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瓶男只为了性的表现/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淡蓝的月光之下。

夜色正浓,田地间虫鸣一片。

忽然!

一处官道两旁谛鸣声渐停,地面震动着。

踏踏!

几乎望不到头的骑兵,正快速奔跑而过。

但毕竟是黑夜,灯光和自然光完全不同,就算使劲扬鞭,生物的本能下,马儿的速度也难和白天相比。

不过,却也是比走路快很多。

而且路况不错。

百城位于平原,不需要翻山越岭。

自然。

道路两旁存在不少村庄。

此时,还没深夜。

某村。

刚洗了澡,正准备睡觉的一家人感受到震动,还有不断变大的马蹄声

水瓶男只为了性的表现/

“怎么回事?”

“马,很多!”

地面的震动太明显,而且越来越大。

冲出门。

一大家子看见远处亮光,直接愣住。

那光。

好亮!

最关键的是几乎望不到头,可以透过亮光,看见一些情况,可内容却令人惊悚,一家之主愣在了原地。

“那是什么?”

“好像城里那种灯,但这个怎会会动。”

“。。。”

家里人讨论着。

良久,一家之主深吸一口气,颤抖道:

“南庆.....南庆军!”

一般人是无法区分的,因为活动范围有限。

最远的也就去过附近镇子,他能认出来,是因为前些天去边镇访友,远远看到过南庆边境守卫的铠甲。

“南庆?”

“怎么可能,父亲,你看错了吧。”长子惊呼。

“。。。”

“不会错的。”

一家之主苦笑,没办法,谁叫人家的新式铠甲好看,颜色也很独特,自家城邦的铠甲,简直土得掉渣。

根本就没法比。

长子:“为什么会...水瓶男只为了性的表现..”

“。。。”

现在,没人能解释他的疑问。

。。。

在刚入百城的地方,很容易被认出来,然而,随着突进距离越来越深入,百城的百姓见了,毫无感觉。

该吃吃。

该睡睡。

事实上。

之前两次戒备,都有大量各城邦的军队来往,当初还看了个新奇。

不同城邦,铠甲样式都不一样。

因此,对眼前大军,并不在意。

唯一好奇的是那种可以移动的光源,这要是家里有上一个,以后走夜路都不怕了,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一看就不普通,价格绝对不会便宜,应该是正元商号的新品。

。。。

十分钟后。

距离边境三十公里的一座较大城池,城墙上,夜守的士兵打着瞌睡,一些火把在墙上每隔一段放一个。

照明面积虽然有限,但也比没有好。

塔楼上,看着城内一些地方,士兵们面带羡慕。

发电机。

灯。

已经算是百城大户人家的标配,很多都是直接亮一晚上。

虽然贵,但总有些大户用得起,一般人依旧只能用油灯。

味道大。

亮度低。

看了看昏暗的城墙上,纷纷吐槽,怎么不给这拉条线,如此一来,视野至少好点,不像现在这样昏暗。

要是有人翻墙上来,掐准巡逻时间,都难被发现。

不过。

这么多年,也没发生几起此类事件。

城邦间禁止征伐。

城邦内势力明确。

可以说,在外,没有敌人,在内,大家也没有死磕的理由。

至于是否有山匪?

怎么可能,南庆和大延可能有,但百城地处平原无险可守。

根本不存在山匪生活的土壤。

正因如此,才让人想打瞌睡。

南边城门的左侧塔楼上。

一个士兵小鸡啄米一般。

一下。

赶紧清醒。

又一下。

又清醒,抬起头,瞄了一眼正对着的城墙端,没有异常。

当再啄了一下后。

抬起头。

便看到了昏过去前最后一幕,他的两个同伴,已经倒地,而一个黑衣人正转头看向他,在他想预警前。

黑衣人如闪电般窜了过来。

砰!

脑袋受了一击,直接昏倒,紧接着,黑衣人跳下塔楼,落在城墙上,朝着南面城墙中段的塔楼摸过去。

十分钟后。

踏踏!

远处传来震动。

伴随着大量光点越来越近。

来到南门面前。

吱呀!

大门打开,南庆士兵很淡定,这一幕太熟悉了,偷塔专业户,名不虚传。

“占领城墙。”长官吩咐。

“是!”

三千士兵下马入城,顺着城门内的石阶,按照平时训练,快速组建起了防御,顺便清理被打晕的守卫。

对此,大家也习惯了。

能不杀的,夜袭军一般也不会真的下杀手。

虽然难度高了一点,但不得不说,夜袭军是真牛。

要是一般士兵来做,很难如此完美,真的是一股可怕的力量,不一会儿,四个城门,已经完全被接管。

随后。

冲入一个个城卫营的宿舍。

正酣睡的士兵们一睁眼,就看到明晃晃的刀。

傻眼!

