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采覃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此刻陆续有客人进来,走过李则身边,并没察觉异样。

毕竟这个时间来的都是一些普通客人,没几人见过太子,所以也没认出眼前的人就是大周的储君。

大堂正中的高台上,几个小丫头正一字排开,表演吹拉弹唱。

妙音阁的常客都知道,每天这个时间,这些小丫头都会演奏几首脍炙人口的曲子助兴。

台下的客人一边吃着茶点,一边欣赏着歌舞,气氛竟比别的画舫上要好很多。

毕竟时下时兴风雅,在这里坐着一边吃茶,一边欣赏歌舞,是很多文人墨客喜欢的高雅乐趣。

李则没太大兴趣,便兴步走向了二楼。

一道婉转的琴声叮叮咚咚传出。

起初李则并未注意,可等听了一段之后,脸色猛然变得苍白。

“谁在里面?”

小邓子急忙上前敲门。

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从屋内走了出,长得不算出众,顶多只能算是清秀。

小姑娘不认识太子,只以为是普通的客人,只是礼节性地欠了欠身:“客官有事吗?”

机灵的小邓子猜到太子可能是对刚才的琴声感兴趣,立刻问:“刚才的曲子是你弹的吗?“

小姑娘点点头:“是的。”

李则一声不吭,只是死死地盯着小丫头的脸。

他年少的时候,经常去晋王府玩,因此认识了西平侯的独女絮儿。

至今他都无法忘记,第一次看到絮儿时的惊艳。

那丫头不但长得倾国倾城,一手琵琶更是谈得出神入化。

对音律一窍不通的他,也就是从那天开始,喜欢上了琵琶。

现在,絮儿虽然跟了他,却因为受到打击,再也没有弹过一次琵琶,这让他多少觉得有些遗憾。

他原本一直认为,絮儿的枇杷无人能及。

却想不到,这个毫不起眼的小丫头,竟然也能弹出如此动听的琵琶曲,简直和絮儿不相上下。

男人不由得上前一步,站在了小丫头面前。

小丫头瑟瑟了一下,下意识后退一步。

这时候,紫陌忽然旋风一样跑了过来,拉着小丫头就走:“小兰,你怎么还在这里磨蹭,那边的客人都等急了。”

李则站在那儿,看着两道身影旋风一样消失不见,一时有些错愕。

他回过头,看向不远处的冯姝问:“这小丫头的琵琶弹得不错,不知道她师承何人?”

冯姝笑了笑:“是民女教她的。”

男人大吃一惊:“冯大姑娘也会弹琵琶?”

少女翻了个白眼:“南河虽然是个小地方,可人杰地灵,那里的老师并不比京城这边逊色,民女在那里曾经跟着一位乐师学过几年琵琶……”

杨侍郎的仇已经报了,那家伙虽然暂时没死,可离死也不远了。

所以,她的下一个目标就是眼前这个男人。

可惜这家伙是当今太子,要想杀他可不容易,所以,她得仔细部署一下。

最明智的办法就是先把他从太子之位上拉下来。

只要他不再是太子了,那报仇就容易多了。

所以,即便她恨不得立刻就把这家伙碎尸万段,此刻也不得不虚与委蛇。

李则直勾勾地看着眼前的少女,眼里有着毫不掩饰的震惊:“刚才听那小丫头弹得就很不错了,想不到冯大姑娘竟然是她的师父,那冯大姑娘弹的琵琶岂不是无人能及?”

一个敢徒手抓老鼠的姑娘,竟然能弹出动听的琵琶曲,他真的有些无法想象。

冯姝莞尔一笑:“殿下谬赞了,民女只是略通一点琴艺,和那些资深大师没法比,纯粹是个人爱好而已。”

男人心道:这冯大姑娘还真是个随性的人,弹琵琶是个人爱好,那开画舫是不是也是个人爱好?

