在,是她享受自己光明未来的时候了!

林玄真想跟那自说自话把她当成徒弟和师妹的几人,打个招呼,出口却是:“哇——”

有点不祥的预感。

o(╯□╰)o

喜欢普普通通大师姐请大家收藏:

本章是系列番外《掌心上的小玄真》终篇,可看可不看,写这章纯粹是因为强迫症患者必须要有始有终。

本文首发起点,喜欢请支持正版,谢谢。

防盗防盗防盗,替换后会比防盗多1000字免费。

不过这也正好是她心中所求。

这世上仇富的人很多,仇美的也不少。

不引人注意,才能避免旁人对自己生出莫名其妙的恶意。

师兄妹一前一后,进了雷云镇上的雷云堂。

摇光一边走,一边传音给林玄真,“小师妹,雷云镇这家雷云堂的掌柜,已经二百七十岁了,比你大了一点。你将他与你自己做个比较,自然就会明白。”

那雷云堂的掌柜,显然不是第一次见到摇光这副模样。

他恭敬地迎上前来,看了摇光身后那容貌清秀的女剑修一眼,问道:“摇光祖师前来,还是老样子?”

林玄真一看就有些惊讶。

师父和七个师兄,看上去最老的也就是师父,顶天了也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脸上一丝纹路也无。

但眼前这只比她大了二十岁的掌柜弟子,却已经是知天命的年岁。

脸上有些明显的纹路,头发都已经花白了,透出一分迟暮之感,独留一双闪烁着不灭希望的眼睛。

摇光点点头,又说道:“再收拾两只灵鸡。”

那掌柜脸上的热情多了几分真诚,笑起来脸上的褶子就更明显了,“早料到您这几日会来,已经在后厨备下了。”

每回摇光祖师来此,他就能一饱口福,蹭上一顿灵气浓郁堪比低级回春丹的灵食。

若非如此,他早该是古稀老者的模样。

摇光颇为满意,笑着指了指身量小些的女剑修,说道:“你们先招待我师妹。”

等那掌柜弟子应下,摇光才回头对林玄真说道:“你且等上片刻,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他,我去去就回。”

林玄真心情复杂地在那个修真界可以算同龄,实际长相却足以当她祖父的掌柜弟子引领下,入了后面的包厢。

掌柜弟子常年在雷云镇上的雷云堂里当掌柜,人老成精,一眼看出此女与摇光祖师的关系匪浅。

念及摇光祖师每每都会赠予自己一份价值数百中品灵石的灵食,便存了几分讨好之意。

自认为是过来人的掌柜弟子,殷勤地取了玉衡祖师酿制的最烈灵酒,为女修斟了一杯,说道:“这位师姐,摇光祖师亲自下厨,您真是好福气!不如先用这养气滋补的佳酿开开胃?”

林玄真初次下山正不自在,美酒当前也没多想,就一口喝掉了杯中酒。

酒入喉,火辣辣的,比二师兄天璇的那碟子加了辣的赤灵鱼云还要呛人!

林玄真缓过劲的同时,心里咯噔了一下,不顾体味那醇厚美酒的回甘,紧张问道:“这是哪位酿酒师的灵酒?”

掌柜弟子指了指那小坛子身上刻绘着的若隐若现的上古文字,笑着推荐道:“好叫这位师姐知道,这是我们天雷门最好的酿酒师,也是天雷七星之五,更是现今掌门,玉衡祖师的手艺!”

林玄真无奈至极,心有所感,匆忙出了雷云堂,便看到大片劫云向着天雷门的天雷峰聚集。

摇光端着两盘子鸡出来,就看到小师妹一个背影,当即把灵食往掌柜弟子怀里一塞,就追了出来。

他到了林玄真身后,闻到小师妹身上熟悉的酒香,注意到劫云正在凝集,就明白了来龙去脉。

摇光的脸色顿时精彩起来,好半晌才道:“小师妹,我们还是回去吧!”

