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女生汗味运动鞋 全文|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行渊蹭蹭两步走出人群,跪在白眉膝下:“老师,此人本性不坏,徒儿觉得此次事情是否藏着什么误会,不如坐下来聊一聊,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

“误会?”白眉声音如铁,“那几个狼崽子杀了我的家猫,它们的主人又把你打的满身是伤,你居然说是误会?未免过于妇人之仁了。”

“师父!那人的实力远胜于徒儿,若真下杀手徒儿早就死了,但他没有这样做,甚至出言指点为徒儿点出迷津,看上去不像是个坏人。

而且,大棕究竟怎么死的实在疑点重重,徒儿心中有着很多疑惑都还没有解开,咱们身为名门正派,不能任意放过一个坏人,也不能随便冤枉一个好人,您说是吗!”

“如此说来,倒是为师有错了。”

“不不不,徒儿绝无此意,绝无此意。”眼见白眉沉下了脸,行渊叩头如捣蒜,连连请罪。

一直到他把额头磕烂了,白眉才道:“起来吧,渊儿,为师知道你的心意。”眼见行渊仍然跪在地上,刚刚放晴的声音又冷了几分:“怎么,要让为师亲自去扶你吗!”

行渊这才慌不迭的起身,双手向下,垂立一侧,再也不敢抬头了。

白眉看着他举足无措的样子,脸上浮现出一分慈爱,“你啊,天资绝佳但性子散漫,要是有为师一半的坚定,又岂会被人打上门来。”语气之中慈爱多于责怪,对行渊虽然恨铁不成钢,但也充满了关心爱护,希望他以此为戒,努力奋斗,有朝一日光耀师门。

一番恩威并施地教训了徒弟,白眉重新将目光落在叶飞身上,似乎又在做什么不好的打算,却是红衣一闪,挡住了他的目光:“上仙,此次事情全是因我而起,要罚您就罚我吧,还请放过了他。”

“因你而起。”白眉两眼眯起,凌厉的目光像无双宝剑那样射在红娘的脸上,见她满脸恳求却不下跪,金灿灿的黄金凤插在头上如同宝钗,已猜到红娘身份的尊贵,但并不道破,这与不道破叶飞的身份是同样的道理,有些话不说比说了更好,转而道“为何是因你而起!”

“不敢欺瞒上仙!扑杀大猫的确实是六只天狼,但放任它们的人却不是叶飞,而是我。”

“如此说来,你当是故意的了?”

“是故意的,只为了救一个人。”

“谁?”

“叶飞?”

“那个小娃娃?哈哈哈,你是当老夫糊涂了吗!”

“好啊,红娘,你竟然阴我。”听了红娘道出原委,叶飞挣扎起身,怒目而视,凶相毕露,白眉一摆手,黄金瀑布泰山压顶,叶飞再也说不得话了。

看他受苦,红娘垂下泪来:“上仙,实不相瞒!叶飞的体内藏着一个怪物,是那怪物控制了叶飞的思想,让他在山下布下法阵聚集仙力,种下树木形成避难所,以迎接七日之后的降生之日!到那时,叶飞的身体会化为的养料,成为怪物横空出世的祭品。

我拿那怪物没有办法,眼看着它日益侵蚀叶飞的精神让他变得乖戾奇怪,只能病急乱投医,和六小商量了一个引出怪物的法子。

我们主动上山惹事,希望能够引着道士下山,借你们之手破坏了怪物的产床,引起怪物的震怒好诱它现身,一举擒下助叶飞脱困。”

“呵呵,好一招借刀杀人,我替你把它话说完吧!那娃娃眼见避难所被毁,必然心智迷失上山屠仙,以期闻女生汗味运动鞋霸占道观作为产床,如此一来必然与我桐湖派爆发冲突,你和六个狼崽子当可坐收渔翁之利,待到那娃娃与我桐湖派拼的筋疲力尽之时出手降服他,强行为他驱邪!计划顺利的话,当可保全下一条性命。

但我请问你,你为了救那娃娃一条命,却要牺牲了我偌大的桐湖派,难道我桐湖人的性命便天生卑贱吗!难道我桐湖人的性命便可以随便被牺牲吗!”

