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婆怎么知道家里事的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宁采儿虽然有女强人的刚毅果敢,但也和其他的女人一样,有个心软的毛病,看着老丁如此落寞的离开,宁采儿忽然觉得这小老头有点可怜。

她不禁想为老丁说两句。

“虽然他是玉皇大帝派来的,从前是玉皇大帝的亲信,可能现在也是,但其实他自从入府到现在,也没做过什么伤害到你我利益的事,倒是屡次在你手里吃亏,被欺负的我都看不下去了。”

方也许惊讶的看着宁采儿。

“媳妇,你到底是哪边的?”

宁采儿抿抿嘴:“我这是帮理不帮亲,所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你们也别把老丁欺负的太狠了,不好。”

没办法,自己媳妇都开口说话了。

方也许只得对宁采儿解释道:“我当然知道他也是被玉皇大帝给当枪使了,我也不是故意想为难他,但他留在这,就跟个移动摄像头似的不说,他还耽误事啊。”

“嗯?”宁采儿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方也许指了指药罐子提醒。

“这药,是用老丁的头发熬的,老丁已经发现了,他被剃光了头发就已经够憋屈的了,看到江一道都能喝拿他头发熬制的补药,肯定更难受,要是让他留在府上,必定从中作梗。”

宁采儿这才明白。

不过她还是不认同方也许的做法。

“那这样说的话,老丁本身就够憋屈的了,你为了支开他居然让他去做更憋屈的事,我觉得这好像不大好。”

方也许也认同这点。

不过眼下他还没想出什么更好的去处,为了不要每天被老丁盯着喝下这补药补的流鼻血,还是暂时先这样吧。

到时候再多方留意一下,看看老丁的软肋在哪,然后再考虑邀买人心的事。

宁采儿还让他抓点紧。

毕竟老丁纵使不是什么有名有号的神仙,但好歹现在是身边人,一旦身边人心生怨怼,早晚要出乱子。

方也许也暗暗记在心上了。

不过老丁怨怼归怨怼,他倒是很有诚信。

在答应了方也许之后,他的行动也是迅速,当天下午就拿着个木板做着的牌子带着府上的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报复方也许的关系,老丁带着人出门的时候,简

仙婆怎么知道家里事的全文阅读/

直是弄的声势浩大。

每个人的身上都挂着一个接散活的牌子,而且是喊着口号出门的。

也不知道老丁是怎么做到的。

前前后后也不过就是几个小时的时间里,这些人的喊口号就已经十分整齐划一了。

几百个人的声音整齐划一的效果,就是响彻云霄。

方也许和宁采儿他们也是被这整齐划一的口号给惊动的,纷纷从院子里鱼贯而出。

一出门,就见府上几百号人浩浩荡荡的穿着统一的服装,脖子上挂着统一的牌匾,列队整齐的往外走。

口中不住的高喊着:“从基层做起,为平等王府建设出力!”

方也许他们当时就被惊住了。

老丁转头看向方也许,看着方也许被惊的目瞪口呆的眼神,老丁非但没有半分惭愧的意思,反而还十分挑衅的转身给方也许介绍。

“殿下,这就是咱们府上要出去做散活的队伍,您看怎么样?”

老丁的目光中划过一丝阴冷。

显然,他故意在驳方也许的面子。

就这阵仗出门,方也许必定颜面扫地,到时候整个天庭都会知道这个新晋平等王的府上过的已经揭不开锅了,只能让自己府上的下人出去打工赚钱。

老丁就是要这样磕碜磕碜他。

但他对方也许的了解还是太浅薄了。

方也许从来就不是个按套路出牌的人,颜面什么的对他来说那完全就是身外之物,他丝毫不放在心上。

面对老丁嘲弄的目光,方也许脸上非但没有出现一丝窘迫。

反而在震惊之后喜笑颜开的鼓掌。

“不错不错,这架势实在是太有牌面了,一看就是正规队伍,不错不错。”

方也许的语气半分也不像是在开玩笑,一边说一边还对老丁竖起大拇指。

“老老管家就是老管家,行动能力强,做事也干脆利落,属实优秀。”

老丁这么做的本意是想给方也许难堪,却没想到不但没得到想要的效果,反而还让方也许挺开心。

此时的老丁甭提有多憋屈了,他杵在那,脸色一阵请一阵白的十分复杂。

方也许却拍拍手催促道:“行了,既然都准备的如此妥当了,那也别在这杵着了,赶紧出门吧,晚点就没活了,快去快去!”

