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仙为什么不能上班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一黑一白两个姑娘出现在韩谦的左右,两人手里端着香槟,韩谦低着头小声解释楼上几个人的身份,温暖听后没什么太大的反应,燕青青责轻声道。

“我看到那个李秘书长和蔡青湖亲昵的样子了,她要不好好玩非要喊家长,那就没意思了啊!”

话出,温暖瞥了一眼燕青青,轻声道。

“就好像你没叫家长一样,现在唯独没有叫家长的是我!谦哥哥你去玩吧,别太放在心上,咱们脚歪不怕鞋子正!”

韩谦还真不得不去离开角落了,滨县的几个暴发户来了,在韩谦走上前热络的时候,吴青丝出现在了韩谦的身边,滨县的几个人是在高尔夫球场见过的,吴青丝更了解一些。

当红花旦扮演助理,无形中让韩谦的身份变得更加神秘了。

交谈热络,不聊生意。

韩谦左右寻找着林纵横这王八蛋,问过了苏亮之后才知道这家伙根本没来,苏亮轻声道。

“刚才和洛家大小姐聊天的时候,这位大小姐放话,今天林纵横敢来,她就让人打断他的腿,言语中怨气很重,不像是在开玩笑。”

韩谦瞥了一眼远处的洛神,撇嘴道。

“她倒是不敢在这里动手,但出了门就不一定了,你不趁机搞一个副业?”

苏亮摇了摇头,低声道。

“小杨佳一直盯着我呢,大概是燕总的意思,我这人也没什么出息,你在前面忙,我在后面给你打扫战场就够了,就我现在这样儿,我老丈人的门槛都快要被踏平了,今天李梨的几个表姐表妹还打电话问能不能来凑个热闹,见见世面呢,我没答应。”

韩谦皱眉苦笑,刚要开口,两个韩谦叫不出名字的人端着酒杯过来打招呼。

“韩大少,苏小哥。”

韩谦回以笑脸,苏亮转身让侍者送酒的时候轻声介绍两人的身份,海上花酒店的东家于出道仙为什么不能上班正,滨县旅游局的副局张震,话落接过酒杯递给韩谦,苏亮对着两人笑道。

“于老板!张局长~”

四人碰了一下酒杯,张震轻声笑道。

“韩大少,这次咱们滨县和滨海的旅游业共同开发可是一件不小的事情,听说龙回首的设计开发都是韩大少和苏小哥的策划,这次能带动滨县旅游业,我代表滨县市民敬两位一杯。”

说是一杯不过是抿了一小口而已,放下酒杯苏亮笑道。

“张局言重了,我们也是听从衙门口儿领导的安排,虽说滨县有要分割滨海的意思,可滨县与滨海毕竟是一家人,不分你我,这一次能为衙门口儿分担,也是我们的职责。”

话落苏亮看向于正,笑道。

“倒是听说于老板要捡了一个大便宜哦。”

于正笑道。

“为领导们分忧,衙门口儿的领导们给我下了命令,只能留两套高级套房,要把最低的价格压到三百以内啊!我这也是有苦说不出,为了咱们的旅游业,别说三百以内,就是两百我也不得压?倒是听说龙回首要建造两座酒店,韩少!亮哥儿!你们可不能太偏心啊。”

苏亮听后笑道。

“引流!绝对引流,于老板你别说我们谦儿偏心,吴思琯不是弄了一些路灯和花坛的广告位,有时间咱们坐下来聊聊?都是一家人,虽然不能做主,但我能保证是让你们海上花先挑!”

“亮哥儿可不能逗我这个老爷子!”

“思琯在这儿呢,走走走,咱们过去聊聊,这丫头怎么也得给我两分面子是不是?”

苏亮在晚会游刃有余,把手里的酒杯递给韩谦,随后带着两人去找吴思琯了,有钱大家赚,苏亮走后,韩谦孤零零的站在原地发呆。

这时候吴青丝和魏玖跑到了舞台,宣布生日晚宴开始,灯光一阵灰暗,随着音乐的响起,虞诗词在众女的陪伴下走了出来,精致的公主打扮让她成为了今晚的主角。

韩谦双手端着酒杯看着落落大方的虞诗词,心里呢喃。

蛋糕呢?

大厅中的众人对着舞台上的几个姑娘品头论足,在他们口中出现最多的名字几个是···

荣耀的杨岚杨部长。

畅荣集团副董虞诗词。

以及那个名不经传的童校长。

还有那个叫做吴洋的女人。

不是她们太过于惊艳碾压了其他姑娘,而是因为这几个女人和韩谦没多大的关系,当然最多的还是杨岚。

“谦儿哥!我喜欢这个杨岚!”

韩谦转头看着身边的两个家伙,皱起眉头。

“你俩要脸不?”

