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是给谁殉葬,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呕……、呕……”

做完了CT之后,患者就干呕起来。

对于他来讲,刚刚忍得真的是很辛苦,嘴唇都咬破了。

“先漱漱口,现在舒服点了吗?”刘半夏问道。

“舒服点了,刚刚做成了吗?”患者问道。

“我都没来得及看呢,你先到外边等我一会儿我先瞅瞅去。”刘半夏说道。

患者点了点头,略显艰难的往外走。

吴波看着刘半夏摇了摇头,“影响还是有的,也只能看出来小肠下段有梗阻表现,但是别的就看得不清楚了。”

“大概就是现在这个样子,是补一个,还是你们就用这个先研究一下?接下来再做也够呛吧?”

“我们先回去研究一下吧,也省得耽误后边的患者检查。”刘半夏说道。

哪怕看得不是很仔细,现在的扫描结果也不怎么好。只能说勉强看吧,不能奢求太多。

回到了内科诊室,许辉看着电脑上的CT影像也是有些头疼。

“目前可以确定是小肠梗阻,但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有些不好说。”许辉说道。

“血检结果也出来了,全血细胞计数有些低,白细胞指数有些高。有些头疼啊,光现在的CT结果,也看不出来是什么引起的肠梗阻。”

“到底是有东西占位啊,还是有粘连啊,或是单纯的肠管功能障碍呢,这些都看不出来,太愁人了。你有啥看法?”

“我现在也有些头疼啊,光现在的指征不是很明显。虽然也可以看出是肠梗阻,但是他的病史还有些长,要是匆忙上手术的话,可能治标不治本。”刘半夏说道。

“要不然给些药物,再做个核磁扫一下?反正看现在这个情况,我心里都没底。倒是可以先采血,做个术前检查。”

“那就这样吧,给患者用咪达唑仑,争取把核磁给支撑下来。”许辉说道。

“好,就这么定了。”刘半夏点了点头。

也是真的没办法了,如果CT的影像清晰的话,也就不用再费事。

这事也不能怪患者,毕竟呕吐的身体反应,也不是谁都能够凭借意志克服的。

咪达唑仑也是有一定影响到药物,但是现在患者身体是这样的情况,也只能继续用药。要不然可能下次扫的时候,身体还会晃动。

不过这一次就不用刘半夏再跟着了,医嘱写下去就好,护士们就会安排好。

“你觉得是咋回事,会是肠管内有占位吗?”许辉问道。

“我觉得可能性不大,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晰吧。”刘半夏说道。

“我更加倾向于是肠管机能的问题,毕竟他的病史有些长啊。如果是占位或是粘连影响到话,这么长时间,得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可是要是这么说的话,是他肠管本身问题引起的影响,还是其余病症引起的影响呢?”许辉嘀咕了一句。

“其实我是想给做个胃肠镜来着,但是他的呕吐反应那么强烈,我也就放弃了。要是核磁也没扫出来别的问题,只是显示肠梗阻的话,咋办?”

“也只能上台先把肠梗阻的问题解决掉。”刘半夏说道。

“患者的疼痛加剧、体温升高,这就不是好信号啊,要是不处理的话,我都担心会有肠管坏死的可能,那就麻烦了。”

许辉点了点头,也知道刘半夏的话在理。

“刘老师,这是你们刚刚那位患者的妻子。”这时候刘依清领着以为女士走了过来。

“现在他在做核磁呢,从目前的情况看,我们不排除要做手术的可能,他的肠梗阻情况有些严重。”刘半夏说道。

“哎……,他这两年总说肚子疼、恶心,也没查出来究竟是啥病。”患者的妻子叹了口气。

“对生活已经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吧?你有没有留意到他还有什么别的症状吗?”刘半夏问道。

“别的就没有了,就是经常肚子疼,东西也不敢多吃。现在也没法到外边工作去,在家都呆一年多了。”患者妻子说道。

“先到核磁室那边找他去吧,刚刚做CT的时候有了呕吐反应,所以这些片子都有些模糊,就得重新做一个。”刘半夏说道。

患者妻子点了点头,直接奔着核磁室寻了过去。

“准备一下手术室吧,小肠梗阻,一会差不多得上台了。”刘半夏说道。

“好的。”刘依清点了点头。

“咋样,心中有没有啥倾向性的判断?”许辉问道。

刘半夏很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位患者啊,我真的搞不清了。也不能是供血问题引起的吧?那也不能发展这么慢啊。”

