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仙缘不用人帮立堂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凌云深与凌画去了玉兰苑,玉兰苑十分安静,见了云落,一问之下,宴轻还真是在睡觉。

凌云深笑着说:“既然如此,让妹夫睡吧,七妹你也累了,也去歇歇,我让厨房准备晚膳,栖云山送来了两只肥鹿,妹夫据说爱吃烤鹿肉,晚上吃烤鹿肉如何?”

“好啊,他的确是爱吃,有许久没吃了,一定想了。”凌画欣然点头。

凌云深转身去安排了。

凌画看向宴轻住的房间,本来想进去瞧瞧他,但想着他既然睡着,便别扰醒他了,犹豫之后,便回了自己的屋子。

宴轻武功高,睡眠自是不会太沉,又是大白天,早已睡过半日,本就浅眠,听见兄妹二人在门口低声说话之后,凌云深走了,凌画却自己回了房间,没来看他,心里不愉的劲儿又冒了上来。

他着实怀疑了一下,想着难道是分院而居真的影响夫妻感情?

他翻了个身,想着要不然就不分院而居了吧?

但是他如今自制力已不剩多少了,若是依旧与她同床共枕,夜晚还能熬得住吗?她倒是心大,自睡的香甜,可是他不行,他气血方刚,连清心咒都不管用了。

宴轻心里很是挣扎,又翻了个身,一时纠结不已。

凌画本要躺下歇会,但隔着的房间有细微的翻身动静,翻过来,翻过去的,就算她耳目没那么好,也能听得到,于是,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去了隔壁的房间。

冬天还没过去,房间里烧着炭火,暖融融的,宴轻的被子搭到腰间,他眉头紧皱,的确是醒着的。

她走到床边问,“哥哥,怎么没睡?是睡不着吗?”

宴轻看了她一眼,心里有气,但这气又没法理直气壮地对她发作,垂着眼皮说:“嗯,睡不着。”

“那你出去玩?”

“不想出去。”

“那、我陪你说话?”

“不想说话。”

“那、我让三哥陪你?”

“不想。”

凌画:“……”

好吧,看起来这情绪闹的还挺严重的。

她反省自己,“是不是因为我今天太早把你喊醒了?所以你一日都不舒服?我以后一定不早喊你了。”

宴轻只能接受这个理由,“嗯,以后你别太早喊我了。”

凌画想着果然是起床气闹了一天,试探地对他问,“那如今,你既然睡不着,不如就起来吧,栖云山送来了两只鹿,三哥说晚上给你烤鹿肉吃。”

宴轻其实早已听见了,最可怕的是,他竟然发现自己对烤鹿肉没那么在乎了,若是以前,听到有烤鹿肉吃,他一准一个鲤鱼打挺的起来亲自去烤,如今却依旧躺在床上不想动。

他觉得他完蛋了!

凌画见他兴致缺缺,“不想吃吗?”

“想,但是不想自己动手。”

凌画也无奈了,“那哥哥,你、继续躺着?”

“你呢?”

“我、也回房间躺着?”

宴轻往里侧挪了挪,“你上来,与我一起躺着吧。”

凌画自然不会拒绝,她都有多久没抱着他了?她麻溜地脱了鞋子,爬上了床,动作熟练地窝进了宴轻的怀里,抱着她躺下,在挨到他的一瞬间,心里竟然满足极了。

宴轻在她身子贴上来时,细微地颤了一下,伸手搂住了她,软玉温香在怀,这一刻竟然什么乱七八糟的情绪都飞跑了,也没那么气了,觉得愉悦起来。

这是心里头不受他自己控制的愉悦感。

宴轻很快就察觉了,正因为察觉,才沉默的什么话也不想说了,闭上了眼睛。

凌画扬起脸看宴轻,见他已闭上了眼睛,小声问,“哥哥又想睡了吗?”

“嗯。”

凌画点头,好吧,那睡吧。

房中安静,院子里同样安静,只有凌家的大厨房很是热闹,在热火朝天的准备烤鹿肉。

宴轻本来已没困意,但抱了凌画在怀,竟然很快就有了困意,他也不阻止,想着白天多睡点儿也好,免得晚上又睡不着。

凌画却没什么困意,大体是四哥用《推背图》推演出来的东西还是影响了她,静下来时,一个人总是忍不住想,甚至忍不住想问宴轻,对比四哥只窥到点滴,他都窥见了什么?

