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web血腥网站进入教学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大家纷纷表示还好,柏青风冲王舒月使了个眼色,战风也轻轻推了她一下。

王舒月一个不查,踉跄着被迫站了出来。

“咳咳!”她尴尬的轻咳两声,抽空飞快瞪了身后几人一眼,无声质问:到底是谁下的黑手!

没人接茬,全都一本正经的看着柳风眠,王舒月气结,暗暗把几人全部记在了小本本上。

“师妹有话要说?”柳风眠温和笑问。

王舒月颔首,好奇问:“大师兄突然到访,可是门内出了什么事?”

“哦,这到没有。”柳风眠摇摇头,这才发现王舒月等人都有点紧张的望着自己,又补充道:

“我此次前来,是通知你们回宗门,着手准备比武大会的事。”

“三月后,十年一开的幻虚秘境就要开启,此次比武大会,预备从各宗门筛选出共两百名弟子,前往秘境试炼。”

比武大会、幻虚秘境,有内味儿了!

听见柳风眠说的事,王舒月众人顿时明白过来,各宗召回弟子原来还有这层原因。

柳风眠见王舒月等人一脸的迷茫,解释道:“这次比武大会轮到咱们云鹤宗承办,时间紧迫,事不宜迟,诸位还是速回宗门准备吧。”

“等等!”王舒月忽然抬手,参加不参加比武大会不重要,重要的是,“此次大会由咱们云鹤宗承办?”

柳风眠颔首,随即反问:“小师妹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吗?”

“大师兄,为比武大会过来的人,是不是会很多?”她不答反问。

柳风眠再次颔首,颇有点无奈的解释:“九大宗门来人便已过万,还不算闻讯而来,想凑热闹的各大世家、散修。”

“按照往常惯例,少说就有两三万人前来,所以师父叫你们回宗准备,你们赶紧收拾收拾,一会儿随我回宗门。”

“这么急?”欧克勤满目诧异。

王舒月几人面面相觑,这么大个项目,管事的都走了,光靠那些流民可没办法继续进行下去。

还有李仙芝等其他宗门的交换生,恐怕不一会儿也会接到宗门召回命令,这不就等于说,整个项目被迫停工?

损失先不算,王舒月现在大脑疯狂转动,根本没有内存去想这事。

她现在想的是,比武大会可不可以由神龙村来承办?

“大师兄,我有个妙计。”王舒月狡黠一笑,所有人全部朝她看了过去。

柳风眠疑惑问:“什么妙计?”

面上淡然,心里却咯噔一下,祈祷小师妹别再整出什么幺蛾子。

事实证明,他的担忧并不是多余的。

听听,她说了什么?居然不想回宗门?

“小师妹,掌门特意叮嘱为兄,一定要把你带回宗门,眼下都这时候了,你可不要让为兄为难啊。”柳风眠苦笑劝说。

柏青风与欧克勤对视一眼,虽然不知道王舒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项目停工这事,似乎有了转机。

王舒月谄笑着说:“大师兄别担心,我稍后就随你回宗门,正好我有件事要同师父商量一下。”

“不过......”不等柳风眠松口气,王舒月话音一转,又道:“只我一人回去就可以了。”

“什么?”柳风眠险些绷不住神色,好在多年修为在身,勉强还能端着。

站在王舒月背后,高山一样屹然不动的战风狐疑的眯起了眼,褐色的眼睛在王舒月身上打量了一会儿,没忍住伸出手指头,在她背上敲出了一段摩斯密码。

战风:你打的什么主意?

王舒月:“......”

无奈转身,冲战风说了个口型:比武大会。

读懂她的唇语,战风明显一怔,紧接着眼睛一睁,略有些兴奋的冲龙若轩一挑眉。

几月来两人一起共事,自有默契,龙若轩立马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转身用手肘撞了撞欧克勤。

欧克勤一脸茫然,但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柏青风已经洞悉一切,嘴角不禁勾起一个玩味儿

shadowweb血腥网站进入教学 完整版_

的幅度。

柳风眠:这一个个到底在打什么哑谜?

欧克勤:我也想知道。

不等二人想明白,走廊里忽然传来女孩焦急的呼唤:“师兄师姐不好啦!工地上出事啦!”

