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老师让我好好玩你: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城南冷冻厂很大,里面还有分区,比如屠宰区、冷冻区、加工区等等。

而屠宰区里面又划分了好几个区域,足以说明这座冷冻厂的规模。

我们来到屠宰一区,就看见厂房门大开着。

商务车在门口停下,我们下了车,直奔厂房里而去。

厂房里面黑灯瞎火的,没有光亮,依稀可以看见前面站着两个人,左边是一个扎着马尾,身材玲珑的女孩,右边是一个穿着风衣,身材高挑的男人,正是慕容灵和谢一鸣。

我当先走上去,跟谢一鸣打了个招呼,开门见山地问道:“什么情况?”

谢一鸣努了努嘴巴,让我们看向前面。

慕容灵举起一支小手电,照向正前方,一幕恐怖的画面顿时映入我们的眼帘。

“天呐!”刘佩佩忍不住失声惊呼,双手捂住嘴巴。

其他人的反应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脸色巨变,脸上的表情极其难看。

前方是一个铁架子,上面挂着很多铁钩子,锋利的铁钩子上面血迹斑斑。

通常来说,这种铁钩子上面挂着猪牛羊等牲畜,方便宰杀。

但是,此时此刻,前面这一排铁钩子上面挂着的,并不是什么猪牛羊,而是一排人!

男男女女,有老有少,约莫有十数个之多,他们就像牲畜一样,被杀死之后,挂在了铁钩上面。

那些铁钩穿透了他们的咽喉和胸口,其状惨不忍睹,淌落的鲜血把下面的案台都染红了。

那些血渍有的已经凝固发黑,有的颜色还比较鲜艳,证明这十多个人并不是一次性被杀死的,有人先遇害,有人后遇害。

从尸体特征也能看出,有的尸体布满尸斑,肿胀发黑,有的尸体还未腐烂。

恶心恐怖的事情我见过不少,但是像这样把人当牲畜一样挂起来,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心中也是非常的震惊。

[

英语老师让我好好玩你:

标签:p标签]在之后的很长时间里,眼前的这一幕景象,都会成为在场众人的梦魇。

我摸了摸突突直跳的太阳穴,这些人都是什么人?是谁杀了他们?挂在这里,又是几个意思?

谢一鸣对我说:“师父,慕容灵已经确认了这些死者的身份,他们全都是本地有名的能人异士、出马弟子、驱鬼大师等等!”

什么?!

我浓眉一挑,没有想到这些死者的身份竟然如此特殊。

按理说,这些出马弟子,驱鬼大师,都是一些厉害角色,他们怎么会被人像猪牛羊一样宰杀了?杀死他们的凶手,究竟是何方神圣?

慕容灵转过脑袋,眼眶红红的,声音哽咽:“他们全都是我的朋友!上个月我们还在一起聚会吃火锅,然而现在……他们……他们全都……我说群里怎么没有人回应我,原来他们全都死了……”

我深吸一口冷气,问慕容灵:“你之前不知道他们来这里抓鬼?”

慕容灵摇了摇头:“不知道!”

“那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问慕容灵。

慕容灵说:“冷冻厂的大老板周永生托人联系的我,说冷冻厂里闹鬼,这个鬼很凶,给我一百万的报酬抓鬼!但是让我保密,这个生意就交给我一个人做,不能对外声张,以免影响公司的名誉和生意!”

英语老师让我好好玩你“这是一笔怎样的生意?”王侦件插嘴问道。

慕容灵说:“按照周永生的说法,之前有个屠宰工人因工作疏忽,导致操作失误,结果自己被铡刀斩掉了脑袋。据说当时的景象十分可怕,那人的脑袋滚出老远,两只眼睛还瞪得圆鼓鼓的,而断颈处的鲜血,就像喷泉一样往外喷,到处都是血。

后来这个工人冤魂不散,变成一个无头鬼,每晚提着斩骨刀在厂房里走来走去,找人索命。

这个鬼太凶了,没人敢招惹他,所以老板周永生只好开出一百万的暗花,寻找能人异士来搞定这件事情!”

我眯起眼睛,眉头紧皱:“你刚才提到,周永生跟你说,这个生意只交给你一个人,但是你的这些同行又是怎么知道的?他们怎么会全都来了这里?”