“殿下如果想听琵琶曲,民女可以安排人给您弹上一曲?”冯姝客气道。

李则牵了牵嘴角,很想说,他不想听别人弹曲子,就想听冯大姑娘弹一曲。

不过,这

李采覃 免费全文

种话他当然说不出口。

冯大姑娘不是普通的贵女,而是定安侯的嫡长女,弹琵琶也好,开画舫也好,都是个人爱好,他即便贵为太子,也不好无理要求一名大家闺秀给他弹琵琶。

可今天既然来了,总不能一无所获。

想到这里,李则点点头道:“好吧,那就让你们这里琵琶弹得最好的姑娘给孤来一曲。”

冯姝扯了扯嘴角,平静道:“那就请殿下移步到雅间,民女这就让我们这画舫里琵琶弹得最好的小姑娘过来。”

一名小丫头很快走了过来,把他带进中间的雅间。

两名小丫头奉上香茗,便退了出去。

不大一会儿功夫,一名抱着琵琶的少女推门进来,冲着男人福了服,素手往琴弦上一搭,叮叮咚咚的琵琶声便珠落玉盘般响了起来。

听少女弹完,李则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冯大姑娘刚才明明说,会找一名琵琶弹得最好的小姑娘给他弹曲子。

眼前的小姑娘虽然弹得也不错,可与刚才那个小丫头比起来就差太多了。

冯大姑娘不会是找了个弹得比较差的姑娘敷衍他的吧?

李则心里有些不乖,却不好为了这事发作。

天色已晚,画舫上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其中不乏一些朝廷官员。

李则不便久留,遂站起来告辞。

对方毕竟是太子,作为东家,冯姝自然要亲自出来送客。

所幸她平时不太抛头露面,那些客人对她这个东家并不认识。

而画舫上虽然亮着灯,到底不比白天,加上太子又乔装打扮了一番,一路走过人满为患的大堂,竟无一人认出。

走到画舫外面,李则停住脚步道:“冯大姑娘不必送了。”

标签]“那殿下慢走。”冯姝淡淡道。

太子点点头,由小邓子扶着慢慢走下台阶。

一对官差沿路走了过来,为首的正是贾相如,看到从画舫上走出一名男子,急忙上前盘问。

可等看清男子的脸,贾相如唬了一跳:“殿下?”

最近这是怎么了?一个个都喜欢往妙音阁跑,扬侍郎的教训难道还不够?

太子见被人认出,颇有些不爽,沉着脸道:“刺杀杨侍郎的歹徒抓到了吗?”

喜欢诡驸马请大家收藏:

夜晚的紫烟湖五彩斑斓,有着一种诡异的美,就像人间仙境。

冯姝刚走进大堂,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拢在袖子里的手收紧。

太子怎么会忽然来这里?

男人一进来,迎面碰上美貌少女,眼睛不由得一亮。

再仔细一看,不由得暗暗撇嘴。

这不是冯大姑娘吗?

一个贵女,居然也会流连画舫,可真是闻所未闻。

不过这个贵女是冯大姑娘,那就没什么稀奇的了。

定安侯那个老实人,怎么生出这么个离经叛道的女儿?

两人站在大堂里,中间隔着几步的距离,一时都没有开口。

稍一迟疑,冯姝才压下心惊,微微欠身:“殿下,您怎么来了?”

李则看

李采覃 免费全文

了冯姝一眼,淡淡道:“冯大姑娘不必多礼,孤只偶然路过,觉得好玩就过来看看。”

少女笑了笑:“殿下来的恐怕不是时候。”

“为何?”

“殿下难道没听说,杨侍郎昨日在紫烟湖这边遇刺了吗?凶手到现在还没抓到,殿下这时候过来不安全。”

少女明明笑得很美,可看在李则的眼里,总觉得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男人冷笑一声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作恶之人一定会辈抓到的,冯大姑娘不必担心。”

“殿下说得有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作恶之人终会得到应有的报应的。”少女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道。

李则微微有些不快,总觉得少女话里有话。

难不成这丫头是在指桑骂槐?

可再一看少女无辜的脸,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这时候,顾掌柜走了进来,把一本账本递过去:“东家,这是上个月的账目,您过目一下。“

说到这里,才察觉到旁边有人,话音一顿。

天啊,她不小心把东家给卖了,怎么办?

李则满脸错愕地看向少女:“冯大姑娘是这画舫的东家?”

