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狗是上辈子来还债的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院子里,此时也称得上其乐融融。

正和周晨说的一样,不要说江洋他们这些男孩子,就是陈雯和付婷婷她们两个女孩子,坐在餐桌边的时候,那真是完全不用人招呼。

毕竟都是被家里娇生惯养的,又都见过了一些世面,虽然都坚持等着方红霞,以及肖嶶上桌时再动筷子开吃,但抢水果分饮料什么的,那是一点不见外。

和周镇海的交流,也不存在任何障碍,此时还不仅仅是说些顺溜或者不顺溜的恭维话,已经涉及到了周晨家的生意上,食品公司和东海生鲜都有涉及,其中的一些问题,还真不是泛泛而谈,而是连周镇海都觉得有些深度。

毕竟,东海市就是小老板多,耳濡目染的,这些家伙深深浅浅的也知道一些。

更别说像刘金龙,自家本来生意就很大。

像江洋,更是从小就呆在店里,不是玩游戏,就是找碟,或者跟着店里的员工一起装机。

和爸妈一起出去,或者听大人们闲聊的时候,也总是会听到不少生意上的事,找几样有共同性的话题来聊聊,真的不难。

比如欠账啦,比如退货的处理啦,比如贷款啦。

说起来,反倒是一开始自视甚高,确实也在美

养狗是上辈子来还债的免费阅读*

国呆过的邓瑞阳,表现得拘谨些。

受他爸妈一些观念的影响,加上又在美国直白的见识到了资本的力量,进到周晨家后,他就感觉到了压力。

可能也还有一个态度转变的问题,毕竟刚到东海,不要说他,就是他爸妈,也都觉得这里虽然有钱人不少,但说起来都是一些没受过高等教育的土老板而已。

但在这边呆得越久,便发现这里的一些土老板,那是真的有钱。

对他爸妈那样的人来说,有钱,那就是硬道理,那就值得佩服,所以一下子就从自傲,就转变到经常自卑。

而周晨这样小小年纪,就靠互联网成为东海这样的经济强市首富的人,那就干脆让他们五体投地……

虽然有调整,在周晨面前,邓瑞阳总是觉得很有压力,现在到了周晨家,对着年纪比他爸妈还大,长相中还显着点威严的周镇海,就更是拘谨。

很少主动说话,不说跟着大家一起笑,就是跟着大家一起笑。

“好东西来喽,”肖嶶端着个托盘,跟着拿着两个果盘的方红霞笑着走出来。

“什么,什么?”桌旁顿时站起了好几个。

首富家就是首富家,还是精心准备,所以无论是周晨家今天准备的点心,还是水果还是菜,有些他们平常吃的真不多。

就比如陈雯特别喜欢的树葡萄,市面上就有些少见。

“知道你们一定有些想喝酒,这个算给你尝尝鲜,”方红霞和肖嶶,给他们一人分了一小碗。

“原来是这个啊。”江洋他们有些小失望的看着那一碗冒着热气的醪糟汤圆。

这酒酿,不煮呢,还多少有点酒味,这一煮,得,连一点酒味都没有。

“怎么,不满意?”肖嶶笑眯眯的看过去。

江洋和刘金龙习惯性的想反驳,就是不满意,就是不爽,怎么的?

跟着就意识到,这是人家的主场啊,“没有,挺好,挺好!”

也算解解馋不是。

何况,真也不是有多想喝酒,和其它好多事一样,他们想做的根本原因,只是想证明自己已经是个大人,是条汉子。

“我和周晨妈妈,感谢大家对周晨的帮助,”也没喝酒的周镇海,举起自己的醪糟汤圆说。

江洋马上捧哏,“叔叔,那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不用感谢。”

