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念大悲咒修出了神通 全文|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九连山位于赣粤边界、南岭东部的核心部位,该山脉东北西南走向,最高海拔一千五百米。

九连山地貌具有多样性,有险峰、也有沟谷;有错综复杂的脉状峰岭,也有形状如盆的低洼平地;有流水侵蚀地貌,也有断层谷和悬崖峭壁等构造地貌,还遗存有山地小型沼泽地。

此时九连山浓雾弥漫,三四丈之外不可视物,也许下一步就可能是万丈深渊。

山道上,有一批马队,浩浩荡荡有四五十号人,各个都是以黑巾蒙面。

“方丈,前方有马蹄声!”探路弟子禀告道。

“空谷回音,不知有多少人马。戒备!”为首之人是一个老和尚,两条白眉毛耷拉在脸上。

众人举目望去,但见雾气之中,隐隐约约有无数人我念大悲咒修出了神通马飞驰而来,于是纷纷握紧手中的兵器,紧紧盯着马蹄声传来的方向。

“方丈,会不会是马贼?”

这九连荒山之中,多有马贼山匪,抢掠往来之人,不足为怪。

“未必是马贼!未免误会,将我们门派的旗号打出来。”那方丈摆了摆手,示意手下将旗号打出来。

“是!”他身后弟子迅速将裹起来的数杆黑色大旗在浓雾之中竖起,这些旗帜上清晰书写着四个白色大字——嵩山少林。

原来这一群人都是少林派门下弟子。不过奇怪的是大多都是带发修行的俗家居士,只有少许几个才是秃子。

“一阳子,你们怎么不扬旗?”少林方丈奇怪的问道。

方丈问的人正是一阳子,在顺利‘加人’点苍派后,郝帅三人路上还是和剧情中一样的遇到了同来参加武林大会的少林派,在互报家门后,郝帅三人顺理成章’的和他们一路同行了。

“我们人少,就没有必要扬旗吧?”一阳子有些尴尬的说道。

听到一阳子的话,周围的人俱都露出了一丝不屑的表情。

捕捉到这一点的郝帅哪能忍得了啊!现在自己也是点苍派的人,鄙视一阳子不就是连带自己也鄙视了?

“师父,旗子我们不是有吗?那就扬起来给大伙瞧瞧。”郝帅插话道。

“有吗?”一阳子疑惑道。

“这个真的有。”郝帅肯定道。

“有的话那就扬起来吧!”一阳子说道。

“好的,师父!”说完,也不见郝帅有什么动作,手里就突然出现了一杆金属旗杆,旗杆超过少林寺,红色的旗帜上用金丝绣着点苍派这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你们点苍派的大旗真别致啊!”方丈看着郝帅这杆奢华无比的绣金大旗,有些艳羡的说道。

“师弟,你来杠着旗子。”郝帅将旗子扔给马君武,他才不会傻乎乎的扛着个金属

我念大悲咒修出了神通 全文|

旗子到处呢,万一遭雷劈了怎么办。

“好嘞,师兄。”马君武倒是很乐意的接过了大旗,然后昂首挺胸的端正着旗杆,一副扬眉吐气的样子。

“方丈,他们过来了!”少林寺门人说道。

“先问清楚,别轻举妄动”方丈带着人马也朝对面而去,

两波人马越来越近,待到双方会马,终于从浓雾之中看清彼此的旗帜,也都放下了心中的戒备。

“原来是嵩山少林寺,哈哈!”

“原来是西北崆峒派上官掌门!这就放心了。”

“幸亏少林寺及时扬旗,这里三不管,我们虽是武林中人,但是我们要赶路,不愿节外生枝。”上官掌门笑道。

少林方丈笑着赞同道:“不错,打起来就不好意思了!”

“咦,这三位是?”上官掌门疑惑的看着一旁衣服和少林寺完全不同的郝帅三人。

“在下点苍派一阳子,这是在下的两个徒弟,上官掌门有礼了!”老江湖一阳子的江湖礼数还是门清的。

“点苍派?”上官掌门看着马君武的奢华大旗,和方丈一样神色中闪过一丝艳羡,“这几年武林中,很少听过这个门派了。看来你们门派发展的不错啊。”

“上官掌门客气了,都是混口饭吃。”一阳子谦虚道。

“可是你们点苍派才来三个人啊?这么点人怎么参加武林大会啊?”上官掌门脸色闪过一丝不屑,钱多有什么用,门下就这么点人,早晚被吞了。

“门内其他人都有要事抽不开身,倒是让上官掌门见笑了。”一阳子勉强解释道。

“那就一起上路吧。”上官掌门用略带施舍的语气说道。

上官掌门的不屑和施舍被郝帅看在眼前,他也没动怒,到了郝帅这个实力阶层,一般的小事已经很难让他放在眼里了,而是直接把它记在小本子上的,等后面有空,郝帅会好好‘报答’上官掌门的。