“现在就是因为他的病史有些长,反倒有些不好去判断。再等一会儿吧,等核磁结果出来再说。”

“试试,来个神预测。”许辉说道。

刘半夏点脑袋摇成了拨浪鼓,这位患者真的没法预测。CT影响要是清晰一些呢,也许还能够预测一下。

实在也是因为引起肠梗阻的原因太多,真心没法猜。

又等了一会儿,患者的核磁片子出来了。

接到了通知之后,许辉也在电脑上赶忙查看。

“好家伙,胰腺远端有个肿块,看起来倒不是很大,会是这个肿块的原因吗?”许辉问道。

刘半夏也是眉头紧皱,“要是按照现在的情况来讲,确实有这个可能。因为胰腺炎也有腹痛、呕吐的症状表现,只不过患者没有背痛的情况。”

“但是这个肿块不是很大,而且患者的病史又这么长。要真的是它影响的话,它就会一直都在,这么长时间就长这么大点?”

“反正我个人的倾向性比较大,就因为这个肿块引发的慢性胰腺炎,导致肠管蠕动减弱,变成了肠梗阻。”许辉说道。

“很可能就因为以前它太小了,所以在别的医院检查的时候根本没有扫出来。你觉得这个可能性大不大?”

“可能性倒是很大,但是这台手术要比肠梗阻手术危险得多啊。”刘半夏无奈的说道。

他上过的胰腺手术也不算少了,可是对于这个器官的手术,他还是会很慎重。

只不过目前这位患者的情况太特殊,他的肠梗阻状况确实有些严重,也是需要上手术的。如果暂时不管这个肿块,要真的是它诱发的话,到时候还得给患者做手术。

可是胰腺真的是太脆弱,容易引发的并发症也有些,几率也比较大,他也必须要仔细考虑。

也就是说胰腺这个位置上,能够不做手术那就最好,保守治疗才是最佳方案。是在没办法了,才会选择手术。

“等患者回来,再跟他问问吧。”刘半夏说道。

“患者肯定是没有别的想法,现在他已经被疼痛折磨得不行了。”许辉说道。

又等了一会儿,患者的妻子推着租来的轮椅走了回来。

“现在疼痛的情况怎么样?”刘半夏问道。

“太疼了,疼的都受不了了。”患者说道。

“来,你先躺诊床上,我再看看。”刘半夏说道。

“医生,那个核磁的结果,在这边能直接看吗?”患者的妻子问道。

“能直接看,所以现在有些新状况啊。胰腺远端有一个不大的小肿块,这个肿块很可能是引起你这些年症状的病因。”刘半夏一边说着一边给患者查体。

“你现在就得做决定要不要上这台危险的手术,胰腺手术的危险性比较大。但是你现在腹部已经有些板结,而且体温升高很快,肠梗阻必须要处理了。”

“医生,那这个肿块是癌吗?”患者的妻子紧张的问道。

“目前我们还无法判断,看样子应该是肿瘤,良性可能大一些。要是囊肿的话,这么长时间才有现在的表现,也有些不吻合。”刘半夏说道。

“正常是应该做活检才能够判定的,但是他现在这个情况也需要马上上台处理。要不然再耽误的话,可能会影响到肠管的安全。”

“做吧,做吧,万一是癌咋整,先给弄下来。是不是得好多钱?我现在就存钱去。”患者妻子说道。

“那好,我们这边也马上准备,然后也让人简单给你讲一下手术的情况。”刘半夏说道。

“刘依清,先给患者做术前准备,腹腔镜胰远端切除,保脾。现在就给解热镇痛处理,然后就送手术室。”

“准备好之后,跟患者家属解释一下手术汶川地震是给谁殉葬过程,签确认单。我现在也开始准备,得抓紧点时间。”

刘依清点了点头,赶忙操持起来。

刘半夏也没有想到,刚刚回来就接了这么一大活。原本的肠梗阻,升级到了远端胰腺切除。

现在患者腹部板结,发热严重,也没有给他留太多时间跟家属解释。

如果CT扫得很清楚,他的时间可能还会多一些,但是现在是真的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许辉的心中也很感慨,这也就是刘半夏了,说上就能上。要不然这么大的手术,你喊谁来做啊?

也算是患者的幸运吧,要是昨天过来,刘半夏都没有在这边呢。

最起码要多受一些罪,等周书文或者是等住院部能做的医生过来才行。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感谢Sterling月票鼓励)

“今天你没有手术安排吧?”

