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人像的风水作用*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就这么聊了一会儿后,服务员终于上菜了,而话题也聊到了合作上。

向阳对我说道:“陈丰,如果你有什么疑问的话,你完全可以现在就提出来,我来给你解答。”

“我没什么疑问。”我平静道。

“那你干嘛拒绝人安总的好意呢?你不知道多少企业挣着抢着希望与安总合作?”

我送送肩道:“那就让他们来呗,反正我是真没兴趣。”

“你……”向阳很是无奈的看我一眼,我知道他很为难,可是我更为难。

这时,安澜终于开口道:“向主任,你也不用这么为难,如果他真的不愿意,那我也……”

没等安澜说完,向阳便打断道:“安总,那个……你等等,我单独和他说两句。”

说着,向阳便将我拉了起来,将我单独带到了一边。

然后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道:“陈丰,我是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为什么不和她合作呢?这对你来说有什么不好的吗?”

我长叹口气,然后往安澜那边看了一眼这才对向阳说道:“向主任,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是……我真的很难。”

“你跟我说说原因好吗?是你的投资商宏盛资本那边不允许吗?”向阳一脸严肃的问道。

我摇摇头回道:“不是,而是……我、我其实认识她。”

“什么?!”向阳顿时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我又一声长叹后,沉声说道:“我说,我认识她,而且我跟她还不是一般熟。”

“是吗?那既然你们这么熟,你就更不应该拒绝了啊!”

我苦笑一声说道:“我说出来可能会把你吓一跳,我跟她以前可是情侣关系。”

向阳再一次被震惊了,他的瞳孔都放大了,愣怔了许久才说道:“这……原来是这样啊!那我理解了。”

我点点头,说道:“所以,向主任,这种关系,你说我怎么跟她合作?”

向阳是真的理解了我的难处,于是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没事,我理解,既然是这样,那还是看你自己吧!”

“不好意思了向主任,让你费心了。”

向阳讪讪一笑道:“没有,应该是我跟你说抱歉才对,我不知道你们还是这种关系。”

“其实那天商务饭局上,我就认出她了,你没发现我们没怎么交流吗?”

“是啊!我当时还以为你是怕小艺误会,还一直跟小艺解释。”

p标签]我也苦笑一声说道:“算了,不说这些了,不过今天这饭局已经组上了,那就别浪费。”

向阳点了点头,我便和他回到座位上,而此刻向阳就没刚才那么激动了。

接下来聊的也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了,向阳也没有再说合作的事情。

安澜也没有提,我当然也不会提的,安静的吃着饭,气氛一直很奇怪。

很快,向阳就放下碗筷,对安澜说道:“安总,这样,我这边再帮你物色一些好的企业,我就先回单位了,下午还有个会议……你们先聊着。”

“嗯,向主任慢走。”安澜微笑着点了点头。

向阳还故意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自己看着处理。

向阳离开后就只剩下我和安澜两个人了,我们大眼看小眼,谁都没有先说话。

直到我准备找借口离开时,安澜才终于开口道:“为什么要拒绝跟我合作呢?”

“我昨天已经回答你了,我不想再说了。”

她的表情微微有了些变化,说道:“你就那么恨我吗?”

“不恨。”我说的是实话,我根本没必要恨她。

“那为什么要这样?”

我不想再说了,于是保持了沉默,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

我才注意到她已经剪短了自己的头发,虽然看上去更加干净利落,却相比与从前,却少了些温度。

从前,我总是喜欢在抱着她的时候,去抚摸她的头发。

尤其是垂在肩上的那些,有她的体温,会让我觉得自己和她很接近。

而现在,感觉就是陌生人无疑。

又相继沉默了一会儿,她忽然又对我说道:“我其实是想告诉你,你注意安东森,他已经将手伸进国内市场了。”

“跟我有什么关系吗?我现在跟你都没关系了,他针对我还有什么意义吗?”

“不管你怎么想,总之你自己要小心点。”

“哦,多谢了。”

伟人像的风水作用*

又沉默了一会儿,她又淡淡的开口问道:“她好吗?”