是艾晴的声音,柏青风再熟悉不过了。

当即冲门外那小丫头递了个“有长进”的眼神,拱手对柳风眠道:

“大师兄恕罪,人命关天,恕我先走一步!”

说罢,转身就出了接待室。

龙若轩和战风忙跟着道:“我们也过去看看!”火速开溜。

欧克勤目瞪口呆,楞楞的说:“那个,我、我也去看看......”

话未说完,一只手探进来,一把将其拽走!

转眼间,聚集在过道上的人全走了个精光,柳风眠当真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关切询问:

“小师妹,一起过去看看吧。”

王舒月摇摇头,淡定的收起待客室里的手提电脑,还有投影仪,往门外抬手道:

“大师兄,我先跟你回宗门吧,我会跟师父解释的,一切后果我一人承担。”

听见这话,柳风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无奈抬手扶额,放弃了挣扎。

“走吧。”柳风眠苦着脸走出门,要不是为了保持大师兄风范,他真想哭。

来之前他就知道文琪把这事交给自己准没好事,敢情是早有预料,知道这伙叛逆的交换生们不会乖乖听话。

于是,在主峰上等着给交换生们训话的清一道人,就等来了他家小徒弟孤零零的一个人。

看到大弟子那悲苦的神情,清一眸色当即就冷了下来。

“王舒月,怎只有你一人回来觐见?!”他厉声喝问道。

空旷的大殿内,回荡着清一的喝问,吼得王舒月浑身一振!

“师父!”王舒月上前一步,抱拳开口:“师父,徒儿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清一冷漠脸:“知道不当shadowweb血腥网站进入教学讲就不要讲了!”

“不”王舒月探出尔康手,“徒儿觉得还是要说!”

清一心中警铃大作,只想让王舒月闭嘴。

却不想,还是晚了一步。

王舒月关切的问:“徒儿猜测,承办比武大会需要云鹤宗出大笔经费,所以,徒儿有个省钱小妙招,师父可要听听?”

这可问到了清一的心上,他正为此发愁。

当即凝眸锁住她,警惕问:“你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师父您看您,又误会我了!”

王舒月一脸无奈的说:“徒儿是学经济的,刚才一听大师兄说咱们宗门要承包几万人的比武大会。”

“职业病突然犯了,在心中一拨算,惊讶发现,这比武大会听着好听,可真要办好,付出的灵石何止千万?”

“虽然咱们云鹤宗是九州第一宗,这点小钱从不放在眼里,可徒儿想了想,还是觉得很肉疼。”王舒月一脸心疼的模样。

清一可不信她的邪,他有理由怀疑,这小徒弟在内涵他。

云鹤宗是第一剑宗不假,拿得出灵石承办比武大会却也还有点吃力。

原因无他,皆是因为去年同蓝星那边进行贸易所至,所以现金流十分短缺。

不过,要是这小徒弟真有办法解决他的问题,他到不介意先听听她要说什么。

清一抬了抬手,示意王舒月过来说话。

一看这架势,王舒月就知道自己有希望,大胆说道:

“师父,经过这几个月的改造,神龙村现在已经大变样了,再有一个月,等地面建筑全部完工后,一个全新的村庄就要面世。”

“现在村子里已经通电,网络也正在搭建中,按照当前的进度,如果没有任何意外的话,一星期后就能通网,虽然只是局域网,但简单的上网和通讯都没问题。”

“这可是九州独一份,其他九宗,肯定羡慕极了,咱们云鹤宗乘此机会,在九州的名号又能更上一层楼。”

听到这,站在一旁的柳风眠不禁露出了憧憬的神情。

就连清一,也有点心动。

不过,这和比武大会有什么关系?

王舒月笑着表示,不要急,关系大大的有,且听她慢慢道来。

“师父,比武大会要在云鹤宗举办,一下子涌入几万人,咱们门内的藏书阁、禁地等地,其他九宗肯定早就惦记上了,到时候光是安保就是个大问题。”

“如此想来,承办地点落在门内,似乎不太妥当啊。”王舒月皱眉忧愁道。

柳风眠觉得有道理,又劝道:“所以,才需门下弟子全部归总,为此事做好准备,以防万一。”

王舒月等的就是这句话,当即接话,“大师兄,倘若不在宗门里承办,那不就简单了吗?”