林玄真醉眼朦胧,远不止微醺,口中喃喃道:“还有两个……我就是一个人了。”

听到小师妹的喃喃自语,摇光心中感同身受地漫起一阵酸楚。

当初他被师父收徒之前,也是落得孤身一个,小师妹的心情,他感同身受。

指望六师兄收徒是不现实的,看来他有必要收个徒弟了。

还有,小师妹入口的灵酒,还是要好好筛选一下。

——————

五十年过去,摇光将前些年带回天雷门的乞儿收作了徒弟。

保留了原有的姓,取“闻弦歌知雅意”,赐了新名“思意”。

林玄真正为自己不太正常的寿元所苦,小师侄的到来,倒是转移了她些许注意力。

彼时,开阳继玉衡飞升之后,已当了五十年掌门。

他见常思意阵道方面的天才比起小师弟摇光更胜一筹,又考虑到他会替天雷七星守着小玄真,便将阵法倾囊相授。

又过了五十年,开阳自觉无法再压制修为拖延飞升,便想着先把寿元转给小玄真。

寿元之于修士,就和性命差不多,开阳不敢指望小师弟和小师侄能为了小师妹而牺牲自己。

这“嫁衣阵”设阵极难,但一定能够完整地把自己一半寿元转嫁给小师妹。

开阳感到自己眼角多了一条不存在的皱纹,但随即,那条皱纹便消失不见了。

他再催动阵法,那嫁衣阵竟然分崩离析,眨眼间化作齑粉。

与此同时,天道感应到了他的气息,降下了飞升雷劫。

开阳有些遗憾,但飞升前还是没忘记把掌门的事务全权交托给最小的师弟——摇光。

——————

林玄真快要六百岁时,总算把一直耿耿于怀的寿元问题暂且放下了。

她换了同以往一样的简单衣物,便偷偷溜出了五雷峰。

五雷峰脚下那个限制非大乘期修士出入的禁制,对于她这个古怪的筑基期而言,完全没作用。

林玄真去了修士稀少,不易因祥瑞体质而引发大灾难的生洲南国。

在南国都城外,林玄真遇上了关月尔。

……

被小师兄从关月尔那里带回五雷峰后,林玄真还没想到要怎么解释自己能自由出入五雷峰那个形同虚设的禁制,摇光就起卦占卜出了意外,引来了飞升雷劫。

直到飞升前,摇光才想到将来再也不用怕师妹的祥瑞体质了。

他喜滋滋地留下一句话:“玄真师妹接管天雷门!”

林玄真对管理宗门一窍不通,又不愿意与人打交道,本想叫小师侄接手掌门却遍寻不着其踪迹。

她只好简单了解了一下宗门内其他开山长老的弟子,凭借直觉指定了非雷繁一脉的弟子为掌门。

……

(番外《掌心上的小玄真》完。)不过这也正好是她心中所求。

这世上仇富的人很多,仇美的也不少。

不引人注意,才能避免旁人对自己生出莫名其妙的恶意。

师兄妹一前一后,进了雷云镇上的雷云堂。

摇光一边走,一边传音给林玄真,“小师妹,雷云镇这家雷云堂的掌柜,已经二百七十岁了,比你大了一点。你将他与你自己做个比较,自然就会明白。”

那雷云堂的掌柜,显然不是第一次见到摇光这副模样。

他恭敬地迎上前来,看了摇光身后那容貌清秀的女剑修一眼,问道:“摇光祖师前来,还是老样子?”

林玄真一看就有些惊讶。

师父和七个师兄,看上去最老的也就是师父,顶天了也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脸上一丝纹路也无。

但眼前这只比她大了二十岁的掌柜弟子,却已经是知天命的年岁。

脸上有些明显的纹路,头发都已经花白了,透出一分迟暮之感,独留一双闪烁着不灭希望的眼睛。

摇光点点头,又说道:“再收拾两只灵鸡。”

那掌柜脸上的热情多了几分真诚,笑起来脸上的褶子就更明显了,“早料到您这几日会来,已经在后厨备下了。”

每回摇光祖师来此,他就能一饱口福,蹭上一顿灵气浓郁堪比低级回春丹的灵食。

若非如此,他早该是古稀老者的模样。

摇光颇为满意,笑着指了指身量小些的女剑修,说道:“你们先招待我师妹。”

等那掌柜弟子应下,摇光才回头对林玄真说道:“你且等上片刻,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他,我去去就回。”

林玄真心情复杂地在那个修真界可以算同龄,实际长相却足以当她祖父的掌柜弟子引领下,入了后面的包厢。

掌柜弟子常年在雷云镇上的雷云堂里当掌柜,人老成精,一眼看出此女与摇光祖师的关系匪浅。

念及摇光祖师每每都会赠予自己一份价值数百中品灵石的灵食,便存了几分讨好之意。

自认为是过来人的掌柜弟子,殷勤地取了玉衡祖师酿制的最烈灵酒,为女修斟了一杯,说道:“这位师姐,摇光祖师亲自下厨,您真是好福气!不如先用这养气滋补的佳酿开开胃?”

