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梅文 ,MomoYurino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夏茉莉

文字/风铃wp

我家阳台上种了三盆茉莉花,客厅阳台上两盆,卧室窗台上一盆。最近一直在开花。我从风的清香中意识到它正在盛开。

我多么喜欢这朵小小的白色茉莉花。就像那个体贴温柔的女人。当我累的时候,我打开窗户,伸个懒腰。我总是看着窗台上的植物,看着窗外的高楼。然而夏天的凉风,伴随着柔和的茉莉花香,吹进我的鼻子,让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只想珍惜这份心中的清新芬芳。

闻到茉莉花香就忍不住笑了。我心想,茉莉,茉莉,我知道你在开花。于是,我走近茉莉花盆,小心翼翼地端上它的花、叶、枝。我发现茉莉的枝干纤细结实;它的叶子是鲜绿色的;它的花是纯白的;因为它是白色的,所以尝起来又香又甜。

上帝的创造,很有趣。只要有生命,就能温暖地绽放自己的美丽。如果你的色彩素雅,会给你一种强烈的味道,让别人发现你的存在,发现你的美好。

夏日快乐

文本/鲁青母版

闷热的夏天,我期待着一场大雨的到来,它带来了徐徐的微风和凉爽。下午,天空布满了乌云。突然,雷雨来了,冲出了一个新世界。

炎热的夏天,我没有感到烦闷,反复过着平淡的生活。这时我才真正明白了“自然淡定淡然”的意思。如果说白了,我的心灵会平静,我的内心世界会清澈明亮,我会活得更快乐,做自己喜欢的事。

早晨,面对着初升的太阳,伴随着花香,我在小院子里打太极拳,练太极剑,舒展筋骨。然后,这个时候我喜欢伏案写作。此时头脑清醒,思想开放,思维敏捷,铺纸,写诗,写散文,畅游在遐想的奇妙时空里,用文字描绘美景和中国梦,有着特殊的情趣。中午泼墨,练字,写对联,沉迷墨香。满意了就开心了,呷着香茶,心里陶醉了。累了,呷一口茶,在院子里散步,舒展放松,伺候花草;看着月季花的嫣红,听着蝉鸣,享受闲暇,享受音乐。

我每天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晚上在林中小径散步。夏天的余晖好诱人;夏日的夕阳如此灿烂。树林里,微风吹来,我觉得格外的爽朗。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空气宜人。走在柔软的土路上,走在绿草中,回归自然,回归最初的田园生活。情侣开心,小鸟在唱,绵羊在咩咩,溪流在潺潺,自由自在的行走,置身于这个自然的世界,偶尔还会喊几声,释放这一刻所有的烦恼和压力,心情无比轻松。

夜幕降临,我喜欢和人们一起乘凉。小区里的广场此刻最热闹。男,女;老人,很少有人,在悠扬的音乐中加入了广场舞队。霓虹灯下,人们谈笑风生,手舞足蹈,手舞足蹈,汗流浃背,但心情特别愉悦。

出去玩是我最开心的事情,不需要远行。在农村采摘青菜,在果园采摘芳香的水果,在花坛采摘,穿梭在果林中,在田野里挖掘野菜,感受田园生活真的很享受。

夏天,幸福就在身边,微风在我怀里,香气飘来飘去。

夏天很长

正文/陈顺芳

季节变化从来都不是明确的。汗渍斑斑的夏天明明已经到了,却一直在等一场湿漉漉的梅雨。

但毕竟是夏天。刚下完势不可挡的雨,太阳高挂了一会儿。所谓六一,就是变脸。

只是因为下雨和安静空旷的街道,突然多了几个美丽的身影。他们的出现,立刻把这个夏天,点缀得生动而耀眼。

他们的衣角,随着雨后的凉风,飞扬着,翩翩起舞,就像他们欢快的身影,就像这美丽的夏日心情。

有一次郁闷的时候发了这么一条微博:“把自己打扮得更妖娆一点,让自己的情绪越来越高一点。”我想要的是这种轻盈无比的心情。这种心情,似乎在夏天更容易呈现。

一天工作下来,我卸下重甲,回到自己的家港。这时,一张长长的茶几,两个小凳子——被端出来吃饭,就在门前的巷子里安顿好了。有风吹过小巷,吹着皮肤,飘扬着头发,点亮了身心:我也很惊讶,为什么用了这么多年才体会到这个夏天的意义和今天博大精深的清凉文化?

