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唯有玉兔上龙床 完整版阅读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安南、德米特里与两位教宗,一同从飞艇上离开、前往了至净厅。

原本安南是不打算带上德米特里的。

但如今,在老祖母醒来之后、德米特里很快就成为了老祖母的教宗……而根据老祖母的意见,德米特里最好是过来一趟、否则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安南从善如流。

安南的婚礼结束后,他和卡芙妮就立场了。但各国宾客还得接待、应酬。德米特里昨晚处理到很晚,上午九点半还没睡醒,就被安南直接从床上抖了下来。

他们在飞艇上的时候,“铸光者”格里高利七世对安南解释了一些细节问题。

其中就有最关键的……为何安南此次出行,必须带上德米特里。

“实际上,人们不知道的是……【第六相往世书】的持有者,就是这位‘沉默无言之人’。”

格里高利七世严肃的答道:“而且他一直都随身携带。等一会,也将是彼得大人将您送进未来。

“因为彼得大人不方便说话,因此就由我来为您介绍注意事项。如果您还有哪里不明白的话,一会可以找曜先生进行更详细的询问。”

随后,格里高利七世就详细为安南解释了【第六相往世书】最为重要的禁忌:

——那就是,【第六相往世书】无法将其他伟大级咒物送往未来。因为伟大级咒物也并非仅存于第一史,它们是跨越时间线存在的超脱之物。也正因如此,伟大级咒物才能对蠕虫产生影响……或者说,蠕虫才无法干涉伟大级咒物本身、因而会被封印。

但因为【第六相往世书】的限制,安南这次前往未来是无法携带他最为重要的“三之塞壬”这个强力装备的。

这也是为何老祖母专门强调,要让德米特里跟过来。

——倒不是他的意见非常重要,或者这个仪式没他不可。而是因为帝国需要一个“装备架”,在安南离开后、想办法将三之塞壬运送回霜语省。

德米特里存在的意义非常重要,甚至可以说是没他不行——大概相当于是安南的代驾。

毕竟除了拥有冬之心的凛冬一族,或者是意志异常强韧的黄金阶强者,其他人光是接触三之塞壬灵智就会被摧毁、瓦解。

这甚至是在不计算,三之塞壬本身隐藏的强大力量与危险的情况下……它毕竟是三重灭世机关,是能够瞬间将旧帝国毁灭的强大力量,哪怕只是临时持有者、也必须可靠且可信。

因此,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德米特里便不情不愿的被拽了过来,要握上这根他逃避了半辈子、最终还是没有逃掉的权杖。

德米特里的心情,想必也是无法复杂的。

但当安南落地之后,早已准备好的各项事务便同时启动。

在安南四人抵达至净厅时,门口就连一个护卫、一个侍从都没有。大门自动打开,里面的十二正神已然全数到齐,除了三位教宗外、剩余的九位教宗也都已经抵达。

但平时他们坐着的长桌,却被十二位正神抢占了座位——教宗们分别站在各自侍奉的神明身后,靠着墙站了两排。

原本应该由教皇坐的、长桌中间最窄的位置,则留给了安南。

安南顿了一下,便毫不推辞的坐了上去。

在路过老祖母的时候,他将手中已经变成了“二之塞壬”的三之塞壬举起、沉默的递向了德米特里。

刚刚站定的德米特里犹豫了大概两三秒,还是有些迟疑的握住了它的另一头。

在握住的瞬间,强烈的感情就冲袭着、几乎淹没了德米特里的灵智。

但还好安南立刻松开了手,原本持平的权杖变成了安南所握持时的倒置版本、变得和伊凡大公握持的形态一样。

很快,让德米特里无法把持住的激烈情感便迅速止息、如同被止血钳夹住的大动脉一般。

而安南头也不回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他左手的一边,是一月至六月的神明:

如同平凡老太太一般的埋骨婆婆,悲悯而安静的望着安南;神秘女士叹了口气,以手扶额;寂静女士一言不发;雅翁板着脸、举着画板在画着什么;而银爵士则推了一下自己的单框眼镜,露出标准的营业性笑容,端坐在桌上;红骑士将鲜红色的头盔打开,露出里面红色的卷曲长发。

坐在安南右手旁、灰色的会议长桌上的,则是七月至十二月的守护神:

roll成了七岁大小的好运小姐,饶有兴趣的把玩着手中的骰子;有着白色头发、虹色瞳孔的少年望向安南的目光中满是希望;持杯女身穿赤红色的低胸长袍,双手握持着金杯、注视着杯子,金杯中的鲜血安静的沸腾着;蛾母坐在座位上、如同停靠在书页上的飞蛾,存在感薄弱到仿佛只是幻觉;老祖母则是严肃的坐在座位上,偏头看向安南。