许辉问道。

“没有,有事?”刘半夏反问了一句。

“刚刚接诊一位患者,腹痛、恶心,偶尔会便秘,还有些发热。手诊的时候腹部肌肉有些紧绷,做了血常规,然后又让他去拍X光。”许辉说道。

“他的病症持续时间很长,得有个三四年了。也在别的医院就诊过,不过都没查出来问题。”

“合计一会儿让你跟着一起看看呢,我担心现在可能会有肠梗阻或是肠扭转。但是他恶心的情况我又有些搞不清,经常会吐。”

“这个听起来还真有些麻烦,会不会是肠道寄生虫或是其余肠道疾病呢?”刘半夏问道。

“寄生虫应该是不可能,他在别的医院也做过检查。而且他的病史比较长,要是寄生虫的话,这可就大发了。”许辉说道。

“也是因为听说了咱们这里有粪便移植项目,他本人倾向于肠道方面的毛病,所以才来了咱们这里。”

“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节食型呕吐患者,他给我否定了。不是不想多吃,很想畅快的吃,但是只要吃多一点点,就会呕吐。”

“X光不是得钡餐吗,他都有些受不了,还是做汶川地震是给谁殉葬了一些止吐处理。所以我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又不是胃管返流。”

“那就等一会儿看看X光片子吧,最起码应该有个基本症状的表现。”刘半夏说道。

有时候就是这样,要是一些急腹痛患者,其实在诊断的过程中,还是比较容易的。往往都能够很快就找到病灶位置,然后加以处理。

但是对于这些慢性病症的患者来讲,查找病因有时候就会很麻烦。

这位患者得有三年的腹痛和恶心病史了,这么长的时间里,都没有检查出来问题到底出在哪,这个就有些不好说。

因为造成现在这些症状的可能原因太多,你就得一点一点的找才可以。

又不是说别人家的医院是路边摊,只有二院才是顶呱呱。真的有器质性病变,仪器检查的时候也能够看到啊。

“行了,患者拍完片子了,咱们先在电脑上调出来看看吧。”许辉说道。

刘半夏跟着他来到了内科诊室,看到随后走进来的患者着实有些瘦。

可也是,这么长时间饮食不好,肯定会造成营养不良的情况啊。

“医生啊,真是太难受了。”患者苦笑着说道。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急救中心的刘主任,我邀请他过来一起帮你会诊。”许辉说道。

“等我先把你的片子调出来看看,咱们就不等洗片了。你的情况毕竟有些复杂,你的症状现在也有些严重。”

许辉说着就在电脑上操作起来。

“肠道扩张很明显啊,你现在的腹痛的情况怎么样?”看过片子后许辉问道。

“疼,比刚刚还疼了一些。也不知道怎么了,今天就这么疼,这些年都没这么疼过。”患者说道。

“医生,能做那个粪便移植吗?我这个肠子啊,是真的不行了,你就给我做吧,他们都说效果好。”

“咱们先不着急,现在还没查出来病因呢,所以也不好给你上治疗方案。你先躺下,我给你手诊一下。”刘半夏说道。

患者没有说话,直接躺到了床上,将衣服撩起。

“嘶……”

刘半夏刚把手指按上他的腹部,患者就嘶了一声。

“这么疼啊?”刘半夏诧异的问道。

“疼,是真疼,不是我装的疼。”患者说道。

“那你能跟我再描述一下你这两年的情况吗,每次都是吃多了东西之后恶心呕吐,还是说吃特定的食物才会这样呢?”刘半夏问道。

“吃多了就不行,去别的医院检查都说是我肠子的毛病。说我肠功能减退啊,容易受刺激啊,吃多了就超负荷啥的吧。”患者说道。

“那么你排便呢?在保持你的正常饮食的情况下,排便情况怎么样?”刘半夏接着问道。

“有时候好,有时候不好。反正我吃的也少,而且尽可能吃一些粥和比较烂糊的肉,偶尔会有便秘的情况。”患者说道。

“我现在的饮食很单调,就是一些青菜、鸡肉。味道大的菜都不行,你说茼蒿啊、牛羊肉啊,猪肉都有半年来的没吃了,那个味一刺激就想吐。”

他最后这句话,让刘半夏又有些不好判断了,看向了许辉。

许辉点了点头,示意还是由他来接着说。

“这样吧,咱们再做个CT平扫,看看腹部的情况,顺便等一下血检和尿检的结果。”刘半夏说道。

“尽可能的放松一些,也能够减轻你现在的症状。我们今天两位医生为你服务,咱们就争取把状况给摸清。”

“医生,不能直接给我做粪便移植吗?”患者问道。

“暂时做不了啊,你现在的情况有些肠管扩张,所以我们也考虑是肠梗阻的可能。而且扩张段的位置还是在小肠,所以必须要仔细检查。”刘半夏说道。

“也不是为了吓唬你,如果是肠梗阻电话,我们就得考虑手术手段了。你现在最好也是联系一位家属过来,好不好?”