“我们和周晨是好兄弟,那些事,算不了什么。”刘金龙说。

“我们很感激能有参与到这样的社会大事中的机会,说起来,应该是我们要感谢周晨。”陈雯代表女孩子发言。

周镇海这说的,是今天请大家吃饭明面上的缘由,感谢他们在这场对那些“跪族”的抨击中的帮忙。

这件原起于江洋他们自发的发动家里力量参与的抨击,在肖嶶利用自己小店的网站,推出那样一个促销后,很快就发生了质的变化。

在江洋他们出钱出力的帮助下,肖嶶推出的那个促销的奖项,已经很有含金量。

加上他们针对的大学生群体,闲的没事的原本就多,想名利双收的不是一个两个,再因为肖嶶他们,还真的说动了好几个大学城里知名的“校花”女生的积极参与。

有那些“校花”的带动,更多的男生都像打了鸡血一样,顿时奖品什么的都不太在乎,就想因此得到她们的另眼相看。

而借助于发达的网络,东海大学城大学生的活动,很快对省内其它大学造成了影响,然后进一步辐射,并很快得到了首都大学生圈的呼应,毕竟“跪族”的抛出,就是在首都的一所大学。

到现在,已然形成了一个松散的抨击“跪族”的大学生联盟,肖嶶他们这些始作俑者,此时已经不需要再做些什么,只等在合适的时机,参考那个由各大学组成的松散联盟的意见,评出奖项获得者。

不是所有的大学生都有真材实料,但他们多少有一定的知识储备,有一些已经知道独立思考,难得的是,因为还没有直接被社会锤炼,所以还能坚持自己看法,因而作为一个群体来讲,在网络上,综合素质和实力,还真不能小觑。

当他们对一件事取得了共识,并针对这件事发声的时候,那影响力,还真的是相当可观。

而因为一些原因,我们一向对学生,尤其是大学生的呼声,总是会给予相当度的关注,被抨击的那些人,也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因此也可以说,这一次,在可以说是从养狗是上辈子来还债的死里一股脑的开罪了那么多包括体制内的,在宣传领域有着相当实力和影响力的人之后,周晨到现在依然在网上也处于上风,和肖嶶他们做的这些事,真的有不小的关系。

但一开始的时候,不但肖嶶他们没想到会这样,就连周晨也没想到。

“客套的话不多说了,全在这碗酒酿里,谢谢大家的帮忙。”周晨举起碗。

大家也不再客套,端起碗,“好,喝……哦,吃。”

喜欢我就是这样汉子请大家收藏:

方红霞见状,顿时就抑制不住的想爆锤自家的宝贝儿子。这还没怎么的,就这么紧张?这还没怎么的呢,就护上了?

这还没怎么的呢,就觉得你妈我会欺负你女朋友?

这还没怎么的呢,就这么彻底的站到了你小女朋友那一边?

亏得今天请的都是你同学,要是还有其它人,见了你这副样子,不定怎么想我。

完全算不上老,应该说,还算年轻的母亲,这一刻,无比的失落。

她无比清晰的感觉到了儿子和这个小姑娘的亲密,也就无比清晰的感觉到了儿子和自己的疏远。

这还是我那怀胎十月,含辛茹苦的拉扯大,从小就跟我特别亲,懂事起就知道体贴我,比那些所谓的小棉袄一样的女儿,还更要暖心的儿子吗?

抓着的苹果无力的从她手中落下。

和所有女人一样,她也曾为日渐加深的肤色,为眼角的皱纹,为头上越来越遮不住的白发……而烦恼过,但她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样,觉得自己果真是上了年纪,正在慢慢变老。

孩子长大到都这样在自己面前护着他对象的时候,自己怎么可能没有变老?

她一时满心满脑的惆怅,却又完全不知道从何说起,也不知道该向谁去诉说。

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爸妈,当年,自己硬顶着爸妈,不管不顾的拉上周镇海离开家门的时候,爸妈的心里,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番动静?

“你干什么呀?”肖嶶嗔怪的推开周晨。

一听到“收拾”就这么紧张,但你知道你妈说的这个“收拾”,针对的是谁?

不是我,而是你啊傻瓜。

我和阿姨,谈得正好呢。

“你把这些先拿出去,”她把已经洗好的一盘草莓递给周晨,“叔叔一个人在外面招呼,你快去帮忙。”

应该是受方红霞话的鼓励,不知不觉的,她已经多少进入了些准儿媳的角色。

“吃饭这事,不要说江洋他们,就是陈雯和婷婷,哪需要人招呼?”周晨一边吃着草莓一边满不在乎的说。

“妈,你出去吧,你辛苦了一个上午,这些有我和肖嶶就行。”

方红霞没好气的一甩肩膀,把周晨甩出去老远。

这就想着和女朋友在家里腻歪?

