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前3天灵魂已走*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第三百四十一章白纹猛兽

“是啊!无亲无故的,不然来这听云庄干嘛?”没有想到凌波仙子毫不客气,忽然面带嗔怒道:“奴家这次出来,好不容易等足十来天,谁知道让这人一来,竟然要把它给吓跑了!”

看着她盯着布衣汉子,娇俏的容颜离着他不过一拳,似乎是恶狠狠盯着,却哪有半分吓人,然后又似吓人一般嗔怒道:“你说说,抓到这捣蛋的,奴家是不是该狠狠打他屁股!”

一时间让这布衣汉子,当真感觉有些苦笑不得。这江湖前辈的身份,却是新人的心态,布衣男子只有呵呵掩饰尴尬说:“世间凡物难入仙子法眼,想必这些人也是无心之举,仙子何必和小辈一般见识!也不知什么神物,居然引得仙子大驾亲临!还惊了仙子大驾!”,

忽然静静的抬头,凌波仙子看向远处天边,眉头有了一些微皱,好似心里有了一些回忆。让人感觉在她心里,一定隐藏着有什么事情:“你说,这世上修道之人,有多少真正飞升得道了呢!”

似乎自言自语一般,又偏头看着布衣汉子,喃喃说道:“如果都飞升了,是不是可以在天上遇到!天上真的那么好么!哎,一点都不好玩,我要去看那宝贝啦!”

随即她纤纤柔荑轻轻竖起,就在香唇前撮唇轻哨!这边因为她的出现,有些寂静的山庄前,在江水激流声音间,这种尖锐的声音传出老远,突兀带着摄魂一般的动静。

吼!呜!

随即一声怒啸,在她尖哨之后传来!这声怒吼在周围回荡经久不绝,似乎在回应着这边的尖哨。更让人惊讶的是,这啸声自远而近,居然片刻便到近前,显然是有着猛兽靠近。

这边布衣汉子自然格外惊讶,他在自己隐居的地方,这些年也养有宠物,但绝对不会是这种凶猛。虽然还没有看到靠近,但是他猜想难道凌波仙子,美人养了一条大虫不成?

果然这庄里庄外的人,便只见一头巨大的古怪老虎;似乎凭空跃了出来一般。布衣汉子没有动,看着巨大足有两米多长身躯,浑身雪白夹杂麻黑花纹,甚至张牙舞爪的猛兽出现了!

大家之所以看成老虎,因为它确实和老虎很像,但是这种白色异种,甚至又像狮子的猛兽,绝对是世间难得一见。

此时这猛兽似乎有灵性一般,盯了这些陌生人一会儿,然后慢慢走近这边墙头的凌波仙子,在她身边墙下转了一圈后,居然在她身边墙上直接跃过去,引得庄内的人一阵惊叫。

“前辈神兽,稍安勿躁,,,,,,!”雷列侯其实心里胆战心惊,但是看着师叔龙雨亭没有吱声,于是强自镇定的出声安抚。

这边凌波仙子似乎没有在意,却也看了雷列侯一眼,淡淡的眼神似乎有些希翼。随即也看了这边舒候一眼,见布衣汉子神色自若,便身子飞起侧身坐在白色猛兽身上,却再不回头直接进庄。

她娇小身躯坐在宽厚的猛兽背上,当着是稳稳当当。白色猛兽再次发出一声怒吼,飞快驮着凌波仙子,快速消失在听云庄里。让这些人目瞪口呆,却也带着浓浓的不解。

毕竟这种猛兽如果伤人,一般的江湖好手都难以对付。雷列侯脸色有些发白,心里却在暗暗念叨:“看来,确实,是真的了,,,,,,!”

看着凌波仙子消失不见,布衣汉子轻轻舒了口气,喃喃的自语道:“这世间,真的又要翻天覆地了么!”

耳中却隐隐嘈杂,传来庄里各种喊叫声,显然是有人看到猛兽,谁会想到在这听云庄里,出现这种猛兽出来。布衣男子偏头看向有些乱的听云庄,再看着庄外似乎停顿的交手,目光久久没有表情。

人间真的再次要大乱吗?