他若是早就在《推背图》时见过她无数遍,那么他是心甘情愿被她算计嫁给他?虽然她知道他乐意娶她,定不是因为喜欢她,这她早就有自知之明,但还是忍不住去想,他既然不是为了免除太后总惦记着他婚事儿的叨叨催促,也不是为了真的愧疚歉疚弄出婚约转让书,那是为了后梁天下?不让她有机会瞧见宁叶的那一日喜欢上他?以免乱了天下?让后梁推进乱世?

总之,无论是哪种想法,都让凌画的心情不太美丽。

她甚至竟然后悔为了深入了解他,让四哥研究《推背图》,推演出东西了。若是不知道,反而能坦然,一旦知道了很多东西,反而不能够太坦然了。

“在想什么?”宴轻感觉凌画气息时沉时轻。

“想着怎么把萧泽拉下马,除夕宫宴,他对我的恨意已有些压制不住了,这不是好事儿。”凌画脑子转的快。

宴轻伸手捂住她的眼睛,“你就不能好好歇一日?累不累?今年是大年初一。”

“累的。”

“那就别想了,过了这几日再想。”

“嗯。”凌画从善如流,“听哥哥的,不想了。”

凌画不再想事情,很快疲惫袭来,便睡着了。

宴轻偏头看了她一会儿,也闭上了眼睛,很快也睡着了。

云落与端阳怕扰了两位主子休息,躲远了些,坐在水榭里说话。

端阳道:“好想出去玩啊,但是小侯爷不出府,咱们也就没法出去。三公子、秦三公子、崔公子出去玩了,琉璃和朱兰也出去玩了,就咱们两个好可怜啊。”

云落道:“你也可以出去玩,小侯爷如今又不需要你时时跟在身边。”

“小侯爷以前也不需要我时时跟在身边,从你来了之后,这规矩才改的。”端阳可怜巴巴的,“我自己一个人出去玩也没意思。”

“那你想玩什么?我陪你玩吧!”云落倒是不觉得无聊,大约是早些年腥风血雨,如今跟在小侯爷身边,难得清静安泰,他心情挺好的。

“玩投壶吧!”

“行。”

傍晚,凌云扬等人回府,府里也正好到了晚饭的时辰。

厨房已烤好了鹿肉,凌云深派人来喊凌画和宴轻。

宴轻睡了个饱足,心情好了很多,起身后看到凌画的笑脸,想着还是她陪着一起睡觉睡的舒服,若不然过些天就把分院而居的规定给抹消了?他忍一忍?否则漫漫长夜,怎么睡啊?

男人心,同样海底针,凌画不知道宴轻心里想什么,也不知道背地里他艰难的心路历程,只敏锐地发现她陪着睡了一觉后,宴轻的心情肉眼可见的好了。

具体体现在,他面带微笑,如沐春风,说话也不闹情绪真正仙缘不用人帮立堂和脾气了,很好说话的样子。

凌画想,这起床气大约是过去了吧?

凌家的厨子自然也是不差的,尤其是听说宴小侯爷对于烤鹿肉的要求很高,所以,厨子们使出十分之十的本事,将鹿肉烤的满府都能闻到香味不说,还能让香味飘出墙外,飘去了隔壁的一位朝臣府里,直馋的人家孩子不停地吸鼻子。

这一晚,自然是好酒好菜好宴席。

席间,凌云扬搭着崔言书的肩膀,对众人说:“你们猜,今儿我们出去玩,遇到谁了?”

凌画很给面子地问,“谁?”

“崔言艺。”凌云扬道:“言书的堂兄。”

凌画看向崔言书,“然后呢?”

凌云扬道:“崔言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不止自己不痛快,还给人家找不痛快。他见了言书,说恭喜他来京,问他这时候来京是不是为了参加他与表妹的婚礼,说表妹自小劳言书照顾良多,以后人就由他照顾了云云,大婚之日,让言书一定参礼。总之,一副胜利者的姿态。书读的好有什么用?脑子是个东西,得会用。”

凌画早已料到崔言艺与崔言书较劲儿多年,宫宴之日,郑珍语拦着她之后,回府就病了,崔言艺估计心里有气,如今与崔言书见面,自然要说些不中听的,她问,“他没投靠太子吧?”

凌云扬有些不确定地说:“没有吧?”

