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自己身处灵异事件: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半个小时后!

牛家大院里的鬼魂散去,变得清清朗朗,牛小田关窗时发现,还有个少了条腿的男鬼,在推土机旁边金鸡独立。

“白飞,他咋还不走?”牛小田问道。

“嘿嘿,说好留下的,有用。”白狐坏笑。

“他连假鬼腿都幻化不出来,还能有啥用?”

“他说,在这里受到歧视,很受伤,想要去很远的地方。”白狐解释。

“关我屁事,又不是我歧视他,是不是傻?”牛小田鄙夷。

呃,还是歧视了。

白狐摇摇头,接着说道:“老大,可以帮助他,正好做个试验。”

牛小田懂了,移灵法阵是否有效,确实需要一个试验品,白狐想得很周到。

这个高参非常合格!

“白飞,其实我打算,把你给转移出去,反正你也能找回来。”牛小田一边关窗,一边板着脸道。

白狐抖了抖,做出可怜状,“老大,咱可不带这样的,万一我回不来咋整,你难道不想要狐狐了?”

“想哪儿去了,本老大有那么卑鄙吗?正好验证下,到底能转移多远。”牛小田不满地哼道。

“地点不明确,要是移到苍茫的海面上,再有法力流失,狐狐怕是就回不来了!”白狐过来抱大腿,哀怨地仰着脸,咋都挤不出眼泪来。

“哈哈,逗你玩呢!”

牛小田哈哈一笑,将白狐甩开,过去拿起了小木人。

白狐咧咧嘴巴,哼,如果没有那个男鬼,只怕黑心老大的话就不是玩笑了。

小木人已经变成了黑灰色,混合阴气正在外溢,触感一片冰凉。

取出八张符纸,将小木人包裹在其中,牛小田刷着手机视频,等了好一阵子,才过去查看情况。

符纸果然被阴气给染透了,量人镜下,百鬼的阴气,居然形成了一幅细密如丝的诡异图案。

移灵法阵,应该也属于一种邪术!

不管了,只要能处理恒灵,啥招都得用。

牛小田取出处理好的麝香粉末,开始绘制八道移灵符。

因为之前练习过,绘制的过程倒也没出差错,一气呵成,八张符纸上,立刻缭绕着更浓的阴气。

此处必须用打火机,否则不会留下纸灰!

牛小田将八道符,依次点燃,任由纸灰落倒大碗里。

随后,郑重地取出桃木剑,将纸灰涂抹在上面。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纸灰居然全部融入到桃木剑中,而此刻的梦到自己身处灵异事件桃木剑,呈现惨白色,其上阴气缭绕,正在有序的围绕转动。

成了!

牛小田开心无比,静等片刻,阴气再次融入到桃木剑中。

“老大,开始试验吧!”

白狐早就急不可耐,早点验证成功,它对来自恒灵的威胁,就少了一份担忧。

“鬼丫鬟们在哪里?”牛小田问道。

“早就躲到百米开外了!”

告诉君影,回到花朵中,牛小田握着小小的桃木剑,来到了院子里。

白狐也现出原形,就蹲在门口台阶上,很紧张的样子。

运转真武之力,牛小田将桃木剑抛了出去。

唰!

院内的单腿男鬼,骤然消失,一丝痕迹都没留下。

桃木剑,居然就直立在地面上,剑头朝天。

“哈哈,成功了!”

白狐一阵大笑,继而报喜,“老大,我已经感知不到这只鬼,他的远行疗伤计划,应该实现了。”

念动送仙咒,小小的桃木剑立刻倒下,标志着法阵失效。

牛小田开心地捡起桃木剑,揣进兜,抱着白狐回到屋里,一颗心彻底放了下来。

恒灵胆敢过来找茬,那就不客气,用法阵转移走,管它流落何方。

只要距离足够远,幕后者会失去对它的控制,恒灵便很难再找回来。

到底出了状况!

大灵二灵回来了,唯独不见三灵,两个鬼丫鬟,都是悲戚戚的样子。

白狐连忙询问,这才得知,三灵突然消失了。

“三灵肯定误闯入百米范围内,被移送走了。”

牛小田也有点小郁闷,起身从养鬼罐里,拿出三灵的魂牌,上面的名字已经看不清了。

失去联系,三灵大概率不会再回来了。

“唉,朝夕相处,真有点舍不得。”白狐很烦,也是无能无力,不知道去向,想找也找不到。

“再养一只不就得了。”

“那能一样吗?它们三个是愿意留下来的,喂养得特别好,灵性十足,屋子总能打扫的干干净净,偶尔还能聊聊天。”白狐带着伤感。

“白飞,想开些吧,谁也不愿意出现这种状况,好在你还有两个丫鬟。何况,三灵也等于恢复了自由。”牛小田劝说。

“真那样还好,就怕她傻乎乎的又被人利用,还不如在这里。”

“嘿嘿,什么时候变成热心肠了?”

