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有保家仙的征兆 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莫求?”

散花老祖面色阴沉,眼神闪动:

“他好大的胆子!”

“主上。”即使被人护住,冯孤雁似也不能压制住心中的恐惧,颤抖着身子哽咽道:

“他就是要折磨、羞辱我,此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主上您这次可千万不能放过他。”

“放心。”

散花老祖伸手,揉了揉冯孤雁散乱的长发,察觉到对方越发剧烈的颤抖,心中不由生起怜惜。

待到目光落在冯孤雁那血肉模糊的玲珑身段上,更是目泛寒芒,心头杀机无意识外放。

连我的女人也敢下手?

好大的胆子!

“唰!”

远处,两道遁法猛然一滞。

莫求眉头紧皱,面泛迟疑,一旁的张燕却是美眸一缩,下意识后退一步看向散花老祖。

“莫……莫道友,你要对付的人是他?”

话音出口,张燕不由暗暗叫苦。

进入隐地之际,三阳剑张免可是特意点出几人让她格外注意,散花老祖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还是排在最前列的人物。

就连何公子等,都要在其之后。

金丹圆满!

现今隐地之中,除了深入内里的两位元婴真人,怕就要数散花老祖的实力数一数二了。

“放心。”莫求倒是一脸轻松:

“打不过,还可以逃。”

“您是可以。”张燕苦笑,她见识过莫求的速度,确实有不小的把握能够及时逃走:

“但我怕是不成!”

“上天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远处,散花老祖揽着冯孤雁,眼神冰冷看来:

“姓莫的,你是自己找死!”

“那也未必。”

莫求眯眼,身躯一涨,烈焰翻涌,幽冥火神身已然激发。

“哦!”

散花老祖眼眉一挑:

“原来进阶了金丹中期,看来是自诩实力增进,这才敢朝我的人动手,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话虽如此,他依旧暗暗心惊。

这才过去几年?

对方就已有所突破,而且秘法施展,身上的气息已经不比金丹后期的修士弱上多少。

若是再给他一两百年……

此子不能留!

散花老祖双眼一缩,紫云兜自背后飞出,兜口张开,瞬间牢牢锁住莫求两人所在处。

“呼……”

恐怖的吸力隔空落下。

莫求身形一滞,周身烈焰不受控制的朝前飞腾,似乎想要投入其中。

张燕更是面色发白,急急祭出那件破布,把自身牢牢定住,却也无力退出笼罩范围。

“喝!”

一声低喝,莫求身上烈焰陡涨,化作一对羽翼猛然一扇,身化一道流光斜斜飞出数里。

无间遁!

幽冥无影剑遁!

两大遁法加持,让他的速度几乎超过金丹极限,但见流光一闪,宛如瞬移般消失不见。

“嗯?”

散花老祖双眼一缩,心头再生警兆,杀机更是难以抑制。

“今日,尔必死!”

口中低喝,紫云兜绕身飞旋,或吸、或吐、或斥、或旋各种强悍且变换的力道遍铺四方。

方圆百里,几乎尽数化作泥潭。

饶是莫求遁速了得,一时间也难以适应,遁光不由一滞。

“唰!”

五色神刀!

刀光一闪而逝,五色霞光内蕴崩灭一切之力,瞬间斩至近前。

在莫求的眼中,来袭刀光吞吐不定,其内五色光晕旋转,就连天地间最基本的粒子都被轰碎。

而逸散的元气也被其吞噬,并壮大刀光威能。

“杀!”

心头一凝,他毫不迟疑出镰急斩。

十方杀道!

镰刀带着纯粹的杀意,化作一道黑芒直斩来袭刀芒。

他没有对方醇厚的法力修为,却有着强悍的肉身,和自无数场厮杀得来的武道经验。

“彭!”

虚空一颤。

莫求身躯后仰,五色神刀却只是微微一滞,就再次杀来。

而且刀光当空轻颤,分化十余道细若游丝的彩霞,每一道都绽放着冰冷刺骨的杀机。

散花老祖,同样是一位御剑高手。

“喝!”

莫求低喝,身躯当空旋转,镰刀化作漫天刀芒包裹自身,黑光甲、甲兵淬体大法同时显现出来。

“叮叮……当当……”

碰撞声络绎不绝,万千火星齐齐绽放。

莫求的身影当空穿梭、闪烁,拼命的躲闪、抵挡,却始终被五色神光给死死的压制。

“彭!”