柳笙舞捏着下巴点了点头,洛赋皱眉道。

“是柳笙舞说的,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倒是挺喜欢那个杨佳的,时代姐妹花,貌美传天下!有那股味了。”

韩谦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

“我告你姐去。”

这两个二世祖突然出现没有让韩谦意外,但也不在预料之中,洛赋拉着韩谦的胳膊,小声道。

“玩玩你就扬沙子,我和小舞担心你这儿寒酸了,过来帮你撑撑场子,看样子我俩有些多余了啊!有大妞没?给我俩介绍几个,我们去吃宵夜。”

“我去找关军彪给你在洗头房找几个?”

“你敢给我找,我就敢告诉我姐。”

“滚蛋!没工夫哄你这俩孩子玩。”

说话间,台子上开始分蛋糕了,看着温暖眨着满是水雾的大眼睛,韩谦有点好奇虞诗词许了什么愿了,如愿以偿的吃到了蛋糕,到嘴里也没什么特殊的味道。

随后一盘完整的蛋糕被虞诗词送到了韩谦手里,温暖指了指楼上,韩谦叹气道。

“你们俩自己玩吧,我上楼去见几个贵客!你俩捣乱我就让柳笙歌和洛神把你们俩领回去。”

柳笙舞拍了拍胸膛,正色道。

“放心,安安没来!”

如果柳笙舞不提这个人,韩谦都快要忘了。

韩谦走后,洛赋搂着柳笙舞的肩膀淡淡道。

“你说林纵横这会在家是不是快要气死了?我个人建议,我装傻子,你装二世祖,咱们俩去恶心恶心他?”

柳笙舞转头看了一眼洛赋,皱眉道。

“我没带保镖。”

“我带了十个,五个是国外的退伍的特种兵,不说能打,但绝对抗揍。”

“走着?”

话出,洛赋对着韩谦的背影挥手大喊。

“姐夫啊!我们俩去玩了啊!”

上楼的韩谦差点趴在楼梯上,转头怒视洛赋。

“滚犊子!”

今晚的韩谦注定成为主角,滨海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过来了,省衙门口儿的大佬来参加晚会,京城的两位小少爷来暖场,两位当红明星做主持。

一年零三个月。

一个没人知道姓名的市井刁民摇身一变成为了滨海市最璀璨的那一颗明星。

超过了当年的小金龙。

俘虏了如今的小凤凰。

出道仙为什么不能上班 免费全文

金鹤看着韩谦上楼,捂着额头无力道。

“我现在有种感觉,感觉我家那小白眼儿狼配不上我这儿子了,钱玲你快安慰我一下。”

钱玲手里捏着一个鸭头,含糊道。

“小谦的成长的确太快了,快的让我们有时候都看不清他的动作,整个滨海,甚至说省里算下来,无论老少,他的成长是最快的那一个,他才二十六岁啊!”

李金鹤叹了口气。

“哎!虽然说这小兔崽子的成功有一半是依靠冯伦,以前和温暖结婚的时候也没看到他有这个能耐啊,那时候每天和我聊的就是洗衣做饭家务活,老温你是不是知道一些?”

低头填肚子的温孰抬起头看了媳妇儿一眼,随后点了点头。

“知道一点,也不知道这么多,小谦儿的性格其实还是很单纯的,他这辈子啊!我估计是没多大的出息,不贪财不好色就少了一些努力的欲望,等他把身边姑娘们的事业都打理好了,我估计啊!以后都不会抛头露面了,可惜了。”

钱玲点了点头。

“所以我想把我手里的股份转移给小谦,别说时间长短,我对小谦有绝对的信任,以后我不在了,他也能照顾婉婉这个妹妹。”

“钱玲你能不能别给我儿子增加压力?他累了就休息呗,你看看他这四百多天的日子过的,刀尖上舔血,都看见他成功了,谁看见他成功背后的辛酸和痛苦了?这些都不是我关心的,我关心的是··不行,我太生气了,你们聊着,我去打闺女。”

话落李金鹤气势汹汹的走向温暖,小温暖看着老妈面色不善的往她这边走,把手里的蛋糕递给童谣,随后转身就往二楼跑。

什么面子不面子的,我温暖在乎过这玩意?

不挨揍才是王道!

刚跑上二楼,温暖和蔡青湖撞了个满怀,蔡青湖看着胸口的蛋糕,随后咬牙看着莽莽撞撞的姑娘。

“温!暖!你有病啊!”

“喊什么喊!我给你擦擦,姨?清湖你不比我大哎。”

“温暖!我和你拼了。”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门口出现了几个人。

年龄四五十岁左右,有男有女,关军彪坐在地上颤抖着拨通了涂骁的号码,随后没过多久,在二楼雅间的几位长辈全部跑了出来,一路小跑的赶到了酒店的门口。

牛国栋伸出双手。

“孙副,秦厅,李秘书长!”