——这是安南第一次,见到十二位正神如此整齐而安静的到场。

“让我来说吧。”

短暂的沉默过后,好运小姐第一个开口道。

她笑眯眯的看向安南,仿佛并不为他此行的安危担忧:

“首先确认一下,安南。你此行的目的地,是一百八十六年后。

“根据第四史论的锚定,蠕虫的位置就在‘圣山’之上。换言之,就是在如今的‘教国’所在的高台之上——这其实并非只是为了躲避灰雾,同时也是为了创造出能够用于囚禁蠕虫的牢笼。

“当然,说是牢笼可能是贴金了……更确切的说法,是为了让蠕虫感到舒适和安全、而自行钻进来的巢穴。正因如此,我们才有办法定位和追踪它的大致位置。”

“也就是说,蠕虫就在一百八十六年后的这里?”

安南追问道。

好运小姐予以肯定的答复:“就在这片高台之上的某个地方。蠕虫也有着天车之影的性质,因而难以确切定位……但这种级别的伟大之物、仅仅只是存在就能歪曲周围的世界。

“因为教国当初修建的‘通天圣山’,将教国与下面的世界在概念上隔绝了。而除了教国之外的其他地区,都没有出现蠕虫的直接影响,因此我们可以反推蠕虫一直就在这里、没有离开。”

好运小姐说到这里,若有所指的问道:“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

“很显然,它也在等候着我——等待着这决定了一切的最终之战。”

安南轻笑道:“蠕虫毕竟是‘另一个我’。它的性格和行为太好猜了。我们都是不喜欢玩乱七八糟的浮夸概念,喜欢干脆利落的处理核心问题的人。”

“是啊,所以他才会将你送到这里来。”

好运小姐笑眯眯的说道:“但你放心,我们并非是派你去送死。

“你所熟悉的三之塞壬,未必能够在第一时间拿到手。而且那实际上是蠕虫的主场,你让三之塞壬的持有者进入那片区域,反而可能是在给蠕虫送装备。

“但是,我们也不会让你空手去迎战蠕虫。

“你应该还记得吧,伟大级咒物共有六个。”

“我只听过五个。”

安南接道:“烟雾镜、黑玛门尼、三之塞壬、第四史论第六相往事书……烟雾镜隐喻着‘第一曜’之光、内含‘一’的概念;而黑玛门尼的本质是分割人与宇宙、光明与黑暗、智慧与无知的‘二元论’,隐喻着‘二’。

“根据内三数与外三数的定义,应该还少了代表‘五’、但名字中却没有‘五’的伟大级咒物……”

“没错。”

好运小姐点了点头:“那正是‘理论上’,握在婆婆的教宗手中的那份伟大级咒物。但它的力量,根本无法被凡人握持……哪怕是婆婆的教宗也不行。”

她说到这里,与自己对面的埋骨婆婆对视一眼、看向了她身后那个戴着黑框眼镜、有着严肃的表情与刺猬头、穿戴整齐……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特点,看起来像是一位普通中年人的教宗。

好运小姐继续说道:“它的真名为‘科尔努诺斯’。

“它的外在,是由一条极长的白蛇首尾相连、组成的逆五芒星。这五个角分别代表雄山羊、雄绵羊、雄牛、雄鹿、与男性人类,分别代表着死亡、收获、重生、生殖、狩猎,这五种雄性力量的象征之物。

“而它的本质……就是一条吞食了埋骨婆婆的长子留下的遗骸,却没有因此而死、反而长出了五根龙角的白蛇。”

埋骨婆婆的那未生已死的长子,就是燧父与老祖母的兄长。那条纯洁之龙,无鳞无孽之兽。

“这条白蛇虽然没有因此而死,但它的意志被残躯中非常极端的纯洁之力所净化,变成了一个现象。后来被纯洁之神天车封印,就成为了‘五角之蛇’科尔努诺斯。

“因为天车御手是女性,因此与她具有相同层级纯洁之力的科尔努诺斯,就自动成为了与她对应的两相种,拥有了极端的‘雄性’之概念。并因为常年埋在地下,而与埋骨婆婆接触、得到了基于大地的、属于雄性动物的五种特质。

“想要使用科尔努诺斯的力量,就要有能够匹配天车御手的纯洁之心。在这个基础上,当女性使用科尔努诺斯、就可以让它成为最具治愈能力的伟大级咒物,甚至能够使死者重生;男性使用科尔努诺斯就可以让它成为最具攻击性的咒物,成为最为锋利的武器。”

“我们将它,藏于仪式之中。”

燧父接着道:“你只要在未来,听到或者见到,找到如今的你,认识的五个名字……”

“比如预言唯有玉兔上龙床说德米特里或者玛利亚,或者卡芙妮。无论是谁都可以。”

银爵士补充道:“从他人的口中听到这些名字,或者看到他们有关的记述……你就可以得到‘科尔努诺斯’。”

“等等,”安南意识到了什么,“那我不能找个路人,让他读这些名字给我听吗?”