“老大,培养不易啊,我不想重新来过。”白狐抓狂,最后还得面对现实,“好吧,我去劝劝大灵二灵。”

一道白色虚影,飘入养仙楼中,白狐将与两只鬼丫鬟促膝长谈。

三天过去了!

兴旺村的妇女们重新回到工作岗位,加工厂又是一派热闹场面。

安悦组织召开管理层会议,正式宣布,季常军接替她的职务,成为常务副厂长,全面接管加工厂的管理工作,还出示了牛厂长亲笔写下

梦到自己身处灵异事件:

的委任书。

刘会计和张翠花表示无异议!

季常军激动万分,却不免推让,说了些何德何能的废话。

安悦表示,这是牛厂长的信任,她本人另有任职,不再参与加工厂的管理。

希望在座的诸位,心往一处使,拧成一股绳,共同打造加工厂和兴旺村更美好的明天。

季常军将胸脯拍的山响,泪汪汪的发誓,一定以身作则,身先士卒,不负众望,在岗位上发光发热,让加工厂的业绩再创辉煌!

散会之后,家中的牛小田,便接到了季常军的电话。

“哟!季厂长。”牛小田拉着长音。

“小田,不,牛厂长,非常感谢信任,俺知道,没有你的推荐,俺没有今天!请放心,俺只要有一口气,一定把加工厂管理好,绝不会掉链子。”季常军激动到声音哽咽。

“呵呵,我相信你。”牛小田笑道,又忽悠道:“以前觉得你瞎吹牛,现在看,你上辈子可能真就是个大将军呢。”

“小田就是大元帅,末将愿意听从调遣!鞍前马后,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两人相互吹嘘一阵子,牛小田还是郑重道:“加工厂有啥异常情况,要跟安主任及时沟通,她还代表着村委会。”

“俺懂!”

喜欢乡村小术士请大家收藏:

安悦没精打采,像是看到了世界末日。

“悦悦,又是咋了?”牛小田笑问。

“我想换个星球生活!”安悦带着哭腔。

“嘿嘿,投资是好事啊,瞧你如临大敌似的。”

“不是啊,可恶的黄平野,我失业了!”

“他把你的村主任给撤了?当然不行,我必须找他。”牛小田说着,气势汹汹地抓起手机。

安悦连忙压住牛小田的手,嗔道:“什么脑子啊,是加工厂那边,崔兴富来电话了。希望我能主动辞职,给补六个月的工资。”

“嘿嘿,吓我一跳,多大点事儿。”牛小田笑着躺下来。

“没心没肺的臭小子,一个月六千多,能不心疼吗?”

“你应该高兴,如果放在年前,八万的奖金

梦到自己身处灵异事件:

就得不到了。”牛小田满不在乎,随手点起一支烟。

安悦更郁闷了,明年就没年终奖了!

也拿了一支点上,安悦叹息不断,“刚干出点成绩,就让人家端了,还得我主动辞职,这算什么啊!”

“悦悦,想开些,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黄平野想让你挑起更大的一摊。四美的工资他都能照发,还差你这点?管保赚得更多!加工厂在他眼里,真不值一提。”

“吃饭时,我都没好意思说,他怎么不找你?”

“嘿嘿,你觉得我行吗?”牛小田坏笑,晃着脚丫。

安悦扶额长叹,她有种十分强烈的预感,还是逃不掉给这小子当管家婆的命运。

上辈子没积德,欠他的不少啊!

在牛小田的劝说下,安悦接受了现状,不接受也不行。

崔兴富提出,从管理层提一位常务副厂长,言外之意,依然要保留牛小田甩手厂长的职务。

林大海最合适!

指望不上!

牛小田认为,首选季常军,本来就是他管理的工作最多。

至于刘会计和张翠花,完全不用理,有意见憋在肚子里,不想干就回家。

安悦对此很认可,季常军的工作能力,有目共睹,加工厂能够平稳发展,也有他不小的功劳。

“小田,黄平野的大项目,我还是没有捋顺!”

“嘿嘿,少打麻将,多琢磨,书房适合你。”牛小田笑道。

“按理说,是好事,但我很怀疑自己的能力。”安悦说出实话,谁不想干一番大事业,但一旦面对,就有点发怵。

“悦悦,冷静下来。你想啊,这么大的项目,黄平野也不会全压你一人肩头上,一定会派来很多人。”

“为什么不压你?”