“不在宗门内承办?”柳风眠吃了一惊,他怎么没想到呢?

不过,以往其他宗门都是在各自门内承办比武大会,他们云鹤宗却不再门内承办,这恐怕不太好吧?

柳风眠说出了自己的顾虑,王舒月摆摆手表示那都不是事。

“既然前所未有,那咱们就开来这个先河啊!”她笑着说道。

柳风眠佩服的看着王舒月,心说这个小师妹可真是敢说。反正他就算是有这样的想法,也不敢说出来。

“不在门内承办,那又在何处?”一直不开口的清一道不冷不热的问道。

王舒月嘿嘿一笑,把早就准备好的投影仪打开,指着大殿上浮现出现来的神龙村投影图,朗声道:

“就在神龙村啊!”

原来打的是这个注意。清一轻嗤一声,算是搞明白了王舒月铺垫这么多,为的是什么。

不过,若她真能办到不失宗门脸面,还能省下灵石,他到也不是一定反对。

清一似乎来了点兴致,起身走下大殿,看着面前这个栩栩如生的投影图,负手转了一圈,淡淡问:

“你准备怎么办?眼下这个小村子可上不得台面。”

这王舒月早有准备,立马指着村子各处,把自己的初步设想说了出来。

“既然是比武大会,那就以比赛第二,友谊第一的为核心主题,既能凸显咱们云鹤宗的大气,又能表示咱们第一剑宗的谦虚,明着是谦虚,实际上是高级凡学。”

“徒弟准备在村口这里做个大型火炬,然后把村中心的广场划成比赛场地,大会开始之前,会有个运动员入场展示环节,各家宗门高举着各家的牌子和比赛宣言,带领参赛弟子依次入场......”

“然后配合着物美灯光,师父您闪亮登场,大宗气概尽显,一定能够让现场气氛到达高潮!”

王舒月几乎是把奥运会的流程和设置说了出来,大差不差,省略了许多细节,但大体上该有的都有。

清一和柳风眠从未听过如此新颖的比武大会,哪怕看着投影仪上还像废墟的神龙村,眼前还是忍不住浮现出王舒月说出的那副场景。

“倘若真如你所说,那这场比武大会,就足以令其他九宗自惭形秽!”清一难得的有点小激动,也没了一开始对王舒月的警惕。

不过......

“若办在神龙村,需要多少预算?”柳风眠关心问。

他看这村子现在啥啥没有,只怕预算比一开始想的还要多。

毕竟那什么舞美、灯光的,听起来可都不便宜。

王舒月心中自有自己的小算盘,她可不坐亏本的买卖,蓝星那一年奥运会有多赚钱,她到现在都还记得。

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宣传机会,神龙村就算建成,也不过是个特别一点的村庄而已,无法产生太多效益。

可它要是摇身一变,变成九州修士们心驰神往的那个村庄,那就不一样了。

有人就有钱赚,此刻王舒月脑子里已经浮现出各种赚钱的生意,她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小师妹?”久等不到王舒月的回应,柳风眠提醒了一声。

王舒月顿时回过神来,笑着说:“不要云鹤宗出一块灵石,一切筹办资金,都由神龙村承担。”

柳风眠吃了一惊,这些交换生财力如此雄厚?

清一却是难得的露出了浅浅的笑,一双清眸望着王舒月,似乎已经看穿了她的小心思。

“说吧,这次的条件又是什么?”

王舒月也不客气,答道:“关于此次比武大会所搭建起来的各项设施,云鹤宗将把版权无条件赠予神龙村,不能在比武大会之后就取消或者撤回宗门。”

“从约定开始的那一刻起,神龙村有权利用比武大会以及云鹤宗这个IP,并获得比武大会的赞助冠名权,在约定期间,神龙村一切盈亏云鹤宗都不能过问。”

喜欢我姑奶奶她修仙回来了请大家收藏:

王舒月找了一圈没看到高远的踪迹,看向人群中那个俏丽的姑娘。

“高彩妹,你们村长呢?”她问。

高彩妹蹲身福礼,“回禀上仙,二哥他正在大棚那边准备,特意嘱咐小女,再此恭候上仙和两位专家大驾。”

她起身,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眼帘低垂,从头到尾都没有直视过王舒月的眼睛。

“上仙、专家,请跟我来。”

王舒月忽然想起了正在闭关的三省,忍不住多看了高彩妹一眼。

小姑娘模样不差,年纪十四五岁,和三省年纪相当。

但是,她没有灵根,所以,这两个年轻人注定不会有什么结果。

不过,要是三省没有定亲,会不会现在已经开始谈小女朋友了?