“上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您要责罚就责罚我吧,切勿伤害叶飞。”红娘嘤嘤哭泣,哭的梨花带雨,好不伤心,看得桐湖派的师兄弟们心里隐隐难过,他们这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原来是这样,难怪一直感觉被人牵着鼻子走了,根本就是有人借刀杀人。

“原来,那个人的名字叫做叶飞啊!”行渊点点头,“难怪他言行不一,行为前后矛盾,原来是被体内的怪物控制了心神。”

听到行渊小声的嘀咕,红娘忽然意识到,自己关心则乱一不小心把叶飞的身份暴露了,这要是传出去,他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白眉目光冷冽地盯着红娘,看她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表情几度变幻,始终泪眼婆娑,伤心欲绝,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不知道你为何对这孩子如此用心,但以你的身份,应该知晓继续和他搅和在一起是没有好结果的!蓬莱和蜀山虽然同为正道,可从来不是一条心的,这点你比我更加清楚。”白眉的目光仿佛能够看穿世间的一切真相,言之凿凿的警告她。

“其实,不用你说老夫也看出来了,那娃娃的天庭之上有一道黑气盘亘,控制他的心智引其发狂,这黑气绝不是善物,怎么会出现在他身上的,老夫有意追究,所以故意施为,逼你说出实话。

如今看来,一切都是由你主使,那这孩子罪不至死。

而你,老夫也放过你一马,不是为了别的,只为了维护蜀山和蓬莱的盟友关系,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眼见白眉终于松口答应放了叶飞,红娘却忽然跪下了,无比真诚的请求:“求求您,求求您救救叶飞,只有您救的了他。”

“以你的身份,居然愿意为了一个娃娃,向老夫下跪?”

“叶飞对我非常重要。”

“带他进屋吧。”

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被红娘此刻表现出的真诚,表现出的用情至深打动到了,本来气鼓鼓的内心也因为这个跪地女人的眼泪而荡然无存,一个女人,一个肉眼可见身份极度高贵的女人,愿意为了心爱的男人向别人下跪,爱情的力量实在太伟大了。

桐湖派全是一水的大老爷们,一个女人没有,红娘的流泪唤醒了他们渴望爱情的内心,纷纷投来怜悯的目光,忘记了红娘用他们的命换叶飞的命的愚蠢做法,甚至都开始期待老师能够帮到叶飞了。

人这一辈子,有这样一个知冷知热的红颜知己,死了也不亏!

……

所谓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叶飞在蓬莱仙岛饶了红娘一命,红娘现在投桃报李,穷尽心力,只为护他周全。

如此可见,人间自有真情在的。

显然,叶飞体内的怪物已知道末日即将到来,他青筋暴跳,拼命挣扎,甚至不惜用力过度以致叶飞身体受损。

可惜,一道百丈的瀑布始终压在头顶,金黄色的水流浸泡着他,让他口不能言,身不能动,无论如何挣扎都被一股反向的力道制住,怎样都脱不得身。

从那涨红的脸色不难看出,叶飞体内的怪物一定后悔极了,他早该控制了叶飞和红娘翻脸,即便红娘实力在他之上,也能拼个两败俱伤,到时候自己找个没人的角落安心待产,破体而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可惜啊,这婆娘演技实在太好,装的和没事人一样,却暗中和六小勾连,趁着自己布置产床的时候将山上的道士引了下来。现在想想,这中间的破绽不知有多少,只要稍稍留心,就不会被她钻了空子。

可恨,都说乐极生悲,自己真的就体验了一把。

那柔软的水流在变成金色之后,便拥有了无情无尽的力量,缠绕住各处关节,无论怎样都脱不得身。

怎么办?就这样坐以待毙吗?