这边大家还没有回过神,一阵清风拂过,似乎满鼻都是清香,看着那婀娜令人沉醉,衣阙飘飘若仙绝佳的身姿,再次傲然在猛兽身上出现。这次她没有对着布衣男子,而是看着了这边的秦奘。

早就到来的秦奘负手而立,临近江水站在庄内一块石头上,看着也自有几分洒脱。发现眼前这动人的身姿,脸上没有丝毫的希翼,而是剑眉似乎有些微锁,看着这个佳人有些沉思。

当然发现吉星带着人,居然走到布衣汉子这边,秦奘还是拱手为礼人死前3天灵魂已走示意。吉星自然颔首,目光却在找贺橦儿!

“小胖子,在这儿,,,,,,!”贺橦儿低调了挺长时间,不过能够从田一农这边返回,雷列侯也没有为难她。毕竟知道她身份不简单,所以难免带着一些保守,她其实也一直在观战。

贺樗儿自然见到了三妹,忍不住也挥手:“三妹,,,,,,!”

“她叫你小胖子?”段荻似笑非笑的看着吉星,随即偷笑道:“她这脑瓜子,还真和几年前一样,什么样都能想到!不过别说,还真有点形象!”

吉星无语的摇头,虽然黎三诸人脸色不愉,但是吉星并不在意。吉星甚至朝着贺橦儿招手,示意她过来自己身边。

“仙子修为高深,四处云游流连山水,雅兴想必是不浅!能够再次和仙子相遇,某当是有缘,蜀中秦奘有礼!”秦奘似乎豪爽,居然拱拱手朝着面前这个,看着风姿动人的风璧微见礼。

他自然深知,这些所谓的前辈高人,自然是无事不早起,因为在别人眼里,自己一样也算是前辈高人。不过这秦奘生性洒脱,所以才会和吉星惺惺相惜。

可是自从身负重伤之后,逐渐流连于江湖,就是门派中的事情,他也很少插手再管。这次

人死前3天灵魂已走*

自己所觅之物,就是在江湖上都干系重大。

按照他当初所了解的情形,江湖上知道此物的人,前辈高人知道的当不在少数。而庄前周毅等人见到秦奘,自然都住手暂时不好继续!毕竟秦奘乃地狱门执法,算是长老一级的人物!

这些人此时知不知道,其实并不重要!

喜欢我在南汉混日子请大家收藏:

第三百四十章凌波仙子

“仙子好眼力!”布衣汉子脸色,似乎有些发红,看去不过而立之年,但两鬓居然有些斑白,如果熟人在侧看到,一定会知道他,其实已经超过五十多岁年龄。

江湖上修炼的高人,一般都会随着修为的递增,自突破先天境界后,容貌再无变化,身体机能随之改变,不仅仅增强活力,甚至完成重组都可能。

此时他虽然看着年轻,但是被一个妙龄的丽人,笑着称为小跟班,看起来实在有些滑稽。但布衣汉子丝毫没有生气,遥遥朝丽人施礼:“某昔年跟随大兄入门,修习长生之道。有幸得见仙子,那时仙子几位高人,常与大兄一起论道,如今思来获益匪浅。大兄以然驾崩,故友再无消息。多年未见仙子,想必仙子玄妙精进!”

这丽人轻轻摆着手中花枝,甜甜笑道:“奴家近二十年没修炼,早把当年那些东西荒废了,如今不知道修炼是什么道理。说说,你修行这么多年,修的是什么啊!”

笑盈盈的看着布衣汉子,见布衣汉子神定气闲,衣炔飘飘大有风采,眼神不由有些痴了般。依稀当日模样,虽然不像那人,此时浑身上下却更有风采。

在常人看来有些沧桑,在她看来却更显俊朗,丽人眼神中多了几分笑意:“他当初驾崩时,想必也就你这般年纪!以他的身手,奴家直到今日,都无法相信呢!”

“唉!”随即是微微一声轻叹!