在方也许的催促下,老丁带着府上众人一脸憋屈的出门了。

大约在他们出门两个小时左右,方也许在府上也没什么事情,索性决定去看看。

方也许来到南天门,结果没见到老丁那一行人。

他眉毛一挑。

嘿!

想不到居然这么快就找到活了,很是有效率嘛。

守在南天门的天将这段时间已经和方也许混熟了,一见方也许来,立马一窝蜂的围了上来。

方也许刚好想问问他们老丁的情况,结果都没等他开口,那些天兵天将就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我的天,平等王殿下您厉害啊。”

方也许完全不知道状况,于是随意敷衍道:“哪里哪里,一般一般吧。”

这边刚敷衍完,那边又一脸崇拜仙婆怎么知道家里事的的对他竖起大拇指。

“您居然能想到这种赚钱的办法,实在是牛皮,而且您这样做一定是把咱们兄弟的苦楚给放在心上了,简直就是救咱们兄弟于水火嘛。”

还真别说,这点真是方也许之前就考虑到的。

与其让南天门这些天兵天将怨天载道的去做免费的苦力,为何不能将这些基层劳动也利益化呢?

这样一来,真的需要用人的,花钱也得雇。

不是特别需要用人的,眼见着旁边有明码标价的劳动力,要是还指使南天门的这些天兵天将的话,未免就有点准备耍流氓的嫌疑了。

他这么做,简直一举两得。

面对这些天兵天将感激式的吹捧,方也许不禁有些飘飘然起来。

他故作谦虚的连连摆手。

“哪里哪里,都是兄弟,为兄弟着想,应该的。”

喜欢三界代理神请大家收藏:

方也许才不在乎老丁是否是不情不愿的。

只要他敢“嗯”,他这边就有下文等着他呢。

方也许直接大手一挥。

“既然你和我想的都是一样的,那咱们就采取行动吧。”

老丁听到这话,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同时就连脸色也跟着白了几分。

“采取……什么行动。”

方也许觉得老丁距离自己太远了不好说话,再一个他也担心自己接下来说的话会刺激到老丁,要是老丁突然晕厥过去就不好了。

于是他对着老丁勾勾手指,示意老丁过来坐。

老丁战战兢兢的走到方也许身边坐下。

方也许立马对老丁说道。

“这个事吧,我是这么想的,这凡事总得基于实际情况出发,那咱们府上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也着实没什么闲钱拿来做投资什么的,所以我就想,咱们可以从基层做起,从最基本的做起。”

老丁被方也许说的一愣一愣的。

不过看方也许这胸有成竹的模样,似乎都已经筹划的差不多了,而且大有一副万事俱备只差东风的意思。

这倒让一向稳重自持的老丁都有些好奇了。

“从基层做起,做什么?”

方也许嘬着牙花子,模样一本正经的道:“这几天呢,我也在外面走访了一下,了解了一些天庭现在的情况,发现其实天庭很多府里在用人这方面还是很紧张的,所以时不时的会去南天门找一些天兵天将帮忙。”

老丁顿时明白过来方也许的意思。

他立马坐不住了,直接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殿下,这样不好吧?玉皇大帝让我们来只是来伺候您的,他们也各自都有自己分内的工作,都是按照工作量领钱的,您要是让他们出去干零活赚钱,一来会让这些仆从的心里不平衡,二来影响也不好。”

方也许微微眯起眼睛。

他早在和老丁说这话之前就估算到了老丁这老油条不好对付。

不过也没想到他张嘴说起瞎话来居然如此的信手拈来,这自然熟稔的程度,简直和他都有的一拼了。

方也许讽刺道:“府中仆从全都是按照工作量赚钱的?如果说蹲在后院聚众大牌斗蛐蛐也能算工作量的话,那我岂不是对天庭有建设之功,得让玉皇大帝多给我点恩赏?”

