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圈的规矩与打法 全文|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时宴看被重兵把守的大棚,跟着顾凛城进去棚里,便再次被帝国的速度惊住。

从安娜他们把丧尸带回夏城,至今不超过十天。可这里不仅建好了房子,房子里设备还一应俱全,完全充不上简陋。

进到屋里,江焯跟他们讲解。“这一层里边是关押丧尸的位置。有做加固,防火防水防弹,还是一级应急感应装置。一但红星判断它有危害性,系统会自动给它注射麻醉剂。”

“麻醉剂的刘量可使它昏睡五分钟。”顾蕴初说着大步过来,详细讲解。“如果超过五分钟没有人进来,红星会杀死它,并进行零感染处理。”

时宴看出现的顾蕴初和施林。“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顾蕴初冲她眨眼,笑着讲:“因为我们在研究X病毒血清。现在有这么好的原病毒标本,就申请加入研究了。”

她说完,见哥哥拉着脸,似是不高兴的样,便拉着时宴的手晃。“嫂子你放心吧,这里很安全的,不会有事。再说,我现在可是很厉害的异能者哦。”

这么久没见,差点忘了她现在已经不是个普通人的事了。

时宴对她的撒娇不受用,直接讲:“安全不安全,你要问你哥,我不懂。”

顾蕴初便转头看她哥。

她是和施林偷偷做的决定,属于先斩后奏。

顾凛城淡漠的看了眼她和施林,没说什么,转身上楼了。

不说话就是默认许可了?

顾蕴初冲时宴和施林暗中做个成功的手势。

时宴对她又一次战胜哥哥的开心表示无奈。这是被压制了多久,才让兄长同意她出来做学术研究都觉得是种胜利。

施林则宠溺笑着,拉她手一起上楼。

楼上是标准的生化实验室,入门就有个极具警示的标。

进去第一扇门要换除菌服,并进行严格的消毒。而这样的装备,还只能进最基础的第一扇门。

时宴进入门后,四处看了看,在顾凛城寻问工作人员状况时,好奇的走近第二扇,透过厚厚的玻璃看里边的场景。

顾蕴初发现她的举动,跟着凑过去,解释的讲:“要想进入第二扇门,要换上D级防护服了。”

“这里一共有几扇门?”

“除了我们刚才进来的,还有四扇门。”

顾蕴初见她感兴趣,便拉着她去旁边的储物室,指着门背后的示意图讲:“这分别是ABCD四个等级的实验服,每个级别对应每扇。”

时宴看货架上的箱子。“都放在这里sp圈的规矩与打法?”

“不是。对应每扇门的级别来设置的。像这里,这些箱子里装的全是D级防护服。”

“能拆开看看吗?”

“可是可以,不过拆开就报废了,得登记报备一下,以免出现衣服不够,耽误工作的情况。”

“嗯。”

顾蕴初见她感兴趣,出去问:“沈老师,可以拆套D级防护服吗?”

沈子清听到她的请求就讲:“没问题的。拆吧,正好给顾少将和少将夫人演示一下怎么使用。”

于是顾蕴初和施林便帮着拆了一套,问时宴想不想感受下。

时宴看那丑丑的防护服,自己提的要求,怎么也得答应。

顾凛城则耐心的等着,想她穿上后,会不会想要进去那扇门。

如果进去,这会花费比原计划要多的时间。

但她感兴趣就去吧,等会的会议也不是多重要,晚点回去也没关系。

而知道他行程安排的江焯,见他一点不着急,便也装做不知道这回事,没有提醒他。

时宴穿上黄色的像雨衣似的防护服后,体验感说不上很好,但也不差。

沈子清拿出自己的身份卡,主动说:“夫人,你要想进去,我可以给你开门。”

时宴看顾凛城。

顾凛城讲:“等你。”

磁性悦耳的嗓音,言简意赅两字,却给人无尽的宠爱与纵容。

能让顾指挥官等的人,除了上层那些人,怕是也没几个了。

顾蕴初靠施林背上,瞧着她哥和她嫂子,笑得心花怒放,那叫一个开心。

沈子清着重的看了下顾凛城,确定刚才这话是他说的,就准备去开门。

在他要刷身份卡的时候,门里突然出现个穿着跟时宴一样颜色防护服的人。

那人展开手脚,呈大字站在门后,接着几道强有力的喷雾前后左右四方位喷向他。

经过严格的消毒。

里边的人开门出来,开始解身上的防护服。

顾蕴初和施林这两个学生见着,立即上去帮忙。

等摘下全面罩,时宴才认出这人竟然是白暮。

白暮解着防护手套,看站在门边得像吉祥物的女孩。“时总,里面没什么好看的,不值得你去浪费时间。”

他说着,已经完全解除了防护装备。

时宴看他汗失的后背和微湿的发丝,瞬间放弃进去的想法,让蕴初帮着把衣服脱下来。

在她脱装备的时候。

第二扇门旁边的窗口,自动弹出个透明的密封盒,里边是全面消毒的笔记本和一个样本盒。

白暮拿上消毒盒里的东西,便对顾凛城讲:“顾少将,蹭个回城的车?”

