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前两只小兔子左右晃动图 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楚岩摇摇头。

他也不确定。

会有人单独在某一道天赋异禀吗?

会的!

譬如一些人,穷其一生练武,最后可能也没摸到一点头脑,结果偏偏在大限将至的时候了解了一下神纹之道,突然发现修炼神纹对他而言非常容易。

可惜,他没时间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

找到了,会事半功倍。

胸前两只小兔子左右晃动图 最新章节,

而。

楚岩盯着大道宫主看了一会。

就眼前这个铁憨憨,在毁灭一道具有极致天赋?

他觉得不太可能。

“你这什么眼神?”大道宫主没好气道。

楚岩笑道;“没什么,其实想知道你对毁灭一道是否具有天赋也简单,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试一下?”

“对。”

楚岩点头:“你在弄出一个分身来。”

“干嘛?”

“弄!”

大道宫主不情不愿的又创造出一个分身来。

与其说是分身……倒不如说是一个肉球。

“这就是你的分身?”楚岩楞下。

大道宫主白眼道:“废话,我的分身,不是直接复刻,而是从新孵化,只有这样才能具备独立的人格。”

“行吧,不过你光自己分身叫孵化……也是有点东西。”楚岩苦笑。

“意思差不多就行了啊。”

楚岩没去较真,看着那肉球经过大道演变,逐渐变化成一个婴儿的模样。

大道宫主道:“你想怎么试?”

“简单,我给他一缕毁灭之力,让他尝试着修炼一下,如果真的是毁灭天赋好,还是能看出来的。”楚岩道。

大道宫主想了下:“那你咋不直接给我呢?”

“我给你,你能控制住自身欲望?”楚岩没好气道。

你为啥不敢收毁灭老道的分身心里没点数吗?

血气……毁灭,这两种力量,本身就是一种对自身的考验。

当初,楚岩才将血气引入给人主、帝皇时,2人都惊呆了。

完全无法想象,楚岩是如何做到在面对这种诱惑而不动心的。

太夸张了!

只要心门稍微松弛一点,那便是与恶魔为伍。

再无回头之路。

“先试试看吧。”

楚岩说着,祭出一团纯粹的毁灭之力朝老道分身飘去。

那分身已经从一个肉球变成婴儿。

刚一触碰毁灭之力,一下变的狂躁。

楚岩尽力稳住,牵引。

还不止如此。

他还动用了一些时光之能,加快了分身四周的时间流速。

因为分身很弱,他可以控制的时间流速甚至达到万倍!

外界1分钟,这分身便可以历经1年。

结果……

砰!

噗!

楚岩亲眼看见,老道那一分身在面对毁灭之力时的无能为力。

10几年的功夫,那分身吸收了不少毁灭之力,硬是连圣皇级都没有达到?

体内一点毁灭之力都无法吸收。

按照楚岩的感觉……

这他么就是一妥妥的废物啊。

楚岩一脸古怪的看向老道:“你就这么有的天赋?”

老道看着抓了抓头:“你说……有没有可能,我这分身才是主角模板啊?”

“啥意思?”

“不是说一般强者、主角,前期都是废物吗?什么根脉全无之类的?”

“……”

楚岩脸当时就黑了。

我现在严重怀疑你这话是在内涵我呢?

楚岩看了一会。

别说,还真有这种可能。

厚积薄发?

可不对啊!

老子当初就不是废物!

从一开始,楚岩去天墉城时,就是绝世天才,只是因为答应秦若梦,他自封修为,修得十年忍辱。

这才是主角模板……

可老道这分身。

楚岩看了一眼。

这他么就是个真废物啊……

对毁灭之道一窍不通。

就这,毁灭老道是怎么将毁灭一途修炼至九界的?

老天爷瞎了眼?

“不对。”

楚岩摇头:“你毁灭一道就没天赋。”

“……”大道宫主张了张嘴,还想争辩两句。

可一看新创造的分身。

行吧,我不说话了。

此时,那分身已经历经30年了。

硬是还卡在凡人阶段呢。

连入门级都算不上。

就这有个屁天赋啊。

楚岩摸了摸下巴,笑道:“一个毫无天份的人,偏偏修成了九界级。毅力?韧性?坚持?”

楚岩不太相信。

当然,他并不否认,一个人胸前两只小兔子左右晃动图肯努力,是一定会不一样的。

可做人么,也要承认一点,那就是有一些事,真不是靠努力就可以弥补的。

九界啊……

浩瀚银河,无尽宇宙,一共才诞生了几个九界?

这个程度,真不是单靠努力就能拉平的了。

没有天赋,真的到不了。

“这就有点意思了。”

楚岩冷笑一声:“老道,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有人知道你修炼的是分身之道,而故意选择培养毁灭老道,就是为了来反噬你?”