一团烟雾,当空爆开。

家里有保家仙的征兆 最新章节,

莫求的身影突然分化万千,漫天刀芒几乎覆盖一切。

元蜃诀!

幻术!

“嗯?”

传自迷天圣主的根本法诀,自是当世顶尖,而且莫求的神魂境界,并不比散花老祖弱。

突如其来的变故,显然出乎散花老祖的意料。

一时间未能准确把握出莫求的真身所在,五色神刀一滞,就被一道身影冲出直奔近前。

四目相对,尽是杀机。

莫求鼻间轻哼,蓄势待发的叱念真雷隔空轰出。

“轰!”

雷光在散花老祖识海炸开,他眼神略显散乱,转瞬就恢复过来,几乎未曾造成影响。

很显然。

他不知神魂境界了得,且有守御神魂的至宝。

但这么一瞬,对于莫求来说就已足够。

“轰!”

宛如一座火山在面前爆发,一股恐怖的气息自他体内涌现,三魂七魄尽数附加肉身之上。

十大限!

阎罗法体!

一瞬间,莫求的实力就爆升至金丹巅峰。

“杀!”

镰刀破开,刀尖寒芒闪烁,随即轰然裂开。

十方杀道!

一字明心斩!

万刃诀!

掌摄天地!

崩天印!

八元焚身斩!

……

十方杀道汇聚一点,突兀扩张开来,赫然成了一方由纯粹杀意汇聚而成的空间结界。

十方杀界!

身处十方杀界之内,天地陡暗,一片死寂,万物尽皆凋零,唯有终焉方能亘古长存。

极致的杀机,让散花老祖双眼一缩,心头警兆狂跳。

来不及多想。

头顶的紫云兜陡然卷出五色霞光,好似给他披上了一层五家里有保家仙的征兆彩霞衣,更牢牢箍住身形。

同时体内金丹滴溜溜一转,金丹内盘膝而坐已然成型的元胎更是轻捏印诀,口吐一缕婴气。

四相灭法印!

外在,散花老祖屈指一点,手腕上的一枚圆镯滴溜溜旋转,随着印诀喷出四色霞光。

一股不亚于十方杀道的毁灭气息,轰了出去。

“轰!”

虚空陡泛涟漪。

涟漪把两人分隔开来,如同一面透明的镜子,可以隔空看到对方,却不能触碰分毫。

“了不起!”

散花老祖面色冰冷,传念道:

“能把我逼到这一地步的,放眼整个云梦川,也是屈指可数,今日,吾必杀……”

“噗!”

他话音未落,身躯陡然一僵。

散花老祖目泛愕然、不解,缓缓垂首,却见一截锋锐剑刃自背后贯穿心口,破体而出,带出丝丝鲜血。

“为……”

“为什么?”

他一脸不解,侧首看向身旁爱妾,眼带悲凉。

他无法理解,对方为何会背叛自己?

此时的冯孤雁,眼中却一改往日的爱慕、敬仰,有的只是浓浓的仇恨和化不开的杀机。

“为什么?”

她狞声低吼:

“你杀我父母,夺我爱儿,让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夫君命丧眼前,却要来问我为什么?”

“我只恨自己这些年被你所迷,神魂不能自控,沦为你这恶魔的玩物……”

“姓高的!”

“我想起来了!”

“我记起来了啊!”

压抑了数百年的愤怒,生不如死的精神折磨,此即境界化作竭嘶底里的怒吼、咆哮,贯穿身体的长剑更是绽放刺目灵光。

“噗!”

随着冯孤雁如同失去理智的疯狂劈砍,散花老祖的肉身几乎被她生生斩成一对碎块。

而金丹圆满的修为,让他这般都不死。

“你……”

“你们……”

散花老祖瞬间恍然,难怪自己出现在冯孤雁面前,把她护住,对方的身子依旧抖个不停。

那不是后怕。

而是在压制对自己的愤怒。

解开了散花派秘法对元神的禁锢,却能瞒过自己而不被发觉,这自是有大意的原因。

但更多的,却是他人秘法了得。

散花老祖看向莫求:

“是你?”