虽然看似不是刻意,却令人心神一颤,即使这布衣汉子修为过人,听了这似乎没来由般,一声令人惆怅的轻叹,整个人几乎为之沉醉。

但是他终究修行多年,远非一般人可以比拟,加之他为人坚毅自律,瞬间就醒悟过来。看着如诗如画一般的妙人,想起她在江湖上的名气,一身绝学在同辈中,无有能出其右者。

他心里似乎瞬间明白,看着这个宫装丽人,似乎更为清醒起来,自然浑身散发出一股,有些无形的傲人真气来!顿时本来一个看着普通的汉子,瞬间让人感觉高深莫测。

“修行多年,究竟修的是什么,这,确实令人深省呢?”布衣汉子的眼神里,似乎透露出一丝唏嘘。

想想面前这个女子,

人死前3天灵魂已走*

乃是江湖上有名的逍遥派前辈,更是当代逍遥派,仅有的太上长老之一,人称凌波仙子风璧微,其逍遥派绝技《九转阴阳》,二十年前据说已有八转境界,如今自然可想而知。

“想不到了罢?咯,咯!”她居然笑了起来,看布衣汉子没有马上回答,眼神看着布衣汉子,浅浅道:“好不容易遇到熟人,没想到碰到你哩!怎么一点都没有当年,那般好玩呢!”

“仙子乃高人!自不是某可比拟!”脸上有些尴尬,想到这丽人不好相与,接着又失笑道:“某早非昔日的小侍童,离开大兄三十余年矣!如今能得见仙子,深感荣幸啊!”布衣汉子轻轻飘落。

“有些无趣,,,,,,!”不知道是喃喃自语,还是自顾自怜,这风璧微居然带着几分伤感。

“世间有趣之事极多,自大兄去后,某在江边垂钓十余载,倒也自得其乐!”不管如何这人昔日可是江湖前辈,看去是妙龄少女,只怕比自己还要大着几岁,布衣汉子衣炔飘飞,慢慢走到宫装丽人面前。

看着她没有异动,于是居然带着几分恭维道:“若不是仙子形象动人,某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这话好,真真看出来,就你会说话!”听到布衣汉子这番话,凌波仙子风璧微花枝乱颤,忽然偏头静静看着,就像一个深恋的女子,看着自己的爱人一般。

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忽闪忽闪,在刚刚变暗下来的光线下,居然似一个可爱的精灵:“嘻嘻,这点还是没变,你有些紧张啊!”

周围的人闻到香风扑鼻,却是凌波仙子风璧微的身子,居然不知何时,已经挨近布衣汉子,看着身上散发那诱人少女般的清香,饶是修行几十年的人,看到她酥胸高耸肌如凝脂,都不免心跳加速。

布衣汉子呼吸看似没有异样,修行到了这个境界,自然心里有数。心跳和普通人一样,对于修行的人来说,却无异于比正常快了十倍以上。

人,心乱了!

高手之间,无异于落入下风。凌波仙子真有心思,只怕此时极难对付。别人旁人看到骇然,就是布衣汉子看到她的速度,心头又冷静下来。

神色似乎未变,甚至微微叹道:“时时精进,看到仙子方知一切,都是虚幻!”

凌波仙子似乎没有听到一般,反倒是对布衣汉子这份自谦,首次有些不以为意,静静的看着他,就好似一个温柔贤淑的妻子,看着久别新归的丈夫,有些不能自已。

布衣汉子知道,凌波仙人死前3天灵魂已走子当年精擅一门《鉴神术》,如果有人对着她的时候,但凡心思稍有不慎,只怕就会被她看破想法。所以很多人面对她,都会带着小心!

想到这里布衣汉子不由微微含笑,平静的和她对视,这是心魔也算屏障,似乎也想看破她一般。果然看布衣汉子神色不变,凌波仙子便又启齿:“这次这些人来听云庄,怕是你的手笔罢!”

紧紧盯着布衣汉子,好似一个天真的小孩,看到大人做错事情。她看到他神色没有变,脸色居然又笑了起来,丝毫没有忌讳挨着布衣汉子,咯咯笑道:“奴家说,这种事情,你怎么可能干呢!”

此时看着异香满怀,布衣汉子反倒是没有反应,看着她似乎无辜的眼神,心里自然有些感慨。如果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她温柔可人。知道的人却都明白,她可是个喜怒无常难缠的主。

虽然不是什么恶人,但是绝对行事我行我素,一辈子不知道对付过多少人。布衣汉子心里似乎明白什么,不由也微微笑道:“仙子本非俗世凡人,不知道仙子在此!是不是有何物影响到仙子了!”

喜欢我在南汉混日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