冯姝知道,到了这个时候李采覃,她就算否认也没用,干脆大方承认:“是啊,我就是这画舫的东家。”

男人心肝一颤。

大家闺秀开画舫,他还是头一回听到。

不过,再想想这位大家闺秀的惊世骇俗之举,好像也没那么奇怪。

毕竟,敢随便抓老鼠玩的大家闺秀他以前也没见过。

“冯大姑娘怎么想起开画舫来了?”男人的脸上露出好奇。

“整天呆在家里太闷了,开画舫不单可以解闷儿,还可以挣钱,何乐而不为?”少女气定神闲道。

男人好整以暇地笑了笑:“既然是冯大姑娘开的画舫,想必有些意思,你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殿下若不嫌弃,就里面请吧。”冯姝淡淡道。

男人也不客气,抬脚走了进去。

阿桃捧着一摞盘子走出来,正好和李则碰了个正着。

冯姝还没来得及出声提醒,就听到哐当一声巨响,阿桃手里那一摞盘子全都砸成了碎片掉落在地。

小邓子箭步冲过去,挡在了李则的面前,厉声呵斥道:“什么人?竟然行刺殿下!”

冯姝急忙上前道:“误会了,这是我们画舫的厨子,不小心打翻了东西。”

阿桃的脚底就像生根了一样,站在那里,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李则警惕起来,看向冯姝:“这位——”

“她受过刺激,脑袋有些不行,“冯姝一边说着,一边把阿桃往里面推,“阿桃,要是再闯祸,明天就解雇你!”

“脑袋有问题?”李则错愕道,“冯大姑娘为何要用一个脑袋有问题的厨子?”

冯姝看他一眼,理直气壮道:“当然是因为她的厨艺好啊。”

李则:“……”

一阵悠扬的琵琶声传来,李则循着琵琶声看去,发现有几个小丫头正在台子上弹琵琶。

男人忽然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冯大姑娘——“他沉下脸喊了一声。

冯姝扭头看向他:“殿下有何吩咐?”

“孤今天来这里,是想了解一件事的。”李则开口道。

冯姝睨了一眼男子的脸,慢条斯理道:“殿下想了解什么事?”

想到这位姑娘一向不按牌理出牌,李则不由得放缓了口气:“听说扬侍郎的那名外室出自你们妙音阁,孤想见她一面,了解一下情况。”

“那恐怕不行。”冯姝一口拒绝。

李则不由得愣了一下。

因为早就猜到这位姑奶奶不会按牌理出牌,他已经说得够客气的了,没想到她竟然一口就回绝了。

这丫头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男人不由得沉下脸来:“为何不可?”

少女看着男人,一脸理所当然:“当然是因为小婵姑娘受到了惊吓,一病不起,见不了人了啊?”

“受到惊吓?”

少女点点头,噼里啪啦道:“当然了,殿下可能不知道,我们妙音阁的姑娘都是清婉,就算有人要赎她们,也得先惊得当事人同意,可这位杨侍郎倒好,竟然设计把小婵诱骗了出去,把她软禁了起来,小婵这还没缓过神来,她的夫人又上门抓奸,紧接着又遇到了此刻,小婵受到一连串的惊吓,回来就病了,高烧不退,她这个样子如何见人?”

“怎么会——”男人没想到,其中的情节居然这么复杂。

对面的少女眨了眨眼睛:“殿下,您该不会是怀疑小婵没有生病吧?”

李则愣乐一下:“孤不是那个意思,孤只是……”

少女立刻打断他道:“民女就知道,殿下勤政爱民,怎么会为难一个苦命的花娘呢?”

李则心生恼火。

他就是想找那个花娘了解一下情况,怎么就成了为难人家呢?

冯姝看着明显生气的太子,眼底闪过冷意。

小婵已经帮她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她是不会再让她置身危险中的。

这个人哪怕是太子她也不怕。

太子是储君不错,可还没能坐上那个位置,就什么都不是。

再说了,她回来了,肯定就不会让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坐上龙椅的。

她不但要把他从龙椅上拉下来,还要让他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既然是这样,那就算了,以后等小婵姑娘的身体好些了,孤再来见她。”

察觉到少女眼中的冷意,男人莫名打了个哆嗦,不知不觉就想到了那天她拎着老鼠乱晃的样子。

冯姝微微一笑:“殿下来都来了,就吃了饭再回去吧,我们妙音阁除了姑娘们唱的小曲好听,饭菜的口味也是一绝。”

李则想到刚刚那个脑袋有问题的厨子,抽了抽嘴角。

“吃饭倒不必,孤就随意逛逛吧。”

男人说罢,便抬脚走了进去。

喜欢诡驸马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