这一天我已经等待了太久,怎能如此轻易的放弃。

“啊啊啊啊!”叶飞身上突然发生异变,肩膀上、面颊上,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全部裂开,筋肉外露,鲜血直流,一双双恐怖而妖媚的竖眼在血液中浸泡生长,邪魅睁开。

一时间,邪光大做,竟然撕裂了黄金瀑布的水流。

“哦?”白眉上仙面色微变,显然也未料到怪物拼死一搏能够撕开自己的领域。

但见邪光所过之处,金色瀑布被撕碎,房屋的脊梁被被融化,大地崩碎,一道巨大的裂缝出现,叶飞体内的怪物似要借此遁地逃生。

“哪里跑!”白眉祭起拂尘,道道尘丝柔中带刚,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居然抵住了邪光的侵蚀,在半空中如同渔网那样散开,在叶飞即将坠入深渊裂缝的前一刻将他裹住,动弹不得。

“咿呀呀,咿呀呀!”叶飞体内的怪物咿呀呀乱叫,砥砺进行最后一搏,一只邪魅恐怖的竖眼竟以他鼻梁为根向外翻卷睁开,看裂口的长度将近一寸,若是完全开眼,其中射出的邪光必然毁天灭地。

白眉上仙识得厉害,双手全力推出,代表着领域的金色瀑布与代表着法器的强大拂尘左右开工,双管齐下,道道尘丝与金色的瀑布之水融为一体,自叶飞手、脚、腰、颈四处猛攻,最后在额头集合,将那马上睁开的邪眼团团紧缚。

即便如此,那双恐怖的邪眼仍旧睁开了,其中孕育的力量可想而知。一时间,道道邪光自地面射入苍穹,整个天地仿佛由此贯通,以白眉上仙的境界也在短时间内无所适从。

“拼的母体自爆,也要重见天日。”

眼看着道道尘丝被邪光切割,似要绷断,蓦然一道金光闪过,无所不破的黄金凤沿着邪光射出的通道逆袭,一举穿透邪光,刺入叶飞脸上,插入那恐怖邪眼之中。

“噗!”更多的光芒爆炸开来,却是刀斧一般迸射,宛若爆炸的前兆。

红娘顾不得叶飞的身体了,再接再厉,双手推动黄金凤让它不断顶入斜眼内部。

“咔嚓、咔嚓。”终于,晶体裂开的声音终于出现了,怪物借由叶飞的身体痛苦呻吟,红娘和白眉上仙两位强者联手施为,终于将它破体而出的势头逼退,叶飞险之又险的保全一条性命。

“呼!”躲入后山的众人总算松了口气。

“想不到它竟然如此顽强。”红娘全身已经湿透,那是汗与泪交织的结果,表情却是开心的,在她看来邪魅已除。

白眉上仙却给她泼下一盆冷水:“快!快把小娃娃扶入老夫的洞府,容老夫为他驱邪,万一那怪物再醒了,小娃娃的身体就要撑不住了。”

原来,叶飞体内的怪物并没有就此死去!

红娘心往下沉,看着原本和平安详的桐湖山顶此刻已经满目疮痍,俨然一片废墟模样,忍不住道:“究竟是怎样的怪物会有如此惊人的破坏力,它又为什么会出现在叶飞的体内,这究竟都是怎么一回事啊。”

“快!现在不是望而兴叹的时候!”

就连白眉上仙都已露出急切的表情,可见叶飞体内怪物的强大。

红娘背起叶飞,六小想要帮忙遭到拒绝,女人柔弱的身子里迸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力量,一路背着昏迷不醒的叶飞走过后院,走入白眉上仙的仙人洞府。

偌大的洞府不算奢华,但仙蕴缭绕,干净庄重,中间一个炼丹的炉子,比人还高,三足鹤冠,笼罩了一片如真似幻的光华,是整个洞府中最值钱的东西了。丹炉前面摆放着一个蒲团,红娘费力地将叶飞放在蒲团上。

“你出去吧。”白眉从衣柜里找出另一个蒲团,放到叶飞身后的空地上,紧接着向红娘摆手“老夫要闭关为他驱邪。”

“我想陪着叶飞,也好有个照应。”

“你在洞外为我护法,不得任何人靠近洞府半步。”

“可是……”

“快去!”