想到这,王舒月眉头微拧,心里泛出一股她自己都没能察觉到的酸味儿。

“羡慕啦?还是嫉妒了?你不珍惜,大把的比你年轻比你漂亮的小姑娘懂得珍惜。”玉麒麟忽然冒了出来,毫不客气的打趣道。

王舒月凝出神识一把朝玉麒麟身上拍去,“就你话多!”

玉麒麟轻松闪开,王淑芬它躲不过,王舒月这菜鸡它还能多不开?

飞到王舒月肩侧,一本正经的叮嘱她:“把美少年拐走吧,咱们开启双修副本,修为一准日进千里,不,那可是天灵根啊,应该是日进万里!”

王舒月没好气的白了它一眼,“我看你就是馋我灵力!”

不过,修为自从进入筑基中期境界之后,上涨的速度就慢了很多,像是蜗牛爬一样,着实是令人郁闷。

玉麒麟知她心中所想,戏谑道:“你一人修行却要供着我和风兮那鲛人,可不就比以前慢了?”

“要我说,那鲛人你不用来双修,真是大大的资源浪费!”

不但浪费资源,还影响了它的修行进度。玉麒麟暗搓搓砸心里补充道。

王舒月懒得搭理它,两人心意相通,有些话不说出来,她也知道。

“哼~”玉麒麟哼了一声,两个打算都没能实现,气恼的钻回灵宠袋里,吃零食消火去了。

高彩妹在一个茅草棚前停了脚步,轻声道:“上仙,两位专家,就是这了。”

棚子里的高远似乎听见了动静,迅速迎了出来,邀请三人进大棚里去看看。

两位教授颔首,期待的进了大棚。

看了一圈后,吴教授提出,想去田里先看看腐烂的稻子。

然而,去年秋收颗粒无收,稻田里腐烂的杂交稻早已经被村民清除干净,种上了耐寒的菜。

幸好,村里出了名的懒汉王老五家的地到现在还没收拾,专家们立马让高远带自己过去。

跟随而来的村民们看稀奇,也跟着走了。

王舒月没跟去,把人交给高远,她就要忙别的去了。

“上仙!”

高彩妹忽然叫住了她,王舒月顿住脚步,回眸看她,“嗯?”

少女掀起眼帘,大大的杏眼看着她的鼻梁,仍旧不敢同她对视,嘴唇张了张,似乎鼓起极大的勇气,才发出声音,小心翼翼的问:

“上仙和南宫上仙......是道侣吗?”

这话,但凡是换个对象,高彩妹都不敢问,因为一旦猜测失误,对高高在上的仙人来说,那就是侮辱,她必死无疑。

不过王舒月显然不是那种人。

听见小姑娘这句小心翼翼的询问,她只觉得惊讶。

不过惊讶之后,心里某处纠结在一起的麻绳,忽然之间就解开了。

她淡笑着摇了摇头,回道:“我们不是道侣,但我们......已经定亲了,这是个秘密,除了你还没有别人知道,所以你要替我保密哦。”

她的笑容,是那么的温柔,目光是那么的坦然。

高彩妹忽然就觉得自己心里的那朵花,还没来得及完全绽放,就已经枯萎了。

但意料之中的悲伤却并没有多少,反倒松了口气,执念已消。

“那,恭贺两位上仙。”她睁着清澈的眼,笑着祝福她,终于看了她的眼睛。

“谢谢。”王舒月回了她一个微笑,转身离开。

“哦对了!”她忽然又停下,转过身来叮嘱道:“一定要替我们保密哦。”

“嗯嗯!”高彩妹点头,“上仙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王舒月挥挥手,御扇离开。

高彩妹站在原地望了许久,长舒了一口气,转身迈着轻快的脚步,跟上了村民的大部队。

......