最后。

全被集中在营房外,不是战时状态,非刀甲不离身,面对突然出现的敌人,一时间根本组织不起反抗。

一个个抱头蹲下。

冷!

夜风凉凉。

“你们是谁?竟敢袭击我们。”一个城卫头目质问。

以为是哪个家族要搞事,禁止城邦征伐,很多人的野心,只能往内部下手,家族更迭,不算是新鲜事。

城卫军不是城邦军。

一直没离开过这里,因此,根本没通过铠甲认出来。

于是。

下一秒,对方的答案,让他傻眼。

不仅仅是他,还有一些士兵准备奋起一下的心思,突然被浇灭,透心凉的那种。

“南庆军!”

上百抱着头的城卫士兵脑子嗡嗡。

南庆!

南庆!

这完全超出大家预料。

如果对手是城邦内的家族,他们还是有勇气反抗的,可若是南庆军,顿时,那点勇气,直接被戳破了。

对手是一个个庞大的帝国。

就算是去过边境的城邦军,也对南庆士兵十分忌惮。

不敢招惹。

毕竟。

城邦的势力太分散,单个拎出来,在一个帝国面前,实在是太弱小,而若是主动招惹,被人家收拾了。

百城也不会帮出头。

因此。

久而久之。

对南庆,这些边境城邦都很畏惧。

这样的心里作用下,全都老实了,根本没想过反抗。

心想:是不是城邦内的家族得罪了南庆?

嗯!

肯定是。

自己只是被牵连,老实一点,应该没事。

。。。

就这样,除了发生了几起没有减员的战斗外,在南庆军表明身份下,这些城卫军已然接受俘虏的现实。

怂?

丢脸?

不!

这叫识时务。

肯定是城邦大人物哪里得罪了南庆。

自己这些个小虾米,就不要去参与了,现在被俘虏了也好,要是被大人物们逼着去打仗,那才是要命。

抓小偷、看个门还行。

打仗?

那是遥远到极点的事。

。。。

这样的误会。

在很多城池中发生。

对此。

南庆军也没有解释,占领城池围墙,俘虏城内靠近城墙的城卫营后,南庆军并没有再继续在城内搞事。

留下三千士兵之后。

继续赶路。

这一晚,任务不少。

在天亮前还得赶到下一个目的地,事实上,沿途的城池并没有全纳入第一批占领计划,主要关键城市。

骑兵先行,占据关键点,以最快速度分割战场。

若是按部就班的一条线推进,百城反应过来,容易抱成团。

切断之间的联系,再挨个收拾。

按理说。

如此分散,兵家之忌,因为难以协调,但这对南庆军来说根本不算事。

喜欢我的钱庄连异界请大家收藏:

南庆。

西部边境。

一处临时营地内,上万士兵正在日常训练,当初来这,说是提高山地作战能力,这一待就是两个多月。

训练间歇的时候,不少闲聊起了大延的事,脸上带着兴奋。

“有了启州,咱们南庆的面积,将是四方第一。”

“不仅仅是面积,还有实力,谁能比得上我们?”

“嗯嗯!”

“唉,可惜了,当初怎么不是咱们去大延助攻。”

“总得有人守家。”

“。。。”

开疆拓土,南庆才立国几个月,就做到了,整整一个启州,相当于南庆两个州的面积,简直是赚翻了。

荣誉!

使命!

这些以前几乎没什么概念的东西,如今渐渐在脑海成型。

只可惜。

没遇上。

一天就是训练和训练。

吃完午饭。

“今晚夜间有行动,午休时间延长三小时。”长官通知下去,大家也没多想,夜间训练,并不算稀奇。

以往每周都会来一次,大家都习惯了。

只有少部分人注意到,这次长官说的是行动,而不是训练。

但以为是口误,也没多想。

回到营帐,呼呼大睡。

。。。

五十里外。

一处山坳,同样是南庆军的营地。

长官通知了同样的事情。

不过。

士兵们的反应却是不同

水瓶男只为了性的表现/

,很多都开始擦拭铠甲、兵器,他们是从大延帝国战场撤回来的,前两天才到。

深度参与了南庆在大延的占领和后续接管任务。

他们所感受到的,远比从未去过的士兵深很多。

行军。

驻扎。

筹备。

当初入大延之前,就是这么操作的,在进攻前,长官同样一个字不解释,从大延退回来,又一路朝西。

驻扎在和百城的边境,这流程,很熟悉。

不过,想到是一回事,却没有过多讨论。

话多,不好。

容易惹出事。

作为一名士兵,只需要服从命令就好,一把刀,不需要有太多不该有的思想,其中不少士兵心潮澎湃。

要搞事了吗?