这可是你老妈我的厨房!

“别碍事!”她此时看儿子,真的是哪哪都不顺眼,还十分怀念那一巴掌又一巴掌的打他的感觉。

周晨就觉得老妈很有些莫名其妙,难得帮你干家务你还不乐意。

出去就出去。

“水温调合适一点啊,已经有些冰了,”他还不忘在肖嶶耳边叮嘱一句。

“知道了,快走!”肖嶶笑着,甩着湿淋淋的手吓唬他。

他们俩这一番亲密欢快的互动,又让旁观的方红霞心里那个堵啊,就没想着你老娘的手会不会冻到。

她现在真的很怀疑,自己的一些记忆,是不是有问题。

那些年的冬天,自己每次出海归来,从船上下来的时候,儿子一脸心痛的,飞快的用他的小手搓着自己的手,好让自己的手暖和起来的事,是真的发生过,还是自己美好的想象?

她这一回想,刚刚还轻松的肖嶶就有些紧张起来。

阿姨这么长时间不说话,是我说错做错什么了吗?

她只有找话,“阿姨,在家里一直都是您做饭吗?您现在工作这么忙,怎么没想着找个阿姨?”

想当年,也就是高中前住别墅的时候,她们家,可是也请了阿姨的。

方红霞很快从那些突如其来,有些不合时宜的惆怅中回过神来,“是啊,一直都是我做,就是从前同样在船上在养殖场里忙碌了一天,回到家里,也是我做,你周叔叔,哼,别说帮忙,吃饭的时候能少挑刺,我就阿弥陀佛。”

“周晨,他倒是会帮忙做一些……”

儿子好像是先从扫地开始,然后是帮着生火,再洗碗,再学着热饭……

然后在周末回家,总会主动做好饭菜等着?

要说,懂事真是懂事……那是从前!

“但也没长性,在家里呆不住,我一个不注意,他就溜了,跟着其它的孩子,满岛疯玩,经常是要从山上喊到山下,才能把他叫回家吃饭。”

她把这些偶尔才发生的事,说成了经常性的,但心里一点都不觉得过意不去。

编排你又怎么样,我可是你妈。

把你带到这个世上,哺育你长大,培育你成材、成天才的老妈。

“他小时候,也这么调皮?”肖嶶对这些事很感兴趣,并脑补了很多周晨调皮捣蛋的画面。

“哼,他小时候,皮的很,追鸡逗狗,上房揭瓦,调皮

养狗是上辈子来还债的免费阅读*

捣蛋的事做遍,胆子还特别大,不但偷骑过他爸爸的摩托车,连渔船都想偷偷开动。”

“更不知轻重的是,又一次,他还带着几个孩子,准备游到渔港外面的岛上去……”

“真的啊!”肖嶶顿时听得亮眼亮晶晶的。

这还真是够调皮的。

那估计,把家里的风扇、录音机拆开,然后装不回去的事,一定也干过。

她感觉方红霞又和一开始一样温和可亲,非常想听到更多周晨儿时的趣闻,最好是糗事,比如,他当年尿床啦,抓着鱼就朝嘴里塞,更期待的是,他有没有被螃蟹或者是贝壳类的什么海鲜夹到过手指,最后哇哇哭的。

因为她曾经就因为好奇,被夹到流眼泪过。

还有些事,她同样非常想知道,如周晨有没有因为给班上的女生传纸条,被老师抓到过。

又或者是,他有没有收到过女生的情书?收到了多少,第一封是哪一年……

“……还有一次,他们也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个蜂窝,也不知道是怎么把那个蜂窝,好好的装到袋子里,然后丢进乡镇府的一间办公室,”

和所有的妈妈一样,方红霞也无来由的喜欢在儿子中意的女孩子面前,说他当年的“斑斑劣迹”。

“啊养狗是上辈子来还债的?”这个倒出乎肖嶶的意料。

“就是因为那间办公室的人,一天在沙滩上,板着脸说他们光屁股在沙滩上跑不雅观。”

“嘻嘻,”肖嶶忍不住掩嘴笑起来。

方红霞也忍不住摇头笑。

偷摸着溜到厨房门口的周晨见状,又偷偷的往外走,其乐融融啊!

喜欢我就是这样汉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