“当然不可以。”

这次说话的是曜先生。

他严肃的说道:“当你以真身出现的瞬间,就会被蠕虫发觉。所以你必须把自己藏好在时间夹缝中……

“在使用第六相往世书前往未来时,只要你不干涉未来、你就只是一个存在于时间夹缝中的影子。但当你说出第一句话、攻击第一个人、毁灭第一个事物的时候,就会直接从夹缝中掉出来,暴露在蠕虫眼前。

“保险起见,那时的你必须已经得到‘科尔努诺斯’、有把握与蠕虫对抗。否则一旦蠕虫出现,你就很难再完成这个目标了。”

“也就是说……”

安南重复道:“我将会成为一名见证者。直到我完成了我的任务,从未来听到五个熟悉的名字为止?”

“我留下了‘清调’来协助你。”

说话的是雅翁。

他将众人参加会议的画卷收起,平静的答道:“所以我才没有将丽歌雅封印回三之塞壬。

“塞壬是超越第一史之物,清调有着读心的能力。即使你藏在时间夹缝中,清调也能与你交流……这是我们能留给你的唯一的帮手。

“为了防止被蠕虫窥视到这个计划,在你离开之后、我们就会让自己忘记这一切。使用第四史论从历史上抹掉这场会议,也就是说……我们谁都不知道你将会从哪一年的哪一个月、在哪个位置降落。只有骗过自己人,才能骗过蠕虫。

“今天过后,我们谁也不知道你的底牌。自然也就无法联系上你、帮到你。在你重新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之前,所有知情人都会忘记关于你与蠕虫的联系,没有人会知道你的失踪是为了对抗蠕虫……也就没有任何人能够泄密。

“这一切,直到你离开时间的夹缝为止。当我们回忆起关于你和蠕虫的事情后,肯定会第一时间赶来帮忙……只要你把蠕虫钓出来并且留住,我们是可以攻击到蠕虫的。

“但与之相对应的,我们的认知也会让蠕虫的力量急速膨胀。因为我们谁都不了解蠕虫,因此到时你究竟是打算与蠕虫速战速决、还是等待着我们的支援……就全部依靠你自己的判断了。

“一切就交给你了,安南。”

“那就交给我吧。”

安南严肃的说道:“我是不会失败的,我也绝不会认输。

“但如果我死在了未来……你们就快点离开这个被污染的世界。以我为旗,不要放弃,继续前进。在另一个未来,击败蠕虫。

“人的生命是会死的。但精神永存。”

喜欢玩家超正义请大家收藏:

毫无疑问。

卡芙妮在婚礼仪式上化为使徒的这一幕,将会被在场的人们铭记并传唱。

这段历史本身就是有力量的——那些见证者都因为旁观这场仪式而获得了相应的、全新的影响。这就意味着,它本身可以成为某场仪式的神秘知识。

为了保存这段神秘知识,卡芙妮以后肯定会成为某本原典或者伪典中的主角……而这或许也会成为以后仪式召唤卡芙妮所需的神秘知识。

而在短暂的婚礼仪式结束后,安南如约公布了一个重要的消息:

“我要在这里宣布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从今日起,凛冬公国与诺亚王国将完成统一,更名为‘新雅瑟兰帝国’,我将作为帝国的初代皇帝、我的皇后及第一任宰相为卡芙妮·诺亚。地下都市已应允,将作为一个自治区依附于帝国的统治,并将全部地铁的运营权、使用权与扩建权交予帝国。

“并且我于此刻,要求丹尼索亚及菲尔德群岛联合王国与教国并入到帝国的统治,原议长与教皇的位置与帝国宰相齐平,并存为三贤者。

“我承诺将保持顾问会与至净厅的结构存续及全部现有人员,并于十年内不以皇帝的名义,为顾问会与至净厅增设新的顾问与枢机之位。”

——这毫无疑问,是瞬间震撼了在场所预言唯有玉兔上龙床有人的发言。

他们甚至预想过,诺亚可能会和凛冬合并……毕竟这是两个统治者之间进行的联姻。

其实这些见证者们都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有多少是爱情、多少是利益……但所有人都清楚的是,无论是安南还是卡芙妮都不是愚者、而是世间有数的聪明人。

他们会作出这样的决定,必然不是因感情而冲动——而是在衡量过各种因素后,作出了最好的选择。

——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安南的胃口居然这么大!

除了已经落入他手的诺亚之外,就连丹尼索亚王国、地下都市和教国,他也要拿到手!

这会引发什么?

两个国家……不,三个国家在合并之后,向剩余两个发起征服战争吗?