期待!

若是以往,打仗,是一件让人惧怕的事。

可经历过南宇时代、大延镇乱两次大的战役之后,已然没那么惧怕。

不是由于习惯,而是因为以往打仗,实在是太费人了一点点。

南庆呢?

伤亡少。

更喜欢用策略,而不是用人命去换胜利。

可以说,在对士兵的爱惜上,南庆做得让人感动,久而久之,对于战争,并未太过厌恶,反而很期待。

因为他们知道,不只有自己在战斗。

还有一股力量,在隐蔽战线上奔忙。

策反!

夜袭!

埋雷!

......

真正需要一般士兵们强攻时,往往胜负的天平已然倾斜,之后付出不大的伤亡,便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南庆,不打无准备的仗。

这在内部已经成为共识。

。。。

傍晚,夕阳西下。

呜~

出征的号角响起,士兵们已经全副武装,整装待发,一个个脸色肃穆,沉默着,跟着长长的队伍前进。

此时。

[标水瓶男只为了性的表现签:p标签]长官们才告知行动内容。

“行至边境。”

“乘夜奔袭。”

“今晚咱们的任务是控制目标主城,既然是夜袭,作为参加过两战之兵,想来你们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

士兵们点点头,明白--夜袭军。

那一支强大且神秘的兵王力量。

南庆军中不知多少人想要加入,但选拔条件太苛刻了一点。

各类兵器。

徒手搏斗。

识一千字。

野外生存。

......

当初多少人都被那一系列条件震惊,到现在,层层选拔下,也只有不到一百人达到标准,成为了预备。

显然。

有夜袭军参与,今晚的主要任务,便是接管。

即使可能爆发战斗,可相比攻城,简单太多。

。。。

由于傍晚出发,山路崎岖。

还没出边境线,天就黑了。

“灯?”

“这么小。”

“竟然还可以随身携带。”

“。。。”

士兵们本以为要烧火把,不料每一个掌管百人队的都尉手上,都有一个手持的灯,竟然不需要连接线。

“中午发的,我也是第一次见。”面对手下的疑问,都尉解释道。

看着手上物件,太喜欢了!

白天那时候还没感觉,但一到晚上,这个亮度就有点惊人,比一般电灯亮多了,照射距离也非常的远。

比火把更加好用,随时可开关。

毕竟,火把有油,还有燃烧物。

急行军下,滴落一点,会烫伤。

若是骑马奔跑,烫到马儿的话,一旦受惊,那乐子就大了,因此,手上的这个东西,绝对是神器一般。

闻所未闻。

天知道上头从哪儿弄来的。

额!

---正元商号。

除了这家,实在想到第二个答案。

当冲过边境,路过一处边境检查站的时候。

“。。。”

士兵们苦笑,果然,南庆准备充足。

这里早已经被控制,天知道这一次自家有多少人参与,看着大军浩荡奔袭,控制边检站的南庆军兴奋。

作为先遣队,他们不一般。

是夜袭军的预备队,这一次,承担了三个城邦边驻营地的控制任务,可以说,是他们第一个正式行动。

完成得不错。

实在是没想到,自家的野心这么大。

但不得不说,刺激!

。。。

也就在此时。

进入百城的区域,很多毫无准备的士兵,才算消化长官说的话,脑子都有点乱,实在是太突然了一点。

上午,训练。

傍晚,却被告诉要打仗。

而且是全面进攻的那种。

忐忑!

兴奋!

情绪十分复杂。

但并无任何士兵去质疑,上头决定的事,还是这么大的行动,数百万人参与,规模直接就是国战级别。

国家意志面前,个人根本不存在选择的余地。

当兵打仗。

天经地义,没什么好说的。

逃兵?

没有士兵敢,那是要命的。

如今户籍制度下若逃走只有被抓,然后接受军法处置,特别是在战前,一旦脱逃,属于情节极其严重。

是真的会要人命的。

再说。

若是南庆赢了呢?

一想到这,不少士兵心头火热。

一旦赢了,南庆很可能成为这片大陆的最强势力,没有之一。

至于会不会被其他三方联合镇压?

呵!

长官说了,大延帝国陈兵于千寨边界,已经是盟友,其会牵制千寨大军。

等于说,真正的对手,只有百城而已。

又是出其不备,胜算,好像真的不小。

喜欢我的钱庄连异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