大道宫主楞下:“你的意思是,我毁灭分身,其实是被人利用了?”

“有可能,但也不是绝对的,或许是遇到了什么足矣改变自身天赋的机缘,这也没准。”

楚岩想起了叶寻。

逆天改命。

换血、换魂。

从而打破一些天赋上的桎梏。

或许毁灭老道就是遇到了这种机缘呢?

太巧合了。

而偏偏,楚岩随着实力增长,他越来越不相信巧合这种事。

因为你会发现,其实在你看来所有的巧合,都是有人在冥冥之中故意安排。

甚至是在未来、过去别人所布局的一切。

这种情况下。

足矣破九的机缘可能也就一两个,结果就落到老道分身上了?

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发生?

楚岩不信。

所以,他更倾向于前者。

是有人在故意操控,就是为了让毁灭老道反噬其主。

“分身法……这么说,老道,你可能被人给针对了。”楚岩道。

大道宫主冷哼:“别让老子知道是谁,什么玩应啊……挖墙脚,现在都流行挖分身了?”

楚岩笑了笑:“没事,你这么想,如果没有反噬,那这毁灭分身这么强大,不等于是在变相帮你提升吗?”

大道宫主痛心疾首道:“说的轻巧……老子现在不敢收毁灭分身啊。”

楚岩笑道:“急什么,不是还有我呢吗?”

大道宫主眼睛一亮:“小子,你有办法搞到九界的血气?”

“搞不到。”

“……”大道宫主脸一黑:“那要你有啥用。”

楚岩笑道:“我没有,不代表别人没有啊。”

“还谁有?这天下,血气最难、也最神秘,甚至至今为止,我都没见过一个纯粹修血气之道的人,就是皇主他们的血气,其实都是由生命之力转化而成。”大道宫主叹息。

血气,本质就是生力、生命之力、生长之力。

就如同毁灭所代表着死一样。

血气代表的便是万物生长。

所以,这2种力量,对许多人而言,即便是不去修炼,体内也会自然而然的蕴含一些。

毕竟人出生时便代表了生,寂灭是便代表着死。

楚岩点头:“对啊,你也说了,血气之力,其实就是生命之力,那我们只要夺取到足够的生命之力,不就可以了吗?”

大道宫主叹息:“太难了……我是九界,你明白何为九界吗?九界就是一整界之力啊。这意味着,想要支撑我成皇的生命之力,至少要献祭一完整界的生灵才够……要不你在九界里挑一个给我献祭了?你肯吗?”

楚岩冷笑:“你试试。”

“得了,就算你肯,人主也能弄死我。”

大道宫主叹息:“其实我自己也不忍……太扯了,我当初称霸太古,其实又一次机会,把他们都献祭了,我就成了。可古、帝皇,还有我的好兄弟们都属于这一界,怎么办?他把他们也杀了?”

楚岩点头。

一整界的生灵献祭,才够支撑老道收回毁灭。

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扯的事。

楚岩不会允许。

“九界你就别想了,我楚岩一生,未必善良,可大丈夫,行走天地,有所为有所不为,牺牲他人让自己变强这种事,我绝对不会做。”楚岩淡淡道。

大道宫主没好气道:“不是,你在这装什么呢?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献祭啊,你怎么就上来装了一波?”

他都无语了。

楚岩失笑:“好像是哈……没事,别在意这些细节。你继续听我说。”

“我楚岩一生……虽不会牺牲他人来变强自己,但可以牺牲敌人啊,这种事,我很乐意做的。”

“牺牲敌人?”大道宫主一愣:“什么意思?”

“九界想要为你提供足够的血气,至少要摧毁一界,到时就八界了,那肯定不行。可是……除了九界外,别人有啊。”

“譬如呢?”大道宫主奇怪,现在这宇宙里,还有一个人能拥有如此可怕的生命力吗?

“你觉得,皇主如何?”楚岩道。

大道宫主眼神一凝:“你是想……”

“没错,屠皇!”

楚岩笑道:“之前一战,杀的都是假皇,不过瘾,而且杀假的,力量也不会留下,一场大战下来,其实皇主这一块对我们并无多大提升。”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屠一尊真的!”

大道宫主脸色大变,惊住了。

楚岩……想要屠真皇?

这还不是重点。

关键就是……你消失了好几天,想了半天,就想出这么一个办法?

之前说好这一战后会休息一段时间,不会再有大战的人呢?

怎么感觉好像就不是你呢?