老公感慨道:我小时候就在这巷子里。我带着小明,小明躺在木巢里哭。我坐在他旁边的小板凳上,摇着他哭。

小明是他大哥家的儿子,只比他老公小六岁。在这个夏夜,老公拾起了童年的回忆。

此刻,我最生动的记忆与一块长长的木板有关。童年的夏天,每天晚上,父亲都会用那块长长的木板帮忙在另一块门板上搭一张床,我们姐弟俩会并排躺着乘凉。“当时小钢子家决定用这块木板跟我们换2斤大米。他家真的开不了锅。”我妈经常给我们讲这个木板的来历。“我们家好一点。”所以,我经常躺在那块板上,陷入沉思。我经常想象那时候会有多饿。

蝉不知道躲在哪里。它一直在不知疲倦地呼唤“蝉,蝉”,从早到晚,从我们的童年开始,它就一直在不停地呼唤,直到今天。

夏天很长。这样的黄昏是如此的闲散,以至于人们忘记了时间。又是一阵微风吹来——。夏风可以让我们感受到,感动我们,心满意足。

夏天我受伤了,所以我必须起航去实现我的梦想

文字/蜗牛贝贝

沉默了好几天,不知道该怎么办,脑子一片混乱,说不出自己的想法,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怎么写,怎么说,或者是太久没写东西了,所以手生下来,但总觉得不写,心里会更乱。以前觉得怎么写东西,一定要写好,写规范。然而,这些天来,

其实这个地方真的可以成为我自己的一个精神港湾。我不需要在意别人的眼光。我不需要表达我的想法和治愈自己。我不需要在乎被人看见。其实大家都一样。谁还没懦弱,就放纵自己一次。毕竟太多的气度会让我抑郁。不是每个人都能很好的承受重量,只会让自己越来越累。

这几天因为一些事情感到愤怒,难过,难过,压力大。我该怎么办?我什么都写不出来,但我喜欢写几句,总是一事无成。看别人这样那样的成功,我在看自己,是不是走错了路,找错了方向,前方是什么。不知道,听不见,看不见,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会。我的两把刷子还是清晰的。

就是不想听天由命,不想过早放弃青春,就像他们一样,做个米虫,以后在家做全职太太。似乎这种米虫夫人仍然是我们这里人民最大的骄傲。一出门就能听到谁的孩子嫁给了有钱有钱的老公,而不是更优秀更优秀的老公。

优秀的老公似乎是个贬义词,因为证明没有家人可以依靠是一种耻辱,我会被邻居亲戚看不起。可惜我中枪成功。虽然我没有钱,被人看不起,但我还是相信他是个潜力股,就是起点比别人低很多,但是后来呢?总有翻身的机会。太阳总是在风暴之后吗?先苦后甜也不错。

毕竟我不是一个优秀的富家子弟。我的父母是诚实的人。没有什么是幸福。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真不知道能不能考出来赚钱。别人在乎什么我都不在乎。

对我来说,我的梦想仍然是最有价值的,没有什么可以与之相比,我也从来没有过别的愿望,但我的愿望是有一天我的文章可以发表,但我等了二十多年,仍然没有希望,没有渊博的知识和眼界,还有什么可以抗衡的。

这个夏天注定又要失败了。努力,努力,因为没有办法。唉,微博当树洞,想说什么就写什么,省得自己心里郁闷。

我想把博客名字改成蜗牛贝贝,因为蜗牛宝宝爬的比较慢,跟自己一样,总是走的比别人慢,跟不上别人的脚步。孔雀太耀眼不适合自己,他也不是孔雀。至于安然,他不想成为安然,但是他太安逸了,想冲向自己。

加油,小蜗牛以后还是他自己。

奇怪的夏日

文/关山狼刘杰

雷雨是奇异夏天的表现。

我老家的人叫雷暴“over ain”,因为夏季雷暴发生快,消失快,一会儿就过去了,所以我们叫它over ain,还是很生动的。

炎热的太阳烤焦了灌浆的小麦,饱满的麦穗诱惑着贪吃的洋娃娃。麻雀也趁机钻空,大肆吞食香喷喷的五谷杂粮。恍惚中传来沉闷的雷声,不知不觉,半个天空被乌云占据。突然,一声巨响。还没等人回过神来,一场滂沱大雨从天而降,整个天地一片雪白。人心紧绷,快要跳出嗓子眼了。——暴雨中下起了蚕豆和鹌鹑蛋的冰雹!小娃娃们第一次看到冰雹时很好奇。他们跑到院子里捡冰雹玩,但头上挨了几下冰雹后,他们捂着头,惊恐地跑回屋里。看着雨里越来越密的冰雹,人们忙着什么也不做,咒骂着,祈祷着,老太太把擀面杖和菜刀扔进院子里,念叨着只有她自己能懂的咒语。最后,人们迫不及待地跑出房子,跑到田野里去看冰雹肆虐的结果。看着凌乱的麦田,撕碎的玉米叶子,散落的蔬菜,农民们打着头打着脚,甚至嚎啕大哭——。一年的努力和希望突然化为乌有。谁能不心疼,不想被人打破?夏天的雷雨已经成为农民无法驱散的阴霾。