听到这话,收拾防护服的顾蕴初动作一顿,看哥哥和嫂子还有白暮三人。

从女人敏感的直觉来看,她觉得嫂子对白暮博士有意思。这意思又感觉有些未满,但如果持续的接触下去,鬼知道她会不会踹掉她哥啊?

顾蕴初担心的瞅着她哥,希望他能干脆的拒绝。

蹭什么车,白博士你来的时候没车吗?!

要没车,叫士兵送你回去!

对比妹妹激烈的小心思,顾凛城显得极为平静与淡漠。

他看了眼白暮,又看因为白暮一句话爽快放弃进去门里的时宴,想了下便讲:“走吧。”

低冷的嗓音听不出情绪,但肯定不是多愉快的。

顾凛城转身跟沈子清打了声招呼,便走了。

江焯紧跟上。

时宴在第一阶梯呆了三

sp圈的规矩与打法 全文|

天,现见到白暮,忍不住兴奋的问:“白博士,你怎么在这里?我记得你是研究脑科这方向的。”

上次去实验田,她把人家千辛万苦种的实验果给吃了,所以记得比较深。

白暮跟她解释:“脑科分为很多种,有神经和脑细胞等等。我这次是采集一点灭菌的丧尸液体。”

喜欢末世重生:反派大佬被迫洗白请大家收藏:

刘伯明瞧着他们讲:“想要她参加可以。但比赛时间缩短十分钟。到二点五十分,凡是没有回到这里的人全部淘汰。你们有意见吗?”

“有!”

张博楠瞧着悠哉的女孩问:“她也一样吗?”

刘伯明笑。“对。她时间跟你们一样。”

“没意见了!”

“那就开始吧。”

“是!”

张博楠跑着回到队伍,向山脚出发。

在山脚聚集的士兵们,有的因为是自然进化者,已经几个纵跃跳上了悬崖,迅速和一些人拉开距离。

剩下的人也不甘示弱,一个个紧追不放。

他们只有不到一个小时,必须争分夺秒才行。

上山比下山容易,所以他们必须要在二十分钟内爬到山顶,才有可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

张博楠是个普通士兵,他做攀登前准备工作时,返头看还和教官坐一起的女孩。

之前那个伸腿拌时宴的雀斑士兵,瞧了眼他看的方向。“博楠,你没事跟她较什么劲?她是指挥官的媳妇,就算在这里淘汰了,她也还是能把特殊任务部当她家,想去就去,想不去就不去。”

张博楠拍了拍手,迅速往上爬。

他一边爬一边讲:“你懂个屁。”

雀斑士兵吴锐紧跟在他身边。“我是不懂,但我知道,我们少了十分钟。不是一天少了十分钟,是一个小时少了十分钟。”

本来一个小时都不一定能完成任务,现在硬生生缩了十分钟,对他们来说是非常严苛的。

“那你们刚才答应的这么爽快?”

“这不是你都顶上去了,我们能怂吗?”

“那就是了。”张博楠开始提速。“快点,回来的时候劫她!”

张博楠让时宴参加,一个是看她的能力,二个是在山上那种地方,有操作空间。

当然了,也不能太过,还不能太明显。毕竟她是指挥官的夫人,万一她跟顾少将告状,那他们就亏大发了。

吴锐听出他话里的话,反头看还没动身的女孩。“博楠博楠,她真的会参加吗?不会是教官一相情愿吧。”

张博楠也反头看了眼。“管她的。先爬!”

对,先保住不被淘汰才是重点。

在他们几十号人吭哧吭哧的往上爬时。

时宴还在磕瓜子。

刘伯明递给她瓶水。“你别介意,他们就是性子有点冲,没什么坏心思,多磨练就好。”

“刘教官,我不怀疑你的教学水平。”

“我没什么,主要是挑拔来的人本身底子就好。”

时宴喝完半瓶水,看头上的烈日,又看烈日下辛苦训练的士兵。“我挺好奇的,你为什么不让我跟他们一起训练?”