楚岩笑道:“别在意那些细节,你这边考虑一下,顺便查他一下毁灭老道,以你那天赋,他能到九界,身后八成是有人,可能就是一尊皇主,真要是的话,我们连鱼饵都不用找了。”

喜欢御天武帝请大家收藏:

大道宫主眼睛一亮。

之前吧,楚岩说送给他机缘,他往往都是一脸不屑。

主要是那会他比楚岩强太多。

人么总会先入为主。

所以他也不觉得楚岩会带给他什么机缘。

可自从上一次熟练度的增长后不一样了。

因为他发现,在修炼一道上,楚岩确实比他有天赋。

他天赋很强,可也要分对谁比。

而且他在皇庭结束后不久便诞生了,所以多少会受皇庭时期一些人的影响,不如楚岩的思维发散,还有大胆创新。

但他也算不错了,当初便能想要靠分身法来开第二宇宙,可比起楚岩还是差了一点。

他实力不弱,可主要是3000万年来时间沉淀的。

对于往后的修炼,他也属于摸着石头过河。

也就最近,他没事和楚岩交流一二,感觉修炼之路上还有个伴。

原来,他就只有一个人砥砺前行。

什么东西都要自己尝试、摸索。

他没失败过吗?

很多人只看见如今大道宫主的光鲜亮丽。

他的强大。

却很少有人想过。

他有今天是如何来的。

分身法、第二宇宙,一次就成功了?

怎么可能?

楚岩开界、开宇宙,都不知道炸了多少片天地。

大道宫主又何尝不是。

他不会多世界修炼法,当初为了创建第二宇宙,就只能用分身法。

那几年,他每年都在疯狂的试错。

经历着痛苦的折磨。

他曾经甚至一度想过放弃。

好在,结果是好的。

可大道宫主偶尔也会自问,真要再让他重来一次,自己还能坚持下去吗?

未必!

没有谁能轻轻松松成功。

这句话永远是对的。

所以现在,大道宫主一听楚岩说要给他机缘,马上摊牌讲道:“对,我的毁灭分身九界,并且看见了那一座门,可你想要怎么给我机缘?”

“核心之力如何?”楚岩道。

大道宫主没好气道:“首先不谈核心之力太过稀缺,很难搞到。即便是有,我也不要!我真要,之前神教刚成立的时候,神纹核心就在那,我是知道的,我早就去抢了。”

“为何不要?帮你毁灭分胸前两只小兔子左右晃动图身成皇不挺好的吗?”楚岩笑道。

大道宫主没好气的道:“废话!你见过谁的分身比本尊强?真要那样,我还是我吗?一旦融合,谁为主体?”

楚岩冷笑:“所以说,你现在毁灭分身其实已经有一点失控了对吗?”

大道宫主撇嘴:“不告诉你!”

楚岩笑了笑,猜到了。

他其实之前就在想,大道宫主的毁灭分身那么强。

哪怕不融合,喊来帮帮忙也行啊。

楚岩开始也考虑过,是不是大道宫主故意藏了一手。

可他后来又一想,不对劲啊。

当时天主分身都出现了。

楚岩真要败了,大道宫主能活?

这一位,也开了宇宙!

虽然……是残次品吧。

可也有叛出的意思。

天主会容忍他的力量被切割?

不可能啊!

也就是说,大道宫主当时真的有性命危险。

而就是这样,他都没把毁灭分身喊来。

为什么?

两种可能!

第一,大道宫主本尊还隐藏了实力。

其实远不止九界这么简单,而是更强大的。

比天主分身还强。

但楚岩觉得吧,这一点的可能性不大。

他不信老道,但他相信大道!

相信天地轮回、因果。

他对大道宫很了解,道法是骗不了人的。

大道宫主确实藏拙了,可都还没收回来。

那就说明不是第一种。

只可能是第二种。

他喊了……

没喊回来!

毁灭老道压根没听他的话。

这种情况会出现吗?

会!

曾经在创世界时,楚岩便见过。

月神、妖皇他们留下的分身,因为时间太过久远,都诞生了自主意识。

说是分身,可分身就真的甘心做分身吗?

分身就想一直被人奴役?

咋可能!

尤其是到了老道这种。

他为了收回的力量更加真实。

在没有将分身收回时,必然不会进行太过的情绪干涉。

否则分身带着大道宫主的记忆,很难会产生新的人生感悟。

而且思想禁锢,也很难有重大的突破。

所以说,老道的分身,在没收回来前,其实就可以理解为是单独的一个人。

现在,没准毁灭老道还想着如何把老道给收了呢。

毕竟这2者还有一个质的区别。

老道……不敢收回毁灭分身。

可毁灭老道,敢收了老道啊。

老道怕收了毁灭分身,没有足够的血气与生命力支撑,他的大道宫会被彻底摧毁,生灵涂炭……

好吧,大道宫里本来也没啥生灵。

但一定会涂炭啊。

然而,毁灭老道不会这么想。

他本身就是修毁灭道的一个人。

也不会在乎大道宫。

毁灭了,都化成他的力量不是更好?