“咱们这是以防万一,要不然你现在有腹痛的症状,走路也有些费劲。许医生,开单子吧,我陪着他一起去做CT去。”

许辉点了点头,赶忙在电脑上操作起来。

患者的情况确实有些差,应该是腹痛加剧了。从现在X光片的显示来看,肠梗阻的可能性比较大。

而且患者还有便秘史,这些也都是要考虑的。

患者的情况真的有些差,差不多就是被刘半夏扶着走。一看到这个情况,来到了CT室这边,直接做了加急处理。

不过也得等前边的那位患者检查完,不能半路给人家拎出来啊。

刘半夏有摸了摸患者的额头,温度有些高,腹痛加剧之后,应该也引起了体温升高。

“医生,疼啊。”患者说道。

“再坚持一下,快了,CT扫得很快。”刘半夏说道。

患者勉强点了点头,不过也干呕了一下。

看到他这个情况,边上等着检查的患者都很自觉的往边上挪了挪。

谁知道他是啥情况啊,这样的时候可没有人凑过来看热闹。就算是看热闹,也是在边上的安全地带来看。

又等了十来分钟,里边的患者走了出来,刘半夏这才带着患者走了进去。

“这位患者是做腹部?”吴波问道。

刘半夏点了点头,“情况有些严重,发展的比较快,腹部好好扫一下吧。X光显示肠管扩充,担心是肠梗阻。”

“行,争取快一些吧,看他的状态不是很好,扫的时候可千万别乱动啊。”吴波说道。

“马上咱们就开始扫了,咱们就躺着啊,别动身体。因为动了的话,扫出来的结果就不会很准确。”刘半夏按下了通话键。

“医生,想吐啊。”患者说道。

“坚持一下吧,咱们扫得很快。”刘半夏安慰了一句。

现在的他都有些担心了,因为如果真的疼大发了,或是恶心大发了,有时候身体的扭动并不会受意志的掌控。

尤其是呕吐,这是一连串的生理反应。

预防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给患者用一些药物。可是刚刚都已经用过了,他也得慎重一些才行。

“刘主任,这段时间在外边学习的咋样?”开始扫描后吴波问道。

“凑合事吧,反正给我忙的不行。咱们这边每天都是打一照,把该做的手术做了,然后就往外跑。”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今天巡房才发现,我们科室的好多患者我都没啥印象。这里边也

汶川地震是给谁殉葬,

有我做手术的患者,你说愁人不愁人。”

“时间确实有些长,不过大家伙也都觉得咱们急救中心肯定是越来越好,越来越全面。”吴波说道。

“说心里话,现在虽然没有像以前那么抗拒上小儿外科的手术了,但是底气也不是那么足。见习之后呢,就觉得这完全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一样。”刘半夏说道。

“反正你底子厚,慢慢的总归能吃透。哟,患者刚刚稍稍动了一下,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影响。”吴波说道。

“快扫完了吧?”刘半夏问道。

“快了,不过这次扫的质量应该不是太好。”吴波皱眉说道。

“医生,我想吐啊。”这时候患者也喊了一句。

“再检查一下,两分钟,再过两分钟就完事了。千万不要动,不想别的事,想点开心的事情。”刘半夏赶忙按下了通话键,分散患者的注意力。

“刚刚不是给你媳妇打电话了吗,她一会儿也就过来了。今天咱们的目的就是要查清病因,你必须要坚持住,要不然还得遭罪呢。”

患者没有回应,不过不管是刘半夏还是吴波,也都知道现在的患者肯定很辛苦。

他刚刚都说了,就代表着现在的恶心很强烈。

可是CT扫描这个事情,也不是说他们俩盼着快点完就能完事的。这是有一定时间要求的,要不然扫得不是很全面。

虽然患者也很想坚持,但是现在这样的恶心也是真的坚持不住。刘半夏和吴波只能无奈的互视了一眼,得看运气了。

没准最后阶段的活动,影响不是很大呢?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