“上官掌门,我们赶路吧!”方丈见没什么事了。

“别浪费时间了,上路。”

于是两拨人马汇合成一拨人,朝着前方快速奔去。

一百多号的人马在这云雾中奔跑起来竟然有千军万马之势。

“师父!你看看人家,再看看我们。还好有这杆大旗勉强撑着我们的场面。”马君武紧了紧手中的旗子,有些羡慕的说道。

“整个门派就我们三个人见的了人,其他的歪瓜裂枣带出来更丢人。”一阳子嘀咕道,语气中也有些泄气。

郝帅听到一阳子的嘀咕声,内心一阵无语:连带都带不出门,这些人是得寒碜到什么地步啊!

就在这时,众人身边倏地刮起一阵大风,连浓雾都被吹得骤然溢散,飞沙走石间,刮得人不敢完全睁开双眼,就连马儿都“吁律律”嘶鸣起来,好似受到了惊吓,不断的原地踏步。

“好的的风。”

“来,快看上面是什么东西?!”

人群中传来高声喊叫声,众人纷纷抬头朝天上看去。

早在起风之时,郝帅就将目光看向了天上,以他的眼力,清晰看到一只体型巨大,羽色朴素洁白,体态飘逸雅致的仙鹤从上方飞过,鹤背上还坐着一人,一袭白衣,仙气飘飘,恍若仙人般潇洒自在。

强忍着将大鸟从空中拉下来的欲望,郝帅嘴角微微上扬的目送着大鸟远去。

“追那只鹤,看他是何方神圣。”上官掌门怒道,随即带着门下弟子策马朝前追去。少林寺的人也紧随其后,誓要弄清楚对方是什么人。

原地一下子就只留下郝帅一人在那没动,至于一阳子和马君武,则被因为被扎了一针而疼痛狂奔的马儿带走了。

等人都走远后,郝帅掉转马头,朝着另一个方向前进,最终来到一口井附近。

知道等下井水会喷发的郝帅没有策马上前,而是静静的待在古井旁边。

“轰~”

果然,没一会儿,古井中传出一声爆炸声,紧接着无数混着泥浆的脏水喷涌而出,而后一股清泉涌出井口。

与此同时,一声响亮的鹤唳响起,一个白衣飘飘的白云飞悠然的落在井边,手捧清泉,朱唇轻启,轻轻饮水,嫣然一笑。

郝帅用力定住受到惊吓不停嘶鸣的马匹,静静的欣赏着眼前的美女饮水图。

老实说,郝帅之前看过很多梅燕芳的电影,其现代装扮的角色很难get到郝帅的点,但是一换成古装扮相时,又是另一番场景了,就像现在她这白衣飘飘的扮相,就很符合郝帅的审美。

喜欢从时间停止开始纵横诸天请大家收藏:

新仙鹤神针世界。

九州府。

郝帅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天了。

这次自己的金大腿良心发现,没把自己传送的荒山野岭去而是直接传送到了一个城镇里面。

在经过一天的时间打听消息后,郝帅得到了两个有用的消息。一个是这个世界不是华夏古代的世界,是一个他不了解的世界和朝代,连地形都全然不同,这使得自己想直接去找东西都没办法。

当郝帅知道这点后,就不断的在内心吐槽卧龙生大佬:你写小说就写小说呗,为什么历史背景就不能像查包衣一样用华夏的朝代背景呢?被你这么一搞,使得郝帅现在对这个世界的两眼一抹黑啊!

好在估计都是华人作者写的,这个世界的人说的还是汉语,不然郝帅更吐血。

另一个消息是确定了时间点,现在离武林大会的召开还有几天时间我念大悲咒修出了神通,这也方便郝帅做一些事情。

……

这新仙鹤神针讲述的是:江湖恩怨厮杀皆因势力范围不清楚,所以官府派曹雄举办武林大会,聚集九大门派划清界限,平息江湖上的乱局。

于是乎,少林、武当、峨眉、崆峒、昆仑、华山、雪山、青城、点苍九大门派,以及天龙帮等大大小小的门派,纷纷带着派内旗帜,来到九州府参加武林大会,准备争夺地盘,觊觎盟主之位。