刘伯明听到这话,不由的笑着反问:“夫人,你在夏城第五街区的一战,我们第一阶梯的人组织看了几遍,还做过详细的分析及模拟演练,发现要想像你一样全身而退,几乎不可能。应该说,至今为止只有一个成功过。”

时宴诧异。“你们还挺无聊的。”

“不是无聊,是提前熟悉战场。这里的兵都没上过实战,模拟战场的训练是必不可少的。”

刘伯明继续讲:“我们现在的训练是根据特殊任务部带回来的真实场景和真实战况,制定全新的虚拟战场。”“城内的多是光脑合成,大家训练时缺少一种真实感。所以你那一战极具参考价值。”

时宴听到他的话,回想自己在这里几天,好像老兵似乎都对她挺恭敬的,就算是换个教官也不会管她。

不是那种放弃她的不管,而是带点宠溺似的放任。因为他们有什么吃的都会分给自己。

时宴想明白的问:“你们就不打算再教我点什么了吗?”

刘伯明看还挺虚心学习的女孩。“会驾驶飞行器吗?”

“你们这里还能学这个?”

“你想学修飞行器都行。”刘伯明讲:“认识一个叫催幸的兵吗?他是我们这里模拟和实操驾驶技术最优秀的一个。”

时宴点头。“那就学这个吧。”

“我跟技术部的教官说声,你明天去那里报道。”

“不能是现在吗?”

刘伯明看明显忘了什么的女孩,又看山上的士兵。“夫人,他们要准备返程了,你是不是该出发了?”

时宴之前在宇城被困过,现对驾驶飞行器还挺感兴趣的,所以发现自己还有事要干,便压着眉头起身,开始活动筋骨。

她迈腿走的时候对刘伯明讲:“先想想怎么安慰他们吧。”

这话刚说完,她人便不见了。

刘伯明瞧着她消失的方向,欣赏的自言自语道:“这速度,快要赶上长官了吧?”

至于安慰那些士兵?

嗯,他最多骂的温柔点。

时宴踩着山上的石头几个跳跃,不稍几分钟便来到山顶。

这山顶再高,也是在夏城的穹顶之下,不同城外那般复杂和险峻,对时宴来说实在是小意思。

她站在清风凛凛的山顶上,眺望城墙之外的高山绿意,不由便想了许多事。

上辈子她成功挺进夏城,其中一部份原因是他们自己内部的崩溃,使自己有了可趁之机。

然而即使夏城不出现内乱,即使她真拿下夏城,那也是暂时的,因为帝国还有兵强马壮的翌城和其它城市。

这些士兵可能无法清除所有的丧尸,但肯定能清理所有的反派者。

时宴在帝国这么久,也去了几个城市,真正知道帝国版图的辽阔、技术的先进,以及拥有着怎样的灿烂新文明。

另一方面,顾凛城放过了宇城,还要再建立新的文明城市,从这一点上来说,他与自己上辈子所得到的信息要丰满许多,也几乎能算是一个不错的指挥官。

如果听从他的那个提议,借由帝国这个大的平台去实现自己的梦想,确实要比带着人打倒帝国来得更快些。

反抗不了,就加入他们吗?

加入他们也不是件轻松的事。

想想顾凛城的神秘身世,他父亲留下的文字,还有接二连三的暗杀。

时宴叹了口气,将这些乱成一团的事抛一边,想顾凛城从到夏城后一次也没来看过她,应该是在忙新城的事。

新城的建立又是一次和老派思想的对撞,他这刚保住的指挥官位置,不知道还能当多久。

在时宴想这些的时候,陆续有人爬上山,看到她跟见到鬼一样。

唯一一个自然进化的大兵打量她,好奇的问:“你什么时候到的?”

“不久,刚到。”

时宴收回视线,打量样貌英俊的男人。“你应该要比他们快一半,甚至是更快,才能算是及格。”

柔软的话像是这山顶的风,温和又猛烈。

男人无所谓道:“反正我会留下。”他接而讲:“不留下也无所谓。”

自然进化的异能者确实不管怎么样,都能在城市生活得很好,确实不需要去考虑太多因素。

一心想躺平的时宴,理

sp圈的规矩与打法 全文|

解的点头。

男人对她平静的反应有点诧异。

sp圈的规矩与打法

这时张博楠和吴锐吭哧吭哧的爬上来。

他们没有完全到山顶,透过石头和树看到男人的背影,就气喘吁吁的问:“郑棉,你到多久了?”

叫郑棉的男人反头看他们,用女孩的话回他们。“不久,刚到。”

张博楠比吴锐快一步。

他完全上到顶峰,看了下时间正想说什么,就看到站在郑棉对面的时宴,惊得忘记自己要说的话了。

吴锐比他后到一步,也吓得顾不得她什么身份,直接大问:“你什么时候上来的!”

时宴没说话。

郑棉讲:“比我早到。”

两人又是大惊。

时宴瞧他们一惊一诈的样子,心情不错的问:“你们想打架吗?”

打架?

三人对这么直接挑衅的邀请,十分诧异,但坚定拒绝。

吴锐讲:“不打,我们要赶着回去!”