听了白眉的厉喝,红娘低下头不再言语了,眼波流转似还有话说,几次犹豫最终没有出口,最后轻轻跺脚,算是下定了决心“那好,我为您护法!”

“去吧。”

待到洞府的石门缓缓下落,整个空间中只剩下了白眉和叶飞两个人,白眉上仙苍老的双眼中闪过一道异样光芒,看着叶飞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杀还是不杀?老夫很为难啊!”

却没想到仙人洞府变幻莫测的光影之中走出来一个人,此人一身白衣,身高八尺,长发盘髻,手持一把折扇,一副柔弱儒生模样,可一双眼睛却是褐色的,仿若燃烧的烈火,“杀了,轮回之门的开启将又一次延后;不杀,叶飞体内的东西早晚还会出现。选择权落在你手里,怎样选倒是很难。”

“你什么时候来的?”白眉像是早已知道他的存在。

“领域展开的时候。”

“你想怎样?”

“看看老友是否遇到了麻烦,能帮则帮。”

“你会这么好心!”

“好久没一起下棋了。”

“老夫想起来了,闭关之前咱俩是有过约定,约定出关之日会对弈一局。”

“我已等了很久。”

“你赢不了的。”

“赢不了棋,计划便一直延后。”

“你倒真是信守承诺。”

“人无信不立。”

“呵呵。”

“笑什么。”

“那你为何藏入老夫的洞府?”

“我在等你,我知道你一定会二度闭关。”

“等着下黑手吗。”

“咱们是朋友。”

“你的话鬼才会信。”

“信也好,不信也罢,又能如何呢,你能奈我

闻女生汗味运动鞋 全文|

何呢。”

“你的口气变大不少。”

“我的实力足够支撑起自己的口气。”

“呵呵。”

“你打算如何?放了他或者杀了他?”

“要命的选择落到老夫手里了,真是头疼。”

“是啊,连你那号称铁石心肠的师弟都没有动他,可见这个选择并不好做。”

“怕只怕弄巧成拙,没人知道天意的本貌。”

“对蜀山来说,叶飞的存在确实令人头疼。”

“对你不一样吗!”

“哈哈哈哈哈哈,干脆杀了吧。”

“杀了?掌教当年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可惜为了蜀山没有下的了手。”

“杀一人救天下,留一人救蜀山,要命的选择题,却能很好的鉴证人心,天道果然是顶级玩家,看着自己的子民陷入两难境地,它一定开心死了。”

“不要忘了,你的选择比蜀山将要面对的更致命!”

“哈哈哈哈,在我眼里,这从来不是一道选择题。”

“哼。”

“怎么样,下决心了吗!”

“算了,还是救吧,掌门都没有杀了的人,我又怎能轻易动手呢,毕竟这个人的生死真的太重要了,杀他造成的后果连我也无法承受。”

“想不到杀伐果断的白眉上仙也有了畏畏缩缩的时候。”

“谁愿意承受万世的骂名,算了,留他一命。”

“那如果说,我愿意代劳呢。”

“不行!我的选择是属于我的,你要动叶飞,离开老夫的洞府随便,在这里不行。”

“哈哈哈,果然在你眼里,蜀山比天下还要重要的多了。”

“欲做蜀山人,先有蜀山魂!”

“或许,这才是蜀山千年兴盛的原因吧。”

“你出去,我要行动了。”

“门已经关了,怎么出的去呢。”

白眉手一挥,围绕着仙人洞府的结界禁制立时散了,“走吧。”

“明天我要和你下棋。”

“趁我病要我命?”

“当然!”

“好!我等着。”

白衣男子往前迈出一步,消失了踪影,大概已到百里之外。

白眉上仙确定他走了,又一扬手,围绕着整个洞府的禁制就此恢复,他重新望向叶飞,目光无比复杂:“要想压住你体内的怪物,老夫修为必然受损,与那个人对局的胜算将要大大降低,就此输了也说不定!

果然,你就是一切发生的引子!轮回之门因你而开!