这三位是滨海市所属省衙门口儿的大佬,手里握着实打实权利的大佬。

高官,省公安厅的厅长以及这位省秘书长。

他们能出现在这里是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至于涂骁则是连上前说话的资格都没有,韩谦看着门口的人也愣住了,蔡青湖突然出现,轻声道。

“孙正民,咱们的高官,具体是谁请过来的我不知道。秦耀祖,省公安厅的一把手,我知道他今天会过来,目的是为了冯伦和崔礼,找的是你,那个李秘书长算是我的长辈,我要叫一声姨,应该是程锦喊过来找谈咱们俩事情的,至于身后的那两位是我的同事!”

韩谦低声道。

“姨?只叫姨?”

“对!不带姓氏的姨,我在省里这么嘚瑟都是她在照顾我,另外我听说就是她在处理我爷给我留下遗产的事情,你自求多福,我得过去了。”

“我··我不想去啊!我这不是孙猴子碰见了菩提祖师了么?一个手指头就能碾死我。”

“相公你想多了。”

“碾不死?”

“吹口气儿你就没了,别说你!我也紧张。”

说今晚这三个人和蔡青湖没关系韩谦绝对不信,蔡青湖要是没点关系她能和牛国栋对着干?她爷爷已经死了很久了,这个钱还源源不断的往卡里转,你说蔡青湖没有背景?

她是钦点的蔡娘子啊!

蔡青湖刚走,韩谦的身后传来一阵奸笑,韩谦头也不转的低头怒骂。

“赵汉卿,你他妈是不是小心眼?”

“谁让你我在爷面前说我来的,先说好!人是我送过来的,但不是我请的,省里早就开始关注你了,孙高官的桌子上是你的所有事情,秦耀祖这家伙则是单纯的对你感兴趣儿,哦!我爷和他聊过你,他算我爷的半个学生。”

“说!你爷的目的是啥?”

“让我找你取经怎么多找几个媳妇。”

“我去你妈的!你别走,明天找个地方咱俩练练。”

“你先度过今晚这一关吧。”

这一次韩谦真的紧张了,市衙门口儿有丈母娘,钱玲他们帮忙撑腰,韩谦还真不太担心什么,可这省里除了蔡青湖,就连李金翰可能都插不上手。

韩谦的脸上已经出现了汗水,这时候童谣突然出现递给韩谦一块手帕,柔声道。

“你要坐牢了,我天天去看你。”

韩谦转头怒视童谣。

“滚蛋!”

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一路小跑的走到几位大佬身前,谦卑道。

“几位菩提祖··不是··几位大佬···也不是,程老爷子,我应该叫啥啊?”

韩谦真的有点慌张,急的不知道应该叫啥?

她的举动引起了秦耀祖的皱眉,也让李秘书长笑出了声音,秦耀祖指着韩谦看着程锦,皱眉道。

“就这么个玩意把冯伦和勾大炮逼迫的乖乖听话?”

程锦笑着点了点头。

“还真就是这么个玩意把滨海闹的乱成了一团,但是!你别看他这样,他也就在长辈面前没个出息,中秋晚会那个案子抓到的六个人都是他弄进局子的,死了的那个和他和有关系,上楼聊!”

话音落,李秘书长拉着蔡青湖的手笑道。

“我看着倒是听不错的,有

出道仙为什么不能上班 免费全文

种见了公婆的紧张劲儿,对什么生日晚宴我没兴趣儿,上楼聊聊和你清湖的事情吧。”

韩谦点头哈腰的带路。

一楼的一众人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滨海一个小小副董的生日宴竟然惊动了省里的几位大佬?这韩谦到底他妈的有什么能耐?

走上楼梯的时候,李秘书长突然开口。

“哪个是温暖?哪个是燕青青?”

蔡青湖刚要开口,李秘书长皱眉道。

“我没问你,韩谦你说!”

韩谦挠头指了指远处和人聊天的温暖和燕青青,李秘书长瞄了一眼,皱眉道。

“相貌倒是不错,白色裙子的是温暖?滨海市的小凤凰?气场倒是够冷,眉宇间少了几分英气,不好!”

韩谦心里嘀咕一句挺好的,随后李秘书长再道。

“黑色衣服的小姑娘看着倒是想一个狠岔子,可这个头···稍微矮了点,也就那么回事儿吧,我倒是看着那个披着西装的小姑娘不错,柔柔弱弱的。”

季大妈!

现在好像没有一个人说季大妈有任何不好的!

“哎!”

韩谦无力的叹了口气,刚到二楼,孙高官开口了。

“行了!你先下去忙吧,等你忙完了之后咱们在好好聊聊,李金海呢?让他快点过来,还有那个罗善德,这次来滨海主要的几个事情我说一下,第一!有人荐举了程锦,第二!李金海的职位,第三是罗善德的事情,最后就是韩谦的事情,程锦你让人准备点吃的,开了一天的会连忙过来,一天滴水未进了。”

话音落,韩谦转头对着一楼怒吼。

“叶芝!叶小姐!”