天气在变暖,冰雪已经完全融化,村口的树木冒出了嫩绿的尖芽儿。

这寒冷的冬天,终是过去了。

流民村的村民们看着春天的到来,感觉过去这三个月,就像是在梦里一般。

他们没有人饿死,也没人冻死,甚至还有了一个温暖的房子,柔软的床。

而这一切,都是他们用自己辛勤的劳动换来的,很踏实。

基础的地下建设现在已经完成,神龙村开始了下一步的地面建设。

也不知道是谁去宣传了一番,不止是周边的流民被吸引过来,就连其他宗门的弟子也忍不住加入。

原本只是云鹤宗自己的事,现在居然受到了十大宗门的集体关注。

村里的人口已经多到需要两个人挤在一张毯子上睡觉的地步。

王舒月经过核算得出结论:劳动力过剩,资金周转紧缺,再这样下去,光是解决吃饭问题,就很老火。

不过,有的宗门保持观望态度,有的宗门表示支持,也有宗门,很不高兴!

偌大一个宗门,无灾无难,更没有什么战事,居然走空了上千人,这成何体统?!

御音宗内,陆远游高坐掌门之位,唤来闭关许久,修为有所精进的百里屠屠,命她速去云鹤宗,将御音宗那群孽徒召回。

“一个都不能留!”陆远游拍着椅背厉声交代道

听见掌门这句话,百里屠屠顿时笑了,“弟子遵命!”

早听说王舒月等人在云鹤宗附属村开荒拓土,人手紧缺,求贤若渴。

她若将这一千多名弟子全部召回,不知王舒月会不会跪下求她将人留下。

带着这份快意的畅想,百里屠屠带领数名御音宗精英弟子,气势汹汹来到了东方神龙村。

……

凌立空中,百里屠屠环视一周,将仿佛“废墟”一样的东方神龙村看在眼里,轻蔑一笑。

就这?

不过看着混乱的样子,收拾起来恐怕需要不少人手。

今日,就让她打王舒月一个措手不及!

“御音宗弟子听令!”

村子上空,忽然传来女子凌厉的呼喝声,其声如洪钟,在村子里每个人的脑海中炸响,只听得人两眼发昏,险些站立不住。

好强的威压!忙碌中的柏青风等人齐齐皱起了眉。

本来分散在各处的交换生们迅速撑起防御罩,将那股凛冽的威压挡了回去,在场凡人们这才能顺畅呼吸。

众人齐刷刷抬头往空中看去,只见一蒙面的白衣女子凌空而立,被几个御音宗弟子簇拥在中间,凝眸

shadowweb血腥网站进入教学 完整版_

俯瞰着他们。

明明她神色淡淡,却给人一种丝毫没有将脚下这群人放在眼里,一副理所应当的傲然之态。

御音宗的弟子们一眼就认出,来的是大师姐。

包括交换生在内,所有御音宗弟子纷纷单膝跪下,恭敬唤道:

“大师姐!”

百里屠屠淡漠的目光从诸人身上扫过,最后停在了打着哈欠,发丝凌乱,似乎刚起不久,满身慵懒,略显茫然的王舒月身上。

微启红唇,冷冷道:“掌门有令,所有御音宗弟子都不准在此地逗留,速随我回宗门!”

“如若不从,视为叛徒,逐出师门,永不收录!”

说完,期待着王舒月那张茫然的脸上,露出惊慌的神色。

然而,却并没有。

哦,也不是全没有神情,那双慵懒黑眸里迸射出了惊喜的光芒,差点闪瞎百里屠屠的眼。

当即,她心里就是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王舒月开心啊,感觉自己就是那天选之子,想要瞌睡就来枕头。

她前一刻还在想这那么过剩的劳动力该怎么处理,下一刻百里屠屠就给她送温暖来了,这不是天助我也!

“御音宗弟子们听见了吗?掌门之命不可违,我也不让你们为难,要走的都可以自行离开。”王舒月激动的冲御音宗弟子们说道。

懵了,百里屠屠懵了。

为什么她感觉在给王舒月做嫁衣?