听听,话题又绕回来了,白劝了。

所以说,哪条路走得轻松,当甩手掌柜就得落埋怨。

牛小田继续耐心开导:“悦悦,你得这么想,责任在你,将来的成绩荣耀也都归你。咱俩这交情,我还能坐视不管?”

也是,少不了跟老百姓打交道,牛小田可以冲锋在先。

“好吧!”

安悦起身,想要回自己房间,半路还是去了书房,需要安静思考。

牛小田也没睡觉,立刻忙了起来。

先不管黄平野的项目,危机当前,处理恒灵更重要。

找了一个现成的桃木剑,处理成一寸长,小小一枚。

拿出放大镜,牛小田全神贯注,使用破体锥,在上面刻下了送仙符。

然后就是制作符水,将桃木剑放进去先浸泡。

忙完这些,牛小田又开始研究那八张图案不同的移灵符,有的复杂,有的简单,显著特征,上面有着对应八方的八卦图形。

有些图形,前所未见,彼此交错,却能分出层次,非常玄妙!

找来白纸,牛小田练习绘制,不觉得枯燥,反而乐在其中,自觉画符水平,又提高了一截。

牛大师,就是个干术士的材料!

经商这种小事,就交给安悦吧!

安悦没参加麻将局,躲进书房成一统,快要咬烂了笔杆,熬红了眼睛,到底写了厚厚一沓纸。

有些不懂的地方,倒是可以就近参考书柜中的商战书籍。

书房像是给自己预备的。

但等安悦将笔放下那瞬间,突然又明白过来,这是牛小田的书房啊!

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职务,女秘书,牛小田的,顿时又接近了崩溃的边缘。

天一黑,白狐便屁颠颠带着三个鬼丫鬟出去了!

干啥?

到附近去抓鬼,商议加威胁,逼迫它们过来,配合牛老大构建法阵。

牛小田也将部分驱鬼符撤下来,并且吩咐家中的女人们,上茅房打梦到自己身处灵异事件着手电,不要开门灯。

大家不知道发生什么,但老大的令,照办就是了!

“院子里好冷啊!”

林英缩着膀子跑回来,不停搓着手,冻得抓不起麻将,只能将牌桌的位置让给了尚奇秀。

“俺刚才出去一趟,不只是冷,还感觉阴森森的。”冬月道。

“不会是有鬼吧?”尚奇秀瞪圆了眼睛,随手打出一个白板。

“怕个头,鬼见了老大都怕。哈哈,单吊白板,你点炮了,快点给钱。”春风大笑着推倒了牌。

没错!

真有鬼!

此刻,牛家大院里,至少聚集着三十个鬼魂,还在持续增加中。

法术中的百鬼,只是个概念数字,但至少一百个以上。

此刻,牛老大正跷着脚躺在床上,让君影感应着外面的鬼魂数量,取出一张白纸,画正字统计着数字。

鬼魂并不老实,经常换位置,君影也忙得够呛,百以内的数字也不是那么好数,一遍遍重新报。

附近没有这么多鬼,白狐冒着危险,将青云镇附近都转了个遍,找到鬼魂便撵过来,又吩咐鬼丫鬟在大院附近看紧了。

谁敢擅自离开,那就狠狠收拾!

晚上十点多,牛小田戴上那副眼镜,去了趟茅房。

恐怖啊恐怖!

院子里全部都是鬼影,一个挨一个,密密麻麻,让人头皮也一阵发麻。

茅房里也有,都是女鬼,它们倒是不嫌臭,把两个蹲坑都占了,卧槽,还假装在出恭。

牛小田只能把她们轰到一边,就在鬼魂的注视下,排空了身体。

挺别扭的。

当然,这也是鬼魂们确信,这位大术士不会伤害它们,也不敢跑,否则,早都不知道飘哪儿去了。

半夜时分!

牛家大院被鬼气笼罩,统计结果,一百二十个鬼。

白狐回来了,兴奋道:“老大,累死狐狐了,总算凑够数了,还不包括鬼丫鬟们。”

“干点啥也不易!”

牛小田取出九窍的小木人,放在桌子上,将窗口打开一条缝隙。

在白狐的召唤下,鬼魂们鱼贯而入,挨个在小木人上碰触下,留下阴气后,便又出去了。

完成任务的鬼魂,随即被放走,离开牛家大院,给它们自由。

虚影不断掠过,牛小田眼睛都看花了,到底还是将查数的任务,交给了君影,保证一百个以上。

喜欢乡村小术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