“不错。”莫求手持镰刀,缓缓点头:

“阁下为一己私利夺人妻女,犯下累累罪行,应该预料到自己也会有此一遭,天理昭彰。”

“呵……”

散花老祖轻呵,侧首看向冯孤雁,虽气息奄奄,却目带深情:

“他是骗你的!”

“我留给你的记忆是假的,你难道就能肯定,他留给你的记忆,难道没做什么手脚?”

“……”

冯孤雁一愣,眼神陡泛迷茫。

“小心!”

莫求面色一变,急急低喝。

但显然已经迟了。

“贱人!”

散花老祖气息一缓,猛然探手扣住冯孤雁的咽喉,一手更是直接贯胸而入捏住心口:

“枉我疼爱你那么多年,竟敢害我?”

“去死!”

“咯……”冯孤雁咽喉滚动,双目通红:

“一起死吧!”

低吼声中,她不退反进,身躯朝对方怀里一扑,体内金丹急速旋转,轰然爆炸开来。

“轰!”

刺目灵光直冲天际,恐怖的威势让莫求也不敢靠近,身躯一晃倒退数里,挥动镰刀斩出重重防御。

与此同时。

一道破破烂烂的虚影自爆炸中冲出,几个闪烁,就欲远遁。

散花老祖!

不知他用了什么法门,此即爆发的速度之快,就连莫求也忍不住心头一跳,面色大变。

“快!”

“拦住他!”

一直看戏的张燕急急回神,闻声一抖手中破布,虚空涟漪浮现,重重结界瞬间扩张开来。

但可惜。

她的反应显然慢了半拍,结界总是相差些许,贴着散花老祖的遁光扩张,始终未能把他卷入其中。

莫求面色阴沉,眉心滴溜溜一转,大罗法眼就已浮现。

这一次。

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此人,若不然还不知道会有多少麻烦。

“你这坏蛋,休走!”

张燕娇叱,似乎是有感冯孤雁的遭遇,银牙一咬,自怀中掏出一物朝着散花老祖丢去。

“唰!”

剑气!

冲霄剑气狂涌三百里,瞬间把散花老祖绞成粉碎。

元婴手段!

莫求一愣。

这等手段,莫说散花老祖已是油尽灯枯,就算是完好无损之际,一旦擦到怕也要重创。

此女竟还有这等手段?

看样子,应该是三阳剑张免临死前留给她的护身之法,应该不会多,她竟然舍得拿出来?

侧首看去,但见张燕俏面含煞,死死盯着散花老祖丧命之地,张口轻呸:

“大坏蛋,该死!”

莫求哑然。

喜欢莫求仙缘请大家收藏:

两截尸身还未落地,就被镰刀上的灵火给焚烧殆尽,仅有几件事物从中跌落,被莫求探手摄在掌中。

场中一静。

冯孤雁满脸惊容,张燕眼带狂喜,其他两人则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你……”

“杀了何公子?”

黄衣道人身形微胖,面色肥肉轻颤,闷声喝道:

“你可知道他是谁?”

“哦!”莫求挑眉:

“他是谁?”

这位何公子修为不弱,神通也极其了得,身上的法宝更无一不是精品,显然来历不凡。

不过既然已经动了手,莫求自也不会留情。

“他是云龙真人唯一的传人,桑仙女未过门的夫君。”黑衣道人面色冷肃,慢声道:

“你杀了他,就相当于同时得罪了九江盟和御灵宗!”

云龙真人乃九江盟元婴真人之一。

桑仙女是与梅岭居士胡清菊齐名的三仙女之一,同时也是御灵宗前任宗主的血脉后人。

更是三仙女中,唯一的一位金丹后期修士。

“原来如此!”

莫求了然。

难怪手段如此不凡,与那陆文仲相仿,同样是金丹中期修士,实力却不输金丹后期。

不过。

当初莫求面对圣宗宗主之子陆文仲,唯有逃亡一途。

现今面对与他实力相差不多的何公子,却可轻易斩杀,也说明他的实力有着多大的进步。

“得罪他们,确实麻烦不小。”

点了点头,莫求扫眼在场众人,慢声开口:

“但前提是,他们知道此事是莫某所为方可。”

此言落下,场中当即一片死寂。

冯孤雁俏面发白,一黄、一黑两位道人眼神闪动,就连那张燕,也眼泛惊惧微缩身躯。

“好,好得很!”