额……

老丁一时无话。

方也许不屑的冷哼一声道:“我这双眼睛长着也不是装饰品,你们整日在府中干什么,我虽不能尽数了解,却也知晓个七七八八,看在你们都是玉皇大帝派来的人的面子上,我不和你们计较,但大家彼此最好心中有数些。”

老丁被方也许说的哑口无言。

他最近一直忙于操办婚宴的事,对府上的人员管理不如平日那么严格。

他当管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些童子和仙娥在他不在的时候基本上是个什么样子他自己也清楚。

对于方也许说的,他就算是想辩上两句,也是辩无可辩,只得认下。

方也许见老丁不说话了。

直接一挥手一锤定音。

“既然你心中也清楚,那这件事就这么办了,下午你就带着府上没什么事的仆从,去南天门等着,我到时候会安排那的守门天将多照顾照顾你们的。”

老丁不敢相信的指着自己的鼻子。

“我……我也去?”

老丁整个人瞬间魔幻。

他从前好歹也是跟在玉皇大帝身边办事的,纵使不像天庭那些有位份的神仙那么尊贵,可也算有体面。

让他像小工一样带着一众仆从在南天门等散活干,他对那样的画面简直连想都不敢想。

老丁指着自己鼻子的手指头都在哆嗦。

方也许却混不在意。

他反而不解的掀着眼皮看老丁:“怎么?是有什么问题吗?”

即便稳如老丁,此时也端不住了。

方也许似乎总有能让人崩溃抓狂的能力。

老丁吞吞吐吐道:“我是这府上的管家,府中大小事务还得我看着操持,即便是要去,我也抽不开身,不如我在府中找个踏实肯干的,让他带着人去吧。”

方也许摇摇头。

“不行,那些人我都不熟悉,也不知道他们人品如何,办事能力如何,再者,他们都受你管理,必得你带着他们,他们才能乖乖听话,若是换人的话,怕是没那么好的效果。”

老丁还想说什么,方也许直接抬手打断。

“府中的事情就交给我的夫人打理,我夫人在凡间的时候也有管理的经验,想必打理府上的事情也能行,主要这府上的大事小情都是关起门来的事,办的好或不好,一家人总能谅解。”

方也许对老丁微微一笑。

“可是这出去干活就不一样了,这些出去的人代表的都是咱们平等王府的脸面,不能叫外面的人看了笑话,你说是不是?”

老丁稳如老狗的心态顷刻间被方也许摧垮的分崩离析。

他目光死死的盯着方也许,嘴角像的得了帕金森一般疯狂抽搐。

老丁的眼神,甚至有点无奈的绝望。

他此时此刻看着方也许的笑容,总算是反应过来,为何连玉皇大帝都会栽在方也许的手里。

此人!巧言善辩!毫无底线!

他说是不是?

是与不是都没用。

仙婆怎么知道家里事的

估计不管他说什么,方也许都有后招在等着他,最后指向性的结果也只有一个,他还是得带着平等王府这一干人等蹲在南天门门口当小工。

既然逃无可逃,那他认命就是了。

老丁脖子僵硬的对方也许点点头,接着一言不发的扭头就走。

看样子是气的不轻。

随着老丁的身影消失在院子里,宁采儿突然伸手推了他一把。

“你这么做是不是过分了

仙婆怎么知道家里事的全文阅读/

?”

方也许吧唧吧唧嘴。

“是吗?可是他带来那么多张嘴总得吃饭吧?而且还一开口就跟我要那么高的工资,你觉得我承担的起吗?”

再说这个赚钱的计划又不是他一个人想出来的,明明是之前就已经和宁采儿商量好的。

宁采儿无奈道:“这个倒是,不过这种活让那些仆人去做就好了,老丁好歹也是个有体面的管家,你干嘛非得让他也得去。”

喜欢三界代理神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