当然,除了这一点外。

楚岩猜测毁灭老道不听话的原因还有一个。

那就是……

老道之前不是九界啊。

可他却知道成皇需要一个门。

这意味着,其实毁灭老道入九界的时间比老道还要强。

一个九界分身……干嘛要听一个八界半皇的话?

没道理啊?

突然,楚岩看向老道,眼神变的古怪:“老道,我怎么感觉,你现在十分的危险呢?”

这时,他又道:“之前,一直说你跟毁灭交战,我去……等会啊,我想一下,你是真的在跟毁灭为敌吗?你不会是想着怎么压制你的毁灭分身吧?”

很早之前就有人说过。

太古一直存在,就是因为大道宫主在外抵御毁灭。

那会,太古许多人还将大道宫主当成圣人看呢。

现在,楚岩怀疑……

这货,压根就不是在抵御什么毁灭。

单纯是防止自己被分身反噬了。

毕竟那个时候,毁灭入侵三大时代是有规则限制的。

他是太古的开创者,本身也会受到规则保护。

一旦太古被毁,那就不存在了。

楚岩笑道:“这么一看,你挺惨啊?被自己分身追杀了上千万年?甚至不惜借助规则来避难?”

大道宫主脸一黑,低骂道:“曹!我哪知道,他一个分身,怎么就在毁灭那混的风生水起了……”

说这话时,楚岩都能看出他的无奈。

是真的没想到好吧。

楚岩了解后,心里有了一个大概猜测。

“所以你不敢让他成皇,包括神纹核心那,其实你早就知道,但你宁愿用大道宫主去消耗都不肯夺取,也是这个原因?”

大道宫主撇嘴:“差不多吧,我主要是想着,神纹核心诞生时,他可能也会参与抢夺。但毕竟是神纹一道的核心,我在这一道多下点功夫,到时候我俩争夺肉身时,没准还能占据一点优势。”

楚岩笑了:“这么卑微的吗?”

“……”

大道宫主白眼。

楚岩冷笑:“所以,你之前跟我们联手,其实也有借我们之手压制他一下的意思?”

大道宫主无语道:“人心别这么险恶行吗?咱们叫互帮互利好吧。”

“行吧,但是他并没有来夺,对吗?”楚岩道。

大道宫主点头:“我也奇怪……按理说,他的实力不弱,哪怕不敌神教皇但也不差什么,被困在门前也有一段时间了,神纹核心出现,没道理不来争夺一下啊。”

楚岩也陷入思索。

按照老道的说法,毁灭老道确实应该来才对。

但就是没来……

“因为他察觉到了什么?可不应该啊,这一次计划,我连你也没说。”

楚岩疑惑。

这一战虽然赢了。

可很多细节,他在开战前都没交代过。

譬如他会开道,引来十界道劫。

还有会去杀太古皇主这些。

都没有。

当时就是担心六界中有神教的卧底。

或者说一些人被神教留下的印记、计划被窃听。

“不是,老道,我有一点想不通啊,以你的天赋,本尊上个九界都挺困难,你一具分身而已,怎么就比你还先一步入九界了?”楚岩吐槽道。

这太扯了吧?

你要说2个人吧,也就算了。

师兄弟啥的。

一分身啊……

说句难听点的,那就是自己身上割掉的一块肉。

天赋绝对还不如本尊的。

怎么会被反超了?

大道宫主无奈道:“你问我,我问谁去啊?我还想知道呢!我都有一阵子怀疑了,自己是不是本尊。”

楚岩忽然抬头,有趣的看向老道:“我其实现在也在好奇……你,究竟是不是本尊啊?”

“……”

大道宫主脸一下就黑了。

楚岩笑道:“别介意,你放心,即便不是,我只认你,就算不是,那我也让你变成是!”

“这还

胸前两只小兔子左右晃动图 最新章节,

叫一句人话。”大道宫主满足道,可过了一会大骂:“去你大爷的!老子就是本尊啊!什么玩应不管是不是!我就是!”

“行,是是是。”

楚岩失笑。

这一点,他其实不太在乎。

大道宫主,无论哪个是真的。

对他而言,只能是眼前这一个。

因为他只认这一个。

真要是分身,那就夺舍。

这就是楚岩的想法。

没办法。

人么,总会有私心。

楚岩与毁灭老道又不熟。

“可真邪门,分身超过本尊……说实话,要不是我信你,我真觉得你才是分身……”

楚岩道,这才是正常逻辑啊。

大道宫主叹息:“我也想知道啊……你说有没有可能,其实我在毁灭一道上才最有天赋,只是我自己不知道而已?”

喜欢御天武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