林玄真初次下山正不自在,美酒当前也没多想,就一口喝掉了杯中酒。

酒入喉,火辣辣的,比二师兄天璇的那碟子加了辣的赤灵鱼云还要呛人!

林玄真缓过劲的同时,心里咯噔了一下,不顾体味那醇厚美酒的回甘,紧张问道:“这是哪位酿酒师的灵酒?”

掌柜弟子指了指那小坛子身上刻绘着的若隐若现的上古文字,笑着推荐道:“好叫这位师姐知道,这是我们天雷门最好的酿酒师,也是天雷七星之五,更是现今掌门,玉衡祖师的手艺!”

林玄真无奈至极,心有所感,匆忙出了雷云堂,便看到大片劫云向着天雷门的天雷峰聚集。

摇光端着两盘子鸡出来,就看到小师妹一个背影,当即把灵食往掌柜弟子怀里一塞,就追了出来。

他到了林玄真身后,闻到小师妹身上熟悉的酒香,注意到劫云正在凝集,就明白了来龙去脉。

摇光的脸色顿时精彩起来,好半晌才道:“小师妹,我们还是回去吧!”

林玄真醉眼朦胧,远不止微醺,口中喃喃道:“还有两个……我就是一个人了。”

听到小师妹的喃喃自语,摇光心中感同身受地漫起一阵男巨蟹女水瓶是绝配酸楚。

当初他被师父收徒之前,也是落得孤身一个,小师妹的心情,他感同身受。

指望六师兄收徒是不现实的,看来他有必要收个徒弟了。

还有,小师妹入口的灵酒,还是要好好筛选一下。

——————

五十年过去,摇光将前些年带回天雷门的乞儿收作了徒弟。

保留了原有的姓,取“闻弦歌知雅意”,赐了新名“思意”。

林玄真正为自己不太正常的寿元所苦,小师侄的到来,倒是转移了她些许注意力。

彼时,开阳继玉衡飞升之后,已当了五十年掌门。

他见常思意阵道方面的天才比起小师弟摇光更胜一筹,又考虑到他会替天雷七星守着小玄真,便将阵法倾囊相授。

又过了五十年,开阳自觉无法再压制修为拖延飞升,便想着先把寿元转给小玄真。

寿元之于修士,就和性命差不多,开阳不敢指望小师弟和小师侄能为了小师妹而牺牲自己。

这“嫁衣阵”设阵极难,但一定能够完整地把自己一半寿元转嫁给小师妹。

开阳感到自己眼角多了一条不存在的皱纹,但随即,那条皱纹便消失不见了。

他再催动阵法,那嫁衣阵竟然分崩离析,眨眼间化作齑粉。

与此同时,天道感应到了他的气息,降下了飞升雷劫。

开阳有些遗憾,但飞升前还是没忘记把掌门的事务全权交托给最小的师弟——摇光。

——————

林玄真快要六百岁时,总算把一直耿耿于怀的寿元问题暂且放下了。

她换了同以往一样的简单衣物,便偷偷溜出了五雷峰。

五雷峰脚下那个限制非大乘期修士出入的禁制,对于她这个古怪的筑基期而言,完全没作用。

林玄真去了修士稀少,不易因祥瑞体质而引发大灾难的生洲南国。

在南国都城外,林玄真遇上了关月尔。

……

被小师兄从关月尔那里带回五雷峰后,林玄真还没想到要怎么解释自己能自由出入五雷峰那个形同虚设的禁制,摇光就起卦占卜出了意外,引来了飞升雷劫。

直到飞升前,摇光才想到将来再也不用怕师妹的祥瑞体质了。

他喜滋滋地留下一句话:“玄真师妹接管天雷门!”

林玄真对管理宗门一窍不

男巨蟹女水瓶是绝配全文阅读/

通,又不愿意与人打交道,本想叫小师侄接手掌门却遍寻不着其踪迹。

她只好简单了解了一下宗门内其他开山长老的弟子,凭借直觉指定了非雷繁一脉的弟子为掌门。

……

(番外《掌心上的小玄真》完。)

喜欢普普通通大师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