黄衣道人面颊抽动,缓缓点头:

“看样子,阁下是想要杀人灭口了?”

“口气倒是不小,就怕你没这个本事。”黑衣道人却是冷冷一笑,御使飞剑落到近前:

“正好。”

“我等看护公子不利,难免会遭到云龙前辈责罚,拿下此人,也算是将功赎罪了!”

“不错,”黄衣道人眼神闪动,陡然大喝:

“动手!”

一刀一剑,齐掠高空。

更有一张大网成遮天蔽日之形,笼罩而来。

他们可是见识到了莫求的遁速,自然清楚,想要从对方手中逃离,几乎是没有可能。

不过两人也不惧。

都是金丹,岂有弱者?

巨网不停变大,网眼自也跟着扩张,但其内却另有玄妙,让人不能够从中逃脱出去。

张燕乃元婴真人之后,修为虽弱,手段却极其高明。

莫说金丹中期,就算是面对金丹后期修士,凭借她手中之物,也可游刃有余、进退随心。

但被此网罩住,竟也不能逃脱。

莫求眯眼,闪身后退。

巨网罩了个空,当空翻转,再次落来,同时朝后严防死守,更有一刀一剑左右夹击。

“唔……”

论手段,莫求自不少。

能够应付现今情况的,也有很多,但无一不费力耗时,且对方未必就没有应变之法,毕竟对面两人都是高手。

念头转动,他突然轻柔眉心。

“嗡!”

眉心皮肉开裂,一枚诡异竖眼自他额头悄然浮现。

大罗法眼!

幽幽光晕闪动,在法眼映照下,天地间的一切秘密,似乎都在这一刻显露无疑,阴阳、五行变化一一映衬识海。

念动,天地随之而变。

见状,一旁的冯孤雁突然双目圆瞪,急急喝道:

“小心!”

她可是亲眼见识过此眼的威能,就连金丹圆满之境的散花老祖,都被生生封印了刹那,简直是恐怖。

“什么?”

一黄、一黑两位道人却未察觉到不对,只是一愣,就见对面的莫求缓缓伸手,朝前虚按。

五指山!

大手轻抚,似乎悄然抚平空间的褶皱,另辟一方空间,那黄衣道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封禁于虚空之中。

两人气息相合,结成阵势,此即突然少了一人,气息当即一滞。

刀剑光晕一乱,那遮蔽而来的巨网也当空抖动。

“不好!”

黑衣道人面色一变

家里有保家仙的征兆 最新章节,

,暗叫一声不好,十指捏动,重重护体灵光已经把自身牢牢裹住,同时抽身暴退。

[标家里有保家仙的征兆签:p标签]奈何。

“唰!”

体内绽放佛光的树叶轻轻一颤。

时间似乎都为之一慢,在无间遁的加持下,莫求身化一抹流光,突兀出现在道人面前。

漆黑镰刀横平掠来,只是轻轻一划,就已破开重重防御。

随即左手轻探,五指伸展,十方杀道—掌摄天地与碎星手加持其上,轰在对方胸前。

“彭!”

这一掌,就连法宝都可轰碎,肉体凡胎更不能挡。

瞬间。

肉身崩灭,金丹碎裂。

一位金丹修士,在莫求面前轻易化作飞灰。

另一边。

五指山并不能困住金丹多久,黄衣道人怒吼着脱困而出,还未回过神来,就遭烈焰迎头扑来。

火焰似跗骨之蛆,一旦沾染就难以剔除。

“啊!”

惨叫声未曾持续多久,就戛然而止。

两位金丹就此丧命,留下些许储物袋、法宝。

莫求收起东西,侧首看去,被一件破布包裹着的张燕当即面色一白,急急道:

“我不会说出去的!”

见莫求面色不变,她似乎是为了加强说服力,又道:

“我与他们本就有仇,九江盟的人更是要杀我而后快,我岂会告发你,平白多一对手?”

“而且……”

她眼眸通红,音带哽咽:

“我爷爷也被他们害死了。”

“哦!”

莫求开口:

“张前辈去世了?”

“嗯。”

张燕缓缓点头,却并未放松警惕,手握当初摆摊用的破布,道:

“我爷爷遭到笑弥勒的偷袭,受了重创,最后为了护我逃离,把人都引到了隐地深处。”

“我能感觉到,爷爷的气息没了。”

说着,两眼浮现泪花。

对于三阳剑张免的遭遇,莫求并不奇怪。

毕竟这位据说早就身受重伤,且寿元无多,此番前来探寻祖庙秘地,估计已有死志。

“我知道一个地方!”

