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杀人害怕被抓: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因虚弱,因愤恨,丝丝黑色的怨气从严子枫的体内冒出,带着些许可怕的死亡意味。

如果耗子的小花在此,势必又要贪婪吞吸。

因为那是纯正的死亡道意。

想当初冥仙万更,就是曾在死地修炼百年重回人间,是以拥有了世人无法想象的生死道法。

这严子枫还不知自己因祸得福,置死地后被碧垓从黄泉打捞之后,生死道的大门,莫名为其打开。

现在他还无法控制自己的这项力量,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各处,都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息。

就在此时,严子枫储物袋内某个东西亮了起来。

“什么玩意儿?”

他烦躁地将一件法宝从袋中取出。原本狰狞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凝重。

手里一枚碟子亮了。

这东西是教他什么是圣人九缺的远古遗宝,上一次找到碧垓时,也有它的指引。

“又有圣人?”

严子枫惊魂不定地左右打量,完全不能确定此刻被远古遗宝

梦见杀人害怕被抓:

锁定的,是像碧垓一样的痴傻圣人,还是别的什么,真正寰宇至强者。

要不要去?

严子枫的心情极为纠结。

咳!

我这残破的身体还怕什么?好赖只有一条贱命了,去赌上一把吧!这碟子是件异宝,说不定对圣人有用。用此物换一枚九转金丹恢复修为,我就赚大发了!

对了!

那该死妮子种在我体内的印应该失效了吧?

没错!

一定已经失效了。

此番我未死,下次再见到!我绝对要把她生吞活剥,扒皮抽筋!

严子枫不知,自己体内的银印还好端端地烙印在他丹海之上,只要他生机不灭,便永恒存在。

一步步朝着碟子所示方向走去,形单影支的严子枫,最终消失于灿烂星海。

与此同时,碧垓也坐在花尊的宙行舟上,她并未开口说话,但一股奇异的气息正在其身上不断重复。

逆死。

之前力量的大爆发,是为了逆死自己的整个香火世界。

但现在她并没有离开自己的香火世界,而是让花尊把自己送入了香火世界中央更幽深的星域间,将逆死之法,不断重复于自己的躯体。

星海中,还残留着之前碧垓施展的逆死大道气息,这是最严密的保护伞,保护着此刻碧垓的小范围逆死之道,不会再被圣人察觉。

将蓝色琉璃藏入什么地方最不引人注目?那就将它放在一堆蓝色琉璃里!

估计碧垓此刻的举止,无论是无疆圣人还是将她再次打入空境的坛道佛子都没有想到!

花尊抛下了对真小小一行人的杀念,毕恭毕敬地站在一旁守候。

他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的师尊不断膨胀、开裂、枯槁梦见杀人害怕被抓……新生!

时间、空间、甚至天道力都在碧垓的身旁扭曲变幻。

此过程持续了整整一个时辰,还在继续。

“师尊……您到底在干什么?”

端详良久,花尊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不记得了……”并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但碧垓还是抽空回答了子风的疑问。

喜欢万兽朝凰请大家收藏:

“这场骚动……应该结束了吧?”萧王抱着怀里的剑,迟疑地左右打量。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事态把他给吓怕了。

残阳落枫本就比较孤立,最强修士,一般只到大罗,但这一回,不但严子枫身后出现了圣人,他们还遇见了无疆圣人,花闲仙帝……

搞死一个严子枫,牵扯出如此多而密的因果,他甚至怀疑严子枫那厮,是个杀不死的神体。

“搞死他!”

“搞死他!”

没有人忘记这个姓严的,碧垓与花尊一走,鳞子甲就把爪子捏得嘎嘣响,带着自己的朋友们气势汹汹找到蜷缩在墙角的严魔。

即使不杀,这家伙也命不久矣,此刻的他就像一张被人抽去骨头的人皮,皱纹软塌塌地堆叠在身上。

“还有一口气!”萧王上前验了一下声。

“恶心!”夜藤捏着鼻子后梦见杀人害怕被抓退,一想到她曾经被迫与这个严魔进行妖契就反胃得不行。

“我来!”鳞子甲上前一拳,就直接把严子枫脆弱的头骨给打爆了。

“我就喜

梦见杀人害怕被抓:

欢这样野蛮的男人!”断手与鬼魂扑上前去,用随身武器将严子枫扎了个透心凉。

“这一回要杀到碧垓圣人都不能复活的程度!”本来已经杀过严子枫一次的老水妖王,觉得做成这样还不够彻底,正准备把严子枫的尸体挫骨扬灰。

就在这时,真小小冷哼了一声。

“别杀了,假的。”

什么?

假人?

这不可能呀!

“我明明确认过他容貌和气息了!”萧王一脸震惊。

“但我依旧可以感觉到银印的存在。”若是严子枫真死,银印应该随之消失才对,可此刻,她分明还能感觉银印在从严子枫体内轻轻地吸取生机继续向自己供给。

“那这?”老水妖王指着地上的那一堆烂泥。

“什么特别的诈死之术吧?不要忘记,严子枫也曾从碧垓的藏宝库内获取了大量的好东西。”

真小小转念一想,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毕竟小母的印金贵,不仅在每一大界内只能使用一次,而且每烙印一下,要时隔万年才能重新赐印。要是严魔就这样挂了,她也会从此失去移动血库的便利,更不用肖想,再把银印打在哪个圣人身上。

可若严子枫一直活着,一直气运昌隆,如之前控制碧垓的他一样,那么她就可以一直薅他的羊毛,直至严子枫被逼疯。

这惩罚的惨烈,远比死亡残酷得多。

“放心,不管怎么蹦跶,他终逃不过我的五指山峰。”拢了拢五指,真小小还真期待侥幸逃走的严子枫能再有什么奇遇。

该天杀的!

该天杀的!

一副干瘪的皮囊踉踉跄跄地行走在星间,脚步是那般地虚浮无力。

没错。

严子枫的确用人皮傀儡替自己死了一回。

但他现在,孱弱如鸡,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真小小!我与你不死不休,你就是我的命中克星!”

遥想拥有碧垓保护时的嚣张与惬意,一口老血卡在严子枫的嗓子眼里,吞不下去又吐不出来。

喜欢万兽朝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