“谁?”

“你的妻子,上次你说你们劳动节后结婚,现在应该已经结了吧?”

我没有直面她的问题,只淡淡的回道:“她很好,至少不像某些人那样,一离开就是半年,没有半点消息,也不像某些人那样,无声无息的就和别人生了孩子。”

安澜对我笑了一下,说道:“你说的某人是我吗?”

“你要对号入座,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是,我对不起你。”

“不需要你的对不起,我走了,你自己好好的吧!”

停顿一下后,我又补充道:“最好不要再见面了,不然我老婆会吃醋的。”

说完,我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餐厅。

餐厅外烈日高照,可是我却感到有些畏寒。

我的心很冷,像是结了冰的道路,而那些过往的车辆,如同一把刀,在我心里留下了深深浅浅的伤痕。

我仰起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要彻底忘掉那些碎片一般拼凑起来的回忆。

可我在这些碎片中,看到了一个像刺猬一样的自己。

从那天我知道她怀孕过后,我就不再把爱情想象的很美好,我觉得爱情具有循环伤害的属性,就像我伤害了别人,也会被另一个人伤害。

我终究知道,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完全的爱情。

早该认命了!

我挺希望这时候下一场大雨的,可是头顶烈日却肆意妄为地照耀着苍茫大地,让人感到莫名的心烦意乱。

我不知道该把自己的坏心情往哪里安放,我开始数着眼前来往的车辆。

我以为这样可以让自己清醒一些,可是它们来了又走,就像是痛苦,在我心里进进出出。

我快窒息了!

直到黄勇给我打来了电话,这才让我从那种极端的状态中走了出来。

我接通了他的电话,调整了一下情绪后说道:“喂,黄勇。”

“陈总,我现在正在去公司的路上,你在公司吧?”

“现在不在,不过我马上就回去。”

“那好,我先到公司等你。”

我应了一声,便挂掉了电话,这时安澜正好也从餐厅里走出来。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我将U盘接了过来,犹豫了一会儿,对他说道:“张老师,我等下有个会议,这样吧!我这边看完后,再给你答复,好吗?”

他倒是挺好说话的,点点头,说道:“行,那我就等陈总回话了。”

站起身来,我送走了他。

我是故意将他打发走的,因为我感觉这U盘也可能有问题,搞不好里面会有病毒。

一旦我刚才插进电脑里,那么我电脑里所有的资料都要被泄漏。

所以我留了一手,将他打发走后,我带着U盘去了程序部。

我来到赵亮的办公室,对他说道:“赵亮,你快帮我看看这U盘里是不是有木马文件?”

赵亮抬起头扶了扶眼镜,看着我道:“怎么回事呢?”

“你先别问这么多,这事儿说来挺复杂的,我那台专门做程序的电脑不在公司,你帮我看看吧!但是要注意,里面很可能有木马文件。”

赵亮当然是专业的,他接过去,便二话不说就插进了一台没有联网的笔记本电脑里。

打开文件夹后,我也凑过去看了起来。

通过测试后,并没有发现木马文件。

看来是我想多了,我正准备让赵亮将U盘取出来时,赵亮忽然开口道:“别急,这还真有问题!”

“怎么了?”我连忙凑了过去。

“你看这个文件,”他指着屏幕上的一个很不足为奇的文件号说道,“要说,在这个文件夹里,不应该出现这样的符号啊!”

我也愣了一下,我当然也懂在这个文件夹里出现这个字符的意思。

“打开看一看。”我忙说道。

赵亮随即点开,却被提醒没有接入互联网。

我和赵亮对视了一眼,我俩都意识到问题不对了。

赵亮冷笑一声说道:“有点意思了,看来这是遇到对手了,这种程序都能写出来,不是一般人啊!”