夏天的雷雨是个疯子。他说有病,就是有病。天气经常晴朗无云。他说变脸就变脸。刹那间,遮天蔽日的是乌云,雷声震天,大风跟上了他。一个光明的世界,转眼间变成了另一个样子:大雨如注,世界迷迷糊糊,一片白茫茫。但在一个边界的另一边,植被依然明亮,阳光灿烂,天气也很美,你不禁会惊叹于大自然的神奇。

六月,大地最美,明亮的杏麦化为农民脸上的喜悦,田里的玉米柔弱,亚麻绽出紫色的笑靥,土豆盛开成优雅的花海,黄豆白色花瓣里的黑芯就像调皮的眼睛,刺探着六月的美丽。这时候庄稼和农民最怕的就是突如其来的雷雨!

我们小的时候,每个村子都有防雹点,配备专门人员,用土炮和外国炮弹打散雨云,减少灾害。只是我们以前叫防雹“raised”。我家乡的防雹点位于北山黑鹰沟凉茂的一个山嘴,后来叫“枪屋梁”。所谓枪屋,就是一个“”-竹茅草做成的棚子,大概三米左右的深度。早先雨里用了两个土炮,一大一小,生铁做的。口径约五六厘米,外有五门土炮,外有铁环。他们的父母也叫他们“ General ”,原因不明。淋雨过的枪手是村里最强的两个男生,一个是二楞,一个是老丁,都能把牛撞倒。他们不仅强壮,而且手脚也很好。每年夏天,他们都被生产队长派去冒雨作战。因为有人负责下雨,但他们不是全职的。他们像其他人一样参加生产队的劳动,只有在有雷雨的迹象后,他们才跑在枪房的横梁上执行防雹任务。有时候农活离枪房七八里甚至十里。如果他们不快点,你能指望他们下雨吗?因为下过雨的人都有额外的工作点,而且充点炮是很男性刺激的动作,做一个下过雨的炮手印象很深刻!

女人是不允许进枪房的。我记得在枪房的横梁上割麦子的时候,突然来了一场雷雨。各种身材的男人跑进枪房避雨,却有七八个女人挤在悬崖下避雨。没人叫他们,他们宁愿淋湿也不愿意进枪房躲雨。我们不知道为什么。

我曾经有幸目睹过壮观的雨景。乌云密布,雷声隆隆,狂风大作。老丁和二楞各扛一门土炮,站在平地上。他们很快就把火药装满它,然后装满一些干土,用比枪膛稍细的青冈棍捣实,然后放几小块矿渣。最后在下面的洞里,用火药把一根药线铺到枪房门口,然后用专制火媒把药点燃。两门土炮依次爆炸,大雨滴开始落地。老丁和二楞装火药更快。他们非常清楚,如果阻止了雷雨,全村人都会称赞的。相反,他们会遇到所有人的白眼。

后来每个村的防雹点都配了洋枪,我们村也配了洋枪。洋炮其实是一个一人高的铁桶,一个大嘴巴的大茶杯,只是个支架。只是洋枪雨后装弹,快多了,弹高也比老土枪高多了。当炮弹刚刚冲出枪膛时,响起了沉闷的声响,当它们冲到高空时,是“毛”一声清脆的爆炸声。我们也把洋枪叫做双炮,但是散云效果不如土炮。

我还是很佩服当时长辈的聪明。每年生产队用来防雨的火药和洋枪用的炮弹都是村民自己制造的。火药是由硝酸盐、硫磺和木炭混合而成的。我还记得“一硝二磺酸三炭”的配方。我十几岁的时候尝试过掺火药,但是没有成功,因为不知道确切的掺比。制作火药的木炭是我家乡森林中荆棘树的最佳选择,因为树又轻又细,烧出来的木炭也很细腻,容易燃烧。洋枪用的炮弹也是生产队做的。一些会交换火药的人把雷管塞进装满炸药的泥球里,然后把导火索插进雷管里,再把雷管包在火药里,最后用牛皮纸包起来,这就是下过雨的炮弹。然而,交换火药和制造炮弹是非常危险的。记得附近一个村子在交换火药时起火,烧了三个,伤了两个,成了令人震惊的事故。

后来由于安全原因,再加上天气预报越来越准,人们预防自然灾害的能力大大提高,雨后停止了防雹。激动人心的壮观景象成了记忆中的一幅画面。

又到了夏天。希望每年夏天没有防雹点之后,都能像农民们希望的那样——!