不是说这里人手紧缺得厉害吗?怎么王舒月一副巴不得御音宗弟子们全部回宗的模样?

王舒月将百里屠屠的神色尽收眼底,倒有几分困惑,不知道她不高兴什么。

不过这不要紧,乘热打铁,她得赶紧问问还有哪个宗门的弟子想要离开。

“还有没有人要走啊?离开宗门许久,的确不成体统,我真诚的建议大家都回宗门去看看,问问掌门的意思,免得日后引发不必要的矛盾。”

王舒月高声呼吁,一副我很想留你们,但不敢得罪宗门的为难样子。

然而,搞基建搞得正上头的各宗弟子怎么舍得离开?

还有就是,不待够一年根本无法参加最终评选,不能参加评选,那带铺面的两层小楼岂不就没了?

是以,除了御音宗一千多名弟子不得不离开之外,其他各宗弟子都纹丝不动,没有一人想要离开。

更有那心思缜密的,怕自家掌门盲目跟风陆远游的骚操作,马上派出代表回宗门同掌门商谈。

不过陆远游技高一筹,已经先一步知会各家掌门,除云鹤宗,丹霞宗,御兽宗外,余下几宗都在百里屠屠离开不久后,派出弟子,宣召本门弟子回宗。

一开始的确是劳动力过剩,但走个三千人也差不多了。

眼下七宗急召,七千人劳动力即将流失,王舒月顿时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可人要离开,她也拦不住,更何况现在资金紧张,她也无法提出更高的条件留下这些人。

[标签shadowweb血腥网站进入教学:p标签]于是乎,不过半月,原本还显拥挤的宿舍内,已经空下大半。

现在跟在龙若轩身边做城建的李仙芝愁得睡不着,一大早就来找王舒月,想问问她现在要怎么办。

“这绝对是个阴谋!”王舒月拍桌肯定道。

聚集而来的柏青风等人齐齐翻了个白眼,这还用你说?

“不过......”龙若轩皱眉道:“咱们这个项目并没有触动谁的利益,七宗为什么要突然扯走门下弟子?他们难道就不想在咱们的项目里分一杯羹?”

王舒月看向李仙芝,李仙芝立马起身表忠心,“我保证,我带来的御兽宗弟子一个都不会离开!”

“这个我知道,我不是想问这个事。”王舒月挥手打断李仙芝的表忠心,狐疑问道:

“我们是不是错过了什么重要消息?”

她总觉得来九州这么久,差了点什么。

众人皆茫然的看向王舒月,王舒月正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时,柳风眠来了。

“大师兄怎么来了?”听见方若兰的禀报,王舒月感到十分诧异。

说起来他们这个项目,其实并没有得到掌门师尊的全力支持,所以从项目建立之初一直到现在,云鹤宗核心弟子,包括整个内门,都没有谁到过他们这里。

所以,大师兄突然到访,肯定有事,而且还是大事!

王舒月等交换生面面相觑,柏青风一抬眉,当先起身迎了出去。

有人带头,大家伙接二连三离开会议室,转战接待室。

明亮整洁的小房间内,生儿正端着刚泡的茶水,送到柳风眠身前,“大师伯请喝茶。”

小人做这事已经十分熟练,端茶杯的手拿得稳稳当当,姿态也是不卑不亢,一看就是没少为人民服务。

柳风眠颔首接过茶水,浅抿了一口,重新窝进软皮沙发里,打量着屋子里的各样陈设,暗暗感慨,小师妹这日子过得真美。

不过还没来得及享受一会儿,走廊里就传来密集的脚步声,柳风眠顿时一个激灵坐直了身子,整理好衣衫,端起姿态。

王舒月等人走了进来,房间太小,余下交换生们都站在接待室门口没有进来。

“参见大师兄!”

以王舒月为首的柏青风等人,齐齐抱拳行了一礼。

柳风眠可没忘记王舒月这个关系户的背景有多硬,忙起身扶起众人,不敢受全礼。

不过面上仍旧保持着大师兄的潇洒风范,笑着问道:“几月不见,诸位可还好?”

喜欢我姑奶奶她修仙回来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