哎,可惜我和掌门一样,将师门看得比生命都重要,在天下与蜀山之间选择了蜀山,否则你就算有八条命也早就没了的。

原来!叶飞如此重要!原来,叶飞之名早已传遍蜀山!他是蜀山每一个人心中的禁忌!他的身上到底隐藏了什么!为什么说留一人,救蜀山;杀一人,救天下?难道只有叶飞活着,天下才会大乱?只要叶飞死了,蜀山就会大败?

迷雾重重,一切都是未知之谜,天麓石櫼上到底写了什么!”

……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行渊站起,拍拍身上的尘土,走到百米之外将捭搁拔出,从新摆好了架势。

“让你看看捭搁的真正实力。”

“好啊。”

捭搁又一次逼近了叶飞,伴随他的逼近,“隆隆”的兽啸响起,令叶飞脑海一阵发蒙。

“看来,这就是你的攻击手段了。”

“不错!捭搁剑中封印着以声波为攻击手段的强大灵兽,每一次挥剑,都能掀起一波音浪扰乱你的心智,破开你的气场。”

“很不错的技能!但似乎只在起手式时才有效果,是你平时疏于练功,以至于无法发挥它全部的威力吧。”

“用不着你管!”行渊脸一红,显然是被叶飞戳到了痛处。

他有着懒散的性格,平日里和师兄弟们嬉笑怒骂不分彼此。天生的性格让他在修行一途畅通无阻,因为修仙,本就讲究天人合一,欲速不达。修仙者越是放空心灵,不去过分追求什么,反而越能达到更高的层次。

因此,行渊年纪轻轻,已然进入化幽境界,与叶飞并列,但是,境界的提高并不等于实力上升,除了师父出关的时候,行渊绝少与人切磋技艺,以至于技艺生疏,空怀一身本领,却没有使用出来的能力。以捭搁剑的属性,近身肉搏本是强项,但行渊由于对敌生疏,除了蓄势待发的第一剑,其他剑招往往不能发挥出捭搁兽啸的能力,以至于和叶飞打了没几下就败下阵来。

此刻,他痛定思痛,手持捭搁不断迫近,想要一雪前耻,叶飞却已经窥破了他的破绽,直接持印念道:“干已申辛更生!”两棵看似柔弱小草钻出地面,勾住行渊的脚踝,“噗!”后者脚踝被勾住,不经常锻炼的身体立时前倾,失去平衡,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表演了一出狗啃泥,本来对他给予厚望的师兄弟们立时脸红到了脖子根,一个个强忍笑意。

蓄势待发的全力一击就这样被叶飞轻易化解,行渊好不恼火,许久不愿起身。

“你啊,实战技巧太差了,真应该好好练练。”

听叶飞的语气,轻佻大于决绝,似乎还想放行渊一马,却在此时,黑色的瞳孔忽然闪了两下,一抹凶光自瞳孔最深处涌出,仿佛瞬间变了一个人,杀意大作,那炙热的杀意整座山都感受的到。

“去死吧,废物!”语气也是大变,直接飞出仙剑直刺行渊背后空门。

“大师兄!”行渊人缘真是不错,看他有难,同门的师兄弟们不顾危险的扑上来,哪怕螳臂当车也要为他挡剑。

“不自量力!”叶飞却不停手,或许在他看来,众人的行为正好省去了许多的麻烦,一举将他们穿成糖葫芦,偌大的院落就归他了。

可惜事与愿违,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猛烈气流撞破后门,从相反的方向飞来,后发先至,撞中朝花夕拾剑的剑锋。

“刺拉拉,刺拉拉!”气态的仙力凝聚出剑的实体,与朝花夕拾剑激烈碰撞,最终将之振飞。

叶飞将神剑召回,两眼眯起望向仙力冲来的方向,却见一名仙风道骨的白发道士坐在一片白云上,轻飘飘地飞过后门降临众人面前,同在云上的还有一个年纪轻轻的小道士。

见到老者骑云登场,桐湖派弟子仿佛看到了救星,眼中重新燃起希望。他们纷纷跪倒,对着老者叩拜:“师尊,您总算来了。”