享受夏天的负荷

文字/小如

夏天是欣赏荷花的季节。

七月中旬梅花过后,上海进入盛夏。我老公在找仲夏的主题,就是荷花。于是,她和丈夫去了位于上海西北郊区嘉定南翔的江南名园“古一园”赏荷花。

我是摄影门外汉,从来没有兴趣做他的跟班,和他出去拍照。我没有和他一起去新西兰。为什么这次我要和他一起去古一园?说我只知道包子,不知道古一园,很尴尬。听说去了南翔,但是去的是包子,不是荷花。

网上有一篇由李胜贤署名的同名古文《夏日酬宾》,内容如下:

“宇易小时候住在西湖。每年夏天,当你欣赏湖边的荷花时,你会高兴地忘记吃饭。有一天,我们聚集朋友,在湖滨亭看荷花。兴正浓,忽有大雨倾盆而下,湖中荷花处于摇曳的状态。我年轻的时候,暴风雨过后是平静。荷花被雨水冲刷,清新美丽,婀娜多姿,美丽优雅,实为花中仙。李太白的诗说:‘芙蓉出水,自然雕琢。’我觉得很精彩。

我很想知道李胜贤的起源。但是除了这篇短文,网上没有关于他的个人信息。但仅凭文字判断,这个人不会是清朝以前的人。也许他是民国人,也许他现在还活着。因为我看文言文是找翻译的,不然看不懂。除了把“ Yu ”改成“,我”需要古汉语常识,阅读上和白话文没有太大区别。

所以,我怕他是当代人,应该起诉我侵权。所以,我先拿他的散文去八卦,为了这个话题。其实我觉得这篇文章没有太大的文学价值,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百度词条。

好吧。现在我宣布:这篇文章的标题不是原创,而是抄袭李胜贤的散文《夏日赏莲》。至于观花照片,我也不写文字。因为李胜贤的话和数字完全不匹配。

夏天最后一朵玫瑰

正文/安庆王

现在是早上七点一刻,我已经起床40分钟了。

在这40分钟里,我洗漱完毕,抹上精华和精油,烧开水,刷微博和朋友圈,最后听着轻音乐坐下来写。

昨晚睡觉前,我说我明天要写一篇文章,叫做《夏天最后的玫瑰》,纪念过去的夏天。

怎么说呢?这个夏天和往常的夏天差不多。又热又潮湿,空气中充满了暴露在阳光下的味道。然后我把头发扎高,用勺子挖西瓜,喝了很多冰酸奶。当然,夏天吃辣是必须的。越辣越想吃辣椒。炎热多汗时,味道往往达到高潮。

当然,我们应该在夏天跑步。傍晚,天空是灰色的。在黄色的路灯下,我们一边踩着运动鞋,一边听着音乐,昂着头跑步。我跑的时候,什么都是我留下的。不回头的感觉真好。而我学会了向前看,大概是从跑步开始的。

也有开心的事,就是和弟弟在一起一个半月,大多数人都是这样。无论是同胞关系还是父母子女关系,长大后总是更难在一起,能在一起的日子都很珍惜。

本来我是习惯一个人住的。和弟弟在一起一个多月,我就习惯了有他,一起做饭吃饭,每天逛超市。然而时间过得太快,又到了开学季节。送走弟弟后,我在火车站坐了一会儿。我说不出感觉,但我深深的不情愿却又无力。

我讨厌告别的感觉。突然想到梁实秋说,你走了我不送你,你来了我来接你。直到现在我才更明白这句话。我记得我进车站的时候弟弟终于看着我了。我清楚地记得那个眼神。他什么也没说。他用眼神和我告别,我却无言以对。

回国后,有好几天都适应不了。我总是感到孤独。就在昨晚,弟弟在QQ上私信给我,说:“没有它我不习惯。”。我淡淡地回答:太无聊了。

我真的很无聊,可能是因为颓废,整个人有点负面情绪。我想我还是没缓过来。不过没关系,我会整理好所有的好与坏情绪,我会昂首阔步,不断前进。

夏天结束前,我还在微博黑了几个熟悉的人,对我意义重大。我不想和这个世界分手,只想离开一种生活,一种依靠朋友的生活。我曾经固执地认为好朋友是一辈子的。不知道,时空的距离真的可以冲淡很多东西。刻意强调友情,犹如雕舟求剑。是可取的。反之,不如交轻如水的朋友。当我明白这一点的时候,还不算太晚。

这个夏天没什么好说的。依然爱着,希望前方有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