点苍派的一阳子和马君武师徒也前去参加。

在九州府的客栈中,九大门派的人遇上天龙帮突袭,幸得白云飞相救。其后白云飞更答应往桃花潭捕捉千年灵龟,以解众掌门之毒。

几经辛苦,二人终捕得灵龟,岂料又被蓝小蝶利用琴音夺走,扬言要白亲自去取回。于是……

反正就是一个普普通通、打打杀杀的武侠世界,郝帅对这些江湖门派的恩怨仇杀没半点兴趣。

他之所以来这个世界,一是为了那只千年灵龟,二是为了那本吃了能增长功力,还能使人起死回生的归元秘籍。

至于其他什么吸吸功力、收集下武功秘籍、泡泡妞什么的,都是顺带的,不值一提。

……

九州府往北大概两百里的一个峡谷前,一匹瘦马在低头啃着青草,旁边郝帅坐在火堆前,手里拿着叉子,无聊的烤着鸡翅膀。

他已经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窝了两天时间了。

这里是括苍山往九州府必经的地方。

说到这,郝帅就不得不鄙视下电影编剧,人家点苍派明明是在大理境内的点苍山的,到了你这,硬生生把人家搬到了位于浙东中南部的括苍山去了。

估计这也是电影中,为什么点苍派和少林寺一路的原因吧。

“嘚~嘚~嘚~嘚~”

这时一阵马蹄

我念大悲咒修出了神通 全文|

声从前方想起,郝帅听声音就知道是两匹马在前行,算算时间,应该是他要等的人了。

等马蹄声在郝帅前面停住,看着马背上两张极为熟悉的面孔,郝帅开心的笑了笑。

“这位兄台,可否稍微移步一下,让我师徒二人过去下。”年龄稍大那人在马背上对着郝帅抱拳道。

“阁下两人可是点苍派的一阳子道长和高徒马君武?”郝帅确定道。

“正是在下。阁下是特意在此等候我们的?”一阳子和马君武一脸戒备的看着眼前这个貌似不会武功的大帅哥。

随说点苍派是个小门小派,但是一阳子还是有点武功的,这从电影中他可以插手曹雄和九大门派的争斗中可以看出来。

作为掌门,江湖经验还是有的,此时看到眼前之人孤身一人拦住他们,想来一定是有什么依仗。

“是你们就行了,那就对不住了。”郝帅怎么可能让他们过去,为了堵他们,都在这吹了两天的风了,还是特意搬来巨大的石块把路堵的只剩一人通过的路。

一阳子和马君武在听到郝帅的话后,当即抽出背上的剑,准备防身。

可是郝帅没给他们半点机会,直接瞬移到两天背后,一人一下点住了他们的穴道,并将两人带到马下将他们放好。

“一阳子,看着我的眼睛。我是你大徒弟郝仁,这次你带我和马君武前来参加武林大会,因为我素来有主意,所以你什么事都听我的……”郝帅首先从一阳子开始下手,对着他直接用心灵念力将其记忆修改了下,现在的郝帅摇身一变,成了一阳子的大徒弟了。

为了稳妥起见,郝帅对一阳子接连使用了三次心灵念力,之后又如法炮制的将马君武也催眠修改了记忆,使其记忆中有郝帅这个他唯命是从的大师兄。

等两人清醒过来后,发现自己靠在石头上烤着火,于是问道:“郝仁,为师和君武怎么睡着了?”

郝仁是郝帅的新马甲,这次郝帅打算玩一回小人物逆袭白富美的立志故事,如果还用郝帅的名字就太嚣张了,容易被打,反正就几天时间而已。

“师父,刚才我们在这生火休息,你和君武就靠着石头睡着了,也许是你们太累了吧?!毕竟我们已经连续赶路了好几天了。”郝帅解释道。

“看来真的是累了。”一阳子对着郝帅点点头。

“师父,你说我们没事大老远的跑这来参加什么武林大会有什么用?”马君武发着牢骚。

“君武,你不懂,据说这次武林大会会重新划分各大门派的势力范围,如果我们不来,等下连山头都没了。”一阳子对着郝帅和马君武说道。

“我真不明白,那破山头你老守着做啥?那个括苍山,树都比人家的长得瘦。照我说啊,不如飞鸽传书,叫师弟们就地解散......当镖师也好,出门卖艺也罢......”马君武站起身来,一本正经的建议道。

“啪”马君武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阳子一巴掌盖在脑袋上,接着一阳子转身对着郝帅说道:“郝仁,你主意多,你来说说。”

“是啊,大师兄,你是不是也赞同我的想法?”马君武也将目光对准了郝帅。

“哈哈~~”看着耍活宝的两人,郝帅笑的乐不开支,这就是为什么郝帅会想着跟着他们的原因,这师徒二人果然没让郝帅失望。

“我看不然我们先去参加这武林大会,到时看下具体情况在说,如果有危险我们立马就撤。”郝帅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开玩笑,大戏还没开始呢,怎么可能就让你们回去呢!

“还是郝仁有见地,不像某个人就只好吃喝拉撒。”见郝帅和自己是一路的,一阳子乐的对马君武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是比不过大师兄,但也比某个还欠着徒弟钱的师父强啊!”马君武不甘示落的反击道。

一阳子:“……”

马君武:“……”

喜欢从时间停止开始纵横诸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