慕容灵脑瓜子转得很快,她说:“很简单,周永生说了谎,我被周永生骗了!我相信我的这些同行,每个人都接到了周永生所说的这笔生意!”

我眯着的眼睛猛然睁开,立即对众人说道:“离开这里,这是一个陷阱!”

我不认识周永生,也不知道周永生那边是什么情况,但我可以肯定,周永生绝非善类。他用一百万暗花做诱饵,将这些出马弟子挨个引到屠宰场,再挨个杀死他们。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把冰城当地的出马弟子、驱鬼大师、道家传人全部铲除。

这是一个陷阱!

一个致命陷阱!

那些出马弟子,每个人都被周永生骗了,周永生巧妙地安排了不同的时间,让他们分批次来到这里,再将他们分批次杀害。

这些人因为“保密合同”,都是孤身一人来到这里,没有支援,没有战友,一走进这里,便不能活着离开。

这个周永生到底是何许人?

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我转过身,当先往厂房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对王侦件说:“我需要周永生的全部资料,并且,我要找到这个人!”

王侦件点点头,招呼其他人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撤!这是周永生设下的死亡陷阱,在这里多待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

慕容灵望着那十多个同伴的尸体,脸颊突突直跳,娇躯也因愤怒而发抖。

谢一鸣走过去,拉了拉慕容灵,示意她快走。

慕容灵愤怒地说:“我不走,我要留下来,我倒想看看,周永生到底能使出怎样的阴招?”

谢一鸣劝慰道:“我知道你想为你的朋友们报仇,但是,你现在更需要的是冷静!”

“我没法冷静!你叫我怎么冷静?”慕容灵用力推开谢一鸣:“你走你的,不要管我!”

而后,慕容灵扯着嗓子,对着空荡荡的厂房大喊:“姓周的,滚出来,躲着做什么,有种出来!出来啊!”

慕容灵的叫喊声在厂房里回荡,但是却无人应答。

喜欢黄泉阴司请大家收藏:

谢一鸣说得言之凿凿,这一系列的理由实在是令人无法拒绝。

但是,看着谢一鸣冠冕堂皇的样子,我却在心里骂他:“渣男!”

对于谢一鸣,我太了解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无非就是看人家小姑娘漂亮,想留个人家的联系方式。

慕容灵眯着眼睛,打量着谢一鸣,突然回头

英语老师让我好好玩你:

凑了上来:“绕了那么大一个圈子,直接说,你是不是想泡我?”

谢一鸣顿时就愣住了,支支吾吾半天都说不出话,他应该是有这个想法的,但是他没料到慕容灵这个北方妹子这么直接,反而把他弄得手足无措。

我们看见谢一鸣的窘态,全都强忍着笑意。

“结结巴巴,想泡人家又不敢说出口,你这种闷骚男最渣了!”慕容灵莞尔一笑,留给谢一鸣一个潇洒的背影。

“居然敢英语老师让我好好玩你说我是渣男?!”谢一鸣涨红了脸,对着慕容灵的背影喊道:“喂,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

谢一鸣麻着胆子追了上去,慕容灵也没有撵走他,谢一鸣真的跟着慕容灵走了。

青青说:“看来慕容灵这个丫头,也并不是真正讨厌谢一鸣!”

我笑了笑:“男人嘛,就要脸皮厚,主动一点,要不然怎么追女孩子?”

王侦件问:“杨队,咱们要跟上去看看吗?”

我微笑着反问道:“看啥?看他们谈情说爱呀?”

“那倒不是!”王侦件说:“慕容灵那丫头不是说要去办事吗?你不跟上去看看?万一出了什么状况呢?”

“抓个鬼而已!身为出马弟子,慕容灵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更何况还有一鸣跟着呢,如果他两人联手都搞不定,那撞到的可能就不是鬼了!”我说。

王侦件点点头,见我面前的酒瓶已经空了,对我说:“杨队,咱们一人再整一个如何?明天你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见了!”

“明天暂时不走了!”我说。

“嗯?!”王侦件满脸困惑地看着我:“不走了?不是都已经买好机票了吗?”