那老道瞄了一眼被撞塌的院门,又看了看叶飞,最终将目光落在行渊身上,拂尘一扫,在他屁股上轻轻掸了一下:“今日之事,你无罪有功。

起来吧,以此为耻,从此好好修炼,你的修为不在这位少年之下,只是运用修为的方式不对,为师会好好教导你的。”

行渊对师父很是尊敬,被拂尘掸到当下从地上爬起来,虽是被一脸的挫伤以及吃到嘴里的烂泥引起师兄弟们的嘲笑,却不为所动,向师父鞠躬行礼道:“谨遵师尊教诲,弟子今后定然刻苦用功,绝不再让师门受辱。”

“起来吧。”行渊匆匆站起,站到师尊身后。

那老道像是没看到叶飞一样,继续教育一众弟子,“你们啊,平日里疏于练功,备懒度日,今日见到高人上山,无从应对,可知错了。”

“弟子知错了。”众弟子纷纷叩头。

“都起来吧。”

得了老道的宽恕,桐湖派的弟子们纷纷起身,与大师兄并肩而立。

直到此时,老道士温和的目光才落在了叶飞身上,面带清风之笑,不怒自危的说:“小小年纪挑战我桐湖山门,不为名满天下便一定有什么肮脏目的。

说吧,你叫什么名字,师从何处。”

叶飞冷笑,不置可否。

“不报家门便是不愿透露真实姓名,看来你是另有目的了。”和行渊一样,老道智慧超群,远远超过一众庸俗不堪的弟子,“你可知我是谁?”

“你是谁与我何干!我只知道你的弟子们毁了我辛苦建造的避难所需要赔偿。”

“不,我是谁与你大有关系,因为我已知道你是谁了!”

“呵呵。”

“放心,我不会说你的名字,因为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你不仅会被自己那位严厉的师父废去一身的道行,甚至还要被逐出师门。

但贫道的名号你必须知道,否则便不知是谁打了你的脸,更不知是谁在你的一生中为你上了最生动的一节课。”

“是吗!那真要请教了,你的法号是?”

“白眉!”

“白眉?”叶飞和红娘同时一惊,继而蹙眉,两人同时意识到自己可能捅了马蜂窝,惹了大麻烦了。

从古至今,法号白眉的仙人很多,无不是过眼云烟,匆匆过客,只有一人,直到现在仍被众人熟知,甚至连蜀山掌教都颇为尊敬,连蜀山之虎也经常提起。这个白眉和云师叔、掌门真人李易之同辈,都是蜀山剑派的弟子,他嗜武如痴,为人正直。

曾在仙魔大战之时与云师叔并肩作战,重创魔教,后来自愿请调进入边境驻守,一去就是两年。

恢复和平后,白眉不贪求名利,离开主峰云游四海,有传说他一直在蜀山和魔教的边境一带活动,以防备有朝一日,魔教卷土重来。

白眉名号很响,红娘认得,叶飞对他印象更深!当年掌门真人李易之邀请千峰门主主峰一聚商议大事,对一个白眉白须的老道士特别礼待,甚至连云师叔也与此人相谈甚欢。

现在想想,可不就是面前之人吗,难怪他说认识自己,居然不是虚张声势。

这可坏了,万万想不到白眉道人竟然已在九幽山中另立山头,还教导了一群弟子出来。看样子,他手下的弟子们全然不知师尊当年的盛名,更不知师尊便是为了对抗魔教,才会在九幽山扎根的。白眉不愧是武痴,估计因为自己爱武,才对弟子们疏于教导。

叶飞的面色变了又变,最终化作凶狠之态,“白眉老道,勿论其他,我今天便是要挑战山门,讨回公道,可敢应战。”

以白眉的眼力,自然看得出叶飞面容突化狰狞,一道黑气自脏腑升起,盘踞天灵,当下叹了口气:“原来,你也是身不由己,也是命该如此,让你落难之时,落到我白眉手上,否则这一关你怕是过不去了。”

