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粪掉衣服上十大征兆,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安王妃刚在后院张罗完客人的午膳单子,一进屋就听见他在这里抓狂。

她屏退身侧的下人,自己扶开帘子,缓缓走了进来,坐到他身旁,幽幽叹了口气。

安王气归气,这火还是不敢朝着媳妇撒的,尤其是媳妇都叹气了的情况下。

前阵子因为老三遇袭的事,她忽就变得多愁善感了起来,整日粘在他的身侧忙前忙后不止休息,笑容也少了好多,原本光滑平整的眼角都开始染了好些细纹,看着憔悴了许多。

他几乎不用安王妃再说什么,就败下了阵来,执起爱妻的手问道:“你真要把安之嫁出去不可吗?”

安王妃看着他,眸光柔得似水,但语气幽幽,甚至还带了几分无力:“我只是在想,我们为人父母的,能陪孩子到几时?”

“你愁这个做什么,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不也是从年轻过来的吗?”听安王妃突发的感慨,安王心头沉了沉,竟也横生了几分伤感。

尽管嘴硬了几句,但脑海里也难免浮起将来他和安王妃都白发鬓鬓了,走不动道了,甚至百年后了,他的心肝安之,只剩一个人孤零零在世,该如何自处。

“对啊,儿孙自有儿孙福。”安王妃又幽幽叹了一口气。

安王心头猛跳,有种不是很好的预感,猛地抬头,果不其然,她反握住他的手,目光灼灼,“所以啊,这件事,让孩子自己决定,好吗?”

安王妃的劝言对安王一向管用,但事关心肝宝贝,他还在垂死挣扎:“可,可安之还小,她哪里懂得分辨良人还是坏人。”

“总不能让她一辈子都躲在我们的臂弯里,那她得多脆弱啊。虎父无犬女,只看你愿不愿意放手让她自己去看看。”安王妃顿了顿,柔柔笑了,“但无论如何,都有我们在她身后,不是吗?”

安王大为触动,一把将安王妃轻拥入怀里:“颜儿,你说的对。”

安王妃终于是细不可闻的松了一口气,正想给门外比一个成功的手势。

不料抱着她的安王忽然松开了她,站起身来,兴致高昂地道:“但这个金国的小子太远了,我得去拒了,然后给安之在咱们府邸附近重新物色几个如意郎君给她挑才行。”

“阿这,”安王妃脸上的笑意僵住了,急忙抓住正准备出门的安王,“可是,这附近的未必有合你女儿心意的啊。而且我看这宰相之子瞧着长相谈吐风度皆佳,又是金国的新科状元,就是不知道人品如何,不妨也纳入考察之中?”

“可是他在金国,太远了。”

“能有我们鸟粪掉衣服上十大征兆离京城远吗?”

“可这……”

“儿孙自有儿孙福。”

“可我希望儿孙在我眼前福。”

安王妃当真是哭笑不得了,拉着他的胳膊,尽最后的努力:“哎呀王爷,你就让你女儿自己来决断吧,她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可……”安王纠结得很,他是决计不能让步的,可不让步的话安王妃竟连小女儿般撒娇的伎俩都用上了。

“我不管,反正人家千里迢迢赶来,你不许直接将人赶到门外,且别忘了,那可是金国丞相父子,无论拒绝与否,都还得注意一下两国影响。”安王妃也是没辙了,娇哼了一声,竟松手坐下,

鸟粪掉衣服上十大征兆,

不管了。

“好好好,我听你的就是了,别生气了。”

“是听你女儿的。”

“是是是,夫人说的都是。”

……

听着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小,泽兰和安之相视而窃笑,蹑手蹑脚的回了安之的房。

两人刚回来一坐下,泽兰就迫不及待的问了出声:“姐姐,你喜欢那个宁状元吗?”

她刚一过来,就被安之拉着一起来听了墙角,如今对那被四伯母赞不绝口的宁竑昭,也是好奇得很。

喜欢元卿凌宇文皓请大家收藏:

自从宇文皓夫妻俩偷摸去了现代,若都城好生热闹。

糯米狼刚喝完水启程,汤圆手下的商队又来了,招待了一番,商队左脚刚走,右边包子宫里的内侍就到了。

琳琅满目的玩具和风味小吃摆满了城主府大厅,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搜罗来的好玩意,就想给自己的妹妹送过来。

周姑娘带着人送到泽兰的院子里帮忙清点,忍不住啧舌:“还想说去看热闹呢,我感觉咱们府里今天可比江北府热闹多了。”

泽兰正好开门出来,听她这么说,好奇地道:“江北府怎么了?”

“主子起了?早点给您备好了。”见着泽兰起来,周姑娘拍了拍肩膀上的尘埃,才走上前去暖眛一笑,“是今儿个有人大张旗鼓去江北府,给安之小郡主提亲了。”

泽兰惊讶住了,“谁家的公子,见过我四伯父之后,还健在吗?”

想起四伯父那女儿控的样子,不把人打废都算好的了。

对于为人爹爹这种对女婿天然的敌意,泽兰是深有体会。

“应该是健在的吧,毕竟小郡主都及笄一两年了,迟早是要嫁人的呀。”周姑娘笑的肚子疼,说完缓了一会她才补充道:“这是一大早就听人说的,还不知是真是假,反正是传得沸沸扬扬了。”

“嗯,也是。”泽兰点头,不过她私心还是希望安之姐姐别这么早成亲。

可以先订婚,过几年在成亲。

妈妈说过,女孩子成亲最好要等身体发育成熟才可以,不然太伤身子了。

哥哥们也说,希望她等三十岁再考虑成亲的事情。

周姑娘见她站在院子里发呆,问道:“主子,你跟安之郡主关系这么好,不去帮她掌掌眼吗?这成亲可是人生大事,马虎不得,一定要把对方的人品考校清楚才可以,必须得你情我愿互相欢喜。”

说话间,她偷偷看了好几次一旁带头搬上搬下的胡名,脸上的幸福洋溢于表。

听到她的话,胡名也深以为然,“是啊,小主子,您将来选婿一定要慎之又慎,但可以确定的是,咱们圣上那么英明,他说不行的肯定是不

鸟粪掉衣服上十大征兆,

行的。”

泽兰安静的听完,笑着说:“好,我吃完饭,带鸣予去帮安之姐姐看看。”

江北府今天确实热闹得很。

来提亲的金国宁宰相的大公子,名竑昭,年十九,是金国今年的新科状元。

面如冠玉,惊才风逸。

这样的人物来提亲,势必要全城沸腾的。

可这样的人物,为什么会来到江北府,来到安王府提亲呢?

安之郡主除了跟着王爷王妃去京城,就没有出过江北府的。

难道是牵扯到政事联姻?

百姓们津津乐道,八卦连天。

安王妃心里既是惆怅也是欢喜,唏嘘着真是一眨眼,女儿便到了说亲的年纪,总不舍放她出嫁去,可也知道女子的归宿,是要寻个如意郎君。

这宰相之子瞧着模样不错,谈吐风度皆佳,只不知道品行如何呢?

且看安之自己的意思,若是瞧得顺眼,回头再亲自考察人品。

安王在房内急得直跺脚,他觉得这小子肯定是心怀不轨。

可惜老三屁颠屁颠的跟着静和回京了,不然他还能多一个跟他站统一战线的兄弟。

鸟粪掉衣服上十大征兆

越想越躁,安王一掌拍在桌子上,震得茶具叮叮哐:“不行,本王不同意!”

喜欢元卿凌宇文皓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