“既然没有,他就不是脑子不好使。”凌画看着崔言书,“言书说什么?”

“堂兄大婚,我自是要去观礼的。”崔言书道:“也算是了了一桩事儿。”

凌画点头,“届时我选个高门贵女,让人陪你去。”

喜欢催妆请大家收藏:

兄妹二人关起门来一直谈到午时,直到凌云深派人来喊,二人才结束交谈。

凌画站起身,出了书房,走在去饭厅的路上时,才说起了张乐雪,“明日我先去乐平郡王府,后日我便去张家拜年。若是张老夫人和张小姐都有意,我便给你约个日子,单独见张小姐一面,你们二人若觉得和美,便趁着我在京城,将此事订下了。”

“你还要走啊?”凌云扬蹙眉。

“自然,我如今还掌管着江南漕运,总不能一直在京城待着。”凌画道:“不过也不是十分着急,总要出去正月再去江南。”

她压低声音,“我在京城,是在无数人的眼皮子底下,不好行事,只有出京去了江南,才能暗中行事。”

凌云扬懂了,“行。”

他想了想,道:“若是张老夫人和张小姐同意,先定亲吧,至于大婚之期,晚二年也可,想必张小姐也想多留在老夫人跟前尽孝。”

“四哥不急着娶人进门啊?”凌画闻言凑趣。

凌云扬摇头,“急什么?要做的事情这么多,又这么危险,她能不被牵连进来,便先不牵连吧!”

凌画感叹,“四哥,你真是长大了啊。”

凌云扬气笑,“我什么时候没长大?”

“若是张老夫人和张小姐应允了你,我觉得倒是张小姐慧眼,是她的福气。”凌画笑,“我们凌家的男儿,皆有情有义,不会错嫁。”

凌云扬拍凌画脑袋,笑着嘟囔了一句,“臭丫头,倒是会往自家的脸上贴金。”

兄妹二人到饭厅时,人已经都坐齐了,宴轻大约是补了一觉的原因,看着没有那么困顿了,但依旧是懒洋洋的,跟一只高贵的大懒猫一样,没骨头地歪着身子,见凌画来了,他看了一眼,没说什么。

凌云深笑,“你们两个人去书房说话了?什么要事儿单独说了整整半日?”

凌画挨着宴轻身边坐下,笑着说:“四哥如今入朝了嘛,是朝局中的事儿,三哥不入朝,便没必要让你跟着烦心。”

“也是。”凌云深表示了解了,“言书棋艺精湛,我们下了半日棋,着实受教良多。”

崔言书微笑,“云深兄过奖了,云深兄大才,在下不及。”

“你们二人就别互相谦虚了。”凌云扬接过话,“来,喝酒。”

他端起酒杯,忽然想起什么,对凌画说:“七妹,你该酿酒了啊,咱们酒窖里都没有多少存酒了。”

凌画点头,“我离京前会抽两三日的功夫去栖云山一趟,不会让你们断了酒的。”

凌云扬想着她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两三日虽短暂,但也耽搁她时间,便摆手,“算了,我也就说说,你酿的酒虽好,但别的人酿的酒也不差,等没了让人将就着买些罢了,你还是只管忙你的吧?”

凌画笑,“正月三哥大婚,一定要备好酒,我还是去一趟。”

凌云扬一拍脑门,“倒也是,三哥大婚那日,得要好好摆排场的,那你还是操劳些吧!”

凌云深想插嘴,但见二人你一言我一语,便将事情订下了,他也只能笑着作罢。

一顿午饭,

真正仙缘不用人帮立堂 小说全文、

推杯换盏,用的很是欢然。

[真正仙缘不用人帮立堂标签:p标签]凌画是真怕了醉酒了,所以,没喝几杯,便放下了,宴轻似乎还没睡醒,也没有多少想喝的意思,便也没喝多少,凌云深与秦桓酒量一般,倒是凌云扬拉着崔言书喝了不少,朱兰也是个爱好酒好菜的,反正近日无事儿,只管玩乐,拉着琉璃也喝了不少。

吃过饭后,凌画问宴轻,“你是继续回房里睡,还是……”

宴轻问她,“你做什么?”

凌画道:“我与三哥商量商量他大婚的酒席安排以及一应礼仪。”

宴轻对这个没兴趣,道:“我回房继续睡。”

凌画点头。

宴轻起身回了院子,凌画便与凌云深去了凌云深的书房。

凌云扬拉着崔言书喝的意犹未尽,“言书兄,我与秦桓带你去出府去玩怎样?”