白眉扬起拂尘,一道金色的瀑布从天而降:“来吧小娃娃,贫道刚刚出关,也该活动活动筋骨了。”

拂尘上扬,一道金色瀑布从天而降,叶飞见此情景便知道自己惹到了不得了人,此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要说进入九幽地界,叶飞真是倒霉透顶,先是莫名其妙地遇见了卖蛊的老叟,本想着惩奸除恶,为民除害

闻女生汗味运动鞋 全文|

,没想到对方是个顶级高手,甚至和药人认识,叶飞和她完全不是一个级别,以至于遭遇失败,身受重伤,更是由于这一次的重伤,导致身体之中发生了某种惊人的变化,孕育出一个不知名的怪物。

随即,红娘为了帮助叶飞除掉体内的怪物,和叶飞身边的六小设下圈套,引着山上的人去清理了叶飞辛苦搭建的产床,逼的叶飞挑战山门,她们想的挺好,等到叶飞和山上的仙人拼到筋疲力竭之时,红娘便出手制住叶飞,待到七日后怪物的诞生之***它现身进而亲手了结。

哪里想的到,上山惹事居然惹到了蜀山宿命白眉头上,这一下,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了。

其实仔细想想就能明白,九幽山作为魔教和蜀山的边界线,是百战之地,不仅鱼龙混杂,而且都是些有实力的高手,也只有高手才能长期盘踞在此不被战争吞没,九幽的情况和人间佛国是完全不一样的,叶飞如果按照在佛国的那套准则行走于九州,以后吃的亏还会更多。

随着一道金灿灿的瀑布从天而降,叶飞知道,没的打了。

眼前的金色瀑布明显是道心的具现化,换句话说就是领域了,一个领域境界的高手站在自己面前,那还打什么。

叶飞真是欲哭无泪,体内的声音催促他:“赶快跑,逃离此地,快点。”七天之后便是那怪物的诞生之日,他好不容易看到了降生的曙光,如果此时叶飞受伤,相当于母体损毁,一切都前功尽弃。

叶飞的心智此刻完全被那怪物控制,一道黑气升起,盘亘他天庭之处,操控叶飞的行动,丝毫不顾及面子,转身就跑。

“小娃娃,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把桐湖道观当什么地方了!”白眉一扫拂尘,金色的瀑布长作几千米高,叶飞肩上瞬间有了几万斤的重量,挺直的腰立时就塌了,变得举步维艰起来。

“死道士,好生了得的手段!”费劲千辛万苦,叶飞总算往前迈出一步,瞬间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到了三米之外。白眉看他使用仙术,两眼眯起,抛出拂尘,看上去平平无奇的拂尘却有着惊人的力量,居然追上叶飞的速度,出现在他身后。