又开始叫魂了,叶芝不得不放弃一楼的滨河,穿着高跟鞋一路小跑的来到了楼梯下面,随后韩谦告诉她准备一下家常饭,叔叔阿姨们有些饿了。

话出,秦耀祖皱眉道。

“别套近乎。”

韩谦迷茫的点了点头,随后对着叶芝道。

“给这位警察叔叔倒点热水就行,他不饿。”

话音落,秦耀祖一脚踹向韩谦的屁股,韩谦拍了拍屁股跑下楼,秦耀祖皱眉道。

“程锦,牛国栋,你们俩别骗我,就这么个玩意?”

程锦和牛国栋对视一眼点了点头,齐声道。

“还真就是这么个玩意。”

话落程锦继续道。

“就这么个玩意在中秋惨案那个晚上用他自己一个人换了所有人质的安全,重伤了大牛,让蛤蟆自首,审了一个吸毒的罪犯,他自己抓到了两个送去了市局,做诱饵在八区抓到了两个,挺可怜的孩子,你们别欺负了他啊!那满身的伤我看了都心疼。”

秦耀祖皱了皱眉头,这时候孙秘书长开口道。

“就是他用枪顶着勾大炮的脑门,并且威胁勾大炮敢动清湖就杀了他?我听说在天鹅湖打断了勾大炮的一根脚趾,并且给自己一枪说是崔礼打的?”

程锦摇了摇头。

“具体是怎么受伤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勾大炮还真就死在了他的身边,这对清湖来说也算是解决了一个隐藏的麻烦,我挺喜欢韩谦这孩子的,孙高官你可以随时调查我,别说我没贪污,去年烟瘾犯了花了二十五块钱公款买了盒烟,判几年?”

孙正民皱眉道。

“你就不能有点正经的?二十五块的烟,你降降价格。”

“不降!抽别的咳嗽。”

几位衙门口儿的大佬进入了雅间休息,没过多久雅间的门被敲响,两个特殊的服务员送来了饭菜,孙正民不认识,秦耀祖则是感觉这两人有些眼熟,孙秘书长则是认识这两个家伙。

“魏玖?青丝你们两个落魄来做服务员了?”

两个当红的明星她怎么能不认识,而且青丝和清湖是关系很好的姐妹,吴青丝娇憨笑道。

“给您准备晚饭还是晚辈来做比较好,至于魏玖···他和韩谦是朋友。”

“不!我们是好哥们!几位有什么随时喊我,我叫魏玖,魏玖的魏玖,魏玖的玖。”

[标签:p出道仙为什么不能上班标签]秦耀祖一声滚蛋,魏玖放下盘子转身就跑。

一楼,因为几位大佬的到来,晚宴延迟了,因为韩谦被人抓走了,李金鹤等长辈把韩谦堵在角落,丈母娘皱眉道。

“省里来人我不意外,这几位怎么过来了?”

韩谦举着双手投降,哀声道

“妈~~我真不知道,我就知道孙秘书长是为了清湖来的,但是我一点消息都没收到,昨晚做出的决定,今天人过来了,你说我··我也没能耐把他们请过来啊!”

涂骁站在一旁小声道。

“那个秦耀祖我看了都有点害怕,我就进过一次监狱,就是被他抓紧去的,那时候他还是滨海市的局长呢。”

韩谦皱眉道、

“你怕个锤子啊!你也没犯法!要不我给他们撵走?”

话出,三四个巴掌落在他的后脑勺,韩谦被打懵了,李金鹤瞪了韩谦一眼。

“你自己小心点儿!”

“妈妈妈妈吗,你放心!我绝对小心。”

几个长辈刚走,刘光明等人就凑了过来,刘光明小声道。

“老罗不能被抓进去吧?四个人热闹,三个人就没意思了啊!”

韩谦无力叹气。

“我不知道,内个····我找人问问啊!叶芝!叶小姐!”

怒吼过后,叶芝没来,洛神倒是过来了,走上前对着韩谦的肚子就是一拳,怒道。

“你在省里这么大的势力,你一直逗我玩呢?”

韩谦捂着肚子怒道。

“我他妈要是认识省里这几位大佬,我今晚和你上床都不举!我现在脑子也很乱!”

洛神歪头道。

“真不认识?”

“真不认识,你们别堵着我行不?这么多人我呢!我去照顾一下,然后我上楼去挨骂,晚宴结束后我给你们解释。”

众人散去,当看到温暖和燕青青走过来的时候,韩谦转身对着护墙板就是一记头槌。

“别问了,别问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