见莫求不为所动,张燕陡然咬牙:

“那里有好东西,据说来自立下祖庙的神秘人物,你如果答应不杀我,我……”

“我可以带你过去!”

“好东西?”莫求不置可否,视线在对方身上移了移,才缓缓点头:

“饶你一命也无问题。”

“不过,你需要先帮我一件事。”

“什么事?”张燕一愣。

莫求伸手一指她掌中破布:“你手中这件法宝,应该不止能护身,应该也可困杀他人吧?”

“不错。”张燕点头:

“这片馕尸布是我爷爷早年自他人手中得来,据说是从一具尸体上扒来,那尸体就在我说的地方。”

“防可化作千山,困可锁拿天地,妙用无穷,就是我修为太低,御使起来有些吃力,法力消耗太大。”

她倒是很老实,或者说是没有心机,竟然把此物的来历、功用说的一清二楚。

甚至还把自己的遗憾说了出来。

这种人……

怎么成的金丹?

难道就没有被人骗过吗?

莫求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无语摇头,道:

“倒也不用说的那么详细。”

“那个……”张燕抿了抿嘴,伸手朝远处遥遥一指,小心翼翼道:

“你一开始要抓的人,已经逃远了。”

“没关系。”莫求回首,面泛冷笑:

“让她逃!”

…………

“麻衣神教教主赖天衣?”

“散花派散花老祖?”

一片水域之中,两股气息当空碰撞,两人下方的水流自行凹陷,水面无风自起巨浪。

赖天衣气息阴沉,如九渊巨兽,浩瀚无边,同时杂乱无序,癫狂似魔,让人望之生畏。

与之相反。

散花老祖的气息则如皎皎明月,中正平和,身形也飘逸似仙,单凭卖相就超对方一筹。

“真巧。”

扫眼不远处瑟瑟发抖的人群,散花老祖面泛淡笑:

“久闻赖兄之名,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只不过,看样子我们遇到的不是时候。”

“确实。”

赖天衣声音嘶哑,缓缓点头:

“东西,我要七成!”

“七成?”散花老祖挑眉:

“道友对自己这么自信?”

“……”赖天衣漠然,顿了顿方道:

“我可以跟你拼命,但你不行!”

“是吗?”散花老祖眯了眯眼,身侧五行灵光起伏,似有一物蠢蠢欲动,同时慢声开口:

“我却有些不信。”

“你想试试?”赖天衣抬头,露出那僵硬如死人般的面颊,嘴角更是裂成诡异笑意:

“赖某乐意奉陪!”

“哼!”

散花老祖冷哼,身躯一动就要有所动作,突然眉头一皱,眼中的杀机突兀消失不见。

“好!”

他念头转动,闷声开口:

“三成就三成,要快!”

“哦?”赖天衣双眼死死盯着他,像是察觉到什么一般,咧嘴一笑:

“三成是刚才的价格,现在是两成!”

“你……”散花老祖声音一滞,似乎有些气急败坏:

“姓赖的,我记住你了!”

说着大袖猛挥,朝下卷起些许灵物,甚至顾不得清点数量,身躯就已腾空而起直奔远方。

“有意思。”

目送对方离开,赖天衣手托下巴,沉思片刻后才冷眼扫视远方:

“不想死的,赶紧滚!”

他音带杀机,远处陡起躁动,十余道遁光不敢久留,径自远离。

…………

逃!

逃的越远越好!

冯孤雁俏面煞白,顾不得身上仅着小衣,疯狂逃窜。

为了最大可能的追求速度,她甚至舍弃了施展防御法术,导致娇嫩的肌肤上遍体鳞伤。

但即使如此。

她依旧能够感觉到,后方追兵的气息越来越近。

杀机。

几乎紧贴后背。

突然。

“怎么回事?”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温和的气息就如包容一切的苍穹,把她缓缓包裹在内。

惊慌、畏惧,背后的杀机,瞬间烟消云散。

冯孤雁美眸含泪,娇躯轻颤,音带哽咽看向来人:

“主上……”

喜欢莫求仙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