后者眼见拂尘杀来往前迈出第二步,又一次在原地消失,可惜拂尘也从原地消失,始终跟着他,叶飞出现在哪里,拂尘便出现在那里,如此三番,始终没能逃脱拂尘的追击。

而此时,金色瀑布越长越高,海量的压力席卷,无论叶飞走到哪里,这股压力都如影随形,到他第四次变换身位时,白眉老道信手拈来一滴瀑布之水,以大拇指和中指轻轻弹出。

“啪!”看似普普通通的一滴水,分毫不差的击中了叶飞的膝盖,后者感受到一股洪荒之力冲入体内,头一沉,来了个狗吃屎,和刚刚的行渊一模一样,甚至是同一个位置。

一众弟子这才知道自己的授业恩师到底有多么的强大,拍手叫好,庆祝师父总算给他们出了一口恶气。

他们哪里知道,若叶飞在全盛时期,和白眉道人过两招是完全没问题的,可他现在被体内的怪物控制了心智,力量发挥不足七成,而且很多招数都用不出来,才会输的如此之惨。

倒地的叶飞就和刚才的行渊一样,不仅脸挫伤了,而且吃进一嘴的泥,挫伤倒好说,以他的恢复能力顷刻之间便可复原,但那一嘴的泥却实在太跌份了,大大消减了此前的锐气。

不仅如此,趴在地上的时候,万钧之力压在他整个身上,越来越重,以至于叶飞挣扎几次都站不起来。

白云飘飘,白眉坐在云上气定神闲地飘过来,右手前伸,重新握住了法宝拂尘,似要对叶飞痛下杀手。就在此时,一只金钗划过天际,刺穿瀑布水帘,冲向白眉。

“传说中无所不破的黄金凤?你是蓬莱的高手!”白眉真是见多识广,打眼一看便认清了黄金凤的来历,“只是,贫道是真的看不懂了,你们一个蜀山的高手,一个蓬莱的高手,两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甚至胆大妄为的前来挑战山门?”

红娘毕竟是蓬莱仙岛叫的上号的高手,虽然未进入领域之境,但黄金凤所过之处,即便领域也能扎个窟窿。

随着黄金凤进进出出,领域力量骤减,叶飞获得了短暂的行动能力,他翻身而起却没有逃跑,一剑刺向白眉道人。

后者握着拂尘随便一扫,正磕在剑尖上。

“哗啦”一声,剑刃碎裂成片,剑势却未尽,片片飞花迎风起舞,化作千百把刀刃射向白眉。

“老师!”弟子们惊呼。

白眉也未料到由此一招,眼中凌厉一闪而过,大喝一声:“破!”仙力震爆,将片片飞花尽数弹开,却也在一瞬间丧失了眼前的视线。

就是这一瞬间,更大的杀机到了,狂暴的仙力爆发过后,白眉失去了叶飞的踪迹,等到有所察觉时,他先是拽住同在白云上的小道士管虎,将他高高抛起,紧接着双足御风,自己也飞了起来。

几乎同一时间,下方的土石崩碎,叶飞破土而出,手持仙剑刺穿白云杀将过来。

“哼!”强者总归是强者,白眉两脚交叉,足尖一点将剑锋带偏,紧接着身体倒悬,左手并爪抓向叶飞手腕,右手握着拂尘轻轻一甩,纤细的尘丝立时缠向叶飞的脖子,他早已看出,叶飞恢复力惊人,只有脖子是他致命的地方。

[标签:p闻女生汗味运动鞋标签]双管齐下,叶飞眼见不是对手,又一次用出了刚才的招数,朝花夕拾剑散作片片飞花齐射。

白眉有了前一次的经验,拂尘尘丝化作大网,将所有花瓣全部兜住,紧接着信手拈来一滴瀑布之水击中叶飞胸口,后者如遭雷击,断线的风筝似的从天际坠落。

白眉手握拂尘紧追而来,拂尘尘丝变得比钢铁还硬,看上去是要刺死了叶飞。

从两侧扑来搭救的黄金凤和六小都没能阻止他前进的势头,老者一往无前,似乎已经铁了心要致叶飞于死地了。就在此时,一个求情的声音意外出现:“师父,手下留情,这件事情可能有误会。”声音来自行渊,之前叶飞放过他一命,此时他便投桃报李,为叶飞求情,请求师父高抬贵手。

凌厉的杀意逼近了叶飞,拂尘之上萦绕万钧之力,这个时候白眉只要一招到底,叶飞必死无疑。叶飞似也知道难逃一死,重重叹息道:“天亡我也,天亡我也!”

却万万没有想到,行渊两句软绵绵的求情,竟比刺穿领域的黄金凤、比张牙舞爪的六小都要好使,但见那纤细的尘丝即将刺入叶飞皮肤的前一刻忽然偏向一边,冲入叶飞身边的土地。

“轰!”一片尘土飞扬,这一击力道之大让人清楚了白眉的决心,不愧是和云师叔并肩作战过的男人,杀伐果断非寻常仙人可比。

白眉招式一变,二度腾空继而轻飘飘落地,顺势接住了正从天上落下的小道士管虎。众人看得目瞪口呆,惶惶然那惊心动魄的搏杀与激斗原来都在弹指一挥之间。

放下管虎,白眉收起拂尘,眼中的杀意减弱不少:“渊儿,你要为他求情?”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