我表情凝重,因为我已经明确知道这U盘是带病毒的了,而且这病毒源代码不简单。

只能说还好遇到了我和赵亮,要是别人,一定会中计。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一来我就确定了这个张恒是个有问题的人,还好我之前没有完全信任他。

我和赵亮响了一个办法,通过重新写了一个接入互联网的单元程序,然后通过我的计算机,更改电脑里的内置文件,选择网络驱动。

这样一来,即便接入互联网,也不会因为这个病毒文件通过局域网破坏公司整个网络环境。

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终于打开了这个病毒文件,里面果然就是病毒源码。

而且就和我们想的一样,这病毒是会在一分钟之内就能入侵到使用这个网络的其它电脑,甚至机房。

而本机所有的文件也都会被扫描,然后通过域名发送到指定路径。

好家伙,我只能说好家伙!

我和赵亮都惊了,差一点就被这病毒给套路了,庆幸我是干这个出生的,留了个后手,否则真就完犊子了。

我顺便通过赵亮的电脑,点开那个视频文件简单看了一下,果然是一套教育资源的视频。

视频没有问题,而且视频里的讲师也确实就是张恒。

我算是明白了,他就是想让我将这U盘插进伟人像的风水作用我的电脑里,然后通过里面木马病毒窃取我公司里所有的情报。

将U盘拔出来后,我心里已经有底了,也长吁了一口气。

这时,赵亮才向我问道:“怎么回事啊?谁给你的这个U盘?”

“一个邻居,一直对我特别友好,说想要我帮他们带货,还好我多留了个心眼。”

赵亮摇了摇头道:“他这是要搞死公司啊!这人来者不善,你自己多留个心眼。”

“我知道,不过也说明了咱们公司还得加强防火墙的建设,要不然如果再出现这样的问题,如果是别的员工拿到这样一个U盘,入侵了公司网络,那就糟糕了。”

赵亮点头道:“有道理,我这就做防火墙,别到时候来亡羊补牢就麻烦了。”

“嗯,那辛苦你了赵亮。”我拍了拍赵亮的肩膀,然后拿着U盘离开了他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我将U盘扔在办公桌上,然后眯着眼睛思考着。

这个张恒到底是什么人?我对他根本不熟,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害我?

这不对劲!

这事儿,我还是需要让付志强去帮我查一下。

愣怔了片刻后,我拿出手机打给了付志强。

“喂,哥,怎么了?”

“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我向他问道。

“快了,这边医生说恢复得很不错,这情况估计还有三天就能回来了。”

“嗯,回来后你帮我去调查一个人。”

“谁呀?”

“回来再说吧,现在你先照顾好李静。”

“好。”

刚结束和付志强的通话,还没来得及放下手机,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这次是向阳打来的,接通后他就向我问道:“陈丰,你别忘了啊!中午出来一起吃个饭,我已经约上安总了。”

我还把这事儿给忘了,我是真不想去面对安澜,可是向阳的面子我又不能不给。

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然后向阳告诉了我吃饭的地方。

快到中午时,我便开车去了向阳约好的地方,是在一家川菜的私房菜餐厅。

一进餐厅我就看到了坐在最边上靠落地窗位置上的向阳和安澜,他们还正在聊着。

我做了几个深呼吸后,才向他们走了过去。

“陈丰,来,这边坐。”向阳见到我,便热情地招呼起来。

而安澜则是面无表情地坐在位置上,好像都没看我一眼。

就这态度,还想让我跟她合作,开玩笑的吧?

坐下后,向阳就招呼服务员上菜了,还给安澜介绍起来,说这是成都的特色菜,一定让她好好尝尝。

从向阳对安澜的态度可以见得,他很想抓住安澜这个所谓的企业家。

可对我而言,我是真不想和她再有什么交集

伟人像的风水作用*

,因为只会让我想起曾经的那些事。

只是她为什么偏要来出现在我的生活中,而且还说要跟我合作,我真是有点搞不懂她的意思了。

等待上菜的间隙,向阳就充当着中间人和我们聊了起来,当然聊的也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

向阳还在安澜面前各种夸我,说我真是个人才,年纪轻轻就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还说我们一起合作一定会起到很不错的化学效果。

殊不知,我和安澜早就认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熟。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