“对!”我颔首道:“不走了,刚做的决定!”

“为什么呀?”王侦件问。

“咋的?不欢迎我吗?”我开着玩笑问。

王侦件赶紧摆手道:”怎么可能,瞧你说的,我巴不得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住在这里!”

我努了努嘴巴:“刚才不是讲了吗?四大鬼族之一的司马家族最近蠢蠢欲动,很可能还会搞事情,所以我决定留下来。既然这趟来了东北,如果时机合适的话,就顺手把司马家族给灭了!你觉得呢青青?”

我扭头问青青,青青说:“完全同意!”

“太好了!”王侦件高兴地说:“我们又可以和杨队继续共事了!”

我附和着笑了笑,心里却已是愁云密布,司马家族蠢蠢欲动,东北地区注定不会太平了。

王侦件让老板再拎几瓶烧刀子,说今晚要跟我好好喝一下。

王侦件很高兴,我也没有扫他的兴。

烧刀子刚刚拎上桌,我的手机便嘟嘟响了起来,提示收到短信。

我掏出手机,点开短信一看,发现短信竟然是谢一鸣发来的,短信的内容很简短,但是却给人一种紧急迫切之感,上面写着:城南冷冻厂,速来!!!

尤其是“速来”两个字的后面,还跟着三个感叹号,就像是加急的鸡毛信一样,给我传递着一种危险的信号。

“怎么了?”青青问我。

我把手机递到青青面前:“一鸣发来的短信,应该是碰上事儿了!”

青青点点头:“而且事情还很棘手,否则,以他的性格,不可能轻易向你求援的!”

我苦笑了一下,感觉自己真像是乌鸦嘴,刚才我还在说,没有慕容灵和谢一鸣联手对付不了的东西,结果……

我对王侦件说:“王局,今晚咱们的酒局就到此为止吧,慕容灵和谢一鸣那边出事了!”

“啊?!”王侦件惊讶地看着我:“真的假的?”

“真的!”我整理了一下衣服站起来:“城南冷冻厂!”

“佩佩,你没喝酒,快去把车开过来!”王侦件对刘佩佩说。

刘佩佩领命,飞快跑到马路对面,把黑色商务车开了过来。

王侦件掏出一叠老人头,也没有数,反正只多不少,直接豪气地拍在桌子上:“老板,结账!”

我们上了车,刘佩佩开着车,朝着城南冷冻厂赶去。

路上的时候,我向王侦件询问起这个城南冷冻厂的情况,王侦件告诉我,城南冷冻厂是一个老厂子,以前是冰城最大的冷冻厂,从屠宰到加工再到冷冻,有着完整的生产链。后来经过几次改革,前些年被一个私人老板收入囊中,现在是一家私人企业,把生意拓展到了海外,办得红红火火,十分成功,老板也因此成为当地的企业家代表。

商务车风驰电掣地穿过偌大的城区,一直来到城南边的郊区,远远就看见黑暗中伫立着一排排厂房,王侦件指着那排列整齐的厂房告诉我:“那里就是冷冻厂!”

商务车在冷冻厂门口停下,门口有个气势恢宏的金字牌匾:城南冷冻厂。

冷冻厂很大,但是很奇怪,这么大一个工业园区里面,竟然死气沉沉,寂静无声,一个人影都没有,甚至连值夜班的门卫都没有,整个工厂就像被废弃了一样,安静的让人心里发毛。

王侦件挥了挥手,对刘佩佩说:“开进去!”

我们的商务车缓缓开进厂区,厂区里面的路灯都没有亮,到处黑咕隆咚的,商务车的灯光在这黑夜里,显得格外孤寂。

商务车缓慢行驶着,我们全都屏息凝神,隔着车窗查看外面的情况,每个人都是小心翼翼,十分警惕,因为冷冻厂里的景象,实在是有些反常。

我掏出手机,给谢一鸣发去一条短信:“位置?”

谢一鸣很快回复过来:“屠宰一区!”

我立即对刘佩佩说:“掉头,去屠宰一区!”

刘佩佩应了一声,猛地一甩方向盘,商务车原地画了个圈,朝着屠宰区飞驰而去。

喜欢黄泉阴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