预言唯有玉兔上龙床 完整版阅读

人们顿时紧张了起来。

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

联合王国派出的代表——名为亚瑟·灼牙的青年,这时优雅的站起来。

就在宾客们以为,他或许将会从容的应下安南大公……或者说、皇帝陛下的宣战时。

他却声音清晰的说道:“以丹尼索亚王的名义,即日起丹尼索亚及菲尔德群岛联合王国将并入新雅瑟兰帝国。菲尔德群岛将合并为菲尔德公国,初代菲尔德大公同为丹尼索亚王奥菲诗陛下。”

——这显然不是亚瑟·灼牙敢下的决议。

也就是说,虽然丹尼索亚的那位新王本人没有抵达这里……

但他其实早就知道这件事,并且应允了下来。

人们意识到了什么,将目光投向了教国那一边。

“沉默无言之人”依然什么都没说,甚至都没有点头。然而坐在他身边的燧父教宗,“铸光者”格里高利七世则站起身来。

那是一位看上去足有两米多高的、铁塔般的壮汉。他的皮肤黝黑如炭石、皮肤上有着的非常清晰的烙痕。所有的裂口都散发着流动着的、熔岩般的光。

他只是站起身来,身边的人就感觉到光线一暗。极强的压迫力让原本有些嘈杂的大厅顿时变得安静了许多。

“铸光者”以浑厚而响亮的声音应道:

“以七神的名义,即日起七神教会将于教国分散,进入新雅瑟兰帝国全境,至净厅的最高领导者由教皇更名为第一教宗,原教国地区将更名为‘圣山公国’,政体为君主立宪制,立‘沉默无言之人’圣彼得为圣山公。”

——这显然也是早有准备的。

这意味着,早在今天之前、五国就已经达成了共识。

宾客们意识到,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在这里发生了,而他们将作为重要的见证者:

时隔数百年……昔日的统一大结界瓦解后,现存分裂的雅瑟兰五国、终于再度得到了统一!

历史将会铭记这一刻——铭记的程度大概就是,假如新雅瑟兰帝国真的能得以存续,那么在以后孩子们的教材中,这里将会出至少两个必考题,一个选择一个简答。

而他们很快意识到,五国统一意味着什么:

只见安南进行一些列复杂的承诺:

“在五国统一后,我将作为世界第一仪式师——依然取得【至高的冠冕】的仪式师,专心研究统一大结界的重构。帝国的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分别交由三贤者控制。

“我已经有了确实可靠的、重建统一大结界的思路。我承诺在十年内,将重建统一大结界——彻底清理原五国之间的灰雾地区。

“在统一大结界修建完成后,我将以原诺亚王国的技术,在下一个十年内、在帝国领域内全面铺设地上铁路,保证镇以上地区通行至少一条货运铁路、一条载客铁路;以原丹尼索亚的技术建造‘输能高塔’,实现南北热度资源统一;以成本价普及教国的内燃机及附属技术,排除燧父的主教讲解教国的最新科技,原教国地区将开始大量生产轮船、清理危险海洋生物,在十年内于原帝都的内海周边修建超过十个港口,实现内海货运无阻、无税、无危险。

“冬之手与三眼乌鸦将进行合并,交由杰兰特公爵管辖;所有巫师塔统一纳入帝国管理,高塔巫师自动成为帝国巫师,享有最高福利待遇,在毕业前由帝国先行录取、无论是否直接服务于帝国,在毕业后都可享有最多八种保险;保证银爵教会与老祖母教会普及在每个镇级以上地区,所有非邪神神明的圣职者可以得到基本工资与奖金,并在遭遇任何形式的意外时,都将得到抚恤金。

“帝国统治区域内,全地区农业税下调至3%,且承诺最高不超过5%,帝国将优先购买所有多余粮食;所有家庭每个月都得到一定份额的粮食作为基本生活保障;所有超凡者、仪式师、堕落者全部登记在册,设立统一认证编码,确保一人一码,确保身份可验证、犯罪可追溯;某地区的逃犯逃入其他地区时,当地的执法者将有权且有义务进行逮捕与惩戒……”

安南的讲述,持续了整整一个半小时。

那一瞬间,宾客们似乎产生了些许错觉。

那仿佛并非是他登基称帝的宣言,更像是某种……遗言?

安南就仿佛要将全部的话一口气说出一般,将接下来三十多年、帝国的全部工作方向都讲的清清楚楚。

至少二十个录像晶石,从各个角度将安南的这段宣讲记录了下来。

而在安南婚礼的第二天、也是在他称帝的第二天,安南就离开了原凛冬公国……也就是现“新雅瑟兰帝国”的帝都,前往了教国地区、即如今的“圣山公国”。

十二正神早已在此等候多时。

喜欢玩家超正义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