崔言书知道他是好心让他尽快融入京城,没意见,“行啊。”

于是,凌云扬和秦桓带着崔言书出府了。

宴轻回到凌画未出阁时的玉兰苑,因知道两人分居,凌画也没强烈要求回了娘家便让宴轻与她住在一起,所以,云落特意给宴轻安排在了凌画正屋的隔间。

进了房间后,宴轻其实没什么困意,对云落问,“你有没有觉得你家主子今日对我有些不同?”

云落没发现,摇头,“没有吧?”

宴轻肯定地说:“有。”

云落、琉璃这等身份,家宴都是跟着一起的,席间没看出主子对小侯爷哪里有不同啊,他疑惑,“小侯爷怎么这么说?您觉得主子哪里对您与平日有所不同吗?”

“说不出来,感觉而已。”

云落“嗐”了一声,“主子许久不见三公子与四公子了,这半日一直与四公子在厨房商量朝政上的事儿,难免心情受了影响吧,肯定是与小侯爷您无关的。”

宴轻单指点着额头,“她今日没对我笑。”

云落:“……”

“也没怎么看我。”

云落:“……”

“而且也不黏着我了。”

云落:“……”

宴轻往床上一趟,看着棚顶,“就很奇怪的。”

云落叹气,真诚地给出建议,“小侯爷,主子才回娘家,上午与四公子商议朝政之事,下午要与三公子商议三公子和荣安县主大婚之事,定然是顾不得你的,不止今天,怕是接下来几日都要顾不得,您若是不想睡,要不也出府去玩?四公子和秦三公子就带着崔公子出府去玩了。”

“他们去了哪里?”

云落道:“说是去永康坊,京城数永康坊最热闹。”

宴轻不太有兴趣,京城的大街小巷都被他玩遍了,再玩也玩不出花样来,他恹恹地说:“我还是睡觉吧!”

云落点头,见宴轻不再找他说话,关上门,退了下去。

宴轻一个人躺在床上,想着,秦桓说的对,他大约如今真不是一个合格的纨绔了,自从娶了凌画,跟着她去了一趟江南,如今回京后,就连玩都没意思了。

她可真是有毒!

宴轻郁闷地想着片刻,到底还是睡着了。

凌云深做事从来就妥当周全,自从凌画给凌云深定亲后,这几个月里,凌家和乐平郡王府一直在过六礼准备,所以,其实也没什么事情需要凌画操持的,将大体的事情过问了一遍后,凌画也没找到需要她的地方。

她笑着说:“看来除了酿酒一事,其余的事情我全然没有用武之地了,三哥皆用不到我了。”

“也不是,大婚之日,府内上下,还是需要你回府主持的。”凌云深笑。

凌画点头,“这是小事儿,我届时提前几日回来。”

“还有邀请的婚帖,该请谁,不请谁,也得你来拿主意。”

“这个我在行。”凌画总算找到了点儿事情做,“现在咱们就拟帖。”

凌云深点头。

拟帖的事情简单,凌画心中都有数,邀请谁,不邀请谁,她心里都有一本账,不出一个时辰,便做完了。

凌云深道:“不邀请太子,是不是不好?”

“那么虚伪做什么?我还怕邀请了他来,砸了大喜的日子呢。”凌画摇头,“邀请二殿下来就行了。”

反正,她已改变主意,尽快拉萧泽下马,宫宴之日,她与萧枕一起出宫,也是隐晦地摆明了她扶持萧枕,凌家自然也是在萧枕这条船上,也没必要再掩饰了。

正好,她借三哥大婚,再试试陛下的态度。

凌云扬点头,“都听你的。”

他看了一眼天色,温和提醒,“七妹,你回娘家将妹夫一个人扔下是不是不太好?若是别家府邸,有男性长辈陪着外,舅兄也要全程陪着的,咱们府邸没有长辈在,但也不能没有规矩。”

凌画笑,“他不是去睡觉了吗?就让他睡足了吧!”

凌云深琢磨道:“这样吧,我还是与你一起去你的院子里瞧瞧吧,妹夫若是没睡,我陪着他,免得他一个人无聊。”

凌画不会推却凌云深的好意,他三哥比她与四哥都重规矩,笑着点头,“行。”

喜欢催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