他们已经用了差不多三十分钟,必须要尽快下去,否则就会被淘汰!

时宴看非常理智的三人,又看大批上来的士兵,迈腿走过他们。“那我不陪你们玩了。”

张博楠看她潇洒肆意的背影,忍不住问:“你要去哪?”

“开飞行器去。”

她头也未回的向他们挥手。“再见。”

说完便跳下了山。

张博楠和吴锐还有刚刚上山的士兵,惊得迅速反头或探头,就见她如山涧的蝴蝶,几个轻盈飞跃,便如风一般自然的消失他们视线。

清风仍旧,树叶微摇,仿佛这山顶之间她不曾来过。

可她来过,她在这里停留过,并给他们留下抹不去的深刻记忆。

郑棉在他们惊讶、陶醉、感叹的时候,提醒他们。“时间要到了。”

经他一提醒,累得半死的士兵又纷纷下山。

而即使是迅速最快的郑棉,等他回到地面时,早不见那个女孩的身影了。

刘伯明知道他们在找什么,直接讲:“别看了。夫人回特殊任务部了。”

听到这话,郑棉和张博楠还有吴锐等人,心里莫名的惆然若失。

刘伯明嘲讽他们。“怎么样,这次服了吧?”

“她救了夏城的上万名师生。她带着学生从原始丛林平安回来。她是个比指挥官还要强大的治疗者。就你们这些新兵还敢对她有意见,也不想想自己几斤几两。”

“现在觉得丢人吧?害臊吧?以后出去可千万别不好意思说,好歹你们也是连少将夫人都敢挑衅的人,说出去可牛逼了。”

士兵们:……

教官,够了,少说两句吧。

他们还不是在部队,不给通网嘛。

张博楠在他骂了一通后,忍不住的问:“长官,她不是要学开飞行器吗?”

刘伯明听到这话乐了。“她想学开什么没人教?用得着在这里学?”

“那她是因为我们才走的吗?”

“你想得倒是挺美。是指挥官亲自接走的。”

听到这话,士兵们一阵婉惜,说错过了见指挥官的机会。

刘伯明让他们安静。“想见指挥官容易,但你们得先想想怎么留在第一梯队。”

留在第一梯队,便有加入特殊任务部的可能,就有和指挥官共同做战的机会!

刘伯明见士兵们一个个势气高涨,以及郑棉细微的变化,心想夫人这趟算是没白来。

-

时宴确实是被顾凛城接走的。

她坐在悬浮车的后边,见车继续往城外飞,便问身边的男人:“去哪?”

顾凛城假寐着,没有说话。

前面开车的江焯讲:“夫人,我们去看看那只进化丧尸的情况。”

时宴嗯了声,看一脸疲惫似是睡着的顾凛城。“他是一夜没睡吗?”

江焯无奈。“是两夜。”

时宴:……

怪不得祁州和白暮说他没两年可活了。

就是普通人这么搞下去,也活不长吧?

许是觉得自己的部下话太多了。

顾凛城坐起来。“再快一点。”

江焯立即应下。“好的长官。”

顾凛城说完,看神采奕奕的女孩。“学得如何?”

时宴瞧着他浅灰极美的眼睛,有模有样的讲:“回长官,没学到什么。”

“还是学到点东西的。”

真的吗?要求这么低?

顾凛城送她去第一梯队,真没期望她能学到什么。

而是夏城有一堆事在等着他处理,短时间内顾不上她。可白暮又发消息说曲鸿儒想让她去科学院工作,还态度坚决,才把她扔来这里的。

一个是这里不好找。二个是让她更快的熟悉部队,跟一起训练的士兵建立感情。

上面两条,也就前面一条有点用,因为比起特殊任务部,没多少人会关注第一梯队,甚至很多人不知道它的存在。

顾凛城看漂亮又内敛的女孩,摩挲着指腹讲:“明天别去了,来特殊任务部。”

时宴挑眉。“这就回去?”

“不肯?”

“我还没学怎么开飞行器。”

“让催幸教。”

“那……行吧。”

江焯看高冷的长官,以及勉强答应的夫人,想他们两个大概就是死鸭子嘴硬吧。

等出了夏城。

江焯把车停在一片绿色的草地上,对身后的两人讲:“长官、夫人,到了。”

时宴和顾凛城同时从两边下车,看面前临时搭建的两层楼建筑。

现在他们所在的位置,距离夏城大概一公里左右,周围没有茂盛的树,放眼望去没什么可隐藏的危险之地,更为重要的事,这在帝国边境的防御范围内,即使有丧尸或反派者等人偷袭,城墙上的士兵也能第一时间发现并清理,同时安排科研人员撤离。

喜欢末世重生:反派大佬被迫洗白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